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门为书友推荐精彩小说的网站

陈松朱樉小说《洪武医神》在线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洪武医神,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松朱樉,主要讲述了:除此之外,我还打算让明州卫指挥使林贤出海勾结倭寇,让林贤将沿海之地的备倭兵驻守地点告诉倭寇。  甚至让林贤接触张士诚、陈友谅逃到海外的那些手下。我要让朱元璋的大明江山永无宁日,永无宁日。”  胡惟…

陈松朱樉小说《洪武医神》在线阅读

《洪武医神》免费试阅读第25章

  除此之外,我还打算让明州卫指挥使林贤出海勾结倭寇,让林贤将沿海之地的备倭兵驻守地点告诉倭寇。

  甚至让林贤接触张士诚、陈友谅逃到海外的那些手下。我要让朱元璋的大明江山永无宁日,永无宁日。”

  胡惟庸的脸上满是疯狂,如果不是害怕被人听到,他肯定会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

  “一个放牛娃,还想当皇帝!呵呵呵!”

  胡惟庸的眼睛充血,现在的他,已经顾不上其他的了,他只想让朱元璋后悔,让朱元璋知道什么叫做厉害。

  房间中的这些人看着疯狂的胡惟庸,就好像是第一次认识胡惟庸一样。

  以往那个体面的胡惟庸彻底消失,只剩下一个疯狂到歇斯底里的胡惟庸。

  御史中丞涂节额头上的汗水就像是下雨一样,扑簌簌的往下流着。

  他神情慌张,身体颤抖,因为紧张不停的咽着口水。

  其他的人虽然惊诧胡惟庸的做法,但是要比涂节好上一些。

  “我已经买通了兵马指挥司指挥,也买通了京营当中的一些军官。

  一旦前元兵马冲击中原,咱们就趁乱举事,到时候,定要将朱元璋这个放牛娃从皇位上拉下去。

  于琥也会协助前元骑兵,到时候关中之地也会糜烂,再加上中原,我看朱元璋怎么办!

  皆时,你们都是从龙之臣。”胡惟庸脸上的疯狂越来越浓,最后,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兴奋的在书房中来来回回的走着。

  片刻之后,胡惟庸停了下来,他从书架上取下一张宣纸,平铺在椅子上。

  胡惟庸右手拿着毛笔,左手扶着椅子,在宣纸上龙飞凤舞。

  这是一封写给封绩的信,写完之后,胡惟庸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了末尾处。

  胡惟庸一手拿信一手拿毛笔,看向房间中的众人。

  “将你们的名字都签上去!”

  这是投名状,虽然房间中的这些人都是胡惟庸的心腹,但是胡惟庸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好,我写!”

  胡惟庸最忠实的狗腿子陈宁二话不说,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了信上。

  房间中的这些人一个接一个的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了信上,轮到涂节时,涂节拿着毛笔的手不断的颤抖着。

  涂节不停的咽着唾沫,毛笔尖落在纸面上,哆嗦个不停,始终无法书写。

  看着涂节,胡惟庸脸色逐渐阴沉,“涂节,你今天要是不写,你就别想走出我家的大门,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胡惟庸冷声威胁。

  涂节无法,只好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信上。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先回去吧。”

  胡惟庸收起信,面无表情的对着房间中的这些人说道。

  这些人走出书房,走出胡惟庸家的大门,坐上自己的马车,往回走去。

  胡惟庸将信收好,表情冷若冰霜,“朱元璋,放牛娃,等着!”

  明初的应天府实行宵禁,一到晚上,禁止任何人通行。

  但是,宵禁只局限于普通老百姓,至于这些当官的,就像是没事人一样。

  ……

  第二天天刚亮,陈松就起床了。

  他扛着一把铁锹,在院子中不停的忙活着。

  之前拼杀时留下的那些血迹还没有清理干净,陈松不得不先将这些血迹清理干净。

  “胡惟庸啊胡惟庸,没想到你的胆子这么大,竟然这么大。可惜啊,明年你就蹦跶不起来了,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死!”陈松铲着地上的血迹,一边骂着胡惟庸。

  又是一辆马车停在了陈松的家门口,正在清扫着门口赵峰还以为是朱棣,准备去叫陈松。

  可是当马车上的人跳下马车后,赵峰茫然了,这是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中年人。

  “你是谁?”赵峰扛着扫把,走上前去询问。

  中年人没有说自己是谁,而是询问:“这里是陈松陈神医的家吗?我找陈神医!”

  “原来是找我表弟看病的,你等着,我进去通报一声!”

  赵峰撂下一句话,扛着扫把走了进去。

  不多时,赵峰走了出来,带着中年人来到了前厅。

  在前厅等了不久,陈松来到了前厅中。

  刚刚看到陈松,这人就跪在了前厅中央,开始朝陈松磕头。

  这一下将陈松给搞懵了,该不会是得了什么治不好的病吧,不然不至于于此!

  陈松弯下腰,扶着这人的肩膀,“起来吧,不管是什么病,我都会尽力诊治,你可以放心!”

  “陈神医,我没病,我是找您求救命的!”中年人忽然大哭起来,泪水哗啦哗啦的流着。

  陈松:“?”

  没病,求我救命?这哪跟哪?

  陈松一脸茫然,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是御史中丞涂节!”

  中年人正是昨天晚上在胡惟庸家的御史中丞涂节。

  “你说清楚点。”陈松站了起来,看着跪在地上的涂节。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涂节正是胡惟庸的同党,最后被朱元璋一起杀了。”陈松忽然想到了历史上的胡惟庸同党当中,刚好有一个叫做涂节的御史中丞。

  如果现在的朝廷没有和他同名同姓的人,那此人正是胡惟庸的同党。

  “是这样的……”涂节将昨天晚上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陈松捏着下巴,静静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涂节。

  陈松实在想不明白,这个涂节为什么要将这些话告诉自己,为什么会来找自己。

  “胡惟庸是在找死,他这样做只会是死路一条,陛下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什么没见过。

  这种拙劣的计谋,根本无济于事。

  我不想死,我不想和他陪葬。我希望你能将我说的这些话告诉陛下。”涂节仰起头,看着陈松,苦苦哀求。

  “这话你为什么不去给陛下说?为什么要让我去说?还有,我凭什么要给你去说?”陈松反问。

  一听这话,涂节急了。

  涂节生怕陈松不愿意帮他,泪流满面的解释着:“平日里,我和胡惟庸走的很近,陛下肯定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要是我直接找陛下,陛下肯定会以为这是胡惟庸的计谋,一个不好就把我杀了。

  神医不是胡惟庸的同党,甚至还将胡惟庸的儿子弄死了,和胡惟庸之间不死不休。

  而且神医救治过皇后娘娘,陛下和皇后娘娘伉俪情深,陛下就算再生气,也不会对神医不利。”

  “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未成年的孩儿。牵连进此事,一个不好就是九族俱灭的事情,我实在是害怕啊!”涂节哭哭啼啼,希望能感动陈松。

  陈松搬来一把椅子,坐在涂节的面前。

  “让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我有什么好处?让我白白干活,这可不行。”陈松坐在椅子上,看着涂节。

  涂节听明白了这句话,他看向陈松,眼睛中的泪水少了不少。

  “只要神医能帮我,什么条件我都接受!”涂节生怕陈松反悔,火急火燎的说道。

  陈松说道:“条件,我还没有想好。至于到底什么条件,以后再说吧,但是你给我记住,要是你以后敢反悔,后果你自己掂量。行了,你赶紧走吧!”

  “好好好,多谢神医,多谢神医,我先走了,神医莫送!”

  涂节抹掉眼角的眼泪,飞似的往外面跑去。

  看着涂节的背影,陈松开始思考什么时候去找朱元璋。

  太阳升到正空,午饭时间到,陈松的肚子咕咕叫唤。

  陈松将这事情放到一边,现在是午饭时间,吃完饭再说。

  今天陈松打算包饺子,包猪肉韭菜馅的饺子。

  包饺子的这些食材,都是陈松从医院的食堂仓库弄出来的。

  在厨房中,陈松站在案板前,揉着面。

  周燕燕站在陈松的旁边,笑着说道:“没想到先生还会干这些活,竟然还会做饭。”

  “唉,我出生丧母,幼年丧父,只能自己动手了。”陈松随口说道。

  陈松说的云淡风轻,可是周燕燕却开始抹起了眼泪。

  “我还以为我够惨了,没想到先生更惨,太惨了。”

  周燕燕就好像不会说话一样,说是安慰,可这味道怎么都不对。

  正在灶火前忙活的周大站起,戳了戳周燕燕的胳膊,瞪了她一眼,然后急忙解释:“先生,这孩子不会说话,还请先生担待!”

  “嗐,没什么,我早都习惯了,都这么多年了,早都习惯了!”

  陈松将手中的面揉成长条状,开始扯面剂子,扯好后,又开始擀饺子皮。

  擀完饺子皮,陈松开始和馅。

  整个过程,全部都是陈松一人完成,没让任何人插手。

  在一个不锈钢盆中,陈松拿着一双长头筷子,搅和着里面的肉馅。

  肉馅以及里面的调料都是陈松从医院食堂仓库弄的。

  陈松坐在凳子上,将不锈钢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周燕燕蹲在旁边,惊讶的道:“先生,您这肉是从哪买的?竟然没有一丁点的膻气,肉馅中放了这么多的油,肯定好吃。”

  周燕燕不停的咽着口水,眼神中满是渴望。

  周燕燕不过是寻常百姓家的孩子,一年到头来吃不了多少肉。

  陈松搅合的肉馅,比周燕燕往年一年吃的肉都要多。

  赵峰他们蹲在厨房的门口,看着陈松手中的不锈钢盆,口水不停的流着。

小说《洪武医神》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