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门为书友推荐精彩小说的网站

唐宛清陆渊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王爷,咱家王妃做哭包骗皇位去了》 是著名网文作者鹤白只猫所著的一本古言脑洞小说,主角是唐宛清陆渊。书中主要讲述了:对陆渊,唐宛清没有多想,只是没想到顺着他的话头能知道那么多关于端亲王府的事情。于是遐想,于是体会。与他别过之前,唐宛清明确表示自己会支持他,不论是前面还是后面,他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她都理解。陆渊差点……

唐宛清陆渊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王爷,咱家王妃做哭包骗皇位去了》 免费试读

对陆渊,唐宛清没有多想,只是没想到顺着他的话头能知道那么多关于端亲王府的事情。于是遐想,于是体会。

与他别过之前,唐宛清明确表示自己会支持他,不论是前面还是后面,他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她都理解。

陆渊差点没把她头撅断。

陆渊走后,唐宛清回醉春苑一宅就是两天。第三天,日上三竿时,彤儿抱着买好的丫鬟衣裳回来了,手边还提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裹。

将衣服整齐地码在唐宛清枕边、放下包裹,彤儿小声叫她:“小姐、小姐?您别睡啦,咱什么时候才能回府呀?”

略微转醒,唐宛清下意识地缩了缩头,迷迷糊糊地抱着被子嘟囔道:“起了、这就起了……”说着就往床里边儿一滚。

“小姐?”彤儿不甘心,上手摇人。

“真起了……”唐宛清继续装死。

“小姐!”

“都说起了呢!”彻底从梦里醒来,唐宛清一个翻身,扯过聒噪的彤儿压在被窝下,打着哈欠枕在她身上,悠悠道:“就知道叫,你要是不想在这,就去华光寺待着。”

彤儿叫被子憋得差点喘不过气,挣扎了半天才露出一个头。

“小姐就别叫我去那华光寺了,那些姑子一天到晚的除了念经就是祈祷,听得彤儿耳朵都要出茧子了。”

不情愿地撑起眼皮,唐宛清抬手,瞧着从指缝中露出的阳光说:“茧子好啊。你这茧子越厚,咱回府的底气就越足,我的事,也就越好办了。”

彤儿点点头:“小姐放心,彤儿一定扮好您的模样按时到华光寺去,叫谁也看不出来!”

笑着揉了把彤儿的脑袋,唐宛清从床上提溜起新衣,坐桌边看茶。

“今儿个是十五,没错吧?”

“是呢,小姐您自前日起都问过好多回了。”

铺好床,又取出前日备下的糕点一一摆好,彤儿走到她身后,替她打理乌黑的长发。

“弄个差不多就行了,又没人看。”

两口龙须酥下去,唐宛清口齿不清地说:“你也吃点,吃完直接去华光寺。”

“啊?怎么这么早啊……”想起那些姑子的念叨,彤儿的耳朵开始难受,一张圆润的脸蛋顿时变得和苦瓜似的。

“你着急回府,那可不就得早嘛。”

拽过彤儿坐下,唐宛清把糕点往她跟前推了推,顺道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知道你辛苦了。放心,就听这最后一天,等明天回府,我给你置办件顶好看的衣裳!”

“哦……”

塞了几颗芝麻糖进嘴,彤儿皱着鼻子起身,聋拉着头往门口走去,手抚上门沿时,回头幽怨地愣瞅了唐宛清两眼,“小姐这话可得作数的!”

看着彤儿从头到脚的委屈,唐宛清憋着笑,疯狂点头:“作数、作数,快去吧!”

这事一完,这妮子大概这辈子都不想踏进佛寺了。

目送彤儿离开,唐宛清随便填了填肚子又摸回到床上,拆开枕边的包裹,里面放着一套夜行服和几个药包。

药包一拆,熟悉的药香直冲天灵盖,闻得她两眼直放光。

狠狠地感叹了一把二十一世纪中药铺子的腐败,唐宛清拎着药包开始忙活,戌时之前,她得把东西都准备好。

……

戌时二刻,天色沉去,凭借夜行衣的掩护,唐宛清从醉香阁的楼后一气儿爬上了顶层。

不得不说,唐门毒功对身体素质的影响那是真的很大,前天勉强才爬得上的楼,待她修炼到第十阶再来爬,过程已经算不上惊险了。

遥遥看着端王府内分批撤出的侍卫,唐宛清摘下面纱,随手抹了把汗。看来那家伙没有说谎。

“你就这么不信我?”

“哔!”唐宛清被吓得口吐芬芳。还是那道清冽的声音,一如既往地贯穿脑髓,得亏这次她两脚站得踏实,否则又给他坑害一次。

眯起眼回头,将对方那张优雅的脸收入眸中,唐宛清无心欣赏,满脑子都是骂娘。

“你是闪烁着无产阶级党组织的光芒吗?我信你个鬼啊?”唐宛清咬牙道。

陆渊定在原地,一点反应都没有,唐宛清瞧他那样,不禁懊恼地踢了脚楼顶的瓦块。

她何必对他弹琴,这年头别说党的光辉了,国家还没统一呢!

“算了算了,”唐宛清皱着鼻子剜他一眼,没好气地问他:“你叫啥。”

想过很多开场白,却没料到人家第一句自爆家门,第二句就要查户口,回过神来,陆渊眨眨眼,抑制不住地嘴角上扬,乖乖回道:“洛河。”

“洛河是吧,好。”

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丢给他,唐宛清拱着手潇洒一甩头,说:“洛河兄,你帮我进端亲王府的事我谢谢你,看啊,这钱加上你摔我、吓我,算是两清。所以你该干嘛干嘛去,就算和他有仇也改天报,今天,这端亲王府我包圆儿了,听明白没?”

接过银子掂了掂,陆渊眉头一蹙,忽然朝她走去。

难道是刚才话说得太嚣张?看着唐宛清心中警铃大作,刚要后退,对方却快她一步贴在了她跟前,在她头顶低声道。

“我可不止这个价。”

唐宛清差点一个趔趄滚下楼去。

你妹啊!你是什么!牛郎吗?还不止这个价?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啊,这孩子才十六你饶过她成不成!?

唐宛清粉拳紧握,强行忽略他的话外之意,咧着嘴推开他,露出一个几乎称得上是惊悚的笑。

“那公子你要价几何呢?”

略作思考状后,陆渊垂眸看向她:“我要和你一起去。”

“你想都别想。”唐宛清说完,扭头就要走。

望着她矮矮的背影,陆渊也不急着追,等她要下楼,这位一耸肩:“那我这孤家寡人的,看来只能去官府过夜了。”

“你有完没完!?”这天真的聊不下去了。

二人楼上顶着个大月亮极限拉扯,几个回合下来,终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陆渊态度明确:你去,行,得带我;不带我,也行,我报官。总之捏死唐宛清的命门不放。

于是乎,一刻钟后,就有了如今一大一小两只缩在端亲王府墙根下、伺机潜入的黑耗子。

话是这么说,但俩耗子间体型的差距,确实不是“一大一小”这么简单。

欲哭无泪地瞧着身后那想忽略都难的超大码黑衣男,唐宛清强忍着心虚嘱咐他:“一会儿进去,跟着我不许乱跑、不许出声,不许……反正什么都别干,你的明白?”

将她的心虚一丝不落地看在眼里,陆渊瞧着她小巧精致的五官,不禁心想。这小家伙一威胁人就皱鼻子,明明鼻子已经很短了,也不知道哪天会不会被她给皱没。

认真思考着事件的可能性,陆渊点了点头。

瞧他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唐宛清就知道他没听进去。

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大不了就是趁机跑路,只是作为她日后的男朋友,她希望这个端亲王好自为之。

大致瞧了瞧这围墙的高度,唐宛清拿出白天配好的药包,掏出了火折子。

眼见着她似乎是要把那烧着的东西往府里头扔,陆渊的眸色忽然一沉。

“那是什么?”他问道。

全神贯注于丢药包,唐宛清随口回他:“办人用的。”

话音刚落,陆渊倏地从后握住唐宛清拎着布包的手,吓得她差点把那布包扔他脸上。

捏死了那布包的一角,唐宛清怒气冲冲地回头,“你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

陆渊的表情实在是让她发不起火来,她发誓,就这一瞬间她有种被蛇盯上的错觉。

握着她手腕的手指微微收紧、上提,将那烧着的布包横放在二人之间,干脆地捏灭,陆渊一双眸子静静地望进她的眼底。

吞了下口水,唐宛清想问他手疼不疼,但没敢出声。

“你与他的恩怨,如果不止于你们之间,端亲王府的门,我不会让你进。”陆渊道。

唐宛清明白他应该是误会了,赶忙解释道:“不是啊,这玩意顶多算是个迷——嗝?”

问题就在于,解释的话没说完,唐宛清浑身一抽,打了一个清脆的嗝,眼里紧接着蹦出两滴眼泪。

陆渊的气势成功被她掐断,整个人一愣。这……吓的?

唐宛清则脸上爆红。这都是什么啊!?

小说《王爷,咱家王妃做哭包骗皇位去了》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