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门为书友推荐精彩小说的网站

前夜不眠老夫不聊发,前夜不眠小说免费阅读

都市小说《前夜不眠》 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老夫不聊发十分给力,主角是风柏舟裴陌因。书中主要讲述了:“君来,别闹了!”王君来平时对谁都是一副嬉笑的模样,也只有风柏舟能够让他老老实实的。当听到风柏舟的声音后,远处的小女孩也放下棋盘,款步姗姗走来,最后在站在风柏舟的身旁,默不作声。“小梨!”风柏舟也习惯……

前夜不眠老夫不聊发,前夜不眠小说免费阅读

《前夜不眠》 免费试读

“君来,别闹了!”

王君来平时对谁都是一副嬉笑的模样,也只有风柏舟能够让他老老实实的。

当听到风柏舟的声音后,远处的小女孩也放下棋盘,款步姗姗走来,最后在站在风柏舟的身旁,默不作声。

“小梨!”

风柏舟也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女孩名叫卜梨,是自己好友卜少岸的遗孤,母亲生下卜梨后身体日渐消弱,即便是当今医疗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也没有诊断出具体是什么病灶,在卜梨1岁时辞世。

卜梨自小不喜与人亲近,也不爱说话,被诊断为孤独症,父亲卜少岸又在卜梨3岁的时候发生了意外,于是风柏舟将卜梨收养。

“辛苦杏姨了。”

风柏舟先是招呼大家先坐下喝汤,刚才还热闹的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餐桌上传来的汤匙与汤碗碰撞发出的声响。

许久后,眼见场面有些许沉默,粗枝大叶的王君来率先开口说道:

“风哥,你是怎么发现那个黄联山有问题的!”

闻言,风柏舟微微一笑,开口解释说:

“其实在我看缉侦局案卷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一般人遇到这种谋杀的事情躲还来不及,他怎么会这么配合缉侦局调查录口供。”

风柏舟停顿了一会,又接着说道:“这也是因为在缉侦的视角,公民配合他们调查太过合理了,所以他们没有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柳慕兰点点头,暗自佩服风柏舟的洞察力,不过她也不认为仅仅靠这个风柏舟就怀疑黄联山,忍不住问道:

“风哥你是先不相信范博是凶手,还是先怀疑的黄联山”

对于柳慕兰的提问出乎了风柏舟的意料,想了想解释说道:

“范博虽然也认为是自己杀害了王丹,但当我问他案发现场的细节他却完全不知道,你无法确定你的当事人对你是否有保留。”

“范博他本身就是法学院的学生,他应该知道被定罪后的后果,从已知的信息无法确认他是凶手的话,那就只能假设他不是凶手了。”

风柏舟虽然嘴上这般说,但让他起疑的原因却是他在与范博交流的时候,发现范博潜意识并没有作案的事实。

一般杀人这种事情哪怕在醉酒状态下也会在大脑中留下痕迹,当你当面提及的时候也会不自觉地产生身体反应,哪怕只是极其微小的反应。

只是自己这种玄乎的洞察力也是风柏舟在无意中发现的,他更愿意归结为一种直觉,而不是一项技能,所以也无法对柳慕兰做出解释。

“而且当我在见到黄联山的时候他的反应很奇怪,他主动和我打招呼,好像透露着一种“我很好说话”的感觉,希望我主动找他聊与案子相关的事情。”

柳慕兰听后陷入回忆,忽然开口说道:

“对,我记得那次碰到,他还特意和我们说他是来给范博案录口供的,但是风哥你好像没理他。”

风柏舟点点头,没想到柳慕兰还能回忆起半个月前的画面,他继续说道:

“从结果上来倒推进行分析,这应该是他的一种自我保护意识在发生作用,他忍不住想从我这得到辩护相关的信息,用来确定他是否处于安全的环境。”

说完后,风柏舟摇摇头,看向众人,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个世界没有蠢人,当涉及自身利益、甚至是身家性命的时候,人都会本能地做出他认为的最优选择。”

柳慕兰听地似懂非懂,一边吃惊于风柏舟的观察力又有点佩服他大胆的判断力,只能不断点头。

“慕兰,你在庭上说地有点多了,我们很多的细节都只是推测,有的时候并不一定要把内容强行塞到对方的大脑里,让他们自己联想到的对他来说才是最真实的。”

柳慕兰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脸色有点红,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自己真的挺能扯的,用“口若悬河”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小梨,我们去别处玩,不要听他们聊这些无聊的东西。”

贴心的杨杏修这时候想将卜梨带离餐桌,卜梨却抬头看向风柏舟,见到风柏舟朝其缓缓点头,便乖巧地随着杨杏修离开了。

“君来,金宇那边没把你怎么样吧。”

等卜梨走开后,风柏舟问起王君来,后者刚刚端起的碗又悻悻地放下了,不屑道:

“他还能拿还能怎么样,无非就是说不要肆意妄为,要合法,不准私自调查什么的。”

金宇是负责这件案子的缉侦队长,王君来瞒着金宇去黄联山家中找证据,以便打对方个措手不及,王君来在黄联山去裁定院开庭的时候破解门禁进到他家,只是金宇这时候应该没精力去管这个了。

风柏舟之所以敢让王君来破解门禁保安系统进去寻找证据,当然是已经掌握了黄联山赌博和售卖首饰的相关信息,否则也没把握。

风柏舟想到自己的身体情况,看向远处草坪正在抱腿而坐的卜梨,暗自做下决定,面带犹豫地对赵北斗开口说道:

“赵老爷子,柏舟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赵北斗闻言大手一挥,豪气十足回道:

“小风,和我客气什么,有什么事就说别婆婆妈妈的!”

赵北斗退休后就陪杨杏修在全世界到处旅游,在2年前才搬到这半山湖社区,是风柏舟的邻居。

风柏舟虽然年纪不大,但性格沉稳,学识杂而多,两人一见如故,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现在两家关系倒是极好。

面对赵北斗,风柏舟苦笑一声,开口说道:“我想麻烦您和杏姨以后多照看下小梨。”

赵北斗一愣,像是没反应过来,“就这?”风柏舟迟疑一会,紧接着又说道:

“如果我不在的话就让小梨在你们那住,现在小梨也愿意亲近您和杏姨,你们也知道小梨的情况……”

“没问题,我也喜欢小梨这孩子,反正我那房间多着呢。”

也不等风柏舟说完,赵北斗当即满口答应。

风柏舟放下心来,之所以这么决定,一是担心自己身体,再就是小梨越来越大了,这两年多亏了杏姨帮忙照顾,否则自己一个大男人还真不好办。

“也不知道自己身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将小梨托付给赵北斗夫妇,风柏舟也是有自己的算计的。

赵北斗并不是像他所说的一个普通的研究院退休老人,而是在保密单位工作,退休后又成为林州大学的荣誉教授,儿子赵宁知是青丘的安全局高层。

这些信息是一位朋友告诉风柏舟的,倒不是风柏舟主动去调查,而是因为赵宁知先调查风柏舟的信息,他这才了解到赵北斗夫妇并不简单。

有了这样的背景,赵北斗夫妇也喜欢卜梨,而卜梨也不抵触两位老人,风柏舟这才是真正的放心。

“至少小梨可以安全的成长,至于教育方面……。”

就在风柏舟思考未来计划的时候,刚刚接了个电话的柳慕兰此时神情异常,蹑手蹑脚挪步过来,不敢看向风柏舟,鼓起勇气开口说道:

“风哥,出事了!”

小说《前夜不眠》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