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自酌情深丝如藕-主人公叫莫嫤冷晔浮云殿的小说免费阅读

自酌情深丝如藕

小说:自酌情深丝如藕

作者:万小烟

主角:莫嫤冷晔浮云殿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天上地下,九州八荒。这一世,爱她的人以命相护,她爱的人却拿命相挟。一个死无全尸,一个一剑毙命,一个再无来世。看着那个让她一无所有的男人,莫嫤含恨诅咒——“今日之仇,我来生定当化魂为咒,叫浮云殿上下血债血偿!生生世世,永不原谅——!”她亲手将剑刺入冷晔的心脏,在他耳畔低语。“我恨你,永生不灭。”

自酌情深丝如藕免费阅读 ,{⁺áQô•sYP[

仙雾弥漫,夜幕笼罩了整个浮云殿。

莫嫤像往常一样点燃蜡烛,留了一丝亮光在夜色之中,等她夫君冷晔归来。

冷晔是东华帝君之子,司夜之神,掌夜幕星象,昼伏夜出,极少能陪莫嫤一道入眠,但她还是会夜夜留灯待君归。

毕竟在这九重天上,她唯一能自由出入的地方只有这浮云殿。

因为,她是个凡间女子。

若不是冷晔下凡历劫与她相识相爱,再不顾世俗将她带上天界,她也不会机缘巧合以凡人的身份直接在天界修仙,再生儿育女。

“咯吱”门开,透着一丝寒夜中的凉风。

身穿墨蓝袍子的冷晔走了进来,手中提着用夜明珠制成的灯盏。

“阿晔,今日这么早就布完星宿了?”莫嫤连忙迎上前去,替他摘了身上的黑锦云肩。

“嗯。”冷晔轻抿薄唇,狭长的眸子淡淡扫了一眼内殿的门帘,“孩子睡了?”

莫嫤点头:“洛儿吃了养神丹,抱着你给她刻的小桃木剑刚睡不久。”

冷晔未再接话,而是将目光直直落在她身上:“以后莫再给我留灯了,你要休息好才有精力修炼仙术照顾孩子。”

莫嫤刚要开口回应,余光瞟到面前男人腰间挂着一只孔雀尾纹的香囊,顿觉心头一窒。

早就听宫中仙娥说冷晔布星挂夜时身边都有佳人相伴,之前她半信半疑,可如今看着那刺眼的香囊,她再也没法自欺欺人。

“好。”莫嫤强迫自己稳住嗓音中的情绪。

冷晔看着她眼尾的皱纹,微微拧了拧眉,想起正事,他从袖中幻出一个檀木药盒,放至桌上。

“这里的养神丹够洛儿一年的食用,明日你带她搬去桃林小筑,那里清净适合她养病也适合你修炼。”

桃林小筑曾是冷晔在凡间和莫嫤的居处,自升天后便被冷晔用法术搬到了仙界北边的云林中。

可桃林小筑在北边,浮云殿却在南边,他为何要安排他们母女去那么远的地方清净?

“明日太仓促,殿中还有好些东西需要整理……”

莫嫤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冷晔略微不耐烦打断:“桃林那边我全都安顿好了一切,你只要带着孩子过去即可。”

说罢,他便负手转身朝殿外走,没有去看那个女人苍白的脸色。

“阿晔,你今夜又不留下吗?”莫嫤看着他的背影,嗓音中透着一丝卑微。

“下次吧,今日累了。”冷晔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中,徒留清冷声音尚在回荡。

每次都是这句话,莫嫤又何其不知,那个男人的心已经不在她身上了……

彻夜未眠。

翌日清早便有仙仆前来敲门,说要护送莫嫤母女一同前去云林。

“娘,我们为什么要搬走?”洛儿揉着惺忪的睡眼,抱着怀中的小桃木剑不解问道。

莫嫤心底的苦断然不会告诉孩子,她揉着洛儿的头轻声道:“洛儿喜欢吃桃子,我们要去的地方可是桃林呢!”

洛儿眨着清澈明亮的眸子欢喜点头,病态的脸上透着一丝兴奋。

一行人出了宫门,莫嫤看着宫中上下四处挂满红绸灯笼,问向仙仆:“宫中可有喜事?”

仙仆低头回应:“只是装饰罢了,还请夫人尽快上云轿,莫耽误时辰。”

耽误时辰……

莫嫤拧了拧眉,未再继续追问。

上了云轿,天马刚驾云奔走,洛儿却忽的叫出了声:“呀!爹给我的小桃木剑忘了拿!”

轿外的仙娥小雪听闻,正要请命去拿,莫嫤已经从轿中走出。

“你照顾好洛儿,我回去拿。”

旁边的仙仆一听,脸色变了变:“夫人不可,殿下特意交代……”

莫嫤未再听他言,直接御风往回飞。

天界修炼虽只有短短六年,但简单的御风术她还是已经掌握。

刚到浮云殿前,莫嫤尚未落地便看到殿前停着一顶大红轿子,一个头戴红盖头身穿孔雀图腾华袍的妙曼女子从轿中出来,女子的手被一个身形挺拔的红衣男子牵着。

那个男人,是她的夫君——冷晔。

30

眼前的一幕,刺得莫嫤两眼发涩。

早些日子冷晔不说破,她也继续装糊涂。

可如今这般撞见,倒是谁都没法再继续装下去了。

冷晔远远的也看到了莫嫤,本还挂着淡笑的面色瞬间凝固住。

他正要稳住局面先牵着雀翎公主跨门槛进宫殿,雀翎已经掀开纱幔盖头,笑盈盈地看向走过来的莫嫤。

“这便是姐姐吧,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果真凡间女子比天界仙女长得要接地气,怪不得冷晔殿下喜欢。”雀翎娇柔说道,眼底的情绪深不见底。

莫嫤未回她的话,就那样直直看着他们交握的手,还有冷晔身上的喜袍。

“不介绍一下吗?”她的声音平静得连她自己都没料到。

“这是鸟族的雀翎公主。”冷晔有些不敢直视她此刻的视线,语气低沉了几分,“你先回去,我晚些时候过来看你。”

莫嫤深知冷晔面薄,忍着内心翻滚的情绪率先进了宫门。

身后,冷晔不知对雀翎说着什么,两人依偎在一起,像极了天作之合的一对。

莫嫤不愿再看,直接飞往了自己的寝宫中,找到洛儿不慎遗留下的小桃木剑,随后离开。

浮云殿歌热闹非凡,她的心底却是一片冷清。

冷晔说他晚些时候会来跟自己解释,她便等。

因为那个男人曾信誓旦旦说过,会与她一生相守,只此一人,绝不背离。

桃林小筑。

十里如铺的桃林如片片红云铺散,花瓣缤纷,秀美如画。

凡间的桃树到了天界,倒也沾染仙气绽放得旺盛芬芳。

仙娥小雪正带着洛儿四处熟悉环境,两人在落花中穿梭,玩得不亦乐乎。

莫嫤将小桃木剑给到洛儿,她欣喜地抱着怀中亲了亲。

“爹说等我身体好些后教我习剑,这是我的第一件仙器呢!”

洛儿挥动着小胳膊小腿有模有样的比划着,忽的面色一白,跌坐在地痛苦喘气。

莫嫤连忙奔过去将她抱住,随即拿出随身携带的养神丹让她咽下,再不断轻抚后背给她顺气。

“慢慢呼吸,没事的……”

洛儿刚在凡间降临便匆匆颠簸来了天界,一时间根本承受不住醇厚的仙气落下了病根,需要每日服用养神丹方能改善体质。

一晃六年过去,洛儿的身子依旧没有任何好转。

缓过气来的洛儿依偎在莫嫤怀中,湿漉的睫毛不住忽闪着。

“娘,是不是洛儿身体不好,所以爹才不喜欢我,让我们住这么远的地方……”

刚才天马架着云轿行了多久,洛儿心底都清楚。

莫嫤心尖一揪,连忙抚着洛儿的脸庞柔声道:“你爹要是不喜欢你,又怎么会亲手给你雕刻小木剑,还要教你习剑呢?住这里只是为了让你养身体呢……”

若是没有看到殿前那顶红轿,她说不定连自己都信了这个理由。

“可是洛儿想爹,爹却不陪洛儿玩……”洛儿撅着苍白的嘴唇,字里行间透着委屈。

莫嫤看着渐渐变暗的天色,拉着洛儿的小手指了指桃林外的天空。

“洛儿的爹是司夜之神,以后你想他了就看天上的星星。”

“可天上星星那么多,爹却只有一个。”洛儿的眼睛红彤彤的。

莫嫤将洛儿抱了起来,朝北边走了几步,随后仰头看向天际。

“那就看最亮的那颗星,它是你爹派来陪伴你的守护神。”

风起,桃花飘落,一阵脚步声自身后沙沙传来。

30

莫嫤回头,看到了冷晔,他的一身喜袍已经换成了墨蓝袍子。

“爹——!”洛儿兴奋地从莫嫤怀中扑哧下地,直直朝冷晔奔去。

临到身侧,冷晔稳稳扶住洛儿,没让她扑到自己怀中来。

“外面风大,去屋里待着,我与你娘有话要讲。”冷晔淡声说着,视线一直落在莫嫤身上,丝毫没有看孩子一眼。

洛儿抬起衣袖低头揉了揉眼睛,啜泣着朝屋里跑去。

莫嫤看着冷晔凉薄的样神情,心了凉了半截。

“洛儿满心想你,你就不能对她稍微好点儿吗?”

冷晔蹙眉道:“我忙里抽闲来此,只是要说清我和雀翎之事。”

本来他还没想好要如何跟莫嫤开这个口,但已被她撞见,倒也省了桩事。

“我和雀翎公主的婚事是天帝御赐,你要多担待和理解,毕竟我身为帝君之子,必须确保纯正仙根血统后代,等雀翎怀上子嗣你们再搬回宫殿。”

到底是对不住莫嫤,冷晔解释起来也有些心怀愧疚。

“纯正仙根……早知如此,当初为何要接我和洛儿上天界?”莫嫤看着他,声音微微有些哽咽,“你明明说过……此生只我一人,绝不背离……”

“当初说那话的是凡人冷晔,本殿虽是他,但更是司夜之神,若此生只有你一个凡人妻,夜神威严何在?”冷晔看着她那模样,心情瞬间变得烦躁。

他的一句话,让莫嫤一时噎住,竟找不到话来反驳。

是啊,他现在早已不是那个满心满眼只有她一人的凡间少年,而是众星捧月高高在上的夜神殿下,又怎么会记得曾经给过的誓言?

一辈子那么长,他给到她的,却只有短短七年。

莫嫤的眼眶忍不住泛红,却强忍着没让泪水淌落下来。

看着她眼底的水雾,冷晔拧眉叹了口气,走过去将她轻轻揽在怀中。

“放心,雀翎是我的正妃,但你也永远是我的妻子,没有人可以撼动你在我心底的位置。”

这个女人把她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他,并且在他患难之际誓死相随,过往的情分他都记得。

冷晔的话,让莫嫤顿觉这个拥抱寒凉彻骨。

她推开他,清冷眸光中透着数不尽的失望:“春宵一刻值千金,夜神殿下赶紧回去和你的正宫妃子过洞房花烛夜去吧!”

冷晔怀中空空,面色瞬间变得阴沉。

那个善解人意的女人,怎么就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

“莫嫤,我冒着遭天谴的危险将你们母女带回天界,让你们长生不老,你无理取闹要适可而止。”

说罢,他甩手转身离开,没有回头一次。

莫嫤垂眸看着碎落一地的桃花瓣,心脏一抽抽地生疼。

院内忽的传来小雪的一声惊呼,莫嫤连忙奔了回去。

洛儿倚靠在床榻上止不住咳嗽,嘴角满是血渍。

“怎么咳血了?”莫嫤又担忧又着急。

小雪急忙拿帕子过来,慌得手足无措:“方才吃了养神丹,正要抱着桃木剑躺下就这样了……”

“娘……疼……”洛儿泪眼婆娑看着莫嫤,话刚出口就虚弱闭上了眼。

“我去找殿下!”小雪急得团团转。

“去药王洞找医仙,速去速回。”莫嫤吩咐道。

冷晔要和新娶的娇妻造纯正仙根后代,又怎么会有闲心来管她这个半人半仙又体弱多病的女儿?

小雪不敢怠慢,立即跑了出去。

医官匆匆赶来,查看了一番洛儿的情况,随后又检查了她常服用的养神丹,最后将视线定格在枕头边的桃木剑上。

“养神丹中有一味药和桃木相克,若不调整药方,不出一月,必死无疑。”医官神情凝重。

莫嫤手一抖,锦盒滑到地上,棕色的药丸散落一地。

养神丹和桃木剑是冷晔给的,搬来桃林小筑也是他的要求。

他这是——

要让洛儿死?!

30

“怎么会这样……”莫嫤面色一寸寸白下去,声音发颤。

纵使冷晔不喜洛儿,可那毕竟是他的亲骨肉啊!

“孩子体内的毒已经根深蒂固,应该已长达数年之久,必须停服药丸,再尽快搬离桃林。”医仙语重心长说道,看着床榻上一脸病态的洛儿满是同情。

莫嫤整个脑袋一片空白,连小雪何时将医仙送出去都不知。

她弯腰蹲在地上,颤抖地将那些养神丹一粒粒捡起来。

忽的,脚步声响起,随即一只布满皱纹的手拦住了莫嫤的动作。

“洛儿都要被他害死了,还捡作甚?!”一个苍老中透着威严的声音传来。

莫嫤回神看向来人,泪水瞬间溢出了眼眶。

“母亲……”她只有在莫母跟前,才能卸下伪装的坚强。

六年前升天之际,一直钻研医术的莫母跟着一道来了天界。

虽在外人眼中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但莫母来到天界便一直在药王洞中苦读医籍,废寝忘食地寻找能治愈洛儿病情的方子。

“这些养神丹都扔了,我已经找到了能治洛儿的灵药。”莫母沉声说道,拉着莫嫤在软塌边坐下。

“什么灵药?冷晔曾说只有火灵芝才能彻底治愈洛儿的病,可那火灵芝是仙界圣品,万年才长一株,根本求不到……”莫嫤有些不安问道。

“这个你不用操心,娘自有办法。”莫母一副心中有数的样子,爱怜地抚了抚洛儿的脸颊。

莫嫤知道母亲心疼洛儿这个孙女,不然也不会丝毫不享受神仙生活,一直埋头寻药。

连冷晔一个司夜之神都求不到火灵芝,母亲一介凡人能有什么办法?

“母亲,您别去做危险的事……我只有您和洛儿了,一个都不能失去……”莫嫤握住莫母的手,声音哽咽。

莫母安抚着她:“放心,娘惜命得紧,待洛儿痊愈我们便回凡间,这天上终是待不得。”

……

翌日一早,莫母便离开了桃林小筑,在床边给洛儿留下了她亲自研制的丹药。

莫嫤的心揪了一整宿,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找冷晔问个清楚。

若他真容不下洛儿,那她也无需再心存一丝妄想了。

浮云殿。

莫嫤被门仆拦在宫门口,不许入内。

曾经对她点头哈腰的人如今变得目中无人,何其讽刺。

“烦请通报一声,他的凡妻有急事相告。”莫嫤耐着性子开口。

“夜神殿下和夜神妃尚在合欢殿中未出,闲杂人等一律不得打扰。”门仆冷声说道。

莫嫤的心狠狠一抽,手中攥着的锦盒也烫手不止。

她不管不顾,直接跃身飞过高墙冲了进去!

那个男人和别的女人颠鸾倒凤整宿,她的洛儿却被病痛折磨了整夜。

凭什么?!

合欢殿前,莫嫤刚要撞门而入,殿门却开了。

冷晔牵着雀翎的手走出来,见到莫嫤,冷晔的脸直接垮了下来。

他对着雀翎低语几句,身侧的女子娇涩点头随即转身回了合欢殿。

“你来干什么?”冷晔走到莫嫤跟前沉声低斥。

他明明警告过她不要胡闹,她怎么还敢如此造次!

“医仙说你给的养神丹和桃木相克,洛儿昨晚吐血了。”莫嫤看着他,忽然觉得无比陌生。

“那命人把整片桃林全砍了便是,雀翎未诞下子嗣前,你莫再跨进浮云殿一步!”冷晔阴沉道,直接推出一掌将莫嫤甩飞到了浮云殿外十丈。

莫嫤撞到了玉柱上,强烈的疼痛从四肢百骸各处蔓延。

胸口一阵气血沸腾,她直接吐了一口血。

冷晔那一掌,着实是想要了她的命啊……

莫嫤费力支撑着站起来,刚转身想回桃林小筑,便看到小雪惊慌失措地朝自己奔来——

“夫人,不好了!您母亲私闯神兽潭,惨死烈阳兽之腹!”

30

莫嫤瞳孔一颤,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她匆匆赶到神兽潭,一群天兵天将正在清理潭中血水,潭池边落了一地带血的碎布料。

莫嫤踉跄奔过去,直直跪在碎布料跟前,整个人如坠深渊。

“母亲……”她颤抖地捧着那几块布料,泣不成声。

明明昨日母亲才说过会好好惜命,待洛儿痊愈便一起回凡间,怎么会变成这样?

为首的天将朝莫嫤走来,扔下一块碎竹片,居高临下看着她:“我们从莫氏老妇残肢上找到此竹简,她听信谣言说烈阳兽的血可以养成火灵芝,但烈阳兽喜食凡人脏腑,你母亲自己挖出肾脏来此引诱,结果死无全尸。”

一字一句,像是刀子般直直捅进了莫嫤心脏上,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她捡起那血迹斑斑的竹简,赤红的双眼满是绝望。

“娘……女儿定要为您报仇……”莫嫤嘶声说着,每一个字都带着抽皮剥骨的疼痛。

现在神兽潭有重兵把守,她无法去寻那烈阳兽,只能带着母亲的遗物先行离开。

莫嫤想起冷晔有一把天帝御赐的仙器,名为诛天剑,一剑下去,可诛天下妖魔,荡九州魑魅。

她要去求那个男人,替她报母之仇!

纵使他现在对自己有再大不满,人命关天他断不会那般绝情……

莫嫤想直接去浮云殿寻冷晔,但是胸口的疼痛提醒着她现在不是合适时机。

烈阳兽活吞凡人之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天界,她怕身处桃林的洛儿也听到风声,便忍着悲痛情绪先回桃林做下一步打算。

只是刚进云林,便看到一顶雍容华贵的云轿停在外头,门帘上尽是孔雀展翅的艳丽图腾。

莫嫤心底一咯噔,急忙跑回桃林小筑,眼前的一幕让她气血上头——

小雪跪在地上死死守着洛儿的房门,雀翎的两个宫娥正在轮番甩她耳光!

“住手!”莫嫤吼道。

雀翎听到她的声音,细眉微微一挑,摆手示意自己人收手。

“姐姐终于回来了,贱婢乱说话,妹妹正帮你教训呢。”雀翎脆声说道,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

“我才二十六岁,受不住你这个千儿万把岁的人一口一个姐姐。”莫嫤扶着小雪起来,示意她进屋待着,随后冷眼扫向对面的华服女人,“我的人自然由我来管教,轮不到让你的下人来欺负。”

小雪听着莫嫤的话,被扇肿的脸颊上瞬间溢出两道泪痕。

“还真是主仆情深,叫人好生羡慕……”雀翎转动杏眸看着她,随即将幽深的视线落到身后的房门之上,“本宫今日前来只是探望殿下长女,这六年来她服用的养神丹都是本宫命人特制,也不知疗效如何……”

莫嫤惊愕看着她:“你在洛儿的丹药上做了手脚?!”

“本宫可没这么说,姐姐莫要胡言乱语,省得殿下为我打抱不平又甩你一掌。”雀翎笑盈盈说着,从袖中幻出一株火灵芝至掌心,“听闻洛儿的病情只要有火灵芝便可痊愈,今日姐姐的母亲为了火灵芝还被烈阳兽生吞惨死……我手里刚好有这么一株,你说我给还是不给呢?”

莫嫤拧眉看着她,神情中尽是防备和谨慎。

“你想怎样便直说,何须拐弯抹角?”

雀翎勾了勾红唇,自另一掌心幻出一个瓷瓶。

“本宫天性善良,喜欢好事做到底,火灵芝万年才长一株,着实难得。而我左手这瓶能令人魂飞魄散的噬魂散也要万年才能熬成一副,你说,要不都送给你们母女如何?”

雀翎的话,莫嫤再明白不过。

以她一命,换洛儿活命的机会。

这是她唯一的选择。

30

“你的话,当真?”她嗓音发干。

雀翎不说话,就那样似笑非笑情绪不明地看着莫嫤。

莫嫤深吸一口气,袖中碎布料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让她清醒了不少。

“你若愿意拿火灵芝救洛儿,我这条命便算欠你的……但不是现在,因为我还有要事在身。”

她必须先给母亲报仇,才能对得起母亲的在天之灵。

莫嫤的话刚说完,雀翎直接对着掌心吹了一口气,那火灵芝瞬间化成星光消散无影。

“你……”莫嫤不敢置信看着她。

“可笑,既是万年得来一株,本宫又怎么会给你们这种下等凡人?”雀翎悠然转身,华丽裙摆荡起一地涟漪,“这可是天后赏给本宫和冷晔的新婚大礼,用来滋补身体为诞下仙儿做准备。”

“你这孩子本就命不久矣……莫嫤,本宫奉劝你一句,凡人就要有个凡人的样子,莫要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

雀翎冷声警告着,人已经越走越远,只剩声音还在庭院中回绕。

小雪从屋内走出来,气愤地看着那行人的背影。

“夫人,她们简直欺人太甚!不过一只替嫁的孔雀,居然真把自己当凤凰了!要不是凤族的小公主失踪多年,她有什么资格代替凤凰公主嫁给殿下!”

当初天帝御赐给夜神冷晔的婚事是与凤族公主,但因凤族唯一的公主在涅槃成人形时意外失踪,生死未卜,导致凤王不得不另封她人为公主按时完成婚事。

当时雀翎只是照顾公主的孔雀婢女,就这么阴差阳错飞上枝头变成了假凤凰,冠与‘孔雀公主’之称。

“夫人,你放心!不管是偷还是抢,奴婢就算豁了这条命,也要将火灵芝带回来救洛儿小姐!”

莫嫤拉住小雪:“你好好照顾洛儿,其余的事情我自有打算。”

她回房看了看服药睡下的孩子,随即用锦盒将母亲的遗物装好,去了浮云殿。

冷晔不让她进殿,她只能在外头守着。

果不其然,守到天色渐亮之际,莫嫤看到了一袭玄袍的冷晔布星挂夜归来。

“阿晔!”莫嫤叫住他,有些踌躇地靠近。

纵使万般不愿,但这九重天上自己唯一能依靠的人也只有他了。

冷晔拧眉看着她,眉眼寡淡:“你怎在此?”

“昨日母亲去了神兽潭……”莫嫤涩声开口,但话才说一半便被面前男人打断。

“天帝已因此事训斥我没有管教好殿中人,扰了烈阳兽修身养性,你娘不守天规自作自受,你莫要跟着糊涂去自寻死路。”

冷晔神情缓和了几分,但终是没给莫嫤太多安慰。

莫嫤不敢置信看着他,心口像被人挖了个洞般阵阵闷疼。

“你不愿帮我替母亲讨回公道我认了,但看在多年夫妻份上,我想借诛天剑一用,亲手斩杀烈阳兽替母亲报仇!”

冷晔双眸瞬间渗满了怒意:“那烈阳兽是天帝坐骑,岂是你想杀就能杀的?!莫嫤,本殿警告你,你要送死别牵连了整个浮云殿!”

“你明明就有火灵芝,却迟迟不愿拿出来救洛儿,现在就连我想为母报仇你还担心被我牵连?别忘了,她也是你的丈母娘——!”

莫嫤想起昨日雀翎拿着火灵芝到桃林小筑炫耀的画面就心如针扎,对眼前这个男人更是爱恨交织。

冷晔眼神微闪,但转瞬恢复冷寂。

“殿中唯一一株火灵芝要用来给雀翎养身子诞麟儿,你们两个的孩子,孰轻孰重还要我明说吗?”

一字一字,简直诛心至极。

莫嫤的脸色一寸寸白下去,胸口的疼痛蜿蜒到了四肢百骸,差点让她站不稳。

冷晔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她再死乞白赖地卑微恳求还有何用?

“夜神殿下,若能重来,我定不会随你上这九重天。”莫嫤看着他,一字一顿透着泣血的力道。

转身离开,一步一沉重,毫不拖泥带水。

那个自己唯一能依靠的男人不愿意帮忙,她便自己孤军奋战。

这人心叵测的九重天,母亲已经不在。

只剩她一个人,唯有坚强,才能独自走完剩下的路——

母亲的仇,要报;洛儿的病,要治。

只是莫嫤尚未走远,浮云殿门大开,一个仙使神色慌张走出来,对着冷晔扑通跪下。

“殿下!桃林小筑的仙娥小雪盗了圣品火灵芝,还刺伤了夜神妃!”

30

“谁给她的胆子!”冷晔怒吼一声,随即遁无影。

莫嫤的心脏也漏跳了一拍,不管不顾直接翻墙飞了进去。

惜羽宫。

伤痕累累的小雪蜷缩在围墙角落,怀中紧紧护着一个玉盒,碧绿衣裳上已经布满血渍。

一个仙使用着十二分的力道高甩手中荆棘长鞭,落在小雪身上皮开肉绽。

“说!到底是谁指使你来的!”仙使高声质问。

小雪死死抱着玉盒,倔强咬着渗血的嘴唇,一声不吭接受惨打。

冷晔看完尚在昏迷中的雀翎,大步朝墙角走来。

他眸中透着渗人的怒火,仿佛要将所有人焚烧殆尽。

冷晔一掌挥开甩鞭的仙使,随即幻出诛天剑,直直朝小雪刺去——

“呲”刀剑刺入血肉的声音。

莫嫤匆匆追来,入眼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不——!”她凄惨一叫,直接从半空中跌落至地,踉踉跄跄地朝小雪走去。

冷晔看到她的冒然出现,怒气丝毫没有减少半分,转动锋利剑刃再狠狠抽出!

“小雪!”

莫嫤慌忙抱住小雪,颤抖伸手想堵住她胸口的血窟窿,可被诛天剑刺过的伤口正在渐渐扩大,连带着小雪瘦小的身躯化作点点银光消散!

“夫人……我已将小姐的血滴入玉盒中……这火灵芝……只能为她所用了……”小雪弱声说着,周身的灵气渐渐消散,“奴婢不能再陪伴夫人和小姐……若有来生,定要……”

她的话尚未说完,整个人已经彻底化作虚无,灰飞烟灭。

只有沾血的玉盒尚在莫嫤怀中,冰冷中透着若有若无的余温。

“不……”她绝望地伸手想握住那飘散的银光,但终是一片徒劳。

莫嫤转眸看向那个持剑的男人,双眸赤红泛血。

“小雪是我来天界那日,你让我在浮云殿亲自挑选的仙娥……她陪了我和洛儿整整六年,你怎么可以杀她……”

她那萧瑟凄楚的模样,让冷晔的心莫名被刺了一下。

但一想起尚未脱离危险的雀翎,他的眸光再无一丝温度。

“盗圣品,罪当诛!伤夜神妃,罪加一等!本殿刚才若不出手,她到了天刑真君手中也受不住九天玄雷之罚!”

莫嫤看着他,眸底尽是说不出的痛楚:“我母亲为救洛儿惨死烈阳兽之腹你不闻不问,小雪为救洛儿盗火灵芝被你一剑下去魂飞魄散,若我为救洛儿做了什么,你是不是连我也要一并诛杀?”

冷晔握着诛天剑的手一顿,一时间竟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反驳她。

“火灵芝已被那孩子的血污染,你拿去也罢,若你身边的人再伤到雀翎,休怪我不顾过往情分!”他冷声说着,略有些心烦意乱地拂袖转身进了惜羽宫。

莫嫤抱紧怀中的血玉盒,眸光破碎空洞:“我身边,还有人吗……”

浑浑噩噩走出浮云殿,烈日当空炫目晕头。

逐日鸟扑闪着火红的翅膀朝着太阳追去,不知疲惫亦从未停歇。

她想起有个温润如玉的男人曾信誓旦旦说过——

“阿嫤,我对你就如这逐日鸟一般,从生到死永远追随你这枚小太阳……”

如今,逐日鸟尚在追日,那个男人去哪儿了呢?

她闭上眼,眼泪双流。

……

回到桃林小筑,莫嫤将火灵芝制成药给洛儿服用。

眼看她的气色日渐好转,莫嫤的心底却酸涩一片。

洛儿的痊愈,前有母亲割肉殉命,后有小雪拿命相换。

她欠她们的,只有来生才能报……

“啾喔——”一道清脆的凤鸣自院外中响起。

莫嫤一顿,有些警惕开门看去。

一个身穿红衣的俊朗男子眸色温和地看着她,神情中透着久别重逢的喜悦。

“小凤凰,二哥寻你百年,终于找到你了……”

30

莫嫤有些茫然地看着那个红袍男子,确定他的视线是落在自己身上。

“上仙莫不是认错人了?莫嫤只是个凡人,不是凤凰……”

慕言见她眼中的疏离和清冷,脸上的神情透着一丝受伤。

“你……当真不记得二哥了?”

他寻遍天上地下,走遍九州八荒,顺着凤凰一脉的气息一路寻到此处,难不成寻了百年又是一场空?

“民女从未见过上仙,更不敢乱攀神仙做亲戚。”

莫嫤对着院内的慕言微微一鞠躬,正要关门避客,听得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

她慌忙转身朝床榻奔去,看到洛儿的脸蛋涨得通红,似要将整个肺腑都给咳出来。

“洛儿,你怎么样……”莫嫤心疼不已,恨不得自己替孩子受病痛折磨之痛。

“呕——”洛儿费力咳着,直接吐了一口血水出来,方才服用的火灵芝更是吐出来一半。

莫嫤又急又慌,眼下只有自己一人,若洛儿有个什么意外,她要怎么去药王洞请医仙?!

“她体内寒毒太深,先前吃的丹药都是以寒制寒,突然用火灵芝治疗,寒热相撞,导致气血紊乱,吐出来也是好事。”

慕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屋内,直接用灵力探了一番洛儿的身体情况。

莫嫤抱着洛儿,微仰着她的头不让她继续吐。

“你懂什么?!我孩子的病只有火灵芝能医治,这火灵芝是用几条人命换来的你根本就不知道——!”莫嫤对着慕言口不择言吼叫,嘶哑的嗓音透着血和伤痛。

慕言皱了皱眉,他的确不知道那火灵芝到底有何故事。

微微沉思片刻后,他抬手自指尖逼出一滴血,飘浮至洛儿眉心后渐渐隐入。

“凤凰血能治愈百疾,你孩子的病我能医治。”他沉声道。

莫嫤不敢置信看着他,思绪混乱如麻。

眼看洛儿的气息渐渐平稳,脸上那异常的红晕也渐渐退散,她终是确信眼前这个男人是在帮她。

莫嫤扑通一声直直跪到地上,对着慕言重重磕头。

“谢谢上仙的救命之恩,民女做牛做马定当全力报答……”

洛儿已是自己在这九重天上唯一的执念,只有她痊愈了,母亲和小雪才不算白死。

慕言未料到莫嫤会突然下跪,连忙弯腰扶着她起来。

“小凤凰……姑娘莫激动,我们凤凰一族行医济世数代,救人不过举手之劳。”

他细细看着眼前清瘦憔悴的女子,神情中闪过一丝失落。

眼前的女子跟小凤凰有几分相似,但的确只是个毫无仙根的凡人,神魂中探不到一丝凤印痕迹。

“我叫慕言,是南禺山的一只凤凰,一直在寻找失踪多年的幺妹,方才认错了姑娘,还请见谅。”他做自我介绍道。

莫嫤连忙摆手,她怎么能让救命恩人给自己道歉?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一阵头晕目眩朝后栽倒。

“小心!”慕言连忙扶住她。

莫嫤努力想站稳却四肢无力,慕言只得将她拦腰横抱起来。

正要将她放到软塌上,半掩的木门被一道猛力轰地爆裂落地,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骤然出现——

30

“才分开几日,你就准备在天界寻找新靠山了?”

冷晔怒气肆意地了进来,甩出一道灵力化作利刃朝慕言刺去。

但慕言尚未动手,身后的斗篷便直接将那灵力弹开化无影。

这般身手,让冷晔多了丝忌惮,但更是恼羞成怒。

“阁下何人,抱着本殿夫人作甚?!”冷晔质问。

慕言将莫嫤稳稳放至软塌上,这才挑眉看向身后来人。

“仙者头戴玉冠和月簪,想必是大名鼎鼎的夜神殿下,只是听闻夜神殿下前阵子刚娶我们鸟族的一只孔雀为妃,那这位姑娘又怎会是你的夫人?”

慕言的话,让脸薄的冷晔更是难堪。

“本殿的家事,由不得你一个外人问东问西!”

床榻上的莫嫤明显觉察到冷晔的神情中透着杀意,她不想让慕言因为她而深陷囫囵之境。

“慕言上仙,您先走吧……莫嫤改日再报您的恩情……”她虚弱说道。

慕言蹙了蹙眉,对着莫嫤点头后未再看冷晔一眼,直接化作一只凤凰飞走。

“我道是谁,原来是南禺山的凤凰!你从哪里学的狐媚手段,竟背着我在外面勾三搭四?”

冷晔抬起莫嫤的下巴逼迫她直视自己,阴沉容颜溅出凛冽的寒光。

莫嫤任由他肆意妄为,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我既已被你赶出浮云殿,又何来背着你一说?”她淡淡的口吻叫人听不出情绪。

“莫嫤!我说过你永远都是我的妻子,住在这里只是暂时之计,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冷晔冷声呵斥。

莫嫤忽的就笑出了声,那笑声又淡又凉,带着嘲讽之意。

“胡闹?我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没了,就连洛儿刚才也差点离我而去,你说我这是在胡闹?!”

冷晔被噎住,随即有些凌乱地收回了掐着她下巴的手。

“一个自寻死路,一个死有余辜,洛儿已经有了火灵芝定会痊愈,你尚且安分点,别再让我看到你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雀翎有了身孕,过几日浮云殿会大办喜宴,届时四海八荒的神仙包括天帝天后都会到访,你切记莫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人在我背后嚼舌根。”

说完,他看着莫嫤苍白憔悴的脸色,心忽的一软,想伸手怜惜抚一抚。

可掌心刚触到她冰凉的脸庞,就被她厌恶避开。

“你要再给我甩脸色,你和那孩子一个都别想好过!”

宫中佳人温顺体贴又乖巧,他是凡人之心作祟才会在她这里受这种气!

这般想着,冷晔直接拂袖离开,徒留一室清冷和破烂的门给到莫嫤。

莫嫤自软塌上起来,一张静如潭水的面庞就那样直直看着男人离开的方向,神色木然。

原来无需挖心掏肺,也能叫人心死。

砰——

里屋传来一阵响声,莫嫤回了神,连忙支撑着起身前去。

洛儿不知何时已经起床,抬脚使劲踩着地上的小桃木剑。

“洛儿……”莫嫤心一揪,走了过去。

“娘,洛儿不喜欢爹,以后都不要爹来看我了……”洛儿噘嘴说着,一双小眼睛红彤彤,似乎早已哭过。

莫嫤连忙将洛儿抱在怀中,心底五味具杂。

“洛儿长大了只做一件事,就是保护娘,不让任何人欺负娘……”洛儿抽噎着,一双小手已经紧握成拳。

莫嫤喉头一哽,顿时泪流满面。

只是下一瞬,敞开的门外忽的刮来一阵泛着绿光的疾风,将洛儿直直卷走!

“洛儿——!”莫嫤大叫,急忙追去。

30

绿光疾风在西边的弑仙池骤停,洛儿小小的身躯滚落至幽深阴森的池边。

只要稍起风,她随时都会掉落那神魂俱灭之境!

莫嫤踉跄着跑去想拉住洛儿,可那幽绿光圈瞬间化作人影,一掌将她挥开。

“姐姐小心,这弑仙池凶险恶极,神仙掉落会洗去仙髓散尽神魂,你一个凡人若不慎跌落可会直接飞灰烟灭再无来世……”

雀翎抚了抚绿锦袍子,袖口绚丽的雀羽印记耀眼夺目,更是衬得她整个人雍容华贵。

莫嫤看着她,又看着她脚边不省人事的洛儿,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你为何要带我的洛儿来此地?”

雀翎捂嘴轻笑,那清脆的笑声在整个弑仙池边空灵回荡着,透着寒意。

“本宫已有身孕,虽是可喜可贺之事,但本宫眼里容不得沙子,又怎么会允许夜神殿下在外还有子嗣呢?”

听着她的话,莫嫤面色煞白:“我和洛儿已经搬离浮云殿,待她身体痊愈后我便会带她回凡间生活,再也不上这九重天,求你不要伤害她……”

“姐姐说笑了,本宫即将为人母,又怎么会做那伤天害理之事?”雀翎挑了挑眉,弯腰将轻如羽毛的洛儿抱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看向莫嫤,“可惜要伤害夜神殿下长女的,是姐姐呢……”

莫嫤尚未听懂雀翎在说什么,便看到她抱着洛儿就要扔进弑仙池。

“不要——”莫嫤慌忙冲过去,想要夺走洛儿。

但雀翎一个侧身,莫嫤去抱洛儿的动作就变成了要推她下池!

“啊!”雀翎一声惨叫,抱着洛儿直直往后栽倒。

莫嫤大脑一片空白,伸手就想去拉住她,可背后传来一道猛力,直接将她甩到了池边的石柱上!

“咔”她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冷晔看都没看她一眼,不顾危险跳下弑仙池将雀翎拉了上来。

雀翎手一滑,怀中的洛儿就如一叶扁舟被翻滚的碧蓝池水吞噬,再无踪迹!

“洛儿!!”莫嫤泣血嘶吼,一点点朝弑仙池爬去。

雀翎依偎在冷晔怀中,虚弱无力道:“殿下,姐姐要带着洛儿来此寻死,我只救下姐姐,却没能救下洛儿,请殿下责罚……”

“她想死便让她去死!这九重天本就没有她和那孽女的容身之地!”冷晔怒声道,抱着雀翎御剑往外飞。

身影骤离,仅剩透着杀意的声音在四周回荡:“雀翎和她腹中孩子若有什么意外,本殿会亲手把你扔进这弑仙池!”

莫嫤丝毫没有在意冷晔说了什么,她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那弑仙池边。

刚才冷晔那一击伤,她的背脊已然断裂,甚至连五脏六腑都已错位,只能这般一点一点爬过去。

“洛儿,洛儿……”莫嫤颤声呼喊着,但没有任何声音回应她。

终是爬到池边,那翻滚的碧幽池水泛着阴寒的亮光,寻不到一丝洛儿的身影。

她的眼睛红得像滴血,眸光破碎到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

莫嫤神情空洞看着弑仙池,艰难挪动身子想滚下池子陪洛儿一同灰飞烟灭,但一道红影蓦地闪现,抱住了即将下坠的她。

“小凤凰!”慕言又诧异又心疼。

他只是回了一趟南禺山确认莫嫤和幺妹的关系,再归来未料她遭受如此变故。

“抱歉是二哥来晚了,族中长老已确认你就是我们南禺山的小凤凰!二哥这就带你回家!”

慕言慌忙逼出凤凰血想要为莫嫤疗伤,她却嘶声喷出一大口血,赤红眼眸中饱含了数不尽的恨意和绝望。

“我恨啊,恨啊……”

她死死盯着那吞噬洛儿性命的碧幽池面,嗓音沙哑如泣血的乌鸦。

“无论我是谁……替我转告夜神冷晔,今日杀女之仇,我来生定当化魂为咒,叫浮云殿上下血债血偿!生生世世,永不原谅——!”

音落,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推开慕言,像折翼的鸟直直坠入弑仙池!

“小凤凰!!”慕言大吼,但伸手抓住的只是一片虚无。

“啾——”

一道火红的凤凰虚影自弑仙池蹿出,发出嘶厉凤鸣,随后湮灭无影。

那是凤凰一族独有的鸣叫,每个凤凰陨落前,都会发出这最后一声凄惨亡鸣。

……

浮云殿。

冷晔送完为雀翎诊断的医仙离宫,听得天边传来的凤凰亡鸣,微微有些诧异。

这九重天上,死了凤凰?

不知为何,他的心脏闷沉着,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撕裂一般,透着绞痛。

他揉了揉胸口,未再多在意,转身回宫。

转眼便到了浮云殿普天同庆的喜宴之日,四海八荒的各路神仙踏破殿门前来道喜。

五大帝君甚至天帝天后也登门拜访,对夜神和夜神妃为天界孕育仙儿表示祝贺。

冷晔看着宫门大敞的殿外,那个女人没有前来滋事,倒是安分了不少。

所有宾客全都来齐,冷晔正要吩咐关门设宴,载歌载舞,开怀畅饮,外头忽的传来一阵清脆中透着威严的凤鸣声。

八千名身穿红巾铠甲的铁面凤兵展翅而来,为首的红袍男子神情清冷地扫过宾客台上众人,随即将视线落到冷晔身上。

“凤凰慕言,今日只是家宴,你带如此之多的凤兵作甚?”冷晔说道。

慕言侧身,让身后的凤兵抬着一副用红布盖着的冰棺走进来,放在大殿之上。

“殿下别慌,当初天帝赐婚与您的是我南禺山凤族小公主,奈何公主失踪不得不让其婢女雀翎代嫁,如今小公主找到了,我自然是要带着她一道前来给您道喜……”

音落,他抬手掀开红布——

那冰棺中躺着的人,正是莫嫤!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自酌情深丝如藕-主人公叫莫嫤冷晔浮云殿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