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不见江山枉多情-主人公叫灵汐青宸的小说免费阅读

不见江山枉多情

小说:不见江山枉多情

作者:万小烟

主角:灵汐青宸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一年,两年,三年——十年,百年,千年——灵汐找遍九天之上,寻遍九地之下,只想找到青宸……

不见江山枉多情免费阅读 第1章 千年之劫

九重天上,仙气缥缈。

“娘娘,当初仙魔大战,您为救帝君,耗损半生修为,仙根受损严重,再不寻得那万年冰莲做药引,只怕是……”药神仙君面色沉重。

灵汐点了点头,有些艰难开口:“我知道,你还是给我拿些仙丹,我再吃些时日。”

那昆仑冰莲万年只开一朵,极其难寻踪迹。

“帝君要是知道您的身体……”药神叹了口气。

灵汐立即打断:“别告诉殿下,他管理天界要紧。”

若他听到自己仙根受损严重,下一秒便会大张旗鼓纳妃妾进乾华宫吧?

灵汐苦涩地想着,心口堵得难受。

离开药神宫殿,灵汐水袖一挥,轻盈跃上云团,朝星月宫飞去。

入夜,初雪骤降。

灵汐身为雪神,掌管凡间雪季,但每每凡间下雪日,她都会在自己居住的星月宫幻出雪花。

一来赏雪度日,二来也算有个伴。

毕竟,她的夫君东方帝君青宸已经数月没来陪她了……

灵汐吃完仙丹,两眼直直地望着窗外的飘雪。

“嘎吱~”

房门被人推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连带着刺骨的寒风。

灵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却在看到那双龙纹长靴后,生生顿住。

“阿宸,你回来了……”灵汐灰暗的眼眸有了丝亮光。

“今年的初雪礼物。”青宸将手中的镶金玉盒放至矮桌上,神情清冷。

灵汐眼底的光微微晃动着,小心轻柔地将玉盒打开。

玉盒中,是一根白玉翡翠制成的玉簪子,雪亮剔透,几条流苏垂下轻晃,发出清脆的声响。

灵汐心中甚是欣喜,正要将簪子拿出,却忽的瞟到流苏里缠着一根女人的长发。

她手猛地一顿,青宸是在拿他藏在其他宫殿的情人之物来敷衍自己吗?

“殿下有心了,这礼物别出心裁……甚好。”

灵汐脸色白了几分,藏在水袖中的五指紧紧蜷缩。

青宸皱了皱眉,多年的相处,他深知灵汐此刻心情不好。

这个女人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叫自己殿下。

“明年就不送了,以后想要什么你直接跟宫中仙子说,让她们帮你添置。”

青宸动了动薄唇,脱下身上的金色龙袍,便进了内殿。

明年,他连敷衍的心,都没了。

灵汐看着他的背影,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小声喃呢:“我恐怕……撑不到明年这时候了……”

她和青宸,终究是熬不过这千年之劫。

她正想着,胸口又隐隐泛疼,连气都喘不过来。

灵汐拿出袖口的枣红手帕,一边堵住鼻孔一边微微仰头。

这样的动作,一气呵成。

不一会儿,温热的血腥味充斥整个鼻腔,那枣红手帕上却看不到任何血迹。

药神说过,血流得越频繁,她的仙体就更糟糕。

灵汐不想去那极寒之地寻昆仑冰莲,她怕徒劳无功,更舍不得离开青宸。

她怕自己身体欠恙的消息让人知道后,这乾华宫的帝后就易主了。

尽管青宸的心已经不在她身上,可他依旧是自己的夫君。

活太久,却没了他的陪伴,那有什么意思?

待鼻腔的血止住,灵汐回到内殿,合衣躺在青宸身侧。

她像往常一样,抬起胳膊轻轻揽住他健硕的腰肢,将头埋在他后颈中。

“阿宸,你好久都没抱着我睡了……”灵汐的声音带着一丝哀求。

“下次吧,我累了。”青宸将她的手挪开,然后往床边微微挪了挪。

凉意蔓延至灵汐全身,她看着他的后脑勺,眼底泛起一层薄雾。

每次都是这句话,她还能等多少个下一次?

她想要的,只是他的一个拥抱而已……

30

第二天一早,灵汐醒来,床上已经没了青宸。

只有身侧冰凉微皱的床单证明那个男人昨夜来过。

灵汐吃了仙丹,用仙术唤出七彩颜料在宣纸上作画。

“啪嗒”

刚落笔没多久,滚热的鲜血毫无征兆地从鼻腔落在了宣纸上,涌成朵朵梅花。

“娘娘!”侍女小蝶吓坏了,急忙找手帕给灵汐止血。

慌张中,她打翻了昨夜青宸拿过来的镶金玉盒,看到了那翡翠流苏玉簪。

小蝶想都没多想,一手捡起玉簪一手拿着手帕准备帮灵汐止血。

“给我扔了它!”灵汐将玉簪甩到地上,眼底是夹杂着痛楚的愤怒。

嘭——

玉簪在地上碎成两截。

小蝶战战兢兢地退到一旁,灵汐指尖一转,一抹雪白光束朝玉簪射去,玉簪瞬间化为灰烬。

“你扔给谁看?”青宸的声音从门口飘了进来,怒气沉沉。

灵汐被那一抹灰烬烟雾呛得直咳嗽,根本无暇搭理青宸。

在天界顺风顺水的青宸何曾受过人忽视,火气上头直接拽着灵汐胳膊,逼迫她直视自己。

只是这一看,却让他愣住。

“怎么流血了?”青宸的语气带着一丝慌张,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

“娘娘她……”小蝶忍不住想开口。

灵汐一个冷眼警告她闭上嘴,然后漠然开口:“修炼的太急。”

青宸看着灵汐这寡淡的表情,心情变得烦躁。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娇弱了?”他的语气带着训斥。

灵汐是由凡人修炼成仙再担任雪神一职,与青宸成婚前,一直在人界奔波,兢兢业业,深得三界赏识。

在青宸眼里,她一直是朵铿锵玫瑰,而不是娇弱白莲。

是啊,怎么就变得弱不禁风了呢?

灵汐强忍住情绪,静静看着地上那烟雾消失无影。

“有个事跟你说声。”青宸隐隐觉得自己语气有些冲,连连缓和了不少,“今日早朝,群臣百官上奏,盼我青龙一族早日诞下子嗣,我月末会带个女人回乾华宫。”

灵汐怔怔看着他,眼底满是不可置信。

她一直都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只要他不带回乾华宫,她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他终是忍不住了?

“灵儿,不管你是何身份,我都要娶你为妻,做我唯一的帝后!”

“灵儿,天地为聘,日月为证,我要让整个十万里天界全都银装素裹,让六界为我们祝福!”

曾经那个年少轻狂的青宸说过的话,还在灵汐耳畔回响。

一辈子那么长,才刚过去一千年,他就迫不及待要娶第二个女人了……

灵汐眼眶忍不住泛红,却倔强地没让泪水落下来。

“放心,你的帝后之位不会动,她只是个侧妃。”青宸自知对不住灵汐,有些心虚地解释。

“青宸。”灵汐的声音微微有丝哽咽,“你别忘了……你说过这一生只娶我一个……”

“这六界之中,哪个帝君不是三妻四妾?我这千年只有你,难道你还不满足吗?”青宸面色发沉。

“一年,再给我一年的独宠。”灵汐看着他,声音晦涩。

青宸眸光一闪,不明白这女人嘴中的一年指的是什么。

他对灵汐,还是心生愧疚的。

毕竟她把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他,在他最艰难的时刻不离不弃。

只是她那不温不火的性子,让他早就腻了。

外族的仙女懂的花样多,让他怎么尝都觉得新鲜。

一个驰骋天界的帝君,谁不喜欢一群女人娇滴滴地跪在自己龙袍之下?

“她已经怀孕了,本帝君的孩子不能流落在外。”青宸做了决定,没有再看灵汐。

30

月末。

大红灯笼挂满了整个乾华宫殿,在皑皑白雪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喜庆。

“我的星月宫,一个灯笼都不许挂!”

灵汐勒令所有下人撤走自己宫殿里的灯笼和绸缎,这是她第一次大发雷霆。

凌霄殿载歌载舞,只有她的星月宫冷冷玉儿。

“娘娘,该吃仙丹了。”小蝶端来一杯温水,还有一些花花绿绿的仙丹。

“扔了吧,以后都不吃了。”灵汐坐在云亭中,看着凌霄殿的方向。

飞雪落在她束在脑后的黑发上,星星点点,瞬间便融化成冰水,隐入发丝。

“娘娘,您得好好活着,才能让殿下回心转意啊……”小蝶的声音带着哭腔。

“早回不来了。”灵汐喃喃说着,声音飘得很远。

凌霄殿的喧闹声直到半夜才消停。

灵汐侧躺着蜷缩在床上,下巴几乎抵在膝盖上,整个人消瘦得不成人形。

夜越深,她胸口的疼痛就更浓。

那个信誓旦旦地发誓只会对她一人好的青宸,今晚会明目张胆地抱着另一个女子入眠。

她灵汐,不再是他的唯一。

千年的婚姻,青宸在外面胡乱了三百年。

可这是他第一次让别的女人怀孕。

灵汐狠狠咬着自己的手背,直到那细密连绵的疼意让自己浑身颤抖。

第二日。

青宸带着新娶的侧妃玉芙来星月宫,说是让她给灵汐敬杯过门茶。

灵汐坐在床上擦掉鼻血,对门外的动静充耳不闻。

“不见。”她态度坚定。

就算病死在这星月宫,也决不见他的怀中佳人。

小蝶没有拦住,青宸直接带人走了进来。

见灵汐还躺在被子中,他神情多有不悦:“都什么时辰了还躺着,像话吗?”

一旁的玉芙闪了闪眼眸,娇滴滴说道:“殿下,玉儿刚进宫,你就别生姐姐气了。”

说罢她还抬起小手顺了顺青宸胸口,这幅善解人意又温柔的模样,任谁看了都舒服。

灵汐自嘲地笑出了声,眼眸已经灰暗无光。

自己这幅模样,怎么比得过新人让他赏心悦目呢?

“看不顺眼就别来。”灵汐也没打算给好脸色。

青宸被灵汐的话噎住,他好心好意带玉芙来见她这个后宫主人,她就是这态度?

“姐姐不想见玉儿,玉儿走便是……”玉芙识时务地放下手中的茶壶,脸上带着一丝收敛后的委屈。

灵汐依旧没有正眼看玉芙,她仰头看着天花板,防止再流鼻血。

可这模样,落在青宸眼中,却显得孤傲冷漠。

待房中只剩他们二人,青宸一把捏住灵汐的下巴,逼迫她正视自己。

“玉儿现在怀着孕,你就不能多为我考虑一下?”他眼底的情绪起伏不断。

灵汐直直看着他:“我也怀过孕,不是吗?”

青宸的心莫名被刺了一下,瞬间僵了身子。

四百年前天界动乱,青宸的心腹臣子突然叛变,拿诛仙刀直捅向他。

青宸躲闪不及,旁边的灵汐挺着孕肚生生替他挡了那刀。

孩子没了,灵汐的子宫受到了重创,还损耗了半生修为。

可青宸却毫发无损。

回想起那些过往,青宸的心狠狠一痛,不由自主松开了掐着灵汐下巴的手。

“灵儿。”他的语气柔和了不少,“我知道委屈你了,等那女人孩子一生,我就过继给你,孩子的母亲,只能是你。”

“你走吧,我累了。”灵汐闭上眼,胸口又开始闷疼起来。

她不咸不淡的语气让青宸不悦,他已经做了让步,她为什么还要如此?

“灵儿,别闹。”青宸将她搂在怀中,轻轻吻了吻她的耳垂。

“别碰我!”灵汐的声调忽的提高,眼底透着显而易见的厌恶。

青宸被外面莺莺燕燕环绕着讨好着养大了脾气,早就受不得枕边人忤逆。

灵汐的反应,瞬间让他恼羞成怒。

“本帝君养你这么些年把你性子给养刚烈了?不让本帝君碰,想让哪个野男人碰?”

青宸掀开蚕丝被,粗鲁地抬手褪去灵汐的衣裳!

30

灵汐大口喘着气,胸口的疼痛让她近乎窒息,根本来不及分神去拒绝青宸。

直到那如火般的炽热逼近,灵汐才从疼痛中清醒过来。

她摇着头,无声抗拒。

“不就几天没碰你,倒学会欲擒故纵的本事了!”青宸直接攻城略地。

灵汐止不住颤抖,她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很痛。

痛到仿佛被活生生撕裂。

青宸也不好受,可他看着灵汐那怏怏漠然的样子就是怒气暴涨。

“说,让不让我碰?”青宸将手伸进她的宽松上衣中。

那常年握仙器的手布满厚茧,落在灵汐细腻的肌肤上带着几分粗糙。

他所碰之处,都带着针扎般的疼意。

灵汐死死咬着舌头,一声不吭。

千年来,这是青宸第一次对自己用强。

他的温柔和细致只会用在感兴趣的人事之上,而她,早已让他倒胃口。

这没有情感的相融,只是为了宣誓他对她的绝对主权。

“怎么瘦了这么多?”青宸终是发现了异样。

那宽松衣裳内的身躯,他的大手能摸到每块骨骼的走向,几乎毫无肉感。

灵汐的眼神黯淡的就像笼了一层雾霾,里面只有绝望和哀伤。

青宸的心口突然紧缩成一团,他愣愣地举起手抚了抚她的眼睛。

他想确认,她眼底的心碎只是自己看到的错觉。

“乖,不闹了。”青宸将头埋在她的颈窝中,结束了这场床榻上的战役。

整理完后,青宸本想再多陪陪灵汐,玉芙的侍女却气喘吁吁地跑来,说是自家主子不小心摔了一跤。

“摔跤了找药仙,跟本帝君说干什么?”青宸冷声道。

“可是玉妃娘娘哭着想见您,她一哭肚子就疼得更厉害了……”侍女紧张兮兮地说着。

青宸看着灵汐:“灵儿……”

“你想去就去,别假惺惺问我。”灵汐哑声开口,嘴里溢着铁锈味。

青宸腾地站起身,那个善解人意的女人,怎么就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

他甩手离开,没有回头一次。

其他女人都是争先恐后地讨好他,他也没必要在她这里受这种气。

窗外飘雪横飞,屋子里的冷清又深了几分。

灵汐支撑着从床上起来,命小蝶拿水漱去嘴里的血腥。

她在床上足足躺了三日,腿心的涩疼才散去。

待雪融化,灵汐将星月宫的寒冰消散,免得宫人们走路摔跤。

她想起以前诛仙台旁的梅花都是在雪融之日绽放,便御风飞去。

自从天界花神仙陨,整个天宫已经很难见到花开了。

“殿下,诛仙台旁真的有梅花吗?”

忽的,灵汐听到了一阵娇柔的女声。

她闻声望去,小鸟依人的玉芙挽着青宸的手,正在诛仙台对岸慢步过来。

那两人也看到了梅树下坐着的灵汐,双方明显都愣了愣。

“玉儿见过姐姐。”玉芙微微挺了挺刚隆起的肚子,礼貌行了个礼。

正在这时,一阵疾风突然刮过,玉芙头上的玉簪突然一松,直直被风吹到了诛仙台青灰石阶上。

“我的簪子!”玉芙急忙叫道。

青宸看着灵汐那毫不搭理人的冷清样子,心底升起一股无名火。

他直接对着她吩咐:“你去捡一下。”

灵汐看着落在青灰石阶上的玉簪,和那日青宸送给自己的一模一样。

她突然就明白,玉芙在青宸眼中,已经不是随便玩玩的存在。

第一个千年,从艰苦到风光,是灵汐陪着青宸。

后面的千年乃至更长,该轮到玉芙了。

她从梅树下起身,轻甩水袖,朝诛仙台走去。

捡完这簪子,她的心也就彻底死了。

明媚的太阳光照在石阶上有些刺眼,灵汐刚走下台阶,便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晃动。

她身子一僵,清晰看到青灰石阶似机关般裂开了数道口子往下坠落。

“灵儿!别动!”身后传来青宸略显慌张的大喊。

灵汐装作没听到,弯腰拾起那玉簪,足下的石块瞬间裂开——

“噗通”

她整个人失重般跌落诛仙台……

30

灵汐没有挣扎,亦没有回头看那个男人一眼。

身体的灵力在下坠过程中渐渐消散,带来抽筋剥皮之痛。

她终是承受不住,沉沉闭上了眼……

“灵儿!!”青宸将玄色腰带化成长鞭,便要往诛仙台里跳。

一旁的玉芙死死拉住他:“殿下,太危险了,您别去……”

“滚开!”青宸眼底猩红一片,将玉芙粗暴甩开,然后跳了下去!

玉芙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好身侧的侍女眼疾手快扶住了自己。

她愤恨地看着诛仙台,眼眸几近扭曲……

星月宫。

寝殿摆了四个药炉,几个侍女不断往内添加仙草。

床上的灵汐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浑身止不住地哆嗦。

青宸不停给她渡着仙力,眼底透着无措又惶恐的光。

“痛……”灵汐的嘴唇就没停止过颤抖。

“灵儿,不痛,我在这……”青宸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声音有些压抑不住的轻微哽咽。

灵汐颤抖了一阵,又猛地发起高烧,星月宫上下急得手忙脚乱。

星月宫府的药仙也没了辙,提议要青宸直接将灵汐送去药神宫殿,找药神帮忙。

“我不要去药神宫殿……我不要去……”烧得两眼发花的灵汐执拗开口,她声音模糊不清,但意识还是很清醒的。

她不想让青宸知道,自己仙体受损严重,甚至时日不多。

“灵儿乖,你不想去我就在这里抱着你。”青宸做了退步,但还是使了眼色命人去请药神过来。

“宸哥哥。”灵汐忽的睁开了眼,脸蛋烧得红彤彤,嘴唇也是红艳得像滴血,“不是都说好了吗……这辈子有我就够了,你怎么就变了呢?”

宸哥哥这个称谓,是年少时灵汐对青宸的专属昵称。

只是近几年来,她再未唤过。

“你快好起来,宸哥哥只要你。”青宸吻着她的额头,心底却有了前所未有的空荡感。

灵汐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月,身子才渐渐好转。

青宸也坚定不移地陪了她一个月,亦如当初那般寸步不离。

灵汐有些晃神,青宸对自己这般上心,是出于真情,还是愧疚,她捉摸不透。

可最后这所剩无几的生命中,有他这样尽心的陪伴,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

胸口突然堵得慌,灵汐拿起手帕捂住嘴,轻声咳嗽。

枣红手帕还未移开,她便嗅到了血腥的味道。

自己的身子,是越来越糟糕了……

“怎么了?”青宸看到了她脸色的异常。

灵汐用手帕捂住嘴,微微摇头:“突然想吃食神做的云霜酿酒了。”

她不想让青宸看到自己的狼狈。

“我马上去。”青宸眼神泛亮,随即踩着军靴大步离开。

他一走,灵汐才松开沾血的帕子,嘴角还带着一丝血渍。

“给我多备些枣红色的手帕。”灵汐对着小蝶吩咐。

小蝶心疼自家主子的坚韧,却也没敢忤逆她的决定,一路小跑着去找布衣仙子。

直到傍晚,灵汐都没等到青宸送来云霜酿酒,更没等到小蝶带回枣红手帕。

她有些不安地在星月宫大门口踱步,心想要不要再派个侍女去布衣仙子那看看。

“轰隆”忽地一声雷鸣,响彻整个乾华宫殿。

灵汐手中沾血的帕子被震落在地,心如擂鼓般急剧跳动着。

“娘娘!”凌霄殿一个侍女慌慌张张朝灵汐跑来,噗通跪在地上。

“小蝶姐姐……被殿下处决了……”

30

灵汐的心好像被一把尖刀狠狠剜了一下,疼意细密连绵地涌了上来。

“你说什么?”她喃喃地看着那侍女,四肢百骸都已透凉。

小蝶死在玉狐宫,玉芙的住所。

灵汐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看到躺在地上的小蝶,浑身是血,胸口有一个被雷击的血窟窿。

“小蝶。”灵汐瘫软在地,轻声唤着她的名字。

小蝶鼓着眼,眸子透着惶恐和绝望,双手紧紧攥着一块枣红布料。

她胸口的血已经和那布料颜色融为一体。

“她蓄意杀害玉芙侧妃,我刚若不用雷击,他们就一尸两命了。”

青宸手中还握着雷鞭,眼眸中没有一丝温度。

灵汐抬眸看着他,眼底是说不出的痛楚。

“小蝶是我们大婚当日举合欢烛的侍女,她陪了我一千年,你怎么可以杀她……”灵汐早已泪流满面。

眼前这个男人,平定天界动乱,杀人无数。

但——

他怎么可以杀了她的小蝶,杀了他们婚姻的见证人?

“姐姐,难道我和殿下孩子的命,还比不上一个侍女重要吗?”玉芙哭啼啼地缩在青宸怀中,她的肚子已经大得连衣服都塞不下了。

“小蝶性子沉稳,从来不会犯糊涂,你今日杀了她,索性也把我杀了吧。”

灵汐依旧没有搭理玉芙,她不相信小蝶会伤害那个女人,更何况还是孤身进了玉狐宫。

可她更不敢相信,那个说给自己去取云霜酿酒的男人,转身便一鞭处决了她最重要的人。

灵汐那刚被青宸焐热一个月的心,再次寒凉彻骨。

这个男人就是她骨头里的一根刺,饮她的血,啃她的肉,让她痛不欲生。

“带帝后回星月宫,没本帝君的命令不许出来!”

青宸眼底泛着噬人的凶光,怒气之下甚至举起雷鞭对着半黑的夜空高高举起。

“轰隆——”

玉芙被吓得尖叫,灵汐却呆呆地瘫坐在小蝶的尸体旁,像一座没了生命的雕像。

星月宫没了小蝶,冷清得像座冷宫。

过了一月,青宸便撤了对灵汐的禁足令。

同时也隔三差五便命人送来了云霜酿酒,可灵汐放到生灰都没有去动它们。

那雪白又冰凉的云霜酿酒,像极了那日小蝶毫无血色的脸。

灵汐突然厌倦了这样的毫无意义的等死生活。

曾经她以为自己若离开了青宸,便会魂飞魄散。

可现在她觉得,留在他身边,才是最大的折磨。

没过多久,玉狐宫传来喜讯,玉芙早产了一个男婴,母子平安。

青宸高兴得给整个乾华宫上下所有人赏了宝物,恨不得立马宣告六界。

天宫老臣盼了多年终得喜讯,纷纷前来送贺礼,玉狐宫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各族仙子也都给帝君长子送来平安福,小红肚兜,盼望小殿下健康成长。

“玉妃娘娘,您是狐身,帝君是龙身,怎么小殿下是条蛟呢?”

其中一个多嘴的仙子盯着粉嫩嫩的小婴儿看了许久,也看到了他的真身。

玉芙的身子一僵,一丝慌乱从眼底一闪而过。

“我们娘娘毕竟是六界之外的狐族,小殿下现在不像帝君也情有可原……等长开了再修炼渡劫,定是条跟殿下一样勇猛的青龙!”一旁照顾孩子的仙姑连忙搭话。

玉芙扯了扯嘴角:“是呀,两个不同种族的组合,的确看不出到底像谁……”

仙子们笑着说只是随口一问,随即继续逗着小婴儿。

待她们离开,玉芙命仙姑将孩子抱到自己身边。

她看着小家伙的蛟身模样,心底的情绪起伏不断。

这蛟身像谁,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才一次,怎么就怀上了?

玉芙恼得攥紧了婴儿包被,却因为太过用力勒到了孩子。

“哇——”孩子猛地哭出了声,用力到面色紫红。

“哭什么哭!谁让你长得爹不像娘不像!”

玉芙一烦躁,直接将孩子往床上一扔。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这孩子再长大一些,仙体愈发定型,她该怎么对青宸解释?

更何况,孩子父亲跟青宸还是那种关系……

一想起那个男人,玉芙就头痛欲裂。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禀告,帝后前来探望孩子。

玉芙挑了挑眉,眼底闪过一丝阴鸷。

“快请进来。”

30

灵汐一身素衣进了卧房,她看着床上面色虚弱的玉芙,心底五味具杂。

“姐姐……”玉芙挣扎着就要从床上起来给她行礼。

灵汐连忙拦住:“帝君不在,你大可不必装模作样。”

灵汐没有跟玉芙多言,直接走去摇床边,看着那刚被仙姑哄睡的小不点。

她将袖中的长命锁拿出来,放至了枕头边。

“好好照顾小殿下。”灵汐的声音没有什么情绪起伏。

这是她第一次来看这个孩子,也是最后一次。

离开玉狐宫,灵汐便直直回了自己的住处。

她简单收拾了几样东西,最后环顾了一眼自己住了千年的星月宫。

院子里的雪,现在还未完全融尽。

那安静矗立在仙雾之中的星月宫,显得寂静萧条,亦如她的心。

药神宫殿。

“药神仙君,你告诉我要如何去那极寒之地吧,我想活着。”灵汐对白发苍苍的药神说道。

爱一个人爱到极致,是可以为他去死,是希望生命最后一刻躺在他怀中。

可灵汐已经不想把自己的生命终结在星月宫了。

“你现在拖了这么久,怕是到了那极寒之地,也承受不了……”药神给灵汐把了把脉,惋惜说道。

灵汐扯了扯嘴角,表情依旧淡然。

“那就顺其自然吧,能撑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

她只是想再活久一些,等彻底忘了自己挖心掏肺爱了千年的男人,再仙陨。

死前还念着他,他的心却不在自己身上,那样太残忍了。

灵汐深吸一口气,敛去脑中的杂念。

“最近鼻血流得少了些,但时不时咳嗽却带了血丝。”她对药神讲道。

药神面色凝重了几分:“我先用白莲做药引,帮娘娘缓解症状……”

说罢,他大手挥了挥,一个冒着雾气的玉篓从莲池腾起。

“娘娘请躺好。”药神恭敬道。

正在这时,房门被人猛地踢开,身穿金色龙袍的青宸闯了进来。

“本帝君到处找你,你却在这里私会奸夫!”他的声音冷得渗人。

药神慌忙解释:“殿下,小仙只是在给娘娘治疗……”

“哼,什么治疗要解开衣裳躺着?”青宸眼底泛着凶光,猛地将灵汐拽了起来。

灵汐脑袋一阵眩晕,连着深呼吸了三下才缓过神。

“你放开我……”她实在没力气去跟这个男人做无谓的解释。

“放开你?让你跟这个奸夫一起私奔逃跑?”青宸瞟了一眼地上的行囊,怒气暴涨,“灵汐,你真是本事见长!给本帝君滚回去!”

青宸将灵汐拖到门外,然后对着下手使了个眼色。

灵汐还未走远,便听到了病房内传出一声惨叫。

她两腿直直瘫软,再也无力往前迈一步。

“青宸帝君,你是杀人上瘾了吗?”

她从未料想过,曾经那个是非分明的男人会变得如此不分青红皂白。

“你杀了玉儿的孩子,本帝君没杀你,就已经够仁慈了!”

青宸掐着灵汐的下巴,那凶狠眼神中透着的恨意,让她打了个寒颤。

“你说什么?”灵汐愣住。

青宸没再说话,直接带着她回了凌霄殿。

数个时辰前,乾华宫殿处处都是喜庆的红色灯笼和绸带,此刻已经换上了沉闷的素白。

玉狐宫。

灵汐还没走进去,远远便听到了玉芙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我的儿啊……”

玉狐宫上下都在抹眼泪,玉芙双目红肿,怀中抱着她刚生下不久的孩子。

但那孩子面色苍白,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玉芙看着灵汐,眼底淬着的寒意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灵汐,你还我孩子!我要杀了你给我孩子报仇!”

30

她嘶吼着,抬手直接将身侧的玉壶往灵汐头上砸去。

灵汐整个人还处于晃神的状态,根本没有躲闪。

那玉壶甩在她额头上,划出一道血痕,再嘭地碎落一地。

“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好心要给我儿送长命锁,原来是在长命锁上抹了剧毒,生生把他毒死了!”玉芙每说一个字,表情就痛苦一分,看得在场的人都伤心不已。

灵汐这才反应过来,玉芙这是把孩子的死怪在了自己头上。

可那长命锁是灵汐耗了千年修为铸炼而成,上面根本就没毒!

“玉芙,你把话说清楚!本宫上午来看孩子时,你跟仙姑都在场!”她顾不得身体的难受,费力解释。

跪在地上的仙姑一边抽噎一边说道:“娘娘,您这会儿怎么就敢做不敢认了呢!您当时一走,小殿下就断了气……我跟小殿下无冤无仇,小殿下又是玉妃娘娘怀胎十月生下来的,难道会是我们把小殿下毒死的吗?那长命锁上的毒,可是帝君亲自发现的!”

仙姑每句话都一针见血,让灵汐无力反驳。

是啊,宫中上下所有人,都知道她灵汐不待见玉芙这个侧妃,也不喜欢这孩子的降临。

如今她一走,孩子就死了,长命锁也出了问题,谁会相信她不是凶手?

灵汐不由自主看向青宸,那个男人正将玉芙拥在怀中,柔声安慰着,丝毫没有看自己一眼。

她突然觉得浑身疼得要炸开,血管里爬满了无数虫子啃噬撞击,一波比一波汹涌。

“你不信我?”灵汐直直看着青宸,有些喘不过气。

“你出了玉狐宫便收拾行李找男人私奔,叫本帝君怎么信你?”青宸脸色很难看。

他接二连三的几个“本帝君”,让灵汐断了心底最后一丝残念。

这世上唯一知道她时日不多,并给予她温暖的人,都被青宸亲手处决。

他们千年的夫妻情,真的已经到了末路。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短短八个字,再无一丝温情。

青宸将灵汐关进了仙牢,丝毫没有顾及两人的夫妻关系而手下留情。

入夜。

青宸进了灵汐的牢房,手中还举着药神的人头。

灵汐将五指蜷紧,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怎么,没给你奸夫留个全尸,就用这种眼神看本帝君?”青宸拿出腰间的雷鞭,嗞嗞寒光晃花了灵汐的双眼。

“孩子不是我杀的,我去药神宫殿只是为了看病。”灵汐的神情已经木然。

“看病?我看你得的是寂寞空虚的病!药神宫殿那么多女药仙不找,非找个男的!”青宸讥诮道,半分担忧和关心都没有。

“青宸,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吗?”灵汐看着他,凉意已经深至骨髓。

青宸愣了愣,慢半拍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他正欲开口,灵汐已经抢了先:“一个女人能有多少青春?我把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你,放弃一切陪你待在这仿若囚牢的天宫!千年感情你在外面胡闹了三百年,我说过你什么吗?凭什么跟我治疗的是个男药仙,你就要杀人……”

灵汐的话还没说完,青宸便用一记响亮的耳光打断了她。

这一耳光,打得灵汐懵了懵,连带着耳朵都嗡嗡作响。

“本帝君天天忙着处理天界琐事,还要防止魔族入侵,找女人逢场作戏解解闷怎么了?倒是你,你在宫里活得像金丝雀一样还不知足!”

“说了让你做孩子母亲,你却狠下杀手!各大帝君的夫人都是希望自己男人开枝散叶,你反而是希望本帝君断子绝孙吧!”

青宸恼羞成怒,拽着灵汐往牢房中冰冷的石床上拖。

灵汐的手腕被掐得青紫,后背也被那硬邦邦的石块硌得生疼。

青宸欺身而上,灵汐痛得两眼发黑,连瞳孔都开始涣散。

“我恨你。”

她终于,再也爱不动了……

30

那简短三个字,让青宸打了个寒颤。

但那一瞬间的心悸过后,便是更猛烈的怒气。

“长本事了,敢恨我?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的!”

青宸贯彻最深处,凶猛疯狂的激撞近乎施虐。

待这惩罚性的战役结束,青宸整理龙袍后大步离开。

“灵汐,你若再背叛我,我绝对会把你毁得一干二净!”

他的一句话,给灵汐的命运定了结局。

就算死,她也只能是他青宸的女人。

灵汐胸口一闷,喉间一片气血翻腾,直直喷出了一口乌血……

青宸,我若死了,你会有一丝丝难过吗?

灵汐意识昏沉地睡了过去,直到翌日清晨,牢房门外传来了阵阵杂乱的脚步声,她才醒了过来。

“娘娘,起来上路吧。”一个声音沙哑的侍卫走了进来。

灵汐揉了揉双眼,她现在看什么都是双重影。

“去哪?”她嘴里还是浓郁的血腥味。

“你去了就知道。”侍卫没有多说,直接拉着灵汐便往外走,动作还有些急促。

灵汐被这突然的大幅度动作带得又细细咳嗽起来,随后猛地一呛,布满枯草的地上又落下了暗红色的血。

侍卫有些不耐烦,直接拽着灵汐便外飞跃。

幽冥断崖。

凉风飕飕,阴气弥漫。

寸草不生,枯木参差。

灵汐被重重扔在地上,青灰石阶上,有着湿漉的青苔印,还有尚未融化的残雪。

她费力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看清这里是九重天上处置极刑犯人之地。

前面飞来一个裹得严实的青衣仙子。

“姐姐。”玉芙摘下面纱,面色淡然。

“玉芙,你儿子不是本宫杀的。”在这里见到她,灵汐有些意外,但还是虚弱解释。

玉芙闪了闪眼眸,然后轻咳一声:“我知道,可他跟你一样,都在挡我的路。”

灵汐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难道那孩子不是……”

“反正已经死无对证了。”玉芙挑了挑柳叶眉,看向灵汐的神情透着一丝审视,“倒是姐姐……你想痛不欲生活着,还是痛痛快快死去呢?”

灵汐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此刻听玉芙说这种话,情绪丝毫没有起伏。

“虎毒不食子,你会遭天谴的。”她替那个刚出生没几天的孩子感到不值。

“天谴我不感兴趣,但我可是很期待殿下亲手把你推下这幽冥断崖呢……”玉芙笑盈盈说着,眼眸中看不出什么情绪。

“崖底全是被流放驱逐于此蛮荒之地的六界死囚,不知姐姐落下去是直接魂飞魄散,还是被那些妖魔鬼怪吞入血嘴永无轮回呢?”

玉芙轻幽道出的话,让灵汐瞬间毛骨悚然。

“横竖是死,到时候就看姐姐造化了……”玉芙说完,朝着侍卫使了个眼色。

侍卫将玉芙绑在了断崖边枯木上,然后脱了身上的侍卫服,露出里面的死囚衣裳。

灵汐静静看着他们的举止,心中已经明了。

她正要艰难从地上爬起来,忽的听到一阵急促的风声由远及近。

神情凶狠的青宸只身御剑赶了过来,没有带一个天兵天将。

“灵汐,放了玉儿!”青宸低吼着,拔出了腰间的青龙噬魂剑。

灵汐怔了怔,青龙噬魂剑法力无边,凡人被伤直接魂飞魄散,神仙被伤更会仙根尽毁。

这个男人四百年未曾随身携带的噬魂剑,首次出鞘便是指向她这个发妻。

顿时,心如死灰。

这样的情形,她心有所料,却还是猝不及防。

旁边的死囚沙哑着声音开口:“东方帝君,只要您带足了法宝仙器,雪神仙君自然不会伤害玉妃娘娘!”

青宸愤恨地看着灵汐,七窍都在冒烟。

“你非要跟我走到这一步吗?”他怒声质问。

灵汐微微勾了勾唇角,神情透着一丝凄凉。

“我和玉芙,你选谁?”她笑着问道,无视他直指自己的泛着紫光的噬魂剑。

“灵汐,你平日胡闹我都忍了,但勾搭仙牢死囚越狱是要直接流放至蛮荒之地的,你给我放清醒点!”青宸黑沉着脸说道。

蛮荒之地?她现在不就正站在这蛮荒之地的入口吗……

灵汐往后退了一步,有种视死如归的释怀感。

“青宸,我不要你了。”她的声音被风吹散,在崖谷里传来阵阵回音。

青宸的心毫无防备地狠狠一颤,随即是前所未有的空荡感。

“成亲那天我们发誓……说要爱彼此到生命最后一秒,我做到了,可你呢?”

她肺里又翻涌上来一股沉闷感,连着咳出了几口血。

灵汐苦涩一笑,用冻红的手抹去唇上的乌血:“我找药神真的是看病,你怎么就不信呢?”

她没去看青宸的脸色,摇摇欲坠朝断崖边的玉芙走去。

“唔……”玉芙被仙术堵住了嘴,无助看着青宸。

灵汐眼神空洞地看着这个演技超群的女人,步步朝她走去。

“如果我说眼前这一切都是她串通死囚自导自演,那孩子也是她亲手……”

她抬手想用自身最后一丝微弱的仙力将玉芙嘴上的封印解除,让青宸亲口听听这个女人的解释。

“呲——!!”刀尖入肉的声音,震得林子里的鸟四处乱蹿。

灵汐低头看着胸口溢开的血花,还有那泛着紫光的青龙噬魂剑,凌乱的呼吸在空旷的崖边异常清晰。

“你……终究……还是不信我。”

她闭上眼,整个人直直往后仰,跌落了深不见底的幽冥断崖。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不见江山枉多情-主人公叫灵汐青宸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