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学习网
致力于研究小说分销等CPS广告的引流推广方法

男女主人公叫程诺傅晨熙的小说免费资源

婚意萌动之甜妻心尖宠

婚意萌动之甜妻心尖宠》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婚意萌动之甜妻心尖宠的作者是糖朵,男女主人公是程诺傅晨熙,最开端看这书的时候,文笔还行,但糖朵越写越有感觉,将自己的热血风格贯彻到底,写出了新意,婚意萌动之甜妻心尖宠最大的问题在于节奏有问题,从头燃到尾没停过,没啥起伏,看起来会比较累吧,假如要求如果不是太高,仍是可以看一看的,我看得倒是挺嗨皮的…主要讲述了:程诺被读懂心思,愣了一愣。发现这个男人总是能在她把话说得模棱两可的时候,不费神的猜到她在想什么。这种感觉偶尔有些依恋,却也讨厌。他抱着衣服进去后,程诺就靠在门边发呆,回忆着在这里有过的太多美好。这儿就……

婚意萌动之甜妻心尖宠免费阅读 第29章 谁说我断子绝孙了

程诺被读懂心思,愣了一愣。

发现这个男人总是能在她把话说得模棱两可的时候,不费神的猜到她在想什么。

这种感觉偶尔有些依恋,却也讨厌。

他抱着衣服进去后,程诺就靠在门边发呆,回忆着在这里有过的太多美好。

这儿就像是属于她的第二个避风港湾。

没过多久,卫生间传来了某人有些烦躁的声音:“程诺,怎么没干净的毛巾?”

被点名的她止不住的翻白眼,趁着他看不见,多翻几个,里面挂着的毛巾明明都是干净的,也不知道他哪只眼睛看见是脏的,真是让人皇帝似得伺候惯了。

程诺声音甜美脸色难看的对里面人开口:“等着,我去给你找新的。”

说着,就去柜子里翻了一条崭新的。

程诺想着等会说不定又要被他嫌弃没洗,她只能为难的拿着肥皂去洗衣台给他搓一搓。

洗衣台离卫生间还挺近。

在程诺打开水龙头,听到哗哗哗水声的傅晨熙,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他揉着头发的泡沫,对刚要拿肥皂无所顾忌搓帕子的她叮嘱道:“程诺,你是不是傻,没听见医生给你包扎伤口的时候说了这一个星期你的手都不能沾水吗?你是想两只手都废掉,让整个海城的人都来笑话我傅晨熙看上一个废人?”

程诺一手拿着帕子,一手拿着肥皂,在风中凌乱……

他好心的训斥反正她一句没听进去,目光都在他赤果,下身只围着一条毛巾的身上从上到下的游移。

胸肌,腹肌,人鱼线,果然完美!

程诺目瞪口呆的微微张着嘴,怪不得刚刚撞着还挺疼,看着就挺坚石更。

在他手一伸,从她手里把毛巾拿过去,门砰地一声关上。

程诺悻悻地摸了摸鼻尖,为自己没看过美男一样傻眼的表情感到尴尬,如果再来一次,她想她应该表现的淡定一点。

不过这位爷可真难伺候,又不是她闯进去的,至于一副防贼的小气样吗?

等他换洗完,出来依旧是那位闪闪发光,走哪儿,哪儿是一道靓丽风景线的高贵傅公子,主要还是有颜值,哪怕一声狼狈也是惹人心疼。

不像她,落难后,人人都巴不得踩一脚。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程诺卑躬屈膝的又扶着傅公子回去,就差一声皇上起驾!

她满脸讨好去泡了一杯果汁,端到傲娇脸的身前,谁想人家冷哼一声,不领情。

程诺忍了忍她暴躁的小脾气,笑眯眯说:“很好喝的,没添加任何化学物质。”

傅晨熙这才施舍的睨了眼:“打开。”

程诺想说他自己又不是没手,伤着那儿,怎么手还动不了了?

但不管怎么说,是她让他吃了苦头,所以只能老实巴交照着吩咐做:“您请。”

傅晨熙抿着吸管喝了一口,似乎味道让他还挺满意,皱着的眉心舒散开,瞅了眼俯首帖耳的程诺。

于是呼:“白眼狼,说说吧,这次又该怎么补偿我?”

程诺低着头,闷闷的咬着唇,很想问问他,什么叫白眼狼?

什么是又该怎么补偿他?

程诺犯嘀咕的道:“我不请你吃饭了吗?”

说着,她又瞅了眼那部位:“不说没事了吗?怎么还要补偿?你该不会骗我了呢吧?要不你把裤子脱了,还是抹点烫伤药什么的?免得真折了,我可赔不起!”

傅晨熙咬牙切齿的盯着说得起劲的她。

程诺感受到那道强烈不满的目光,装作没看到的东张西望。

想了一下,觉得还是有必要苦口婆心的劝劝:“您有事别憋着,要真不舒服,得说,不要因为害羞,祸害了后半辈子,您自己倒也没关系,关键是您娶了妻子,万一生活不协调怎么办?这不不协调的问题可就大了,耐得住寂寞,也就还好,这耐不住,您就要有点心理准备了。这抹药膏,总比头上抹点绿好,是吧?”

程诺一本正经的越说越远。

某人心中没完没了往上窜的火气也是压都压不住。

可偏偏她还浑然不知,起身还真就去拿了一盒烫伤药给他:“傅公子,来,用药擦擦,总不能放着你这么好的资源,浪费吧!以后咱还得祸害无知少女不是?”

傅晨熙被她的牙尖嘴利气的不轻,饶是他把脾气控制的再好,也没忍住。

他迈开修长的腿,步步向她逼近。

浑身散发着的危险气息让程诺后知后觉的大叫不妙!

然而晚了。

她步步认怂的后退,直到退到墙壁上退无可退。

他撑着墙壁,将她圈在中间,笑的一脸戏谑。

程诺担心一会他们进来,又看见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一幕,果断竖白旗认输。

“你不是挺能吗?你不是很会说吗?怎么这么快就求饶了?”傅晨熙邃黑的眼神意味不明时而冷魅时而暧昧的看着她:

“诺诺,我觉得你说的真没错,怎么能放着我这么好的资源,不用呢?”

程诺为自己的口无遮拦很想抽两个耳巴子,是啊,她咋就那么能呢?说之前也不看看眼前站的是哪只王八!都忘了,这只王八的脾气不好,逮着机会就咬。

程诺正懊恼不已,头顶上传来他冷淡的呵斥:“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程诺心虚的抬眼觑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几个意思?

更摸不准他那地方到底是伤着了还是没伤着?

正当她没抓住重点纠结,受伤的左手一痛,灵魂出窍的她魂儿一下也惊叫唤的疼了回来:“啊,啊哟,我错了,错了错了,傅晨熙,你给我松手!我是伤患!”

他邪气一笑:“错哪儿了?”

趁着他手上没使劲的空隙,

程诺松了口气的思索,试探的说:“哪儿都错了…?吧?”

那句不确定的吧?瞬间引来某人更大力的报复。

程诺小脸痛的皱成了包子:“啊,啊呀,你大…不不,不是,口误,我大爷,傅晨熙,你特么,我我不该让你断子绝孙,我错了错了还不成吗?”

傅晨熙似笑非笑的开口:“谁说我断子绝孙了?”

程诺皱着的脸顿时欣喜:“没坏啊!”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你想看的小说,都在微信公众号 “邻家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