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学习网
致力于研究小说分销等CPS广告的引流推广方法

小说《婚意萌动之甜妻心尖宠》章节目录阅读

婚意萌动之甜妻心尖宠

婚意萌动之甜妻心尖宠》小说介绍

你喜欢看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糖朵的一本新书《婚意萌动之甜妻心尖宠》,这本书的主角是程诺傅晨熙,情节描绘详尽,叙说平平安静,给人一种细水流长的感觉。其实许多爱情远不如细水流长来的长久,喜爱看这一类型婚意萌动之甜妻心尖宠的书友们不要错失~主要讲述了:程诺忧心忡忡回到狱室,就一直望着天花板发愣,等着傅晨熙口中那个送U盘的人过来。同狱室的姜梦灵见她魂不守舍的,喊了好几次,她才回过神。程诺困惑的看她。姜梦灵叹了口气:“程诺,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很不开心……

婚意萌动之甜妻心尖宠免费阅读 第6章 谁又会来给你主持公道

程诺忧心忡忡回到狱室,就一直望着天花板发愣,等着傅晨熙口中那个送U盘的人过来。

同狱室的姜梦灵见她魂不守舍的,喊了好几次,她才回过神。

程诺困惑的看她。

姜梦灵叹了口气:“程诺,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很不开心!”

程诺扯了扯干涸的嘴角,有些微微涩疼,她要怎么开心呢?如今,奶奶为了他们的事,整日以泪洗面的住在医院,无人照顾,父亲又落入了龙潭虎穴。

她从没想过,原本幸福安康的家,有一天也会经历这些磨难。

姜梦灵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也乐观的安慰了句:“程诺,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只要我们好好活着,就总有翻身的一天。”

程诺苦笑的点头,其实想想她跟自己的遭遇也差不多,听说她将她老公和小三捉尖在床,当时她气得失去了理智,把小三捅了好几刀子。

说实话,程诺心里挺羡慕她,她做的事,也称得上惊心动魄,如今,她却已经从那片阴云里走了出来,而且还可以把自己的过往当笑话讲给大家听。

当然,在她看,这么做并不值得,何苦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

没过多久,程诺再度被管教领了出去。

幽静的房间里正襟危坐的男人听到开门声,从文件中抬起头看她。

程诺一时显得局促,心想他应该就是那个送U盘的人。

男人扶了扶高挺鼻梁上的黑色眼眶,主动站起身介绍:“程小姐你好,我是这次受傅先生委托,代理有关这次你牵涉的一桩刑事案申诉的律师徐庭。”

说着,他递出他的名片,程诺拘谨的接过:“你好。”

他也没拐弯抹角的意思,简洁的阐明了他的来意,其一是转交一个视频,其二是还想再细致了解一下案发当天的情况,他让程诺先看视频,再详谈后面的事。

徐庭将存放在U盘里的视频点开,视频播放的画面是在人来人往的客运站。

但显然情况不简单。

只要稍稍注意,就能察觉到几个安全出口早部署好了比平时多几倍的特警,其中不乏还有身穿便衣的警察。

他们的目光也无一不锁定在人群里那个衣衫褴褛,浑身脏的像乞丐一样东张西望的中年男人身上。

程诺顺着他们的视线看见父亲的那一瞬,她简直不敢相信那是爱干净到吹毛求疵的老程,父亲诚惶诚恐,小心翼翼隐藏自己的样子让程诺看的心中很不是滋味。

尽管他将帽檐压的很低,可那些警察还是很快的能找到他的位置,仿佛是在他身上装了跟踪器,而父亲就如同一只用来实验的小白鼠,不管如何躲避都是徒劳。

随着画面跳转,程诺隐隐有了猜测。

父亲的事,像早有预谋,那么操控这一切的人,是谁呢?

杨美玲吗?

又或者是荧幕上与陆逸轩握手言好的小叔?

程诺目睹着言笑晏晏的两人,拳头不自觉的紧握,紧咬的唇齿间充满血腥。

她浑身止不住颤栗。

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小叔会跟陆逸轩狼狈为奸!

而视频中妍姿妖艳的杨美玲又岂能错过这么好的炫耀机会,她向来是最擅长火上浇油,回眸一笑的看了眼摄像头的地方,那样百媚生娇的笑在她唇边格外刺眼。

她得意的挽着陆逸轩,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小叔的一个手势下,所有警察也都蜂拥而至人群中躲躲藏藏的父亲。

父亲似乎也早预料到了自己的暴露,看情势不对,护着怀里的东西撒腿就跑。

程诺心下一跳,情不自禁的对画面中的父亲喊出了声:“爸爸…快跑!”

然而那句哽咽的快跑尾音还不曾落下,父亲就已经被那些人团团扼制住。

周围的行人让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都吓得纷纷退避三尺。

那些人粗鲁的拽着父亲衣领,将他死死摁在地上,生怕他激烈的挣扎会再跑掉。

实际上父亲所有的反抗都是为了保护怀里的东西。

但因为纠缠的过于激烈,大概所有人都没料到他会从斜式的电梯口滚下去。

那一瞬,程诺只觉脑袋嗡的一声,一片空白,泪水无声无息像断了线的珠子。

眼看父亲摔得头破血流还要强撑着去捡那些散落了一地的物件,程诺哭的更是泣不成声,而父亲还没来得及把东西捡回来,就再次让飞奔他过去的人摁倒在地。

他们为了防止父亲有再逃跑的企图,利落的往他手上铐了手铐。

父亲忧心忡忡的样子看起来很憔悴,他试图和那些强行要带他走的警察交流,但他们也是执行命令,又怎么可能去听一个逃跑囚犯的话。

人声嘈杂的客运站在父亲被浩浩荡荡一众人押上警车后,瞬时冷清不少。

地上那些父亲用命也要守护的东西让来来往往的人随意的踩踏过去。

程诺也终于看清那翻飞了一地,沾满泥泞的东西是什么。

原来是父亲记录她从出生到长大成人的点点滴滴,里面还有不少他们一家三口幸福生活在一起的合影。

撕心裂肺的痛深深攫住着程诺,连呼吸几乎都疼的噬骨钻心。

她却像被浇灌的混凝土一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被带走。

小叔潇洒转身的背影,仿佛他精心算计的那个人,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画面最后定格在杨美玲那张完全可以媲美当红女明星娇俏的脸上,她挑衅的对着镜头给了一个飞吻,唇角完美上扬的弧度,在程诺看来却是那么卑鄙虚伪。

她失声的笑了笑,眼泪模糊的看不清任何事物。

她知道父亲在忧心什么,更清楚父亲最后激动的和那些警察说了什么,虽然她根本听不见,但她依旧很清楚父亲对那些警察说的是:我女儿是被冤枉的。

他反反复复的重复我女儿是被冤枉的。

她是被冤枉的,他何尝又不是被冤枉的?

这个昼夜颠倒,黑白不分的世界,冤不冤枉,谁又会来给你主持公道!

思虑至此,程诺猛然抬起一双红肿的眼睛看向那个神秘的男人请来的律师,他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所以这个受他委托的律师应该也知道些什么?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你想看的小说,都在微信公众号 “邻家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