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三生三世离人殇-主人公叫司墨花曦的小说免费阅读

三生三世离人殇

小说:三生三世离人殇

作者:时生

主角:司墨花曦

类型:幻想

简介:花曦在和司墨的大婚之日上,她的鲜血足以染红整个九重天。是她爱着的这个男人亲手剔掉她的一根妖骨,不过是因为那个凡人的妖言惑语,他却当了真。是她太天真,对他付之真情,结果是什么?他把她困在诛仙柱上,不见天日。

三生三世离人殇免费阅读 第一章 剔骨剜心

华裳红帐之下,黑红两色锦袍交织在一处。

一声声压抑的呻吟从女子嘴边溢出,俊美如斯,面容清冷的男子眼眸充斥着欲望,他紧紧扣住她的雪白的胴体,在她身体里横冲直撞着……

墨色的长发铺满红绸,细白的柔荑紧紧攀在男子古铜色的背上,留下肉眼可见的红痕,眯眼轻喘,脸上的表情似欢愉似痛苦。

男子闷哼一声,将人揽的更紧,身下的动作越发凶猛,女子柔媚的娇喘声夹杂着男人的沙哑的粗喘从门缝里传出……

华帐轻摇,星河渐隐,墙角开了灵智的浮生花羞得焉成一团。

动静初歇,餍足的男子面上又恢复一副清冷的模样,她扯着他的衣角,眼中媚色未散,“你可喜欢我?”

他答非所问:“明日我会娶你。”

……

喉头血气翻涌,脑子里嗡嗡作响乱成一团,全是昨夜两人颠鸾倒凤的模样。

花曦不明白,为何只是一夜就变成如今这般境地。

被他亲手剔去一根妖骨!

她衣衫褴褛的躺在泛着寒意的地板上,雪白的背被血染遍,痛意一阵阵袭来,她脸色苍白,嘴角的笑越发苦涩,张口便吐出一口血。

大红色的嫁衣被血染的痕迹斑斑,她伸手拭去嘴角的鲜血,唇边勾起一抹勉强的笑,“司墨……还要继续下去吗?”

司墨的脸上没有丝毫波澜,一双眼眸深如古潭,泛不起丝毫涟漪,一片幽静里让人猜不透分毫。

他的嗓音沉稳,高高在上的看着伏在地上的女子,眼里没有一丝怜悯,“唤本尊虚华天尊。”

她忍不住讽刺的笑了,心痛的无以复加,眼角发红不肯改口,“司墨,今日可是我们的大婚之日,你却要将新嫁娘剔骨剜心……”

“你真的要因为这个凡人的一言就定我死罪?!”

今日是两人大婚之日,九重天重兵把守,可偏偏闯进一个凡人,言之凿凿的诬陷她蓄意伤人。

她笑的凄然,“司墨,我可以忍受他人伤我,欺我,骗我……但我忍不了平白受冤,我没有伤原簌,是她自己饮下我的血!”

魅的血带着毒煞,连寻常的神仙都不敢碰,她不明白原簌一个凡人究竟是哪来的胆子饮下她的血。

她伸手指向他身旁站着的白衣女子,白衣女子似乎被吓到,瑟缩在司墨身后。

原簌哭着摇头,“尊上,我没有……”

司墨神情不变的看了花曦一眼,眼底晦暗不明带了一丝警告的意味,她心头一跳,心里掩不住的悲怆。

他不信她……他竟然不信她!

“魅不死不灭,除非天道轮回,你放心,就是失些修为,死不了。”

“可是我会痛,司墨,我会痛……”

“本尊会封了你的五感。”

“这是你应得的。”

花曦顿时忘了反应,片刻后凄凉的笑了。

她是六界中唯一的魅。魅生来不死不灭,除非天道轮回。三千年来,她在荒芜之地流浪,被欺凌,被侮辱,活在死亡的边缘却始终不死。

直到遇见他,九重天上最尊贵最厉害的神仙,虚华天尊司墨。

那日,荒芜之地黄沙漫天,他踏云而来,伸手在她眼前,她留着一口气抬头看去,眼前的人面若暇玉,身后是荒芜之地的红霞,眉眼仿佛带着笑,她才知道原来世间真的有神仙。

自此她的脑子里就再也忘不了那个身影。

眼前的身影与那日的人重叠,花曦双眼渐渐含泪,“司墨,你当真不肯信我?当真要将我剔骨剜心?!”

司墨表情无波,嗓音依旧沉稳,“事实摆在眼前。”他的眼光落在身旁的白衣女子身上,停顿了片刻,缓言:“你是魅,煞气太重伤了原簌,这是你应得的。”

“我没有伤她!为何你就是不相信我?!”

“小七,这六界之内除了你没有其他人了。”

没有其他人?是,她是六界之内唯一的魅,魅本就不该留在这世间,是她太贪婪,竟然还奢望真的能像个普通人一样活着!

“原簌是吧!你可真厉害……竟然能让九重天的虚华天尊这般护着!”

原簌身子一抖,本来苍白的脸又白了一分,身子不稳靠在司墨身后只露出一双与她像极了的眼睛,似乎怕极了花眠,哭着道:“尊上,原簌只是一介凡人,怎么会饮下花曦姑娘的血,怎敢诬陷……”

终究是教化了百年的魅,虽然性子丝毫未改,他心底也隐隐生出一丝不忍,但……原簌是凡人,魅本就被六界所不容,若是被其他神仙知晓,小七她肯定会被永世囚禁在暗渊,永生不得见天日。

她伤了凡人,就该付出代价!

30

耳边的声音渐散,眼前的黑慢慢拢在一处。

听不见,看不见,身上的感觉也越发明显。

凡人中了魅的毒煞,唯一可解的法子就是将那人变成第二个魅。

花曦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熟悉的气息涌来,她听见他说了一句,“小七,不要怪我,我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而后顿了一下,“我既娶了你,从今日起你便是浮屠宫唯一的天妃。”

下一瞬,花曦所有的感官尽失,身子丝毫感觉不到痛意,脑子却越发清醒。

她能感觉到身上的妖骨被一根根抽离,霎时,血肉分离的声音响彻了浮屠宫。

但她却感觉不到一丝痛意,睁眼对上男人被她的血染红的双手,嘴角缓缓笑了,“司墨,你心里有过我吗?”

他手中浮动的妖骨闪着血光,将他的漆黑的眼眸映衬的一片血色,闻言只是一顿,继而嗓音沉稳,“本尊是虚华天尊。”

本尊是虚华天尊……

本尊是虚华天尊,怎么可能会对一个魅动情?

这句话像魔障一般萦绕在心头,花曦渐渐麻木,双眼失神,大红色的嫁衣浸在血水里缓缓浮动。

好想此刻就这样死了……死了就什么都不用管了。

即使五感尽失,感觉不到任何痛意,她还是仿佛能感觉到妖骨从血肉中抽离,修为一点点的流逝,绝望一丝丝漫上心头。

因为煞气极重,魅的妖骨与常人不同,白中带着妖冶的黑红,一般神仙都不敢去碰。

她看见男人的脸色也渐趋苍白,脸上却还是毫无波动,花曦勾着唇角笑的讽刺,“虚华天尊,果真是九重天最厉害的神仙。”

“哪怕亲手触及魅的煞气也能这般面不改色。”

她话中带刺,司墨手一顿,停在她胸口,缓缓抬头,湛黑的眸子映出她妖艳的笑靥,瞳孔巨缩,“小七,别这样看我。”

“那要怎样看?虚华天尊你告诉我。”花曦弯着眼,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你将我教出人样却又亲手毁了,这就是天尊你所谓的大爱?!”

司墨一时哑口无言。如古井般幽静无波的黑眸泛起一丝波澜,他张了张嘴,“小七……”

“别叫我小七!”花曦看着男人手中浮动的妖骨,笑的凄然,“花曦担不起这声!”

她闭了闭眼,“天尊快些动手吧……”

“小七,你在恨我?”

恨?那不是恨,她也没资格去恨,魅本就为世间所不容,她只是失望,六界之大,真的再无她的容身之处!

她看着司墨将她的妖骨送入凡人原簌体内,意识逐渐模糊,在眼眸将合之际,她看见虚弱无力靠在司墨身上的原簌睁开了眼,那双眼里没有一丝害怕……

30

花曦是疼醒的。

妖骨被抽离时虽然五感尽失没有任何感觉,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彻骨的痛!于她而言,妖骨抽离,就如同血肉被剥离,神魂被撕裂,锥心之痛不过如此。

“素曦娘娘,你总算是醒过来了。”

耳边响起一声清脆的嗓音,花曦侧头看过去,一个扎着双髻的小仙侍正端着东西进门,“素曦娘娘,这是尊上吩咐的药。”

花曦别过脸,半阖着眼,声音里带了一丝喑哑,“拿走。”

“素曦娘娘……”

“我不想喝。”,她掀起眼皮看了眼红的耀眼的喜帐,讥笑道:“我死不了,就不劳烦尊上将这些珍贵的东西花在我身上。”

一阵衣袍摩挲声,“先下去吧。”

花曦耳尖动了动,翻了个身背对着来人。

“尊上?!素曦娘娘不肯喝……”

“不喝?”司墨深邃的眼荡出一丝波澜,“她若是不喝,以后无论什么药都不必再送来。”

男人声音淡漠,却带着一股凉薄之感,小仙侍吓的身子一抖,将药递到花曦面前,“素曦娘娘,把药喝了吧……”

花曦像被触到痛脚,突然炸毛,猛的伸手将药掀翻,“我说,我不喝!”

瓷碗摔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小仙侍身子一抖就要跪下,却被一股力量拖住,男人声音淡然无波,“出去。”

花曦半侧着身子,手撑着被褥,脸被凌乱的发丝挡住,她勾了勾唇,“司墨,你何必再来假惺惺的对我好?”

“魅不死不灭是真的,但你若是不喝药,伤口便会一直痛着,你不是素来最怕疼吗?”

“疼?!虚华天尊也会在乎我的感受吗?”

她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疼着才好,疼着才能让我记着咱们九重天的虚华天尊是多无私的神仙。”

“那是你应得的,你伤了凡人便该付出代价。”

“司墨,你当真觉得是我伤了那个凡人?!”她抬头对上男人深邃幽暗的眼眸,怔愣了一下,“司墨,我在你心里就是这般不堪吗?”

“我为何要去伤一个手无寸铁的凡人?!”

她看见司墨眼神微闪,心头隐隐露出一丝欣喜,下一秒,心瞬间如跌入万丈深渊般,“小七,快千年了,你为何还是如此冥顽不灵?”

“六界之内,只有你是魅,那凡人不是你伤的,是何人?”

30

“就因为我是魅?”

花曦低声呢喃了几句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她此刻才觉得这千年来她克制体内的煞气,安安分分呆在九重天就为了让司墨真正相信她,不惜受尽万般折磨都是一个笑话!

天大的笑话!

她的笑声太过刺耳,司墨眉头微皱,眼底隐隐不悦,她对上他的眼,看见他眼底的不悦和嫌恶顿时顿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心尖上一阵阵尖锐的痛。

过去一千年了,可他看她眼底还是同千年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改变!哪怕两人已经做过世间最亲密的事!

他的眼光依旧很冷,浑身散发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冽之气,花曦突然就冷静了。

她不是一直都知道,司墨从来都是这个样子。

她却还奢望着哪天冷静自持的虚华天尊能因为她失了分寸,因为她收起浑身的棱角。

司墨一直不语,花曦笑了笑,又问了一遍,“就因为花曦是魅,所以连尊上也不相信我?”

司墨眸子一沉,脸上出现一丝波动,却没有反驳。

花曦撑着身子从榻上起身,缓缓抬起头对上男人无波的眼眸,弯唇,“生而为魅,本来就是个错。”

“我说的对吗?虚华天尊。”

“哪怕我在九重天呆了快千年年,在众神仙眼中我仍然是暴戾恣睢,乖戾狠绝的魅。”她顿了一下,直勾勾的盯着他,仿佛要看清他心里所想,“在你眼中也是这般,不是吗?”

不是这样的……

心底有个声音在不停的反驳她的话,司墨看着她眼底的寒意和一闪而过的阴鹜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花曦脸上的笑一点点消散,星眸也逐渐黯淡,她垂头,“尊上莫不是也在忌惮我?”

“所以哪怕我再克制体内的煞气,再傻乎乎的记着尊上的告诫,像昨日一般的情况再出现时,尊上还是会舍弃我,对吗?”

“我对尊上而言,只是一个移动的杀器。”

“尊上收留我,只是为了监视我对吗?”

花曦赤着脚下床,妖骨断裂处传来一阵阵锥心之痛,她疼的脸色发白,汗珠从额头滚落,脚步却未停,离司墨越近,脚下的每一寸都越像走在刀尖一般,尖锐的痛从四肢百骸渗入。

魅生来妖媚,一犟一笑,眼波流转间具是风情,她伸出细白的柔荑点上他的胸口,半眯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尊上说,对吗?”

沁人的香气扑鼻而来,司墨眸子微缩,倒退了几步,竟然生出几分不自在,微怒道:“小七!”

“嗯……”她应了声,仰头抬起小脸看他,舌尖在红唇掠过留下一层水蕴,星眸里染上一层水雾,她踮起脚尖,手搭上男人的肩膀,红唇离他的脸不过半寸,“尊上觉得,我美吗?”

眼前的娇躯离他不过寸尺之遥,馨香中仿佛参杂着魅毒,他有些愣神,小腹处也隐隐约约燃起一道火,朝着四肢百骸蔓延。

司墨顿时愣住。

手下的身体猛然紧绷,花曦眼底笑意一闪而过。

原来九重天上最厉害的神仙也逃不掉她生来所具的魅惑。

她更加放肆的伸手探入男人交叠的衣襟,指尖一点点挑开,眼眸始终看着男人错愕的脸……

30

良久,司墨的脸终于有了一丝波动,一张毫无破绽的淡然的脸瞬间瓦解龟裂,花曦只觉得身子一轻,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整个人便跌回了榻上。

脑子一阵晕眩,她甩了甩头看过去,余光只瞥到男人一抹一角,消失在门口身影疾步匆匆,略显狼狈。

背脊磕在床柱上传来一阵阵痛感,花曦脸色苍白,低头,额头的汗珠随着她的动作滴下,渗入红色的被褥里。

她埋头进去,被冰冷的触感激的浑身发颤,瞬间泪如涌泉。

她那么喜欢他,甘愿为了他放弃所有,可是……他对她,对旁人,两者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

——

一阵窸窣声响起,花曦茫然地抬起头,就见窗口背光立着一个身影,殿中的夜明珠被黑布罩住,明耀的月光却清清楚楚照出那人的轮廓。

司墨……他为何这时候会在这里?

她揉了揉眼睛,下一秒瞬间清醒了。窗口的男人身上的衣袍正被缓缓剥落,直到他仅着一件单衣,身上若有若无浮动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花曦本能的觉得不对劲,下意识的下床往门口跑,脚尖刚刚触及冰冷的地板就浑身一僵。

司墨对她施了定身术!她看着男人一步步走近,他的眉眼也越发清晰,眉宇间染上了一丝妖冶的气息,眸子始终低垂着。

浑身动弹不得,她眼睁睁的看着男人走近,心底隐隐的恐惧被无限放大,声音里控制不住的颤抖,“司墨,你想做什么?!”

男人在她脚边停下,花曦一抬头恰好对上男人红的妖艳的眸子,大脑霎时间一片空白。

血色瞳孔……

怎么可能?司墨是神,怎么可能会出现血色瞳孔?!

六界之内除了魅,只有魔的眼是血色……

周身的气息一瞬间变得阴冷起来,她是魅,向来不惧阴寒,此刻却觉得身上结了寒冰一般,冷的她瑟瑟发抖。

她愣愣的看着眼前这双妖冶的血色眼眸,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脸突然被一双手抚上,她一阵战栗,浑身寒毛倒立,神经顿时紧绷起来。男人的动作却越发温柔,冰冷的手慢悠悠拂过她的脸颊,“你怎么不乖呢?”

花曦听的云里雾里,眼前的男人身上的诡异之气越发浓厚,她强撑着意识,运气打破定身术,身子忍不住的往里瑟缩。

似乎感受到她的抗拒,男人身上的气息霎那间翻涌起来,一双血色的眸子泛起妖冶的红光。

“司墨,你怎么……”

话还未说完,她被男人猛地揪扯住头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栽倒在男人怀里,周身瞬间被陌生的气息入侵。

她惊叫出声,还来不及睁眼,便是一阵天旋地转,背脊抵在被褥上,顿时一阵刺痛。她痛的眼眶里的泪瞬间滚落。

男人似乎毫无所察。

她挣扎着起身,头却被人按住,她暗自运气,却发现她动不了分毫!

眼前一道黑影掠过,下一秒眼睛被一只冰冷滑腻的大手盖住,顿时眼前一片漆黑。

腰间覆上一只手,停留了片刻,那只手粗狂的撕扯开她的衣衫,衣物撕裂的声音乍响。

腿被男人压的发麻,背脊的伤口似乎被撕裂,她疼的皱眉,手握住男人的肩膀,焦急道:“司墨,你怎么了?”

“你为什么这么不乖?”

男人抬起头,血色的眸子里雾色翻涌,他靠在她耳边,喘着粗气,“你为什么总想着逃跑?!”

“我对你不好吗?!你是我的!知道吗?!你是我的!你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发丝都是我的,我绝对不允许你从我身边离开!”

身下猛的被人毫不留情的贯穿,她疼的眼泪横流。

她完全不知道司墨在说什么。

细腰被男人的大手箍住,他的动作粗鲁暴躁,大开大合,每一下都让她觉得灵魂都快被震出。

司墨只觉得内心极度狂躁不安,心底的恐惧一阵阵袭入脑海,无数画面闪现出来,他本能的索要她,仿佛只有沾染上她的气息他才能安心。

黄沙漫天的荒芜之地,他一个人走,金碧琉璃的大殿高台他一个坐……

不是这样的!不是!他不该是一个人!

他死死压住她,不顾身下人的哭求,一遍一遍将自己送进她体内。

“你是我的,你不能离开我!”

“我绝不允许!”

眼底的血色翻涌,他抓着她的头发强迫她看着他,“不准离开!否则,我会囚禁你,永远囚禁你!”

30

花曦神魂俱惊。

背脊,身下,头发……

她已经分不清是痛苦还是欢愉,身下的人毫不留情,不知餍足的索取。

眼泪肆无忌惮的从眼眶跑出来,她拽着手中的被褥,被男人压住的双腿不停的挣扎。

她不属于他。

哪怕再喜欢,她也是有独立思想,所有的事情,她愿意才能这样,谁也不该强迫得了她!

然而她的动作是以卵击石,更像是击溃男人脑子的最后一丝紧绷的弦。

他还留在她的体内,却突然停了下来,薄唇一寸寸靠近她的脸,“你怎么一点都不乖呢……”

“你为什么不乖?!”

“为什么要想着从我身边逃走!”

头发猛的被人揪住,花曦疼的眼泪瞬间流的更凶,她才知道,方才男人还留了几分力度,而此刻,他眼底的凶狠让她忍住心里惊惧。

他强迫她仰起头,抬起她的腿,变着法的折腾她,嘴里的呢喃从未停歇。

“你里里外外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

云雨初歇,星河渐隐。

司墨睁开眼,他才发现他瘫倒在她身上,而身下的人脸色苍白,脸颊还留着干涸的泪痕。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脑子一片混沌,他完全不记得他怎么会在这里,他记得他在殿中打坐,突然闻到一丝异香……然后,然后便在这里醒来了……

异香……

司墨眸子徒然聚起一道阴鹜,竟然有人敢在九重天上耍花样!

身下的人突然动了一下,司墨心底突然一惊,几乎颤着从她身上爬下,跌撞不稳的跪坐在床榻下。

脸上浮现一丝不知所措,司墨稳了下心神,有些发愣。

他竟然在内疚?!他为什么要内疚……

心底深处荡出一股不熟悉的情绪,这种感觉让他完全束手无策,他撑着起身,几乎跌撞着离开这里。

30

九重天微光和煦,仙鹤长鸣中花曦悠悠转醒,眼中的迷雾未散,呆滞的盯着头顶的红帐。

一片血色中仿佛看见那双骇人的眼睛。

司墨……昨夜的他似乎是入,入魔了?!

这个念头闯进脑海,花曦几乎想也未想就否定了,那可是虚化天尊,九重天上最尊贵,最厉害的神仙,万年来,唯一一个修至天尊的神仙,若是他心性不正怎么可能修炼到这般境地。

越想,她越想不通昨夜司墨到底是怎么了。

她动了动身子,只觉得浑身恍如被碾压过一般,酸痛难忍。

她侧着身子打算起来,手刚撑起,下一瞬,背脊传来的痛感顿时让她疼的龇牙咧嘴。瞬间跌回,她趴在榻上,半眯着眼,脸上的笑意渐渐敛起,“原簌……一个凡人,可能不清楚招惹了我会是什么下场!”

她向来有仇必报!

那日之后,司墨就不见了踪影,一开始,她松了口气,但随着日子一日日过去,心里越发想见他,哪怕他对她没有一丝感情。

九重天老不死的神仙之所以忌惮魅,不仅仅是因为魅的煞气,最重要的是魅惊人的恢复能力。

如此重的伤,不过几日,花曦便同没事人一般,照样活蹦乱跳。

只是胸口少了几根妖骨。

她如此安慰自己,不过是少了几根骨头,对于魅来说算不得什么。

花曦在浮屠宫万般打听还是没有司墨任何消息,仿佛这人凭空消失了一般。

她忘性大,这几日没见着司墨早就将心底的那些恨忘得一干二净,整日便盼着他能早点出现。

魅与天同寿,花曦想通了司墨对那凡人没什么心思之后也就对这事完全不在乎了。她活的太久,若是要恨,早就恨不过了。

她喜欢司墨,可他对她只有欲没有情,但是魅不死不灭,百年不行那就千年,千年不行便万年,总有一日她要让他喜欢上,心里眼里只有她,而不是为了所谓的大爱舍弃她……

浮屠宫宫门口有处小亭子,出入浮屠宫的神仙都会从这儿路过,花曦将半个身子藏在账幔后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司墨从外头回来,肯定会路过这儿,她在这守着总能守到他。

等了半个时辰,也没见着司墨的影子。

微风和煦,花曦盯得眼睛酸涩,眼皮直直往下垂,半个身子跌在地上,迷迷糊糊感觉到门口的空气突然一阵异动——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身后似乎还跟着黑压压的一群人。

花曦顿时惊醒了。

她几步蹦过去,眼神直直看向司墨,如往常一般似乎从未发生过什么,笑道:“司墨,你去哪了?”

司墨面色淡然,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的人眼神微闪,脑子不受控制的浮现多日前她在他身下承欢的模样,顿时呼吸乱了,“本尊去哪里还需要和你交代?”

身体里仿佛有什么突然狂躁起来,手不受控制的碰向眼前女子,他的大手落在花曦的毛绒绒的脑袋,声音变得低缓木然,“不逃了?”

30

这个语气花曦永远忘不了,昨夜他就是对着她这般说了一晚上……

她猛的抬头去看他的眼睛,对方的眼睛深邃幽暗,一片漆黑,她顿时松了口气。

司墨抿了抿唇,将手抽回。不是他的错觉,他的身体里真的好像突然有什么存在。

她看向司墨,男人表情依旧无波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他压下身体里那股不舒服的气息,居高临下的看着眼眶微红的花曦,声音漠然:“有些事做了便是做了,本尊有心护着你,但是你太让本尊失望了。”

花曦听得一片云雾,完全不知道他突然说是什么意思。

这时,男人身后传出一声冷哼。

接着响起一道阴阳怪气的嘲讽,“尊上这般纵容邪祟,现在伤了手无寸铁的凡人,是不是该给众仙一个交代?”

花曦蹙眉,顺着声音看过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怎么又是你?!”

九重天的老顽固容和神君,从她入九重天来就摆着一副清高模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本尊瞧不起你的味道。

只要她犯了错,容和准是第一个过来的。

花曦心底冷笑,面上看着容和弯唇笑了几声,“容和上神是听哪个说的?”

“怎么?自己干的事还怕人知道?”容和冷哼一声,走到花曦跟前,低着头又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斜睨着她,话却是对着司墨说的,“虚华天尊是不是该给众仙一个交代?”

他看向一脸淡然的男人,眼底闪过一丝讥笑,“尊上当初是如何说的?引魅向善,小神暂且不说她在九重天惹出多少事,就这回的事足够她在暗渊呆上一辈子!”

“尊上将这么个祸害养在身边,以往的事小神都可以不再计较,但这次决不能这般算了!”

容和身后一阵此起彼伏的应和声,他勾着嘴角,瞥了眼花曦,唇边的笑越发浓。

低贱的魅本来不该活着,竟然还上了九重天,玷污九重天的仙气,这回看虚华再怎么护她!

司墨垂着眸子,眼底幽深,暗波涌动,他转身看向容和淡淡道:“容和上神想如何?”

“按天规,九重天的神仙伤了凡人,触及性命的当打入暗渊,受极寒极炎之苦,钉于诛仙柱上五百年。”

“那凡人如今是死了?”

司墨面上还是一片淡然,嘴角微微下抿,勾出一抹凉薄的弧度,他的眼神落在容和身上,容和下意识的一惊,随之而来的是让他喘不过气的威压。

容和暗自运气迎了上去,余光瞥到其他神仙都像无事人一般。

虚华天尊竟然又精进了……

他压下心悸,“死是没死,但天规不可破,花曦伤了凡人就该付出代价。”

对他的不依不饶,司墨皱眉有些不悦,“本尊已经罚过了。”

“尊上说的是剔了她几根妖骨?”

容和看了眼站在司墨身后妖媚的女子,眼底闪过一丝恨意,“几根妖骨而已,对魅来说算不得是惩罚,况且这只能算对凡人有个交代。”

“若是不重罚,日后九重天的神仙都一个不小心伤了凡人,这事要开罪到谁身上?”

自从这祸害来了九重天,九重天就没一刻安稳,若是他继续放任魅肆意妄为,九重天的秩序就会被打乱,以后六界之内的妖魔如何能信服九重天!

容和掩下眼底的阴鹜,他身后一众神仙皆出声,他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虚华天尊,按天规,她伤及凡人的性命,凡人如今没死却成了半人半魅,又算个祸害……”

“如此,便将这魅,困于暗渊四百年。”

30

只要她一入暗渊,他就有把握让她一辈子出不来!

容和将话道明就低下头等着司墨的决定,司墨眼中幽深一片,看不出任何情绪。

站在他身后的花曦却能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慢慢变得冷冽。

花曦眨了眨眼,伸手摸了摸背脊,嘴角微扬,她很想知晓,如今在众仙威胁的这般情况下,司墨究竟会不会护着她。

九重天的天风从来都如春风拂面般温柔和煦,九重天一半的神仙都聚在浮屠宫门口,等着虚华天尊的决定。

良久,司墨转身对上花曦明净透彻的眼,瞳孔微缩,他想信她,可是天规摆在明处,那凡人的伤确实出自花曦。

他不是没有审问过那凡人,她却是闭口不说,一个劲的哭,求着他给她做主。

司墨第一回这么烦躁。

花曦看着他久久未言语,心底已经猜到了几分,眼底的星光渐渐消隐,下一瞬,耳边响起一声毫无波动的嗓音——

“内子触犯天规,该受天地极刑。”

花曦心沉到谷底,倒退了几步,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虚华天尊……可真是个无私的人。”

司墨敛眸,身后的手交扣在一处,青筋暴起,“花曦触犯天规,伤及凡人性命,即日起受以骨刑,钉于诛仙柱上九九八十一日,受极寒极炎之苦。”

容和脸上的笑意还来不及漫上就愣了一下,“尊上,区区八十一日……”

他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冷冽的嗓音,那声音里含着几分怒意。

“她欠下的,本尊来还,诸位满意了?”

她是他带来九重天的,如今犯了错,他替她受罚再合适不过。

容和猛地抬头,周围的神仙同他一样面上也是一副惊讶的模样。

虚华天尊竟然直接神识传音……

“天尊,你何必……”

“都回去,明日午时行刑,若是诸位不放心,明日便一同前往暗渊。”

“本尊乏了。”

司墨看了眼花曦,那一眼里各种情绪交织,花曦看的心里一怔。

一阵莲香从鼻尖拂过,面前已经没了司墨的身影。

花曦怔愣了片刻,容和上神缓步走到她跟前,离她几步之遥,“你千不该万不该,上了九重天。”

虚华天尊是九重天万年来唯一升至天尊的神仙,她最不该的是让天尊动了凡心!若是虚华就此断了前程……所以花曦决不能在虚华天尊身边再呆下去!

30

九重天星河九转,漫天繁星覆上星幕。

花曦披了袍子绕过回廊往司墨的寝殿走,和风拂过,露出一截白皙如玉的胴体。

融虚阁的门半掩着,司墨许是猜到她会来,花曦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伸手轻轻推开门。

山水屏风之后,司墨坐在蒲团上打坐。

身侧的窗户透出几点星光,男人的脸一半沐浴在光泽之下,一半隐在暗处,却出乎意料的邪冶魅惑。

花曦走近了几步,男人身上的魅惑之气似乎比她更浓。若是她生来没有魅毒,或许这方面还不比不了司墨。

男人面容清冷,她近身后仿佛毫无察觉,脸上没有一丝波动,花曦挪了几步,身子跪在他背后,伸手环抱着他的腰。

顿时感觉手下的身子一僵,她红唇微勾,凑近男人耳边吐气如兰,“司墨,我累了。”

好半响,司墨才睁开眼,幽深的黑眸深不见底,他伸手一寸寸扳开环在他腰上的柔荑,花曦顺从的松开,下一瞬,绕过男人的要直接勾住他的脖子。

整个人顺势跌进男人怀里,仰头挑衅般看着他。

司墨身子紧绷着,手下却没有任何动作。

花曦将头埋进男人怀里,手一寸寸掀开男人的衣襟,呢喃细语般道,“司墨,我累了……”

细白的柔荑从男人的胸口缓缓滑下,落在男人有力的小腹,手下的肌肤一跳,她抬起头笑出声,“又不是第一回,尊上为何还这般紧张?”

她动作未停,司墨黑眸里聚起一层阴暗,身上的衣袍尽数滑落,他掐了诀罩住浮屠宫,薄唇贴上花曦的耳朵,顺势咬了一口,“魅毒又犯了?”

花曦哼哼唧唧的应了几声,脸色潮红的钻进男人怀里。

司墨黑眸越发深沉,瞳孔中燃起一股妖冶的火光,他伸手握住身下人滑腻如脱壳鸡蛋般的玉腿。

翻身将人压在身下。

花曦眸中闪过一丝笑,弯腿扣住男人的腰。

司墨压抑着欲火,直到花曦眸子泛起一层水蕴才沉下身子。

花曦猛地弓腰,眼角滑下一滴泪,圆润的手指甲深深陷进男人背上。

司墨吃痛,低头吻上她的红唇。

司墨死死压住她,一遍一遍将自己送进她体内。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三生三世离人殇-主人公叫司墨花曦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