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学习网
致力于研究小说分销等CPS广告的引流推广方法

主人公叫阿纤洛少卿巫纤儿的小说哪里免费看

倾国女婢

倾国女婢》小说介绍

男女主人公是阿纤洛少卿巫纤儿的古代言情小说《倾国女婢》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月符星星十分给力,剧情跟大多数言情相似,却胜在文笔够好,描写细致。故事线很缓,不会有太多起伏,但也不至于枯燥,适合静下心来慢慢品读,所以推荐值四颗星。细致入微的感动,情话绵绵的甜蜜与羞涩的刻画深入人心,好看!主要讲述了:帝君召见纤儿,两人在卧龙殿之中谈话,纤儿对兰元昊恐吓她的事情只字未提。内务司走出卧龙殿后,帝君走到了纤儿的身前,看着她的容貌出神。纤儿微微低着头,并未再说任何话,她知道帝君的眼神里充满了对她的母妃深深……

倾国女婢免费阅读 第020章 双重身份的公主

帝君召见纤儿,两人在卧龙殿之中谈话,纤儿对兰元昊恐吓她的事情只字未提。内务司走出卧龙殿后,帝君走到了纤儿的身前,看着她的容貌出神。纤儿微微低着头,并未再说任何话,她知道帝君的眼神里充满了对她的母妃深深的思念。

当年的事情她知之甚少,但是高高在上的帝后难脱干系,要想扳倒一个位高权重的女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未来的路很远,纤儿从未想过退缩,只要她活着,就一定会查清当年所有的事情,还母妃和巫族公道!

“丫头,巫族可还好?”

“巫族好不好,陛下不是很明白么?”

纤儿没有正面回答帝君的问题,不卑不亢的语气让帝君心中五味杂陈,他确实明知故问,可他还是想从纤儿口中得知巫族的近况。纤儿看出了帝君的为难,这些年对巫族赶尽杀绝的人果然不是他,那会是帝后么?

帝君心中有些烦闷,便让纤儿先行告退,日后有事再传召。纤儿便没再多说什么,微微欠身,离开了卧龙殿。纤儿往宫门口的方向慢步走去,在宫门附近看见了焦急的洛少卿,只见他眉头微皱,来来回回的走着。

“少卿。”

“你去哪儿了,我等了你好久。”

洛少卿大步上前将纤儿抱在怀里,纤儿伸手拍了拍他的背,只说帝君召见她说了些话。洛少卿无奈的叹了口气,拉起纤儿的手,在手背上落下轻柔的吻。纤儿木讷的看着柔情似水的洛少卿,他的爱无可挑剔,若是有一天他们因为世仇被反对,不知他又会如何。

纤儿想起前几日她莫名其妙的从叶府离开,连声招呼都没和叶茗斐打,也不知大小姐有没有觉得她最近的行踪特别诡异。洛少卿见纤儿出神,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纤儿回过神,扯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纤儿放心,赐婚的事情我自会处理好。”

洛少卿以为纤儿走神是因为刚才帝君拒绝了赐婚的事情,纤儿没有过多解释什么,她心里清楚,她和洛少卿的情路有多么坎坷,也许洛少卿没遇见过她来得更好,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但愿洛少卿不会把这件事闹大。

纤儿借口要看陛下赐给自己的府邸,让洛少卿先行回到将军府,洛少卿并没有多想,转身和纤儿背对着,渐行渐远。纤儿来到叶府附近的小巷,恢复了叶府婢女的普通样子,她知道叶老爷正在等她自投罗网,她早就做好了虚心接受,死不悔改的准备。

“纤儿,你去哪儿了!”

“我……去师父那儿了。”

第一个发现纤儿回府的人是阿柔,叶老爷此刻貌似不在府中,让她暂时躲过一劫。阿柔拉着纤儿的手,带她去找叶茗斐,据说叶茗斐心情不太好,阿柔好言好语说了很久,却没有让她恢复如常。纤儿暗暗叹了口气,她大概能猜到叶茗斐为何烦恼,想必她已经知道了洛少卿求帝君赐婚的事情。

玻璃少女心啊,吧唧碎了一地。

纤儿来到闺房的时候,叶茗斐正在窗口前站着发呆,秀眉微蹙,嘴角都下弯了许多。纤儿无奈的来到叶茗斐的身边,从前她都知道如何去开导叶茗斐,可是这次,洛少卿求婚的人是她自己,如何劝得?纤儿沉默了片刻,缓缓抬起藕臂拍了拍叶茗斐瘦弱的肩,叶茗斐转身轻轻抱住了纤儿,微微啜泣着。

“洛哥哥有喜欢的人了……”

“大小姐别太悲观,帝君并没答应赐婚。”

“可是,他的心已经不属于我了!”

叶茗斐嘤嘤的哭声越来越明显,纤儿第一次见她这样伤心,乐天派的叶茗斐第一次在她怀里如此悲伤。纤儿伸手拍着叶茗斐的背,是她带给叶茗斐的这份悲伤,可她却无力劝慰。阿柔站在一旁,不知该做些什么。

在阿柔的眼里,洛少卿只不过是被狐狸精迷住了眼,说不定过几天就不了了之了。她觉得叶茗斐太杞人忧天,不过是个狐狸精就把她弄得跟霜打茄子似的,以后洛少卿要是三妻四妾了,她还不得跳楼啊?

“大小姐,洛将军许是一时冲动,男人都有年少轻狂时,况且男人三妻四妾也是常事。”

纤儿的话似乎有了些效果,叶茗斐的眼泪渐渐少了,阿柔叹了口气,大小姐总算平静许多了。叶茗斐问起了纤儿这几日的行踪,纤儿按照刚才对阿柔说得那样,只说找师父去了。叶茗斐并没有过多追问,因为纤儿从小到大都没欺骗过她,纤儿也因为叶茗斐这份无条件的信任,变得有些愧疚。

外面突然有人来传话,叶承天此刻在书房等着纤儿过去,纤儿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是又要挨骂了。叶茗斐担忧的看了看纤儿,打算与她一同前去,纤儿却轻轻摇了摇头,她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状态。

阿柔建议,不妨先让纤儿独自前去,若是老爷又要责罚纤儿,再前去帮忙也不迟。老爷若只是如寻常般交代纤儿一些琐事,劳师动众的过去反而不好,叶茗斐觉得阿柔说得有理,便让纤儿独自前去,纤儿点点头离开了。

“大小姐,你有没觉得,阿纤的背影和与迷惑洛将军的狐狸精有几分相似?”

“哪跟哪啊,竟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叶茗斐并未在意阿柔不经意的话,阿柔也确实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一时的看法。叶府谁不知纤儿相貌平平,随便一名女眷姿色都能甩她几条街,她怎会是那倾城美人?叶茗斐再次来到窗边,那个得了洛少卿真心的女人,真是让全抚城的少女们羡慕嫉妒恨。

纤儿来到了书房,顺手将门合上,叶承天负手而立沉默着。他越来越不知如何与纤儿进行沟通,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但他又不能什么都不说。这种心情,也只有向老感同身受,可那老头现在却还袖手旁观。

“公主和洛少卿是什么关系?”

“刻骨……铭心的关系。”

叶承天再次沉默了,他不会再劝诫,纤儿已经明白的道理多说无益。他只需要知道事情的进展,免得让他措手不及,帝后不可能同意他们在一起,爱情总得有些磨难,才会更加珍惜执手之人。叶承天叮嘱纤儿,帝后一定已经盯紧了她,以后必须更加谨言慎行!

纤儿点了点头,既然高调的出现了,就不能退缩。叶承天从书房暗格里取出一方丝帕,帕上用黑色的丝线绣着娟秀的字迹,那是巫婉心的遗物,当时就藏在纤儿襁褓之中。纤儿接过丝帕,鼻尖有些酸楚,她的母妃临终前所有的嘱托,都和她息息相关。

“公主应遵从意愿,放下仇恨。”

“即便我放下,帝后便会放过我么?”

叶承天虽无力反驳,但他仍旧希望纤儿能不掺和当年的事,纤儿向叶承天保证,只要帝后不再找她的麻烦,她愿意试着去放下仇恨。但是当年之事,她还是想查个水落石出,真相太重要,她至少不能让母妃蒙冤。

当年的事叶承天并不清楚具体情况,他只是知道帝君也是迫于无奈才下诏,当时朝廷内部各个党派相争,局势动荡。洛家的势力对于帝君来说举足轻重,他别无选择,江山和美人他必须做个选择。

“难道非要牺牲母妃,才能保全江山么?”

“朝廷和后宫,向来同气连枝,公主涉世未深,自是不懂其中的无可奈何。”

直到纤儿离开书房的时候,仍旧不明白牺牲女人为何可以挽救江山,现在她得去帝君赏赐的府邸。两种身份的感觉如履薄冰,若是叶茗斐有一天知道她就是兰纤儿,姐妹之情怕是保不住,这其中的取舍她还未想明白。

等她查清当年的事,若洛少卿还愿娶她,帝后不再极力反对,她会试着和叶茗斐沟通,得到她的祝福。纤儿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耳边隐约听见萧然的召唤,哥哥这时候找她,莫不是也为了洛少卿让帝君赐婚的事?

“哥哥,找纤儿有何事?”

“我再不找你,你就无法无天了。”

石桥之上,萧然假作愠怒的刮了刮纤儿的鼻头,他也是刚知道帝宫里发生的事。洛少卿求婚不足为奇,但纤儿在百官面前自报家门,就显得太草率任性了!萧然知道巫族和洛家的世仇让纤儿无法释怀,可长老都选择了隐世,而不是所谓的振兴家族,她又何必耿耿于怀?

萧然伸手揉了揉纤儿的头顶,她只执着于巫婉心的冤和巫族的没落,却没想过,也许趋于平静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当年的事再纠结也无法改变事实,巫族振兴也并非一朝一夕,贸然实行恐怕会适得其反,使巫族再陷困境。

“哥哥,纤儿有分寸,放心吧。”

纤儿扬起明媚的笑容,萧然无奈的看着蔚蓝的天空,如今这般让他如何放的了心?纤儿见萧然走神,柔声说了些软话,她的武功虽说不是天下第一,但也难逢对手,没那么容易着了帝后的道。况且目前一切太平,为何身边的人都总觉得她会出事?

萧然今日难得没有隐藏自己,身着一袭素雅青衣,长发高束,衣袂飘飘清新雅致。纤儿这才发觉,她的哥哥美色丝毫不亚于洛少卿,若不是他低调,定能吸粉无数。萧然见纤儿看着他出神,竟有些害羞,侧过脸轻咳了一声。

“哥哥真好看,纤儿都想嫁哥哥了。”

“好啊,跟哥哥回玉泉幻境成亲。”

纤儿调皮的笑着,萧然顺着她的意思说下去,无意中透露了巫族的如今的落脚处。纤儿疑惑的看着萧然,玉泉幻境是什么地方?萧然这才发觉,竟忘记对纤儿提起幻境之事,是他疏忽了。纤儿得知玉泉幻境的所在,充满了好奇之心,连忙央求萧然带她前去。

萧然看着纤儿抱着他的手臂撒娇,不是他不想带着纤儿回幻境,而是回去了再想出来就困难了。长老让他走出幻境,就是要他找到纤儿带回玉泉幻境,从此与世隔绝。他曾自私的想把纤儿骗回去,但纤儿若是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好到头了。

与其日后看纤儿绞尽脑汁想要逃出幻境,倒不如放她在这尘世间,了却她的心愿。只要纤儿一切安好,他都依着她。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你想看的小说,都在微信公众号 “邻家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