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爱你情深不可知-主人公叫姚文纤林牧宇的小说免费阅读

爱你情深不可知

小说:爱你情深不可知

作者:慕容倩儿

主角:姚文纤林牧宇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姚文纤爱林牧宇情深如许,他误她,伤她,恨她,不信她。如果我有天不爱你了,你一定要找我回来。君心不照沟渠,奈何爱你情深不可知。

爱你情深不可知免费阅读 第一章 要命还是子宫

“你们放开我!不要!”医院一间手术室里,一道尖锐且撕心的女声破空划过,在静谧的空间里显得尤为刺耳。

姚文纤微大着肚子被五花大绑在手术台上,医生手上冰冷的刀闪着寒光,让她恐惧心慌不已,因顾忌肚子里的孩子不敢太用力挣扎。

“牧宇,你究竟要做什么,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姚文纤挣脱不过,看见跟进来站在手术台旁边的林牧宇,希冀的目光看向他,声音几近哀求。

“不过是个野种罢了。”林牧宇扫了眼姚文纤,嘲讽的嗤了声,低头漫不经心的整理衣袖,神色厌恶,仿佛多看一眼都恶心。

林牧宇给医生使了个眼色,几个医生上前压住姚文纤挣扎的胳膊,将输液针头扎了进去。

姚文纤感受到寒凉的液体流进身体里,扑面而来的绝望使得她崩溃的大叫:“这真是你的孩子啊,你为什么不信我!”

林牧宇听到这话,想起什么目光一寒,狠狠盯着面容痛苦绝望的姚文纤,一字一顿地说:“为什么?你说为什么!那时候就是因为我信你,你就当着我的面将怀着孩子的嫣然推下山坡,害嫣然不仅失去孩子还失去生育能力,每天都过的那么痛苦!你竟然还敢跟我说信任!”

还有他的父母,也是被她父亲撞死的!

“你不过就是一个蛇蝎心肠的贱女人,想方设法的爬上我的床,以为怀上一个野种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姚文纤,当初我就应该把你也推下去,让你也尝尝嫣然的痛苦!”

林牧宇额头上的青筋四起,盯着姚文纤的目光恨不得杀了她,哪怕心底知道这孩子真的是他的,也不想承认!

不是!她根本就没有推顾嫣然,是她自己故意脚崴滚下去的!

姚文纤咬着唇无声流泪,很想大声解释,可林牧宇带狠的目光惊得她一时说不出话,只能不断摇头挣扎,被绑住的地方因挣扎而开始渗出点点血迹。

看着这样的姚文纤,压下心中莫名升起的点点心疼,林牧宇才感觉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肚子突来的疼痛让姚文纤回到眼前的状况,她隐约感觉到有一丝的不对劲,只觉得双腿粘稠。

流产!

一个词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姚文纤忍不住声音颤抖的哀求:“牧宇,我流血了,孩子不能有事,求求你放开我!”

主刀医生也看见姚文纤从大腿内侧流下来的血,他知道姚文纤的胎检情况,面色不变的说了句:“姚小姐怕是会流产。”

林牧宇暗暗一惊,虽然他本来就是打算拿掉这个孩子,但没想到姚文纤竟然会在这种关头动胎气导致流产。他一时有些愣然,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紧握的手泄露了他的犹豫。

没得到林牧宇的指示,主刀医生和手术室里的其他医生也没有动作,站在一边看着姚文纤大出血的模样无动于衷,显得格外冷漠。

姚文纤已经被突来的流产吓得更加恐惧,努力镇定慌乱的心神,伸手想去拉林牧宇,痛苦的脸上带着一丝希冀:“牧宇,你恨我也好,但是求求你顾及一下我们的孩子,这是我们的孩子,他……”

林牧宇被姚文纤的声音惊醒,他猛地退开两步离开床边,冷冷的打断她:“我们?这个词你配说吗!”

姚文纤拼命摇头:“牧宇,你恨我我理解,可孩子是无辜的,我求你,救救他……”

林牧宇嗤笑一声,讥讽十足的话语几近凉薄:“不过是你跟顾彦希的野种,今天本来也是打算拿掉他的,现在正好,流了就流了,难不成还要你生下来提醒我,你给我带绿帽子的事?不过——”

林牧宇话锋一转,看着死死挣扎的姚文纤冷漠开口:“倒是可以给你个选择,你是想要命还是想要子宫。”

30

林牧宇想到嫣然失去子宫后就一直没找到匹配合适的子宫,而经过漫长的六个月的匹配实验,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子宫。当初也是姚文纤害嫣然失去孩子和生育能力,放过她这么久,也是她该偿还的时候了!

林牧宇冷笑,听着姚文纤痛苦的声音不为所动,等着她做决定。

姚文纤痛的脸上没有半分血色,不知道是痛的之前打的麻醉药都没有效果还是现在还没有发挥药效。

“你什么意思?”待一阵疼痛稍稍过去,姚文纤已经渐渐虚脱,嘴唇无力的颤抖,不知道是不是麻醉药的药效来了,意识有些不清楚起来。

林牧宇居高临下地看着姚文纤,无视她下身大量的血迹,难得好心的解释了一遍,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冷漠而残忍的。

“你想要子宫,那我就不会让人救你。当然,这个孩子肯定要流掉;你要是想要命,我也可以答应,但要你的子宫来换。毕竟这是你欠嫣然的。”

姚文纤心慢慢冷了下去,林牧宇后面说的话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她还怀着他的孩子,他却想要拿她的子宫移植给顾嫣然!

“林牧宇!你有没有想过,你拿走我的子宫,孩子怎么办?我怎么办?没有子宫我再也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我跟你这么多年,难道还比不上顾嫣然一句没有证据的话吗!”

麻醉药的药性已经全部上来,姚文纤的意识渐渐流失,只能死死撑住盯着林牧宇,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可林牧宇接下来的话却将她最后一丝希望也打破——

“这些跟我有关么?”

“既然你不选,那我就替你选了。”林牧宇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主刀医生,余光冷漠的扫过姚文纤:“把孩子拿掉,记得别伤到子宫。”

“不!救孩子,只要你救孩子我什么都答应你,救孩子!”姚文纤来不及悲伤,只想求林牧宇先救下她的孩子,然而林牧宇不会如她所愿。

“晚了。”

姚文纤绝望的闭了闭眼,忍住眼泪哽咽地问:“林牧宇,如果你最先遇到的那个人是我,那你会爱上我吗?哪怕一瞬间一秒钟。”

哪怕是欺骗……

林牧宇准备转身离开的动作一停,心里划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却被他快速的压了下去,声音冷的就像是冰窖里发出来的一样:“你也配?”

你也配?这三个字就像冰锥一样扎在姚文纤的心口,冷的她浑身血液放佛都冰冻了起来。

姚文纤无声的落泪,心里悲凉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能绝望而麻木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是她爱了几年的男人,她可以为他放弃姚家公司的继承权,可以忍受他误会她害顾嫣然失去孩子和子宫后的冷漠嘲讽,甚至可以放弃自尊委屈求全在他身边,只为他不要相信顾嫣然故作天真,没有半点证据的话。相信孩子是他的,然而最后换来的还是心死。

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她!

想到这,姚文纤突然笑了,拼着最后的力气死死的盯着转身出去的林牧宇嘶吼:“林牧宇,你迟早会后悔的!会后悔的!”

林牧宇出去的脚步顿了顿,最后还是没回头,快步走了出去,背影竟有种仓皇而逃的感觉。

30

“砰!”

林牧宇关上门,站在手术室外面,脑海中却不断的浮现着刚才姚文纤的眼睛,那样绝望的目光就像是一根尖锐的针,落在了他的心头,扎的他生疼。

他十分讨厌这种感觉,他明明恨不得那个女人立刻死在他的面前,可是在看见她绝望的问他会不会爱上她的时候,为什么他的心会颤了一颤?

不!姚文纤这个女人那样歹毒,害嫣然失去了孩子,也失去了生育能力,她活该去死!他怎么能对这样歹毒的女人心软!

这样想着,林牧宇心里慌张不安的感觉才减轻了些。

林牧宇烦躁的甩了甩头,想到什么拿起电话去一旁打了个电话给助理,交代助理安排为顾嫣然做子宫移植手术的事,挂了电话后,他重新回到手术室前,皱了皱眉,在心里说服自己只是为了等姚文纤手术完,看她的子宫是否还能移植给顾嫣然。

仅此而已。

并不是担心她!

可即使他不断的在心里说服自己,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往手术室看去,眼中的担忧连他自己都没察觉。

两个小时过去,手术室的灯熄灭,林牧宇猛地站起,往前走了两步才猛然回神停住脚步。

主刀的医生走了出来,看见林牧宇还有些惊讶,见他看着自己面色不太好,压下那一丝惊讶说:“林总,孩子已经拿掉了,姚小姐的子宫完好。”

林牧宇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听见这话顿了顿,手不自觉的握了握,问了句:“她人呢?”

语气随意,仿佛只是想起来就问了的不经心。

主刀医生没察觉哪里不对,一板一眼的回答:“麻醉药药效还没过,姚小姐还没醒。”

拿掉孩子,本是他的意愿,这个孩子他也不想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医生说孩子真的没有了的时候,他的胸口却感觉被什么东西堵住了,闷得慌。

林牧宇没发话,主刀医生等了一会也不见他说话,正打算走的时候突然听见林牧宇开口:

“最短多久可以进行手术。”

主刀医生怔了怔,反应过来林牧宇是在问子宫移植的事,想了一下,才说:“不考虑其他因素,正常情况下,至少要等一年才可以进行移植手术。但是现在情况比较紧急,那也要等至少三个月时间,子宫完全康复以后才能做移植手术。具体还要看李医生的安排。”

他只负责这个手术,那个子宫移植的手术不是他的工作。

林牧宇点点头,看了眼手术室。

姚文纤还没出来。

林牧宇喉咙干涩,最后还是给主刀医生说了句:“让李医生尽快手术。”说完,他就转身走了,背影有些狼狈。

不考虑其他因素,正常情况要等一年,也就是说姚文纤本来需要一年时间恢复,但现在硬生生提前了九个月。只要她还活着,三月后就能进行手术,至于手术后姚文纤会怎样……

林牧宇呵了一声,忽略胸口闷痛的感觉,整理好情绪出了医院。

手术后姚文纤会怎样,他不关心也不会管!

姚文纤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不用医生告诉她,她已经感觉到活在自己身体里的小生命已经不在了。

孩子,没了。

姚文纤呆呆的流下泪,想起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开心到手足无措,急忙跟林牧宇分享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那个时候她就想,就算林牧宇现在真的不喜欢她也没关系,她已经有了他们的孩子,等孩子出生了,或许,林牧宇会对她的态度有所改观,也不会再总偏信顾嫣然,会对她好一点……

可是,这一切都没了,孩子没了,是林牧宇亲手毁掉他的,他怎么能这么狠心!

那是他们的孩子啊!他才五个月大,刚开始有胎动,他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她还没来得及听他叫一声妈妈,就什么都没了!

“啊——”姚文纤嘶吼出声。

昨天从手术室出来后就一直心烦气躁,今天也没有好点的林牧宇推了工作出去转转,不知道怎么就来了医院,想着来了就去看看姚文纤。

林牧宇在心里安慰自己,他只是担心姚文纤万一出事,好不容易跟嫣然匹配合适的子宫就没了。

可人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姚文纤撕心裂肺的声音,心下一慌,三步并作两步走进病房:“姚文纤!”

入眼的就是姚文纤惨白的毫无血色的脸,泪水满面被两个护士合力压着的场景。

姚文纤看见林牧宇,一时间几年来的委屈和失去孩子的仇恨一齐涌了上来,拼命挣扎着冲林牧宇嘶吼。

“林牧宇你怎么能那么狠心,那也是你的孩子啊!顾嫣然说的都是假的,你为什么不信我,明明一查就知道真假,你为什么不信!你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30

姚文纤声音已经喊得嘶哑,此刻心神俱裂,美丽的面庞早就被恨意充满,显得扭曲,看起来近乎癫狂。

林牧宇的脚步倏地一停,看见姚文纤的模样,呼吸一窒,胸口闷痛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连带着五脏六腑都疼了起来。

就算查出是假的又如何?姚父撞死他父母却是不争的事实!他一样恨她!

想到这里,才勉强压住那种疼痛,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他还那么小啊,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姚文纤昨天才动了手术,到现在还没有进食,体力渐渐不支,两个护士趁机给她打了镇定剂,等她彻底没了力气才松开她。

没了姚文纤的嘶喊,病房里安静下来,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一个小护士看了看姚文纤苍白无力的脸,尴尬的对林牧宇说:“这位先生,病人情绪不稳定,受不了刺激,您还是先出去等吧。”

她不认识林牧宇,不知道他们俩人是什么关系,但从姚文纤说的话里大概也能猜到些什么,别人家的事她不好干涉,只能在心下吐槽着林牧宇渣男。

林牧宇看了眼没了力气嘶喊,已经闭眼躺在床上的姚文纤,抿了抿唇,看出小护士对他有意见也没说什么,脚一抬,转身出去。

他心情复杂的站在门外,等两个护士出来,想起什么,问:“她吃过东西没?”

想起昨天强行带她来拿掉孩子,手术之后因为心情烦躁直接走了,也忘了让人来照顾她。

好歹,她现在还是他的妻子,一旦被外界知道对他影响不好。况且,还有嫣然在等着她的子宫,得让人好好照顾才行。

林牧宇在心里给自己找了理由才稍微稳定了心神。

“应该没有。”小护士想了想,确认除了林牧宇没人来过后,又肯定的说了句没有。

林牧宇点头,犹豫了一下,下楼去给姚文纤买了些粥,等到想拿进去给她的时候又犹豫了。

顾嫣然过来时就看见林牧宇提着食盒,在姚文纤的病房外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模样。本来在得知林牧宇强行让人拿掉姚文纤的孩子,她是很开心的,但现在这种心情慢慢阴沉下去,故作甜美天真姿态的面孔也扭曲了几分。

跟在顾嫣然身后的女佣悄悄离她远了点。

谁知道这位表面善良内心阴暗的不得了的主又要怎么整人。

过了好一会儿,顾嫣然才整理好表情,朝着林牧宇走去。

“牧宇哥哥!”身后传来甜美的女声,林牧宇转头看去,见是顾嫣然,微微皱了下眉,回过神迅速的将心头那一阵突然涌现的不喜甩去,快步迎上顾嫣然,温柔的语气跟昨天在手术室里对姚文纤的冰冷态度形成强烈的对比。

“你怎么过来了?”

说话的时候,林牧宇小心翼翼的扶住顾嫣然,就像是捧着心爱的宝贝一样,但语气中却夹杂了一丝显而易见的不耐。

顾嫣然笑容僵硬了一下,随即恢复,顺势抱住林牧宇的胳膊,收敛了笑容担忧的说:“我听说文纤姐姐昨天流产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林牧宇不悦的语气打断:“谁告诉你的。”

昨天的事他做了点小手段暂时不想让别人知晓,等时机到了,他自然会让人公布。

虽然没想瞒着,但顾嫣然也不该这么快就知道。

30

顾嫣然被林牧宇的语气吓住,松开了手,懵着说:“陈、陈助理。”

陈助理是林牧宇的助理,的确知道这件事。

林牧宇面色不悦,明显有些生气,顾嫣然忙解释道:“是我昨天没见到你,打你手机一直没接,担心你才问了陈助理。”

见他面色依然不好,顾嫣然瞥见他手里提着的食盒,定了定神,语气低落道:“牧宇哥哥生气了吗?我只是听说文纤姐姐突然流产,担心她就过来了,毕竟我也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

林牧宇听见顾嫣然低落的语气才发觉自己态度不对,忙解释自己是觉得她身体不好,不该操心这些事才有些生气。

顾嫣然大方的摇摇头:“嗯,我知道牧宇哥哥是为我好。文纤姐姐怎么样了?我想进去看看她。”

林牧宇张了张嘴,想起姚文纤看见他嘶喊的模样,心沉了沉,冷淡的说:“你去看看她吧,我在外面等你。”

他把粥递给顾嫣然,后者目光沉了沉,故意提高了声音说:“文纤姐姐刚没了孩子,牧宇哥哥再不喜欢文纤姐姐也好歹看看她嘛。”

看林牧宇皱眉看向她,顾嫣然吐了吐舌头,说:“好嘛好嘛,我知道牧宇哥哥还记着以前的事,但已经过去了,我都不生气了牧宇哥哥也别再生气了。”

林牧宇皱眉不是因为顾嫣然的话,而是因为顾嫣然的声音太大,怕吵醒了里面的人。

但顾嫣然提到她摔下山坡的事,林牧宇想起顾嫣然现在的身体情况,什么都没说只让她进去了。

病房里的姚文纤早就醒了,她一直没有睡,林牧宇和顾嫣然在外面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听到顾嫣然提起她的伤疤,姚文纤心里的恨意渐浓,坐起身冷眼看着顾嫣然带着女佣进来。

她为林牧宇放弃了自尊,不代表在顾嫣然面前会示弱服软。

顾嫣然一进来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将食盒随意丢在桌上,用一种看着恶心物品的目光打量着姚文纤,身后的女佣自进门开始就自动隐身。

“姚文纤,这就是你跟我斗的后果,还满意吗?”顾嫣然仿佛胜利者一样,高傲的站在床边。

姚文纤冷冷的看着她,也不说话。

“我劝你,还是放弃挣扎吧。这么多年了,我想要的东西什么时候没有得到过?我跟牧宇哥哥这么多年的相处,你以为就凭你几年的情分可以毁掉的么?哦,我忘了,也没有什么情分,毕竟……牧宇哥哥从来不信你,他那么恨你,连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想要!”

姚文纤眼神一厉,被戳到痛处,讥讽的开口:“顾嫣然,你以为你拿自己的孩子和生命做赌注让牧宇可怜你,就能安枕无忧了?要是让他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骗他,你以为他还会对你这么好?呵,做梦!”

“你!”顾嫣然扬起手,目光狠狠的瞪着姚文纤,却久久没打下去。

姚文纤这话戳中了顾嫣然的痛点,林牧宇最讨厌欺骗,而她恰好欺骗了他。

看着顾嫣然有些微变的脸色,本来身上没什么力气的姚文纤冷笑了出来,她斜看着顾嫣然,虽然脸色苍白,但属于姚家大小姐的高贵气质,和面容扭曲了的顾嫣然比起来,不知要强多少。

顾嫣然最讨厌的就是姚文纤这个模样,她跟林牧宇一起长大,他明明是别有目的的接近要姚文纤,结果最后却喜欢上了她。也许他自己不知道,身为旁观者的顾嫣然却是看的明白。

而她自己,不管最初的目的如何,后来也是真心实意的喜欢林牧宇。她陪伴了他十几年,最后竟比不过认识不到几年的姚文纤!

她怎么不甘心!

“呵,姚文纤,想激怒我打你好有证据在牧宇哥哥面前揭穿我?你太天真了!哦,你恐怕不知道,我没有失去子宫,那个孩子也不是牧宇哥哥的。不过现在这些也不重要了,反正那个孩子我也不想要,用它换你不好过,也值了。倒是你,自己的孩子被自己爱的人亲手杀死的感觉还好吗?”

“哎,姚文纤啊姚文纤,你说你非要跟我抢男人不说,还偏偏怀上了孩子,我能容忍你在牧宇哥哥身边到现在,已经是给你的恩赐了。我劝你,最好赶紧离开牧宇哥哥,说不定我还能看在过去的面子上,给你留点钱。反正现在牧宇哥哥也怀疑你跟顾总之间有奸情,你的孩子也没了,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看着姚文纤震惊的样子,顾嫣然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一种报复的快感让她非常愉悦,“姚文纤,这些都是你自找的。你以为你在牧宇哥哥身边就能怎么样?到头来,他还是信我不信你!现在变成这样,你开心吗?你不开心吧,可是我很开心。”

“孩子不是牧宇的?你骗我?!”姚文纤一直以为,林牧宇跟顾嫣然……“当时你说你有了牧宇的孩子,原来竟然是骗我的?!”

顾嫣然嗤笑一声,声音恨恨:“对呀。谁让那个时候牧宇哥哥对你那么痴情呢!我只好下了药,只可惜牧宇哥哥昏睡了一夜,我跟他没有发生关系。不过那又怎样,结果我很满意。只是可惜了,你的孩子比我的孩子可怜多了,他死在自己亲生父亲手里,也不知道——啊——”

她的话一而再再而三的戳姚文纤的伤口,得知真相又被顾嫣然刺激的姚文纤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直起身子死死掐住顾嫣然的脖子,只是力气还是太小,被顾嫣然狠命一推,竟从床上跌落,带翻了食盒。

30

林牧宇推门进来就看到姚文纤跌在地上,目光死死的瞪着一边被女佣扶着,捂着脖子咳嗽的顾嫣然,想爬起来又因为没有力气爬不起来。

顾嫣然看见林牧宇进来,想要上去踹姚文纤的动作一停,推开女佣扑进快步走过来的林牧宇怀里,委屈十足:“牧宇哥哥!文纤姐姐她……”

林牧宇脚步一顿,连他都没有察觉,自己进来的第一反应不是关心顾嫣然有没有事,而是担心姚文纤。

深邃的目光闪了闪,林牧宇没有去吼姚文纤,只是把顾嫣然从怀里拉出来,看着跌在地上的姚文纤皱了皱眉,还是没有上前扶起她。

“怎么了。”

顾嫣然看见林牧宇的反应,暗中咬了咬牙,目光一转,捂着脖子故作可怜的“解释”。

“我……可能是我提起文纤姐姐的伤心事,咳咳——文纤姐姐太激动了掐住了我……咳咳——本来我在想,我可以理解文纤姐姐的感受,能够安慰下她,没想到……对不起文纤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听见顾嫣然这样说,林牧宇不由得想起了那时姚文纤将顾嫣然推下山坡,害她失去了孩子还失去生育能力,一时间对姚文纤的什么复杂情绪都被他压了下去,只余下厌恶。

“姚文纤,你又发什么疯!”

听见林牧宇嫌恶的质问声,又想起刚刚听到的真相,姚文纤忍不住想替自己解释:“我没有!是她骗你!她一直都在骗你,那个流掉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她——”

“文纤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对牧宇哥哥真心真意,你怎么可以污蔑我的清白!我知道你是没了孩子伤心,可是也不该,也不该……文纤姐姐,即使当年你害我没了孩子,以后也不能生育,我也没有怪过你,可你不能这样污蔑我!牧宇哥哥,我……呜呜……”顾嫣然提高声音打断姚文纤的话,神情十分悲伤,最后竟然倒进林牧宇怀里低声哭了起来。

姚文纤见顾嫣然又开始哭,每每这样林牧宇都不会听自己解释,于是顾不得身体,她直直从地上扑向林牧宇,想将顾嫣然推出去。

“顾嫣然,你说谎!”

林牧宇被激怒,一脚踹倒朝他扑来的姚文纤:“姚文纤,你想死就直说!”

姚文纤撞上床,随即身子砸在地上,神情悲戚痛苦。

身上的痛哪里比得上心里的痛!

“文纤姐姐!牧宇哥哥你怎么能这样,文纤姐姐才刚失去孩子,心情不好偏激了点,你也要理解,不能这么对她。”顾嫣然推开林牧宇,想去拉姚文纤,却被林牧宇一把拉了回来。

但林牧宇没有看到的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顾嫣然给姚文纤送去一个挑衅的笑容。

姚文纤捂着胸口猛咳嗽,听见这话,又看见顾嫣然投过来挑衅眼神,恨意满腔。

“我不要你假好心,给我滚……咳咳——”

林牧宇看姚文纤狠命咳嗽的模样,心头不可自抑的动了动,后悔刚来的动作,可是在听见她的话后又不可抑制动了怒。“姚文纤,别以为你还有用处,我就不会要你的命!”

30

姚文纤不可置信的看向林牧宇,被他一脸嫌恶的表情刺激到了,紧紧盯着他咬牙没吭声。

顾嫣然察觉到什么,倏地看向林牧宇,见他眉目有松动的迹象,心沉了沉,故意往前走一步挡住姚文纤看林牧宇的视线。

“牧宇哥哥!文纤姐姐不是故意的……她那次也不是故意的,我、我可以原谅她的,你别生气了。”顾嫣然将声音放软,手怯怯的抓住林牧宇的衣角,一副善良软弱的模样。

姚文纤目光转到顾嫣然身上,对林牧宇可能会相信她的事已经不抱希望,听见这话也只是冷呵一声。

林牧宇眉眼一沉,怒气再度袭上心头,但看见这样的顾嫣然,想起那件事自己也有错,于是放缓了语气,手轻轻地拍打着她纤弱的肩膀低声说:“嫣然,你就是太过善良,她让你失去了孩子和生育能力,连命都差点没了,现在还污蔑你的清白,根本不值得你来同情!”

姚文纤扯了扯嘴角,这样的话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比这更狠的话也听过不下百次,应该早就习惯了,可是为什么还是心痛?

“牧宇哥哥,你别这样。”顾嫣然假意跺了跺脚,心里却十分受用林牧宇这样说。

林牧宇摸了摸顾嫣然的头,温柔的说:“好,我不说,回去休息吧,我给你找到了合适的子宫,三月后让李医生给你做手术。”

“真的?!那我以后还能为牧宇哥哥生孩子了?那个捐赠者是谁,我要好好感谢她!”顾嫣然惊喜万分,趁林牧宇不注意,瞥了眼僵住的姚文纤,勾了勾唇。

林牧宇听她问是谁,神情一敛,正准备移开话题就听见姚文纤带着恨意的声音说:“林牧宇,不可能!”

她才刚失去孩子,他就不管她的生死,不顾她的情绪要把她的子宫移植给顾嫣然!这个女人一直欺骗他,陷害自己,她怎么能!

姚文纤被刺激的失去理智,拼着最后的力气冲着林牧宇,却被他一把推在地,只能在地上痛苦的蜷缩着。

顾嫣然惊讶万分:“文纤姐姐,牧——”

林牧宇抬手阻止顾嫣然的话,冰冷的目光射向姚文纤,狠厉的落下一句:“由不得你,三月后的手术你必须做,这本来就是你欠嫣然的。”说完,他就拉着顾嫣然往外走。

“不可能,我绝不会把子宫给她!林牧宇,我当初瞎了眼才会不顾一切爱你!林牧宇,我恨你,我恨你——”身后的姚文纤声嘶力竭的喊着。

林牧宇心里一紧,心里慌张不安的感觉又来了,不顾顾嫣然吃痛的表情,扯着她快速往外走去,好像姚文纤的话是魔咒,只有离开她,他才能缓解不安。

姚文纤满心绝望的看着关上的门,喉咙已经喊到嘶哑,可无论她怎么喊,怎么解释,终究还是换不来林牧宇一丝丝的信任。

亏得她在知道真相的时候,满心考虑的还是他,害怕他会因为知道真相而痛苦。

喊累了,姚文纤蜷缩在地上,手慢慢的放在小腹上,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低低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绝望而无助。

如果这就是他想要的,那就给他好了。

爱了几年,还是什么都得不到,她已经累了,以后也不想和他再有什么牵扯了。

30

从病房里出来,林牧宇心里始终闷闷的,堵得慌,连顾嫣然吃痛,连连让他放手的声音都没有听到,等他回过神,已经扣住顾嫣然的手拉着她走到了医院楼下。

“抱歉,弄痛你了。”林牧宇歉意的看着顾嫣然。

顾嫣然咬了咬唇,心沉沉的,将姚文纤在心底骂了几百遍,面上却可怜兮兮的看着林牧宇说没事。

林牧宇显然也没多想,或者说,现在也没心思去关心顾嫣然的小情绪,她说了没事就当没事。

“嫣然,公司还有事,你先回去好好休息,过几天我让陈助理陪你来办手续。别多想,你安心在医院休养身体,我有空来看你。”说完又对跟着顾嫣然的女佣说:“送嫣然回去,好好照顾她。”

不等顾嫣然说话,林牧宇吩咐完就转身离开,顾嫣然没拦住,看着他急匆匆的背影,咬碎了牙。

“顾小姐,现在回去吗?”等看不到林牧宇的背影后,女佣忐忑着心问道。

顾嫣然横了一眼女佣,恶气满满地说:“没听见牧宇哥哥说了吗,回去!”

女佣低头应是。

顾嫣然愤恨的扫了眼姚文纤病房所在的方向,骂了声“贱人”,抬腿离开。

几天后,顾嫣然住进医院,林牧宇以公司事忙为由,一直没去看她,可到底是不是事忙,只有他自己知道。

再一次表示让林牧宇来陪她被拒之后,顾嫣然气的摔了手机。

她不是真的天真,以前就算林牧宇真的忙,也会抽时间跟她吃饭的。现在她住进医院,他反而不见踪影。明显就是躲避什么,如果不是避着她,就是避着姚文纤!

想到这一点,顾嫣然内心愤恨不已,恨得牙根痒痒,拿起来桌上的一个杯子就向着地面用力砸下去:“果真是贱人,都这样了还能跟我抢!”她恨不得现在就去撕了姚文纤。

女佣打算悄悄后退几步,以免殃及池鱼,还没动就被顾嫣然招过去。

“去,把给我动手术的医生找来。姚文纤,既然你非要挡我的路,也就别怪我心狠!”

女佣应声出去,假装没听到顾嫣然后面的话。

不多久,女佣领进来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进来,顾嫣然扫了眼医生胸前的吊牌,眼里快速闪过一抹阴狠,随即笑的如花一般明媚。

“你好,李医生。”

李医生点了点头,问:“手术安排在三月后,顾小姐是有什么疑问或者担忧吗?”

顾嫣然笑了笑,从桌子上拿出一张支票,拿在手里慢悠悠的转动:“是有些手术上的相关事宜要跟李医生说。不过不急,我们先说别的事,我听说李医生在外面欠了不少的债,要是这个月底再不还钱的话……”

李医生心神一紧,大概猜到顾嫣然后面会说什么。

果然,顾嫣然挑了挑眉,说:“李医生应该多少也清楚我跟姚文纤的关系,所以我想,李医生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你。”

30

利益摆在谁的眼前,都不可能不动心。

李医生明显也心动了,但还有些犹豫不决,迟疑的说:“顾小姐的意思我明白,但还是想知道顾小姐需要我做什么?我虽然现在急缺钱,可毕竟人命关天,希望您理解。”

顾嫣然嗤笑一声,对李医生这种动摇不已的态度嗤之以鼻。她见的人多了,嘴上这么说,谁知道心里怎么想的。

“李医生那么紧张干嘛,也不是多大的事,只要李医生把手术时间提前就行,越快越好,其他的事,自有我解决。”

李医生微微一顿,“可是姚小姐的身体……”

“李医生,你是医生,姚文纤的身体情况你最该清楚的不是么?”顾嫣然别有深意的看着他,后者抿了抿唇。

等女佣送走李医生后,顾嫣然才躺在病床上,面上甜美天真不在,有的尽是阴险,使得整张脸看起来扭曲可怕。

“姚文纤,我倒是要看看你的命究竟有多硬!”

……

黑夜笼罩着整个城市。

林牧宇独自坐在家里,一连半个多月的心绪不宁令他神色都憔悴了几分。

他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明明他恨姚文纤恨得牙痒痒,可自那天之后,只要他一闭上眼睛,眼前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姚文纤嘶喊着还她孩子的神情,她眼中的恨那么强烈,又是那样的痛苦无助,绝望凄厉。

整整几天,他都心神不安,尤其是今晚,总感觉有什么事会发生,心口有一块东西正在慢慢失去,变得空落。

林牧宇一阵烦躁,睡不着又不想睡,扯开领带,转身去打开了酒柜,开了瓶酒直接灌了下去。

在强烈的酒精刺激下,他才觉得神经慢慢的舒缓了一些。

喝完一瓶,想着明天答应了顾嫣然去医院看她,林牧宇压了压暴躁的情绪,丢开酒瓶上楼洗澡睡觉。

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今晚入睡的格外轻松,只是到了半夜,林牧宇忽然做了个梦。

梦里,他看见了姚文纤,看见她苍白着脸,还顶着一个大肚子在为他做早餐。

场景一变,又看见了躺在手术台上的她满脸痛苦的哀求他,她说:“牧宇,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

再一换,看见她浑身是血,满眼无望的流着泪,不停的跟他解释:“牧宇,求求你相信我,不是我推嫣然下去的,是她自己故意滚下去的,我没有……”

又一瞬间,姚文纤转过身,用沾了大量血的手指抚着他的脸庞,一字一顿的说:“林牧宇,你不是想要我的子宫吗?我这就给你!”

姚文纤的眼神绝望,滴落的血就像是针一样直直的落在林牧宇的心头,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尖锐的刀,塞进他手里,林牧宇来不及制止,就被姚文纤带着将刀插进了她的腹部。

“不要,文纤!”林牧宇十分害怕,用力想将手抽出来,可姚文纤力气很大,抓着他的手根本松不开。

“文纤,不要了,我不要你的子宫了,是我错了,文纤!”林牧宇看着姚文纤,语气软弱下来,眼眶觉得酸涩无比。

姚文纤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也听不到林牧宇的话,摁着他的手往下一划,大量血液从她腹部涌了出来,流在林牧宇的手上,在他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她自己伸手将血淋淋的子宫掏了出来。

林牧宇眼睁睁的看着姚文纤捧着子宫递到他眼前——不止是子宫,还有一个很小的蜷缩着的东西。

那是他和她的孩子!

30

林牧宇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心脏像被人捏着,痛的他佝偻着身子,仿佛承担着巨大的悲伤。

是他,是他亲手杀了这个孩子!

这一刻,林牧宇突然感到十分后悔。

如果没有车祸的事,如果他不偏心顾嫣然,不借着顾嫣然的由头打掉这个孩子来报复姚文纤,或许这个孩子可以很健康的出生,可以在长大后跟在他身后叫他爸爸,对他十分依赖,他也会渐渐喜欢上这个孩子,期待他的成长,或许还可以因为他,跟姚文纤慢慢和好,变回最初的样子,哪怕是带着目的——

可是没有如果,孩子已经被他亲手毁掉了,连姚文纤,似乎都要失去了。

好像是要印证林牧宇心里的想法一样,姚文纤浑身是血的盯着他,用绝望森然的声音对他说:“林牧宇,你我之间,从前也好,现在也罢,情分至此,以后我们互不相见,再无亏欠!”

“你敢!我不同意!”

林牧宇再次感觉到锥心般的疼痛,整个人惶恐不安的上前想拉住姚文纤,可伸出去的手根本没有触碰到任何东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姚文纤消失在他眼前。

“文纤!”林牧宇惊叫一声,猛然从噩梦中醒来,全身已经被汗水打透。

但林牧宇的心头还缠绕着梦里的惶恐,脑海中不断重复着姚文纤绝望凄厉的声音。

林牧宇猛烈的甩了甩头,试图让头脑清醒一些,但是梦中的画面一直盘旋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快速冲到洗手池前,狠狠的洗了一把脸,试图让自己变得更加清醒一些。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头还是说不出来的慌乱,低头一看手表,发现已经第二天早上七点。

想起今天要去医院看顾嫣然,林牧宇想到噩梦中姚文纤的样子,心中一紧,连忙穿好衣服赶往医院。

站在姚文纤病房的门外,林牧宇心里特别压抑,他忽然意识到,心里顾念的人不是顾嫣然,而是姚文纤!

林牧宇苦涩的笑了笑,想着姚文纤现在应该不会想见到他,于是抬脚往回走。

“牧宇哥哥,你过来了?”正当林牧宇转身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顾嫣然柔弱的声音。

林牧宇的眉头一蹙,看着身上穿着手术服,坐在轮椅上的顾嫣然,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像是已经完成了手术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了?”林牧宇皱着眉,向顾嫣然走去。

顾嫣然垂下眼,故作忧伤,语气很低落:“牧宇哥哥,本来想手术前就和你说的,昨天傍晚文纤姐姐突然大出血,没撑过来,所以李医生没办法只好提早了手术时间,我已经做完手术了。”她一边说,一边紧紧的抓住林牧宇的手,表情很是悲伤。

明明是温热的手,林牧宇却觉得一瞬间仿若坠入冰窖一样,一股股的凉意袭遍全身。

没撑过来,死了?

怎么可能,这半个月他虽然没来医院,可姚文纤的情况他一直知晓。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这么死了?不可能,姚文纤那样恶毒惜命的女人,怎么会就这样轻易死掉?

可心里的感觉再悲痛复杂,在顾嫣然面前,林牧宇还是努力平复着情绪,装作十分不在意的说:“死了就死了。”

林牧宇的语气不在意,声音却十分干涩,顾嫣然握紧了手,指甲陷进肉里的疼痛都没让她回过神。

这哪是不在意!分明是十分在意却不自知!

而走廊里离他们最近的一间病房里,姚文纤靠在门缝边的墙上,听到林牧宇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心刹那间疼了起来,眼睛却留不下一滴泪。

如果不是昨天晚上顾彦希偶然听到顾嫣然和医生的对话,此刻的姚文纤的确已经死了。

她没有大出血,但子宫还是被摘走了。

但即使顾彦希救了她,告诉她顾嫣然的计划,她还是想冒着风险留在医院,因为……哪怕已经对林牧宇不抱任何希望,她还是想知道,在他知道她的死讯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但是结果,令她失望透顶。

死了就死了。

呵,原来在林牧宇的心里,她姚文纤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人,不,或许对他来说,没有了能利用的地方,她还不如没有的好。

顾彦希心疼的揽住姚文纤的肩膀,将门关紧。

“彦希,他根本不在乎我。”姚文纤失落的声音低低响起。

“没事,有我在。你刚动过手术,还不能乱动,赶紧去休息一会,我马上带你离开医院,离开这里。”顾彦希轻柔的说。

要不是他早来一步,在医生动手前救了她,他都难以想象后果!

姚文纤没应,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任顾彦希把她抱到床上休息。

外面的声音渐渐消失,顾彦希陪着姚文纤在病房里又呆了很久,才带她离开房间。

坐在轮椅上,上电梯前,姚文纤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空空如也的走廊。

为什么即使这样,她对他那么失望,那么怨恨,内心深处还是带着不舍?

30

离开医院后,顾彦希准备开车先带姚文纤去吃点东西,换身衣服。

姚文纤坐在车上,忽而开口对顾彦希说:“彦希,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就没命了。”

“谢什么?你小时候不是也救过我?要谢,就谢老天爷,关键时刻遇上我。”

顾彦希和顾嫣然虽然是一个姓,但不是兄妹,顾彦希是顾家独子,和姚家曾是合作伙伴,姚文纤和顾彦希从小就认识,但两家关系一般,并不十分亲密,不过也不妨碍姚文纤和顾彦希的关系。

小时候顾彦希出了意外,被路过的姚文纤帮了一把,算不上是救,但顾彦希一直记着这个恩情,不过就算没记着,他也会救姚文纤,毕竟他对她不止是朋友的想法那么简单。

想到顾彦希说的救命之恩,姚文纤笑了一下,而后又想到顾嫣然说她死了,但她没死,人在这里,如果林牧宇要去看尸体……呵,是她想多了,他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哪里又会特意去看她的尸体。

想到这,姚文纤的心情又低落下来。

不过这事的确是姚文纤想多了,顾嫣然既然做了,即使出了意外,也会想办法瞒住。何况还有不想她跟林牧宇再多纠缠的顾彦希看着,所以尸体这个事,姚文纤根本不用担心。

“我带你先去吃点东西,去我那边休息一会,等你身体好点我们就离开这里,我已经定了机票去国外,你现在的身子还需要好好修养,我在那边有朋友是医生,医疗条件会比这里好很多。”

“国外?算了吧,这里挺好的,为什么要去国外。”听见要离开这里去国外,姚文纤皱着眉摇头,不同意顾彦希的做法。

顾彦希听了,将车停在路边,然后抓住姚文纤的手:“文纤,跟我走吧,离开这里去国外,到那边,我们重新开始!”

我们?姚文纤一惊,对上顾彦希满含情意的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顾彦希对自己有这种心思,她只把他当成弟弟……

没错,顾彦希小姚文纤几个月,所以姚文纤对他总格外的宽容。

“彦希,你误会了,我虽然同意跟你离开,但我并没有打算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姚文纤抽出手,避开顾彦希的眼神。

她爱林牧宇,哪怕现在被他伤透了心也还是舍不得他,心里还有他,所以不管是谁,她都不想再重新开始一段感情了。

“难不成你还爱着林牧宇?文纤,你醒醒吧,他可是亲手毁掉了你的孩子,还想把你的子宫拿走给那个女人,甚至害你差点没命!”顾彦希抓住姚文纤的肩膀忍不住怒吼。

姚文纤心里苦涩,却没有吭声。

她醒过来时就看见了顾彦希,经过顾彦希她才知道一切,可顾彦希虽救了她,但没来得及保住她的子宫,她的腹部上新添了一条手术后的刀痕,正是子宫离开她的证明。

她没了子宫了,彻底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见姚文纤不说话,顾彦希以为自己说中了,愤然的甩手,吼道:“姚文纤,他都这样对你了,你要是还想跟他在一起,只能是我眼瞎了才救了你!”

姚文纤知道他是气极了才会说这种话,想了想,望着顾彦希的眼神,她幽幽的叹口气,良久才说:“好,我去国外,但养好身体我还是想回来。”

顾彦希松了口气,不管她之后要不要回来,同意了去国外就好,之后的事再定。

“不过,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姚文纤低下头,长发落下,遮挡住了神色。

“只要不是想去见林牧宇或者帮他什么的事,我都愿意帮。”

“我想请你帮我……”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爱你情深不可知-主人公叫姚文纤林牧宇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