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唯愿今生不相识-主人公叫许青烟楚临的小说免费阅读

唯愿今生不相识

小说:唯愿今生不相识

作者:冬眠的羊

主角:许青烟楚临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许青烟,朕娶你,不过是为了稳住你爹那个老匹夫。”楚临笑着递给她一碗毒药,见血封喉:“而今,柔儿回到朕的身边,你这个皇后,也该退位让贤了。”亲眼见到最亲的人,身首异处,许家一百余口,因为她的一意孤行,死无葬身之地。如果能选择,许青烟只愿来生再不遇见楚临。

唯愿今生不相识免费阅读 第1章 滴血认亲

椒房殿内,楚临怒目,声音冰凉无一丝温度:“许青烟,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啪——

鲜红的掌印落在许青烟的脸上,她的嘴角溢出鲜血。

她看着碗中两滴不相容的血液,震惊的摔坐在地:“不可能,父子之血怎么可能不相融,弄错了,肯定弄错了!”

楚临盯着她慌乱的样子,嘴角却勾起嘲笑:“时至今日,你还要在朕面前演戏?”

楚临掐住她的脖子,心底怒意翻涌,恨不得就此了结许青烟的性命:“像你这种女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当年你让你爹联合朝中大臣,就为了逼朕娶你。而今,为了保住皇后之位,竟然与人苟合,真让朕恶心!”

“不是的,皇上,绝对是搞错了,臣妾求您,再滴血认亲一次,臣妾求您了!”

许青烟卑微的哀求,并没有让楚临改变心意,他言语冰冷:“来人啊,将那个孽种推出去斩了!”

侍卫鱼贯而入,把一旁那个四五岁的孩子拖出去。

许青烟奋力挣扎,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被带走:“皇上,不要,不要……”

楚临将她摔在地上,满脸的不耐烦:“朕绝不允许一个野种出现在朕的面前!”

“柔妃娘娘到——”

许青烟就像是看到了救星,爬到江柔的脚边,拉住她的裙摆:“柔妹妹,皇上要杀太子,你帮帮我,你快点跟皇上说,嘉儿是他的儿子。”

“皇上自登基以来,操劳国事,损了身子,一直在喝药调养,近段时间才略微好些,姐姐怎么可能会怀上龙嗣,除非……”

许青烟很震惊,怎么可能?皇帝暂时丧失生育能力这么大的事情,她怎么会一丁点风声都不知道?而且,即便是这样,她自始至终都只有楚临一个男人,嘉儿就是她和楚临的孩子。

“不是说已经略有恢复,臣妾的孩子,可能就是这么……”

“贱人!”

又是狠狠地一巴掌,楚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咬牙道:“许青烟,你还想演到什么时候?!淫乱后宫,死不足惜!”

楚临的眼角看到被侍卫拉着的孩子,丝毫都没有犹豫的冲过去,当着许青烟的面,抓着孩子的头狠狠地往柱子上撞过去。

血,满地的鲜血。

“啊——”

许青烟的脑中“轰”的一声,觉得什么东西倒塌了一般,爬到孩子的身边,双手颤抖的把她的孩子抱起来。

“嘉儿,娘亲在这儿,你睁开眼看看娘亲……”

她明明清楚的记得,就在今天早上,嘉儿还活蹦乱跳的,叫她娘亲,可是现在……

鲜血染红了楚嘉的衣裳,也染红了许青烟的双眼。

她突然抬头直视楚临的双眼,嘴角冒出一丝冷笑:“皇上,虎毒尚不食子,你这么做,不怕报应吗?”

“皇上,您日理万机,就不再为这种小事烦恼了。”江柔的眼中都是善解人意的笑容,“姐姐刚刚经历丧子之痛,精神未免恍惚,说出些大逆不道的话,还请皇上不要放在心上,绕过姐姐。”

“大逆不道?”许青烟的话中都是鄙夷,“事到如今,我们的皇上连几句实话都听不得了吗?”

30

“许、青、烟!”楚临恶狠狠地喊着她的名字,声音寒凉无情,“朕看你这个皇后是当腻了!”

说完,他目光扫向一旁的内侍:“给朕拿纸笔来,朕立刻写废后诏书,废了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这一次,侍卫将许青烟给团团围住。

寒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刀口对着她的脖子,许青烟抱着自己的孩子,慢慢的站起来,倔强的走到寝殿中央,端起那碗滴有楚临和楚嘉血液的水,猛地摔在了地上,“不管臣妾说什么,您都不相信这个孩子是你的骨血,对吗?”

她的目光苍凉,悲愤从身上的每一个角落溢出来。

是她傻,傻傻的相信了这个男人,既然没有生育能力,她怀孕时的悉心照料是什么呢?和她一起期待,这个孩子降生时的满心欢喜,又是什么呢?

只怕,这一切,自始至终就是一场骗局。

“呵,好一个滴血认亲。”许青烟突然大笑起来,神情有些癫狂,“不就是要我的皇后之位吗?我给你!”

楚临本该毫不迟疑的写下废后诏书,可是看到许青烟悲怆的笑容,和怀中已经鲜血淋淋的孩子,他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烦躁的把笔丢在一边。

就在这时,一只秀手出现,收起了那份空白的圣旨,“一日夫妻百日恩,姐姐只是一时糊涂,皇上莫要如此绝情。再者,姐姐是摄政王唯一的孩子,您就这么废了,摄政王那儿不好交代,江山社稷为重啊,皇上!”

等确定楚临离开椒房殿之后,江柔带着一抹得意的微笑,把空白圣旨打开看了又看:“差一点,差一点姐姐你的皇后之位,就保不住了呢!”

宫中的丫鬟已经将御医请来,许青烟抱着孩子,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救他,求求你,一定要救他。”

江柔讨厌这种被人无视的滋味,冰冷的手抓住了许青烟的手腕:“许青烟,一个孽种,你还救他干什么?!”

许青烟毫不犹豫的甩开了她的手,“你给我闭嘴!嘉儿是我的孩子,嘉儿是我和皇上的孩子……”

“哈哈哈……姐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时至今日,还能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江柔一副小人得势的模样,“若不是许家权势滔天,你以为皇上会娶你这个女人?你也不想想,他那么厌恶你,怎么可能会跟你上床。那些男人,都是他亲自找来,穿着龙袍,夜夜爬进你的寝殿,与你颠倒龙凤。”

许青烟听到江柔的话,一脸震惊的看着她。她感觉到空气中冰冷的气息将她团团围住,无论她多想否认,无论她多想说这是假的,却始终无能为力。

江柔看到这一切,笑容越发的明艳,凑到许青烟的耳边,冷笑道:“是不是觉得很痛苦?是不是觉得一颗心都快要撕碎了?我就喜欢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因为你越痛苦,我才越快乐,这就是你的报应,你和你们许家,都应该下地狱!”

许青烟紧紧的抱住楚嘉,就像是抱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不会的,嘉儿和皇上长得那么像,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孩子,不会的,一定弄错了,错了……”

30

江柔讨厌许青烟这种自欺欺人的模样,伸手揪住了她的头发,咬牙道:“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许青烟看着江柔面目狰狞的样子,艰难的开口:“柔儿,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恨我?”

“为什么?你怎么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楚临根本不喜欢你,他喜欢的人是我,而你,让你爹联合朝中大臣逼迫他娶你,你让我们相爱而不能在一起,你让我们只能在暗中相会。那时候,我就开始恨你,恨你拆散我们,所以,我绝不会让你好过!”

许青烟这才明白过来,绝望的问道:“是你?你和他……”

“是啊,皇上和我谋划了这么多年,等的就是这一天。如今,你爹在朝堂上的权利已经被架空,而你又背上淫乱后宫的罪名,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保住你的皇后之位?而我,将取而代之,当上楚国的皇后,陪着楚临,看着这大好河山!”

江柔哈哈大笑,只觉得不吐不快,除掉许青烟这块绊脚石,就再也没有任何人能阻拦她嫁给楚临。

躺在床上的孩子突然“哇哇”大哭,御医将银针收起,恭敬的跪下:“小皇子脑部受损,如今能醒来已经是万幸,即便恢复,往后只怕心智亦不如常人。”

“心智不如常人?那不就是个傻子!”

江柔鄙夷的目光刺痛了许青烟的心,面对重重打击,许青烟再也无法顾及别的东西,歇斯底里的尖叫:“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们!”

江柔一脸的不屑,修剪漂亮的指甲在许青烟的脸颊划过,冷笑道:“杀了我?你做得到吗?皇宫上下都知道皇上已经动了废后的念头,而我是皇上最疼爱的妃子,你以为,他们还会听你的?我劝你,还是好好的想想,你和你的傻儿子,今后应该怎么在这后宫生存下去。”

身后传来脚步声,江柔看见皇帝去而复返,原本掐着许青烟脖子的手,突然放开,故意摔倒在地上。

“许青烟,你在干什么!!”

楚临将江柔抱在怀里,温柔的检查她是否受伤。

甜蜜的,就像是对着当初怀孕的许青烟。这一幕刺痛了许青烟的心,她踉跄的走到床边,抱着孩子,冷笑:“呵,事已至此,我还能干什么呢?”

明明成亲的时候,楚临说爱她,说了那么多美好的未来。她信了,傻傻的陪他披荆斩棘登上皇位,帮他扫清一切障碍。

可最后,江柔却说,这一切都是假的。

从那以后,椒房殿被重兵把守,就像是一个修建精美的牢笼。

“许青烟,你不去看着你的傻儿子,坐在地上做什么?难不成,你和那个野种一样,也傻了?!”

看着江柔的虚情假意,许青烟简直对她恨之入骨,她挣扎着朝江柔跑了过去,大吼道:“你这个贱人,都是你,是你害了我的孩子,我要杀了你!”

江柔并没有闪躲,反而还故意往前凑了凑,许青烟用全身的力气掐着江柔的脖子,眼神中都是杀意。

江柔却笑了,小声说道:“对,就是这样,你要挟我出去,应该还能送许家一百余口最后一程。”

“你什么意思?”

江柔的眼中全是得意:“摄政王通敌叛国,株连九族,今日午时行刑,你若再不快些,只怕连你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30

太阳当空,眼看午时就要到了。

许青烟脚下不敢有一丝停顿,眼看刽子手抬起大刀,她声嘶力竭:“住手!”

就在这时,许青烟感受到被人用力推开,整个人摔倒在地上,鲜血缓缓流出。

“皇上。”许青烟跪在地上,“许家满门忠良,断不可能做出通敌叛国之事,还请皇上明察!”

“你闹够了没有?!”楚临紧张的把江柔抱在怀里,冲着许青烟大吼道:“你别以为朕不敢废了你的皇后之位!”

楚临眼神一瞥,发现刽子手竟然停下,心中怒吼更甚,厉声道:“愣着干什么?行刑!”

眼看刀就要落下,许青烟突然冲了上去,挡在许家众人面前:“依照楚国律法,通敌叛国株连九族,臣妾也是许家之人,皇上何不连臣妾一起斩了!”

她的话音刚落,就响起了楚临冰冷暴躁的声音,“摄政王许磊教女无方,改凌迟处死!”

“不要——”

许青烟悲吼出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拖走。

“楚临,你放过我爹,你不是想废后吗?你废,我保证不再缠着你,求你放过我爹和我娘。”

楚临根本没有理睬她,走到台上,一个眼色,刽子手手起刀落,许青烟娘亲的头颅,就“咕噜噜”滚到了地上。

旁边很快又传来了许磊的惨叫声,许青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痛哭出声,“楚临,你恨我你可以冲我来,求求你放过我爹,我求你了……”

楚临非但没有理睬她,还让侍卫将她拖到许磊的面前:“许青烟,你给朕好好看着,看看这刀,是怎么把你爹身上的肉给剃下来的!”

惨叫声越来越微弱,恐惧像是一张大网把许青烟给团团包围住,她拼了命的挣扎,根本没法逃脱。

“不要,不要再剃了……求求你们,给我爹一个痛快吧。”

楚临没有开口,谁敢呢?许青烟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父亲,被刮了一千八百刀。

“启禀皇上,行刑完毕。”

许青烟哼笑起来,眼泪不听的往下落,笑容凄惨又渗人,“楚临,是我瞎了眼,爱上了你这么一个人!”

楚临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力道很大,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痛,脸上依旧挂着讽刺的笑容。

“你现在知道已经晚了,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说完,他狠狠地收手,许青烟被他大力的按倒在地。

许青烟趴在地上没有起来,又哭又笑,她错就错在不该遇见楚临,不该想尽办法嫁给他,不该将一颗真心掏出,任人蹂躏。

她甚至连爹的遗体都没有保住,一片片的碎肉,被闻着血腥味赶来的野狗叼走……

日子一天天过去,大地逐渐披上了银装。

即便没有了侍卫,许青烟也不再踏出椒房殿,满心扑在孩子的身上,她给孩子换了名字,叫许嘉,只是她一个人的儿子。

太医说的没错,许嘉傻了。

30

“娘亲,外面冷,嘉儿想进屋里面玩。”

“好。”

听到许嘉的声音,许青烟空洞的眼中才终于有了一点光亮,她看着椒房殿外,突然问道:“废后的诏书下了吗?”

小青答道,“回皇后娘娘的话,皇上暂时没有废后的意思。”

“没有?”许青烟嘴角讽刺的笑容不断扩大,“明日就是江柔的册封大典,他们怎么可能还留着我?”

她的手不自觉的摸上肚子,眼底还有一丝丝温柔——昨日,请平安脉的太医,号出了喜脉。

“皇上驾到——”

她知道这个孩子保不住,但没想到楚临会亲自前来。楚临盯着她,一言不发的递给她一碗浓黑色的汤药。

她笑了,没有犹豫的接过。本该高兴地楚临此时竟然有一点触动,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你就不问问这是什么?”

许青烟歪着脑袋,一口喝下了整碗,讽刺的说道:“既然是孽种,流掉才是最好的归宿。”

“皇上。”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许青烟也没想到,她竟然可以对着楚临说出这么平静的话,“听说皇上今日册封皇后,臣妾没见过,能去看看吗?”

楚临心中异常的烦躁,不耐烦的说道:“你想去便去!”

这一场红妆,烙印在了许青烟的记忆深处。

听宫中的老人说,这是楚国建国以来,最盛大的册后大典。许青烟站在高楼之上,看着依仗队缓缓前行,宫中一片鲜红。

她心悲凉,荒芜一片。

听昨日来诊脉的太医说,江柔也有孕了。真好,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孩子一定是在爱的环境下成长。

而她许青烟的孩子,一个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一个已经傻了。

许青烟觉得呼吸困难,眼前突然一黑,外头倒下去。丫鬟慌乱的喊人,这才发现,她的裙底已经是鲜血一片。

“皇上,娘娘她……”太医面色凝重,“娘娘本就身子虚弱,落胎药药性太强,只怕是……”

楚临焦急的问道:“是什么?!”

江柔看到楚临这么着急,心里有些不平衡。今天是他们的大喜日子,为什么要为了这个恶毒的女人,而耽误了吉时?

太医语气略带为难地说:“若是往后娘娘好好进补,性命应该无忧,只是身子损伤太厉害,很难有子嗣了。”

江柔得意的笑了,讥讽的说道:“那正好,也让她尝尝淫乱后宫的报应!”

许青烟缓缓睁开眼,就看到楚临甩袖离去的背影,还有江柔明艳的笑容。江柔语气冰冷,端着刚熬好的汤药:“许青烟,恭喜你,你永远不可能再怀孕了。”

“江柔,你想干什么?!”许青烟双目瞪大。

江柔得意的把汤药往她面前伸,嘲笑道:“你应该去问问皇上想对你干什么。看见了吗,皇上知道你身子虚弱,所以特意让太医院开了药方,你可一定要喝下去啊!”

许青烟以为江柔手中的药,是楚临让她端来,在无法有孕的药。顿时心如死灰,为什么?难道紧紧是不想有孩子,就要无情的剥夺她的生育能力吗?

她委屈求全的爱了这个男人这么多年,换来的就是一次次悲惨的下场。

“我不喝!”

30

许青烟毫不犹豫的把药打翻在地,江柔也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到了,正想讽刺她,就见到已经离去的楚临又走了进来,赶忙扑进楚临的怀中,娇滴滴的说道:“皇上,姐姐她不喝,还……”

楚临的目光与许青烟的对上,看到她眼睛里的恨意,一时间竟然动不起怒来,无奈的叹了口气,吩咐宫人:“再重新端一碗来。”

药碗被送过来,楚临接过放在许青烟的面前,咳嗽一声,语气竟是这几天难得的柔软:“喝了它。”

许青烟扫了一眼,拒绝。

“许青烟你……”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楚临钳制住她的下巴,亲自将一碗药倒入了她的嘴里。

这一次,她全完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任由苦涩的药汁灌入口中。

许青烟看着楚临的眼睛,“为什么?”

楚临看着她泛着泪光的双眼,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开口,猛地甩袖:“走!”

他的闪躲,更让许青烟相信了自己的猜测,那一碗汤药,就是夺走她做母亲资格的东西,她的头皮一阵发麻,立即就干呕了起来。

“楚临,你真狠!”

楚临的态度就像是在许青烟布满伤口的心上又撒了一把盐,让她痛彻心扉。

她跌跌撞撞的爬起来,亲眼看着仪仗队远去。走到墙角,许青烟用力地抠着自己的喉咙,直到“哇”地一声,将黑乎乎的药汁吐了出来。

看着地上湿漉漉一片,她突然蹲下来,双手抱着膝盖,埋头痛哭……

许青烟绝望了,她脑海里闪过了死的念头,想追随父亲母亲一块离去。也就是这个时候,一双稚嫩的手缓缓的擦干她脸上的泪水。

许嘉站在许青烟面前:“娘亲,不哭。”

她猛地将许嘉抱在怀里,孩子还那么小,如果她死了,许嘉该怎么办呢?

这个伤心的地方,不如一把火烧了干净。

“不好啦,走水啦,椒房殿走水啦……”

外头传来喧闹的叫喊声,身处椒房殿的重任脸上皆是焦急的神色。而熊熊大火之中,许青烟抱着许嘉,一步步趁乱离开。

“呵……”

嘲讽的声音从假山后传来,突然出现的侍卫将许青烟团团围住。

江柔一身牡丹外袍坐在华座之上,被下人抬到许青烟的面前,指着面前的人,全是不屑:“许青烟,你好大的胆子,见到本宫还不下跪!”

许青烟冷冷看向她,还未开口就看到不远处楚临带着人迎着浓烟而来。

本以为江柔还有后招,没想到她在看到楚临之后,突然走到许青烟的身边,用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小声说道:“真是一张国色天香的脸蛋,怪不得能为楚国带来十年边境和平,以及数不清的珠宝。”

许青烟皱眉:“你什么意思?”

“若不是你和你这个傻儿子还有点用处,你以为皇上会留一个反贼的女儿活在这世上?!”江柔满脸的嘲笑,“我们与蜀国签订盟约,蜀国主动送来战马兵器,只求皇后和太子能去蜀国小住。”

30

江柔的话音刚落,几个太监宫女立刻走上前,将许青烟控制住。

蜀国皇帝刘建成,喜怒无常、甚好女色,被他蹂躏致死的女子不下百人。楚临此番将许青烟送去蜀国,无异于有去无回,尸骨无存。

“不许碰本宫!”许青烟一边挣扎,一边看向匆匆赶来的楚临,眼神愤怒而冰冷,“楚临,你这个畜生!”

“啪——!”

楚临怒不可遏,用尽全力的耳光使许青烟的嘴角留下血渍。

许青烟突然一边挣扎一边大笑:同塌而眠近十年,他在朝中拉拢势力,她帮他笼络朝臣妻妾;他出征讨伐,她熟读兵法,出谋划策。

何曾想过,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她,昔日的恩爱全都是假的,如今过河拆桥,连她的性命也容不下了……

许青烟的心早就已经凉了,随着层层包围的侍卫,碎成了一片一片。

“放肆!”

处在暴怒边缘的楚临看着她,发现她的眼中再也没有了曾经的爱慕,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面对,说道:“来人啊,送皇后和太子去钟粹宫,明日……送去蜀国。”

许青烟眼神凌厉,被绑住的同时,冷笑出声:“奸夫淫妇、狼心狗肺、抛弃妻子……楚临,我祝你和江柔,不得善终!”

为了防止许青烟再次逃跑,侍卫一碗迷药将她放倒,等她再次睁眼,已经到了蜀国境内。

她躺在床上,浑身无力,而蜀国皇帝刘建成就站在床边。

他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玩味,早就听闻这楚国皇后国色天香,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见许青烟迟迟没有说话,刘建成有些不耐烦,不及待的欺身而上,把许青烟压在身下,“春宵一刻值千金,朕的美人儿,可真让朕久等。”

许青烟奋力挣扎,却于事无补。她本以为刘建成会留给自己该有的体面,却没想到,才见第一面,竟然就……

“放肆!”许青烟的眼中全是慌乱,“本宫乃是楚国的皇后,岂容你……”

“哈哈哈……皇后?”刘建成的语气全是不屑,“你可知楚国前来的官员是如何传话的?他们让朕好好享用。”

最后一点希望,破灭。

楚临现在已经和江柔双宿双栖,怎么可能还会管她的死活。

见许青烟放弃挣扎,刘建成满意的在她的额间留下唇印,嬉笑道:“朕马上就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放肆。”

刘建成还没开始,侍卫突然惶恐地冲进来,跪在他面前:“启禀皇上,军事布防图被偷!”

什么?

刘建成和许青烟同时一怔。

男人面色瞬间阴暗,起身压着怒气,问道:“怎么回事?”

侍卫跪在地上:“奴才已经查清,是楚国皇后许青烟身边的人,趁乱将图偷走。”

言落,许青烟的身子犹如一片凋零的花瓣,跌落在地上。定是楚临安排的人……楚临竟然真的一点活命的机会都不留下。

侍卫的话还在耳边围绕:“楚国送来的皇后和太子,定是楚国的探子,万万不能再留!”

30

得到了刘建成的默许,侍卫拿着长剑就准备取许青烟的性命。

许嘉突然出现,挡在许青烟的面前:“不许你们欺负娘亲。”

仅凭许嘉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是众多侍卫的对手。其中一人轻轻一提,就将他给甩开。

许嘉重重摔在地上,顿时大哭:“娘亲,疼。”

许青烟紧紧的把许嘉抱在怀里,这才发现,许嘉的腿在刚才的打斗中已经被生生的折断。

“嘉儿……”许青烟跪爬到刘建成面前,“求求你救救嘉儿,我什么都可以做,求求你救救嘉儿……”

刘建成猛地把她抱起来,强迫与自己对视:“救他做什么?好让你们母子再继续留在朕的皇宫,为楚国卖命吗?!”

许嘉的腿若是不好好医治,可能一辈子都是瘸子。

许青烟顾不上其他,她的眼中全是泪水,带着哭腔说道:“皇上,求求你,让御医替嘉儿治腿,求求您了……”

刘建成抱着她,挑眉看了一眼许嘉的伤势,毫不客气的用力按下去,听到许嘉的尖叫,满意的点头,笑道:“都是将死的人,不过是一条腿,断了就断了。”

“将死……你什么意思?”许青烟怔住,“我是楚国的皇后,他是楚国的太子,你不能,不能要我们的命!”

“朕不能杀你们,但是楚临可以。”刘建成的表情,犹如看困兽自相残杀的猎人,“在你们来的路上,朕早已派人将江柔从楚国抓了回来,楚临的人胆敢来偷军事布防图,朕怎么可能没有点防备!”

他的表情越发的狰狞,手指在许青烟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听说你和江柔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朕倒要看看,在楚临的心里,到底是谁更重要!”

三人被绑在悬崖上滴水未进整整三日,楚临才骑着快马姗姗来迟。

刘建成很喜欢这种戏码,直接给出了救人的条件:“楚临,只要你交出军事布防图,朕可以放了他们其中一人。”

许青烟看着身下的万丈悬崖,血肉模糊的手颤抖着摸进广袖里,拿出一枚金牌,抬起示向楚临的方向。

她提着一口气,大声道:“这枚免死金牌,是当年先皇赐给我的。我只问一句,如今这免死金牌可还有用?”

原本胸有成竹会被救的江柔顿时慌了。

而楚临眼眸一眯,“这是先皇赐下的免死金牌,自然可用!”

许青烟惨白的唇终于牵起,“我死不足惜!只求皇上放过嘉儿……并答应我,把嘉儿送到宫外普通人家,让他远离皇宫,切不可告诉任何人他的去处!”

一番话,似是用尽了许青烟所有的力气,到最后,她的身子哆嗦不已。

楚临握着军事布防图的手逐渐用力,猩红的眸子微眯,咬牙道:“朕,答应你!”

闻言,许青烟终于松了一口气,“皇上乃九五之尊,一言九鼎……谢过皇上!”

刘建成的笑容越发的浓厚了,看着楚临的方向说道:“既然如此,你要救的,就是这个傻子了?”

“不!”

30

楚临瞥向许青烟,眼中全是讽刺,冷冷的说道:“朕要救的人是江柔。”

许青烟原本放下的心再次悬空,一双眼睛因为不可置信而瞪得巨大,还不等她开口,楚临丝毫没有温度的声音就传到了她的耳中:“若是许嘉这个孽种能活下来,朕自然可以看在先皇免死金牌的份上饶他一命,只是现在掌控他性命的人不是朕,与其求朕,不如看看蜀国皇帝能不能大发善心,饶他一命?”

话音未落,许青烟就眼睁睁看着身边的孩子落下悬崖,逐渐变成一个黑点。

许青烟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明明刚才许嘉还在她的耳边喊疼,明明……可是现在竟然是尸骨无存。

“啊……”

刘建成拿起弓箭,对准了已经陷入疯狂的许青烟,只要他手中的剑射出,许青烟也将和许嘉一样,尸骨无存。

他的嘴角还带着笑:“楚临,咱们再来做个交易,三座城池换你的皇后,如何?”

此时江柔已经被楚临护在怀里,楚临对于这个交易置若罔闻,甚至都没有再分给许青烟一个眼神,毫不犹豫的带人离开。

不能换来自己想要的东西,许青烟也就没有了利用价值,刘建成顺势将手中的箭射出,亲眼看着许青烟落入悬崖之后,满意的走了。

可就在这时,楚国留下断后的太监好奇的看向崖底,看到那个死死抓着树杈的人之后,尖叫:“皇上,娘娘还活着!”

楚临脚下一顿,并不打算理会,被江柔劝住,“姐姐毕竟是楚国的皇后,若是至此流落在外,楚国面上无光。”

一心求死的许青烟根本没想到自己会被救。

她刚登崖,看着抱在一起的楚临和江柔,想到已经尸骨无存的嘉儿,一双眼睛血红,乘人不备,抢下长剑,毫不犹豫往楚临的心口刺去。

她恨极,一句话未说,听到楚临的闷哼,嘴角竟然不自觉的笑了起来,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鲜血沿着长剑留下。

“这是我替嘉儿还给你的。”看着已经准备取她性命的侍卫,许青烟微笑着一点点走进楚临,“我知道活不了,但还有最后一句话……无论碧落黄泉,沧海横流……唯愿来生,与你不复相见!”

楚临不顾伤口看着一脸刚烈的女子,眉宇逐渐拧起。

只见许青烟抽回长剑,用力刺向了自己,眼中再没有了求生的意志。

“噗嗤……”

长剑顷刻之间刺入她的心脏,许青烟单薄的身子骤然一僵,嘴角却荡漾起满足解脱的笑意。

那笑容,那般凄凉,那般绝望……

她可以去见爹娘和嘉儿了,与他们在地府相聚。

所有人都愣住!

楚临速来深不见底的眸子里,慢慢涌出了震惊。只是还未反应,就见许青烟的手再次用力,长剑竟然直接穿过她的心脏,穿透了她单薄的身子!

“来生你若为人,我便为草木,生生世世,永不相见。”许青烟嘴角含笑,轻声说完,轻飘飘的身子转身掉落悬崖。

旁边立即有太监上前查看,面色一白,双手扶地,“启禀皇上,皇后娘娘……薨了……”

30

很好。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终于死了。

楚临不自主走过去,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看着悬崖边猩红的血迹,明明应该高兴,可为什么心就像是被一只手给狠狠抓住。

他眸眼深沉,寓意不明,良久才开口:“今日的事情,一字都不许透露出去,否则杀无赦!”

听到楚临的吩咐,江柔原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长长舒了一口气,得意的看着满地的血迹。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能横在她和楚临之间,而楚国的皇后,终将属于她一个人。

回宫后,楚临昭告天下,皇后许青烟和太子在前往蜀国途中身染恶疾,不治身亡。一切似乎又回到正轨,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楚临再也没有提起封江柔为后之事。

许青烟死后第二个月,内务府报告椒房殿翻新找到许青烟的旧物,请求皇帝应该如何处置。楚临脑中突然出现那日大火,许青烟站在火光之中,看着自己的眼神,愤怒、不甘,唯独没有迷恋。

他站在已经被清理干净的椒房殿门口良久,才命内务府将清理出来的物件呈上,是一个锦盒,锦盒中的玉佩与他身上的正好成对。

脑海中闪过昔日二人互相为对方带上玉佩的模样。她娇滴滴的将玉佩系在他的腰间,脸羞的通红,甚至都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阿临,今生我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来人啊,来人!”楚临手捏着腰间的玉佩,心口绞疼,扶着柱子才勉强站定,“人呢?朕要你们找的人呢?!”

众人跪在地上,随行的内侍壮着胆子回答:“回皇上的话,侍卫在悬崖下搜寻三日,并无所获,皇后娘娘……尸骨无存。”

尸骨无存?

楚临面色沉郁的站在那里,先是伤感,而后深眸骤然瞪大,低声呢喃:“没有找到尸体,是不是……她可能没死?”那眸底,竟然有几分惊喜。

他找来前去崖底搜寻的侍卫,询问发现许多疑点。

他就知道,依着许青烟的性子,怎么可能甘愿赴死,肯定是诈死逃走。只是,事到如今,她又逃去哪里呢?

“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不到她,你们都别回来!”

只有在这个时候,楚临才敢正视自己的思念。

一场大火,椒房殿只剩下灰烬,辛辣的酒水入喉,他的手颤抖的触摸木柱,自嘲般的笑了:“你竟是一点东西都不愿意留下。”

楚临控制自己不去想她,可越是如此,他的心中就越发焦灼。

昔日的种种画面在他脑海里拂过,醉意朦胧中,楚临拿出一卷许青烟的画像,那是她当上皇后之时,宫中的画师替她画的。

画中的女子一身华丽的宫装,手中一柄玉如意,控制不住的笑意从嘴角蔓延到眼角,眸中掩盖不住的深情,好似透过画卷与自己对视。

他伸手拂过画中人的脸,满心的苦涩涌上心头。许多话冒出,最终也只剩下一句:“许青烟,你这个骗子!”

楚临似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对着画中人诉说:“你说过,你性子刚烈,吃不得亏,不会让害你之人好过,如今我灭你满门,这么大的仇,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为什么不来找我复仇!?你答应我,要是你没死,就来找我,好不好……”

他心中又愤怒又痛苦,将那副画卷紧紧的抱在怀中,那些被他抑制在心底的相思,终于爆发。

昏暗的天边传来雷鸣,一地水珠落在画卷之上,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30

江柔得到消息赶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

她才刚刚靠近,就被楚临抱进怀中,如何都挣扎不开,就在江柔满心欢喜,楚临心中还有自己的时候,便听到楚临深情的开口:“青烟,是你吗?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你一定会回来找我……”

她顿时气得顿时咬牙切齿,本以为许青烟死了,她就可以当上皇后,可没想到,许青烟一个死人,竟然还要占着楚临心中的位置。

江柔不甘心,她开始极尽主动的挑逗楚临,效果似乎十分的显著。楚临果然更加激动了一些,他将江柔狠狠的抱在怀中,肆意的亲吻,甚至抓着她的手往按在胸口,让她感受心脏的跳动。

江柔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心中越发的得意,就算楚临在意许青烟又如何,此时还不是在自己的身上欲仙欲死?

椒房殿毕竟还没有修缮完毕,夜晚的凉风透过门窗落在两人的身上。凉风最是醒酒的良药,楚临身上的酒意消散了一些,从怀中的女人身上闻到阵阵香味……等等!

这不是青烟。

青烟从来都不熏香。

楚临睁开眼,正好与江柔满目柔情撞在一起,一时间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下意识后退了好几步。

待站定,整个人彻底清醒。

他眸色微沉,让人分辨不清是喜事怒,毫不犹豫的推开还试图往自己怀中躺的江柔,一言不发的离开。

“皇上……”江柔情到浓时被推开,只觉得整个人都蒙了,焦急的追出去,却发现门外列队站着一排排侍卫,顿时吓得缩回房中整理凌乱不堪的衣物,再次推门而出,楚临已经不知所踪。

江柔气的将桌上的东西推开,锦盒摔在地上,里头的玉佩落了出来,裂成两版。

她看着那块玉佩,妒意越发浓厚,朝着玉佩狠狠的踩了两脚,听到外头内侍询问,知得不甘心的将玉佩递了出去:“刚刚本宫与皇上恩爱时,不小心摔了锦盒。”

内侍满脸担忧的离开,江柔阴沉着脸,她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结果却弄成了这样,“许青烟,既然你死了也不放过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悬崖脚下,茅草屋中。

男人正坐在简单的木床边,身子单薄,面色苍白,瞧着十分孱弱。

他的手中端着一碗汤药,一口一口喂给床上的女子。女子双眸紧闭,但还是能清晰的辨认,正是已经“死去”的许青烟。

谁能想到,从万丈悬崖上跳下,许青烟竟然真的活了下来。

楼月替许青烟号脉,眉头紧锁,语调微怒:“一心求死?我花费那么多药材救你,就算是要死,也给我醒来,死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被扣住的手微微动了,楼月的嘴角勾起:“醒了?醒了就好好喝药。”

许青烟仔细打量了一番房间的陈设,只有满屋子的药材,和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而她躺着的床,也是用木板临时搭起来,稍微动一动就像要散架。

“咳咳……”她挣扎着起来,牵动身上的伤口,她带着一点点的期待,既然自己能被救,那嘉儿是不是也可能……

“公子救我的时候,可有见到一个小孩?”

楼月思考了一会儿,点头答道:“那个孩子中毒太深,救不了。”

眼泪从许青烟的眼中流出,她的声音异常的悲怆,紧张的问道:“救不了?那……那个孩子的尸体呢?”

楼月舀了汤药喂到她口中,语气不带一丝感情,“救不了还管他的尸体干什么?摔在山林之中好几日,应该被野狼叼走了。”

她一双眸子瞪得巨大,右手死死的攥着楼月端着汤药的手,“噗——”的一声,吐了血。

嘉儿竟然连尸体都没留下。

30

找了几日,许青烟都没看到一具完整的孩子尸骨,她靠在树干上,竟是哭的脱力:“嘉儿,我的嘉儿……”

楼月一直都陪在她身边,将一路上找到的零散人骨递出:“好歹,立个坟。”

许青烟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颤抖的双手和急促的呼吸暴露了她心中的恨。楼月看着她,语气带着些许戏谑:“就你现在这幅样子,还想报仇?做梦呢。”

许青烟看了一眼手中的拐杖,知道楼月说的是实话。她低下头,用石头慢慢挖出一个大坑,将仅剩的尸骨埋在其中,再缓缓的抬头。

眸光清冷锐利,比之前更加冷漠了几分。

那个自己爱入骨髓的男人,狠心杀了他们的孩子,将她逼入绝境,还将许家满门抄斩。既然上天让她侥幸活了下来,那么楚临,你做好准给,接受报应了吗?

“楚临、江柔,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满腔的恨意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彻底吞没,楼月见她双眸赤红,整个人好似入魔,上前扣住她的手腕,直到她平静:“若你还是这么没有城府,别说复仇,连皇宫都进不去。”

他从怀中拿出一块金牌,“正巧,过阵子我要进宫为太后诊病,你就随我一起吧。”

许青烟楞在原地,“为什么帮我?”

楼月看着她的眼睛,微微一笑,没有开口。

多年后,楼月回想起一切的开端,也没想明白,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帮了她,或许这就是缘分。

今日阳光正好,微风拂过窗口,带来一室花香。

楚临正在椒房殿中批阅奏折,这些时日,他只有在这里才会觉得心中有些稍微的平静。派出去的侍卫还没有许青烟的消息,这倒是让楚临越发的肯定,许青烟一定还活着。

楚临的心中五味杂陈,就在这时,内侍前来通报,说是宫外有消息传来。

“启禀皇上,臣等在悬崖下找到一处茅草屋,里头有皇后娘娘的饰品,并且还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太子,已经送往太医院。”

楚临点头,并不是很在乎许嘉的死活:“既然救回来了,那便养着吧。”

侍卫一直在观察着楚临的表情,咽了口水,接着说道:“臣还发现,柔贵妃的人也在调查皇后娘娘的下落。”

“什么?!”楚临批阅奏折的手微微一顿,就听到外头传报,江柔求见,他皱着眉头,“让她进来。”

楚临看到江柔穿着华贵的衣服,画着精致的妆容,再想到许青烟现在下落不明,顿时有些不耐烦:“你来做什么?”

江柔面色柔和,目光中满是关切:“臣妾听闻皇上近日来茶饭不思,日渐憔悴。心中甚是担心,皇上可是思念姐姐了?”

楚临不知她的目的,沉默不语。不过紧锁的眉头却已经给了江柔答案,江柔心中暗恨,面上却带着悲伤:“其实臣妾何尝不是如此,自从姐姐去世,臣妾心中像是空了一块,想来皇上也是如此。”

说着,仿似不经意的提到自己派人去找许青烟的事情,低声哀伤的说道:“臣妾想到姐姐落崖尸骨无存,心中就格外的难受,想着能给她立个衣冠冢也是好的,皇上觉得如何?”

楚临闻言抬头,眸光深沉道:“你有心了。”

心中却在想,侍卫才刚刚汇报,江柔就迫不及待的前来解释,莫非他的身边,有江柔的眼线?

30

楚临微微眯眼,心中却在思量着,许青烟的失踪与江柔是否有关?她为何会提及要立衣冠冢的事情?还有当初的滴血验亲,到底是真是假?

江柔全然不知楚临的打算,见他的面色缓和,以为自己猜中了他的心思,当即继续说道:“皇上,夜深了,早些休息吧。若是姐姐在天有灵,定然也不愿意看到皇上为了她继续损耗身体。”

看着江柔十分温柔的样子,楚临竟然觉得是那样的恐怖。微微颔首,就将她打发了。

怀疑的种子在楚临的心中生根发芽,他甚至连一炷香的时间都不愿意等,立即命心腹将身边的人都调查了一番,没想到,江柔的眼线没有查出来,却查出当初滴血验亲的一些疑点。

跪在地上的是一直陪伴在许青烟身边的丫鬟名叫小青,她有理有据的将自己知道的东西都说出。

楚临的眼神越发的锐利,“你说的都是真的?”

这些日子,小青装疯卖傻留在椒房殿,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为许青烟平反,如今好不容易等来了机会,怎么可能放过。

她坚定的说道:“奴婢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发誓,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请皇上为皇后娘娘做主!”

楚临皱着眉头:“来人啊,把江柔叫来。”

江柔没想到皇上竟然这么快就传召自己,还以为是刚才的话让楚临对自己又有了怜惜,命下人画了个我见犹怜的妆容,想在楚临面前留下更好的印象。可在看到椒房殿中跪着的人之后,顿时愣在了原地,僵硬的行礼——这个丫头怎么还活着?!

楚临本就怀疑她,再看到她现在的模样,几乎已经认定当初的事情,就是江柔陷害许青烟,“你还有什么话说?”

江柔瞬间稳定了自己的心绪,尴尬的笑着问道:“这……皇上刚把臣妾唤来,什么都还没问,是想让臣妾说什么?臣妾怎么听不明白呢?”

楚临笑看她的表现,又命人将另一位丫鬟给带了上来,那丫鬟就是滴血验亲当日换水之人,丫鬟早就被吓的冷汗直流,自从进到殿中,就一直看着江柔,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对于自己做的事情供认不讳,可是在楚临询问她是谁指使的时候,她看到江柔弑杀的眼神,想到自己的爹娘还有弟弟妹妹,心一横,跪在地上,说道:“回皇上的话,是奴婢一时昏了头做下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无人指使,请皇上责罚!”

小青将江柔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中,在发现那丫鬟在说完竟然咬舌自尽之后,猛地将江柔扑到,大叫:“你这个贱女人,是你,都是你!当初要不是你让人换了滴血验亲的水,我家娘娘怎么可能会……枉费娘娘平常都把你当成亲妹妹一般看点,可是你,你竟然……”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楚临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只是没有证据并不能将江柔定罪,只能吩咐侍卫道:“把柔妃送回去。”

椒房殿中的人都离开了,楚临一个人站在这空荡荡的大殿中良久。

夕阳西沉,巍峨的宫殿中已经掌灯,数百只红烛将整个大殿照的异常光亮,他的眼中浮现当初许青烟跪在他面前,请求他在测一次的场景。

若是他再命人去准备一碗水,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局?

紧接着他慌张冲进太医院,望着躺在病床上伤痕累累的许嘉,就恨不得在自己身上也插上几把刀子。

楚临小心翼翼的碰了一下许嘉的手,见许嘉疼的皱起了眉头,吓得立刻收回来,语气温柔的如同棉花:“嘉儿,父皇在这儿,你睁开眼看看父皇。”

许嘉虚弱的睁眼,与楚临对视时,陌生的情绪,再次狠狠的扎了楚临的心脏。

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若是不是他,嘉儿就不会傻;若不是他,嘉儿还能好好的站在他面前,甜甜的唤他一声:父皇。

内侍跪在地上:“启禀皇上,为太后娘娘诊治的楼神医已经进宫。”

30

内侍领着两人往太后的寝殿走去,许青烟跟在楼月身后,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当初她千辛万苦的想带着嘉儿离开这里,没想到才过了短短的几个月,又主动踏上这片土地。

她改变自己的外貌和声音,扮成楼月的徒弟,不知道待会儿故人见面,又是怎么样的腥风血雨。

江柔、楚临,你们做好准备吗?

楼月发现了她感情的变化,握住了她的手,安抚她的情绪,说道:“一切有我。”

据说太后已经病入膏肓,宫中太医束手无策,不然也不会冒险请一个江湖游医前来,只要把控住太后的性命,他们在宫中的行走就会方便很多。

此时太后已经被病症折磨的不成人形,太医已然束手无策,楚临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楼月这个江湖游医的身上。他站在太后的寝殿门外,看着远处两个身影跟着内侍往自己的方向走近,走在最后面的那个小厮,形态几乎和许青烟一模一样。

楚临顿时连呼吸都忘了,许青烟跟在楼月身后,却像是没发现他的失态一般,平静的行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等楚临开口,太后寝殿中的内侍惶恐的跑出来,“噗通”跪在地上,“启奏皇上,太后娘娘病情突然加重,奴才斗胆,请楼神医速速看诊……”

什么?

楚临和许青烟同时一怔。

楚临顾不上其他,转身一撩衣袍:“楼神医请——”

许青烟起步正要跟随楼月进入寝殿,楚临突然拦住了她的去路,眸光似乎要将人看透,许青烟抬起头,丝毫不惧怕的与他对视,还没开口,就听到楼月的声音出:“你在发什么呆,还不将为师的药箱拿来。”

许青烟背起药箱,冲楚临颔首,用被药物改变成的男人的声音说道:“这就来了。”

言毕,楚临眼中的光芒瞬间散去,如同突然没有了生机的嫩叶,随风飘散,紧接着自嘲般的笑了:他真是魔怔了,青烟恨他入骨,怎么可能主动回宫。

许青烟将楚临的这些变化全都看在眼中,她的嘴角带着不明所以的笑意,快步向楼月的方向走去!

身上的药箱还没放下,只听得里面传来太监尖细悲痛的声音:“太后娘娘薨了——”

匆忙赶来的江柔顿时有些慌乱,她的母家在朝中势力较弱,她能够在后宫中为所欲为至今,除了有楚临的宠爱,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太后的保护,在这个时候,太后娘娘一定不能有事!

就在她踏入寝殿,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背影,她心下顿时慌乱,待看清楚那人的样貌,这才平静:许青烟跳下悬崖尸骨无存,不可能活着。

许青烟走到楚临面前跪下,道:“若是皇上信得过师父,可以让师父前去施针,太后娘娘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太后身子骨虽然一直不好,但是从未出现危及生命的事情,今日怎么就如此凑巧,师徒两个才进宫,就薨了?

江柔鄙夷的打量二人,粗布烂衫,一副穷酸模样。她站在楚临身边,冷笑着为难二人:“楼神医这般有把握起死回生,当真令人佩服,只是太后遗体尊贵,岂容尔等随意玷污。不妨请你立个军令状,万一发生了些许变故,皇上也好对太后娘娘泉下有知,有个交代。”

楚临跪在太后塌前,听到声音,本就是悲怆的脸上顷刻间被暴怒替代,猛地转身而起,吼道:“你说什么?!”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唯愿今生不相识-主人公叫许青烟楚临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