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当爱阴差阳错-主人公叫江晨曦肖涵的小说免费阅读

当爱阴差阳错

小说:当爱阴差阳错

作者:阿钰

主角:江晨曦肖涵

类型:总裁

简介:为了爱,江晨曦放弃了尊严被肖涵囚禁,换来的却是他迎娶了自己的妹妹;为了报复,肖涵放弃了十年的爱另娶他人,得到的却是满目空念与悔恨。当江晨曦再次出现,早已不是懦弱的模样;当肖涵再见到她,悸动的心又开始跳动;只是——当肖涵选择再爱的时候,江晨曦却再也不愿回头;当江晨曦要讨回一切,肖涵却甘之如饴。那么既然如此,你我何不再续前缘?

当爱阴差阳错免费阅读 第一章 我的婚礼,你去当伴娘

“江晨曦,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真是惹人怜爱。”肖涵在江晨曦的背后,温热的鼻息打在了她的耳边,让她有些心猿意马。

江晨曦紧紧闭着眼睛,体内有种火热在窜动,她突然想到了那一杯水,他又用下.药的方式!

“看着我。”男人紧紧的贴在她的身后,有什么东西已经炙热的要喷薄而出。

“你……”江晨曦紧紧咬着牙忍受着他的羞辱。

“我?你不是一直都喜欢这样的我。”肖涵的嘴角带着一抹冷笑,忽而伸手向江晨曦的裙底,手指玩弄着她的下巴,“江晨曦,说你要。”

“肖涵!你放开我!”江晨曦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隐隐蕴藏着些怒意。

肖涵并不理会,大手胡乱的游走,“江晨曦,明天我和江晚会举行婚礼。”

他的语气异常平淡,可落在江晨曦的耳中,却仿佛白日惊雷一般。

他要结婚了?

江晨曦微微愣住,脑海里闪过两年前,在他与她的订婚典礼上,他亲手将她的父亲送进了监狱,而现在,他告诉她,他要结婚了……

“怎么,你不高兴?”肖涵手下微微用力:“晚晚说,明天由你来当伴娘”。

“肖涵。”江晨曦刚刚暖起来的身子忽然冰冷,“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男人冷笑,径直进入了她的身体,带着蛊惑的声音在江晨曦耳边响起:“江晨曦,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既然晚晚说了,那你就必须去。”

感受着他的冲撞,江晨曦死死咬着嘴唇,半晌才说道:“肖涵,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手里。”

“我倒是要看看,你想怎么弄死我。”肖涵捏着江晨曦的下巴,“嗯?你不是最爱我了吗?”

爱?江晨曦冷冷一笑,现在的她,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似乎感受到了她滔天的恨意,肖涵猛地直起了身,“江晨曦,我们已经认识十年了,你们江家也折磨了我十年。”

肖涵玩味的盯着她,不等江晨曦有所反应,再次动起来,“所以,你要好好记住,现在发生的这一切,都是你们江家欠我的!”

女人的眸底淬上一层阴郁,任凭男人不断的发泄,强忍着不发出一丝声响,曾以为情比金坚,如今看来,却不过是个笑话!

男人终于释放,目光游走在她靠在床上的肩膀,江晨曦阴鸷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闻言,江晨曦忽然一笑:“害得我家破人亡,在这个地方囚禁我两年,肖涵,难不成,你还认为我会像从前一样?”

“江晨曦,这是你的报应。”肖涵唇角一勾,冷笑漫布,“没有你父亲的栽培,又怎么会有今日的肖涵。”

“是吗?”江晨曦勾唇一笑,带出风情万种,“肖涵,你让我去参加婚礼,难道不怕我会在明天,和你还有江晚那个贱人,同归于尽吗?”

肖涵冷笑,语气里带着几分威胁:“江晨曦,如果你不想你的父亲暴毙在监狱里,你尽管按照你的心思来,我绝不拦你。”

“呵呵,”江晨曦一把推开他:“肖涵,你果然够狠。”

“明天你和晚晚一同过去,会有人来接你。”肖涵整理好衣服,薄唇微动:“不要有任何意外,不然,我无法保证你父亲的安危。”

“等等!”江晨曦忽然起身,“既然你们要结婚了,那么过了明天,可以放过我了吧。”

男人抬起的脚又收回,转身看向她,“我想你是忘了,我曾经说过,就算是死,你也只能死在我的身边。”

肖涵的脸上是温柔的笑,在黑夜里,却让人心生恐惧。

江晨曦嘴角勾起一抹浅笑,里面却夹杂了万分讽刺,她低估了这个男人恨她的程度。就如他永远不知道她有多恨他一般。

30

第二天。

江晨曦还未清醒就被人从床上拽起来梳妆打扮,看着镜子里一身白纱的模样,江晨曦人忍不住冷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新娘。

江晚早已经换上了一袭婚纱,裙摆拖地,摇曳生姿的走了过来,“姐姐,我今天都要结婚了,你就没有什么祝福的话要对我说的?”

江晚语气亲密,不知道的还以为两姐妹有多亲,她身上的雪白,刺得江晨曦睁不开眼,“我祝你们两个百年好合。”

“谢谢姐姐。”江晚笑的合不拢嘴。

“死后同穴。”冰冷的吐出来这几个字,成功的让江晚白了脸色。

“姐姐,你这是嫉妒我能够嫁给肖涵吗?毕竟你可是从未婚妻变成了地下情.妇。一辈子见不得光。”江晚冷笑,高傲的挺直了身子。

江晨曦死咬住下唇,指甲陷在手心里犹不自知,她曾经深爱的男人,如今终于要娶别的女人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参加完这一场婚礼的,看到江晚小女儿姿态的靠在肖涵怀里,他替她挡酒,江晨曦自嘲一笑,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晨曦,你不要这样。”齐然终于在后花园看到了喝得半醉的江晨曦,伸手就要夺走她手里的酒瓶。

“我不要哪样?”江晨曦喝得半醉,说出来的话无比的自嘲,“他娶了别的女人呵!”

她曾经深信不疑,这辈子肖涵只会有她一个女人!然而现实给了她响亮的一巴掌!

“晨曦,你还是放不下他。”齐然苦涩一笑,把她扶起来,“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而在二楼的江晚刚刚从浴室里出来,看到站在窗户处抽烟的男人,脸上露出势在必得的笑意,走过去搂住了他的腰,“涵哥哥,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

“你先洗洗睡吧,我公司还有事。”肖涵看着后花园相依偎的两人,捻灭手里的烟,冷笑一声。

“可是今天——”

“乖。”

肖涵转身在她额头印下一吻,人已经不带丝毫留恋的离开!

江晚顺着他刚才的目光看到那两个相依偎的身影,恨的差一点咬碎一口银牙!又是江晨曦!

江晨曦是被压醒的,睁开眼就看到了肖涵冷冽的目光,大手更是毫不客气的捏住她的下巴,“看到不是齐然,是不是很失望?”

“你来干什么?”

“来看看你和那个小白脸双宿双栖的怎么样。”肖涵把女人控制在自己怀里,没有任何前戏的进入,说出来的话更是无比的冰冷,“江晨曦,你记住,你这辈子,休想摆脱我!”

30

江晨曦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死咬住下唇,“肖涵,今天可是你结婚的日子,丢下你的新娘跑来找我,你不怕她独守空房?”

肖涵却是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察觉到她的颤栗,脸上勾起恶魔般的笑容,“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看到你痛苦。”

江晨曦还想说些什么,肖涵已经开始了折磨。

她不知道自己被他折磨了多少次,只知道她最后是昏睡过去的。

肖涵看着臂弯里的那张脸,良久冷笑一声,抽出烟点燃,这个女人,这辈子都休想离开他!

看到她痛苦,他才有大仇得报的快感!

江晚等到第二天清晨都没等到肖涵回来,想到昨天有另一个女人在肖涵身下婉转承欢,她就恨的要死!为什么连她的新婚之夜,那个贱女人都要把肖涵给勾走!

洗漱好,她恍恍惚惚的看着脚下的楼梯,突然间生出来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脚下一个踩空,江晚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少夫人!”保姆急忙跑过来,江晚早已经疼的白了一张脸,“打电话让肖涵回来。”

江晚被紧急送往了医院,医生给她检查的空闲,她突然间掏出来一张支票,“杨医生,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肖涵急急忙忙赶回来的时候,江晚已经包扎好了,看到他过来,伸着手臂扑到了他怀里,“涵哥哥,你总算是来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肖涵看到她哭的梨花带雨,想到方才医生说的话,突然间有些愧疚,昨天是两个人的新婚夜,他却把她自己一个人留在家里独守空房,他竟然都不知道,她的病严重的到了需要换肾的地步。

肖涵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后背,给予她安抚,“晚晚,相信我,一定会没事的。”

江晚从他怀中泪眼朦胧的抬起头来,“父亲在家的时候说过,姐姐的血型和器官是与我匹配的,我想找她谈谈。”

“这件事交给我,你好好养病。”肖涵声音里满是温柔。

哄好了江晚,肖涵立刻就去找了江晨曦。

男人的目光冷冷的落在女人身上,口气不容拒绝,“把你的肾给晚晚。”

江晨曦正侍弄花草,听到他这句话不免笑出声来:“我要是说不呢?”

“能救晚晚,你至少还有被利用的价值,”肖涵声音里带着几分阴鸷,“你把肾捐给晚晚,算是替你父亲赎罪。”

“我父亲他没罪!我为什么要给他赎罪?!”江晨曦整个人都炸了,“我不会答应你的,你想都不要想。”

“这件事容不得你拒绝!”肖涵不由分说拉着她就要出门,却遭受到了江晨曦的反抗。

“凭什么江晚要我就要给她?”江晨曦死咬住下唇,“肖涵,做人不能这么自私!”

“我自私?!”脑海里猛然间闪过当初的情景,肖涵身上的气势一瞬间冷冽了起来,大手毫不客气的掐住她的脖子,“你再说一遍?!”

江晨曦被掐的喘不过气来,眸子里却充满了倔强,一字一顿道,“我再说一百遍也是这样!我不会给江晚捐肾,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30

肖涵手底下的力气猛然间抓紧,一瞬间让她一张脸呼吸不畅变成了青紫色,他眸子里的怒火能把人燃烧一般,“江晨曦!你是在找死!”

这个女人不仅在外面给他戴绿帽子,今天竟然还敢反抗?!

“对,我就是找死,有本事你就掐死我。”江晨曦丝毫不肯认输,肖涵早已经被气的半死,手底下的力气一点一点的再加大。

看到这个女人在他眼前一点到失去生机,她嘴角还露出了释然的微笑,肖涵眸光微动,“想死?没那么容易!”

话音一落,肖涵大手一松,将人扔到了地上,然后绝尘而去!

张阿姨看到肖涵离开,急忙跑了进来,“江小姐!”

江晨曦此时早已经昏倒,张阿姨探了探她的鼻息,听到肖涵开车离开的声音,偷偷的把家庭医生叫了过来。

江晨曦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张阿姨在她床前默默垂泪,张阿姨待她一直都很好,把她当做亲生女儿来看待,“张阿姨,我没事。”

“你吓死我了,医生已经来了,还是检查一下吧。”

“好。”江晨曦扯了扯嘴角,被肖涵掐的差一点断了气,如今她连呼吸都几不可闻。

“江小姐,您最近要好好补一补,血糖太低了,其他并无大碍。”

“我知道了。”江晨曦僵硬的点点头,蜷缩在床上,什么都不敢想。

整整两天,肖涵没有再出现,江晨曦以为他放弃了,却没想到第三天一大早她就被肖涵派来的人抓去了医院。

车很快开到了医院,只是没想到,在病房里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江晚。

江晚穿了一身病服,脸色红润,哪里有一点生病的样子,“我的好姐姐,你是专门来医院给我捐肾的吗?妹妹突然有些感动呢。”

“你根本没病!”江晨曦愤愤的开口,见到江晚,一切似乎都能说的通了,“你不过是想要看我痛苦,对不对?”

“姐姐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江晚声音轻蔑,屏退了保镖,她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我就是装的,你又能拿我怎么样?肖涵最后相信的还是我!而你,就像是地沟里见不得光的老鼠,他才不会在意你!”

“江晚!”江晨曦心里愤怒的无以复加,“我欠了你什么,你要如此对我?”

“欠了我什么?”江晚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猛然间向她走近,“你欠我的数都数不清!你在我结婚第一天就霸占着肖涵,抢走了我的男人,你说你欠了我什么?!我才是她的正牌妻子,你凭什么横插一脚?”

“呵!”听着江晚口气里毫不客气的指责,江晨曦只觉得陷在爱情里面的女人可悲,“横插一脚?你知不知道从头到尾,都是肖涵不肯放过我。”

“我最厌恶的就是你这种惺惺作态!霸占着肖涵还在我跟前装无辜。”江晚猛然间拔高了声音,而后又警告道,“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我的好姐姐。”

30

“我告诉你,不要妄图从我手底下逃出去!你的肾,我要定了!”江晚眼睛里满是势在必得,朝着保镖摆了摆手,江晨曦便被拖走。

“不要妄想逃走,你逃不掉的。”肖涵早已经在门口等待多时,见到她,说出来的话与江晚如出一辙。

江晨曦一颗心早已经冷到麻木,声音里没有半点波澜,只是充满了绝望,“肖涵,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冰冷的仪器在她身上来回三次扫视,江晨曦闭上了眼睛,她怕她忍不住杀了他!

检查结果出来的很快,医生拿着报告单看向肖涵:“肖先生,没什么问题,如果急需的话,最快后天就可以手术。”

“恩。”肖涵点点头,目光从江晨曦脸上扫过,脸上忽而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却又很快消失不见。

“肖涵,”江晨曦低低的开口,而后露出一个凄惨的笑容,“用这颗肾,了结十年的恩怨,也算值得了。”

听到这话,肖涵心里突然间滑过一抹异样,回想起他和江晨曦曾经的恋爱时光,如果不是她父亲的事情,两个人也不会走到如今这般。

“只是,”江晨曦从病床上起来:“我怕江晚无福承受。”

“江晨曦,你不要给我玩什么花样!”肖涵的目光从她的小腹部略过,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

呵!女人轻笑一声,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搞笑的话:“我玩花样,也不会让你知道。”

“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男人的脸色已经几近阴沉,处在了爆发的边缘。

江晨曦仿佛没有看见一般,云淡风轻的说道:“那你尽管摘掉我的肾,最好给我一刀,让我死个干净。”

“尽快安排手术。”肖涵狠狠的盯着江晨曦,语气冷的仿佛三九寒冬一般,“看好她,不准她离开病房一步!”

看着男人消失的背影,江晨曦的内心却是早已经冰冷的要命,肖涵,你当真就这么恨我?

“陆阿姨,您什么时候回来?”躲在病房的卫生间里,江晨曦拨通了她母亲生前最好的朋友,也是这家医院内科主任陆月清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惊讶的声音:“晨曦?我明天晚上就回去了,有什么事情吗?”

“陆阿姨,这次恐怕需要您帮我一个大忙。”江晨曦微微眯了眯眼,既然江晚想要她痛苦,那她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身好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江晚一再的伤害她,也该轮到她要点利息了!

两天后。

手术室的灯光照的人几乎睁不开眼,江晨曦静静的躺在手术台上,一旁的江晚已经被注射了麻药,陷入了昏睡之中。

“准备注射。”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江晨曦抬了抬眼皮,陆月清带着笑意和安心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过,眼前的景象越发模糊,很快,她也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手术刀闪着寒光,陆月清的手伴随着仪器的声音划过江晚白皙的肌肤,鲜血霎时涌现。

30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站在手术室外的肖涵看着头顶闪烁着红色的手术中几个字,心里却有些异样的情绪在涌动。

只是这感觉刚刚冒个头,就被他迅速地抛之脑后,怎么会突然心疼那个女人?

他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只有看到江晨曦痛苦,他才会有复仇的快感!

就在手术进行的同时,一辆轿车在马路上高速的驶过,不断的超车,被超车的司机只能大骂:“神经病啊!”

被骂的人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他眉头紧锁,脸色阴沉,一想到自己刚才接到的电话,嘴里忍不住的飙出一句,“混蛋!”

“是齐先生吗?江小姐被肖先生带去医院,要给肖太太捐肾,您快救救她,再晚就来不及了!”

电话那头的人讲话已经带着哭腔,听到肖先生,肖太太这两个词,齐然就知道是肖涵和江晚。

挂断电话的他也顾不上一会儿还有个重要的会议便急匆匆的离开了公司。

快一点,再快一点!千万!千万让我赶得上!

“嘀——”

门上的红灯熄灭,手术室的门渐渐打开,这一场手术终于是做完了。

“大夫,江……”肖涵开口想要问什么,却是顿了顿,才继续开口道,“江晚怎么样了?”

身上穿着手术服的陆月清看着面前的肖涵,眼中满是不屑与轻蔑,不过几秒的时间,她敛下眸子,摘下了口罩,这才一脸冷清的看着肖涵,“肖太太很好,手术很顺利。”

肖涵点点头,算是回应了她,这便往她的身后看去,想要等着里面的人被推出来。

“肖先生不准备问问另一个?”陆月清开口道。

肖涵的眼神闪了闪,另一个,江晨曦吗?他顿了顿,却是冷硬的开口道,“她能有什么事。”

听到这不痛不痒的话,陆月清也难忍心中的愤怒,不由的开口道,“能有什么事?肖先生,她为你的太太捐出了一颗肾,就算是陌生人,也要关心一下吧?”

关心她?肖涵微微侧过头,看着满是愤怒的陆月清,唇角不经意闪过一丝轻蔑,“能为江晚捐肾,她也不是毫无用处。”

陆月清极力克制住自己因为发怒而有些颤抖的身体,却是怎么也不敢相信,面前这个人会说出这样混蛋的话来。

很快,江晚就被推了出来,紧随其后的是江晨曦。

看着还在昏迷的江晚,肖涵跟着她往病房的方向走去,只是忍不住的回过头,看着后面那个面色苍白,双眸紧闭的人。

是因为失去了一颗肾,所以她的脸色才这么不好的?

这个想法在心里一闪而过,肖涵很快的摇了摇头,暗自嘲笑自己,江晨曦的脸色好不好跟他有什么关系?一切都是她应得的,是她们江家欠他的!就算是把她的心脏掏出来给江晚,也是她应该做的!

30

等到齐然赶到的时候,手术早已经结束,他看着手术室大敞着的门,心是一阵一阵的抽痛。

到底还是来晚了,他的晨曦,终究还是被那个混蛋摘了一颗肾。

“肖涵,你这个混蛋!”他忍不住的低声咒骂了起来。

“齐先生是在叫我吗?”

一道温润的声音钻入了齐然的耳朵,他猛的站起身来,看着面前的肖涵,他的眼角眉梢都带着淡淡的笑意,尽管这笑意并没有到达眼底,却也足够激怒齐然。

他冲上去,对着肖涵的脸就是一拳。而肖涵也不甘示弱,和齐然打了起来,直到有医生护士过来将两人拉开。

看着面前怒气冲冲的齐然,肖涵的脸上满是讥讽的笑,“真是没想到,这种时候还能叫你这个护花使者过来帮忙,我还真是小看她了。”

肖涵脸上带着笑,心里却是越发的冰冷了起来。江晨曦,很好,他已经断绝了她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她竟然还能偷着勾搭其他男人,这个女人,真是好极了!

听着肖涵的话,齐然也不争辩什么,他知道肖涵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人替江晨曦说话,既然他一定要误会江晨曦,那不管她做了什么,在他眼里都是心机都是计谋。

“她在哪里?”齐然开口问着。

正在整理自己衣服的肖涵冷哼了一声,开口道,“你那么想见她?好,带你去见见,毕竟她为晚晚捐了肾,让你去见一面也算是报酬。”

说完,肖涵也不看一眼齐然,便转身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看着肖涵的身影,齐然有些发疼的手突然握紧,却又慢慢松开,跟上了肖涵的脚步,现在最重要的,是见到江晨曦。

躺在病床上的江晨曦似乎睡的有些不安稳,长长的睫毛颤动着,身体也有些发抖,紧闭着的嘴巴嚅动了半晌却是听不清楚一个字。

看到江晨曦的样子,肖涵皱了皱眉头,正想要上前,身后的齐然却是快他一步冲到了床边,伸手握住江晨曦的手,轻声的安慰着她。

“晨曦,别怕,我在你身边!”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了齐然的话,江晨曦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肖涵也不知道自己心里那突然松的一口气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是看到齐然和江晨曦握在一起的手时,怒气又升了起来。

“真是郎情妾意,看的我都忍不住想要鼓掌了。”肖涵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拍了两下,只是眼底的怒意却开始蔓延。

齐然放开江晨曦的手,站起身来看着肖涵,“你不必冷嘲热讽。我承认,我是喜欢晨曦,而且我现在就要带她走,放她在你身边,还不知道你会对她做什么事情!”

听到齐然要带江晨曦离开,肖涵的眉头皱了皱,抬起脸,却满是笑意,“也好,反正她的肾已经给了晚晚,人我也玩腻了,正好送你。”

正好送你……

两人在说话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后面病床上的江晨曦已经醒了,她以为自己恨意已经足够多,却没想到,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她的心还是会一阵一阵的抽疼,连眼泪都控制不住的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30

“齐然。”

江晨曦虚弱的声音让站在床前的人僵直了身子,他不知道江晨曦到底有没有听到刚才肖涵那锥心刺骨的话。

等到转过身,齐然已经换上一副温暖的笑,忙不迭的帮她调整高度,好让她坐的舒服一些。

“晨曦,你怎么样?有不舒服吗?”齐然越是关心她,肖涵眼底的寒意就更浓。

看着眼前亲密的两人,肖涵换了个姿势,“不过是要了她一颗肾,又不是要她的命,这么紧张做什么。”

“肖涵!你够了!”齐然隐忍着怒气,低低的吼了一句,然后缓缓的道,“既然晨曦醒了,希望你记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我要带她离开。”

看着齐然为江晨曦紧张的样子,肖涵忍不住笑出声来,“刚才说的话?你说哪一句?玩腻了就送给你吗?”

“你!”齐然正想要张口骂他,却又担心肖涵说出什么更伤人的话来刺激江晨曦,只吐出一个字便闭了嘴。

然而坐着的江晨曦却是异常的平静,缓缓的转过头看向肖涵,“你终于愿意放我离开了吗?”

肖涵目光沉沉的看着江晨曦,她的小脸依旧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却是看不出是喜是悲。沉默半响,他道:“对,这两年我也腻了,既然有人急着要接手,我也乐得轻松。”

他不断的说着伤人的话,似乎是想从江晨曦脸上看到一些痛苦的神情,可是江晨曦的表情从始至终都很平静。

听着肖涵说完,江晨曦点了点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是你自愿放过我的,那我父亲……”

“你放心,对于折磨阶下囚我没什么兴趣,远不如折磨你来的有趣。”肖涵有些烦躁,却并没有表现出来,“现在你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趁我没改变主意前赶紧跟你的好情郎离开。”说罢,他上前一步,走到齐然的身侧,冷笑的在他耳边低声道:“告诉你,江晨曦在床上的样子,可是勾人的很呢!”

虽说是在齐然耳边说的话,那声音却是足够让江晨曦听见。而肖涵的眼睛,也一直阴鸷的盯着她,他就不相信江晨曦真的能够无动于衷。

齐然一把推开了肖涵,语气冷冽:“不要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龌龊阴暗!”

直到肖涵回过头看着齐然,江晨曦脸上的神情也没有变过一点点,这不免让肖涵有些失望,他正想要说什么,江晨曦却先他一步开口了。

“既然这样,那希望你说到做到。”江晨曦淡淡的说着,说完便转过头看向窗外,那放在被子上的双手却是攥得死紧,用力的连指节都泛了白。

看着江晨曦不再看向自己,肖涵只觉得心底一空,有一种失去了什么东西的感觉。他掸了掸身上那并不存在的灰尘,然后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扯起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来,“二位尽快办理出院手续,我肖涵可不养废物。”

30

直到房门关上的咔哒声响起,江晨曦的手才渐渐的松开。

肖涵,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

江晨曦一点儿也不想多呆,齐然也不想她再受到肖涵的伤害,马上就为她办理了出院手续,收拾好东西就准备离开这里。

而肖涵离开了江晨曦的病房,直接来到江晚的病房。

才进门,躺在病床上的人就露出笑容来,“涵哥哥,你来啦,公司没什么事吗?”

肖涵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道,“没什么能比你的身体重要,刚做完手术,感觉怎么样?”

听到肖涵的关心,江晚仿佛是吃了蜜一样甜,那仅有的一点点不适也随之消失不见。她用力的点点头,“嗯,没事,医生说手术很顺利,我休养一阵子就好了。”

“那就好好休息,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肖涵说着站起身来。

看着他才坐下没说几句话就要离开,江晚的心里难免失落,想要挽留却又闭上了嘴,她是个懂事的女人,至少,在肖涵面前是。

“姐姐怎么样?”趁着肖涵还没有出门,江晚开口问道,看到肖涵停住的脚步,江晚继续说着,“姐姐捐了一个肾给我,现在应该很难受吧,我想去看看姐姐,可以吗?”

肖涵这才缓缓的转身,看着江晚,冷笑着咬牙切齿地开口,“江晨曦跟齐然离开了。”

离开了?跟着齐然?

江晚不知道肖涵为什么愿意放过江晨曦,不过,她离开也好。这样,就不会有人吸引肖涵的注意,让他忽视自己的存在了。

虽然心里很高兴,但是江晚的脸上却还是一副失落的模样,“姐姐离开了?不过是齐然哥哥的话,我就放心了,他从小就对姐姐很好,相信现在也一定能好好照顾她。”

听着江晚的话,肖涵没来由的烦闷了起来,他皱了皱眉头,不想再多待下去,“看你没事我就先回公司了,你好好休息。”

说完话,甚至不等江晚回应,肖涵已经推门走了出去。

病房的门慢慢的合上,江晚那无辜的脸上显现出一抹嫉恨,江晨曦,你到底有什么好的?!

到了停车场的肖涵正准备开车,就看见齐然一手拎着江晨曦的东西,一手环着她的肩膀,小心翼翼的往车那边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努力压下的火气瞬间又窜了上来。江晨曦,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

齐然的车灯亮了亮,缓缓的驶了出来,刚准备往出口转弯,身后一辆车猛的从他的车边冲了过去。

好在齐然的刹车踩得及时,这才没有撞上,坐在副驾驶的江晨曦也被这突然而来的意外吓了一跳,等她稳下心神,往外看去,那车尾的牌号明晃晃的刺痛了她的眼睛。

正想要开口斥责那个无良司机的齐然看到江晨曦的脸,大概也猜出了什么,默不作声的重新发动车子,离开了医院。

30

三个月时间悄然而逝,江晨曦的离开,似乎对所有人都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就连肖涵,行程也正常了许多。除了处理公司的事情,就是时不时的去医院看看江晚,直到江晚出院。

而江晨曦,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个情况让江晚异常的兴奋,江晨曦走了,肖涵现在就是她的了!只是已经出院一个月,肖涵却还没有与她同房,因此她想在今晚,一举拿下肖涵。

一大早江晚便匆忙的出了门,不过才逛了短短的半个小时,江晚就已经支撑不住,她喘着气休息,对身体素质的下降表示不太理解,曾经她可是逛过整整一天的人!

只是这个疑问她归结于在医院躺了太久,缺乏活动,并没有太过在意。

“涵哥哥,你快下班了吗?”回到家坐在沙发上,江晚拿着手机,娇滴滴的开口说着。

电话那头的肖涵低低的应了一声,“嗯,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

江晚的嘴马上弯了起来,好心情不言而喻,“很好啦,我准备了你爱吃的东西,等你回家。”

挂断电话的肖涵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江晚的身体恢复好了,那,江晨曦呢?

她摘掉肾的当天就出了院,身体是不是能撑得住?

这个想法从脑子里一闪而过,肖涵的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他对江晨曦……

不,对于一个已经离开的女人,他不该再想她。

入夜时分,江晚遣走了家里的佣人,换上了她精心准备的睡衣,那衣服选的刚刚好,巧妙的遮住了腰部那道疤痕。

江晚伸手摸了摸那道疤,当初要不是为了让肖涵坚信自己换了肾,她不至于请那名医生帮忙贿赂了手术医生,好好的身体平白多了个伤口。

江晨曦,这笔账我迟早会跟你讨回来!

才想着,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江晚马上换上了笑容,伸手拢了拢睡衣的外袍,妖娆的走了出去。

进了屋的肖涵一抬头就看到了江晚,她身上的衣服隐约透出皮肤的白皙色泽,就连胸前也是一目了然。

感受到男人的目光,江晚害羞的低下了头局促地扯着衣服,似乎是想要遮住自己的身子,只是那布料几乎透明,她再怎么拉扯都没有用。

“为什么要穿成这样?”肖涵平静的开口问着。

肖涵的话让江晚的心瞬间沉到谷底,她都穿成这副模样了,他怎么还能这么镇定,他不明白她想要什么吗?

江晚没有回答,肖涵的目光沉了沉,“公司还有事情需要处理,我先走了,你要记住,你是肖太太,不是外面站街的!”

冷漠无情的话,让江晚仿佛是跌入了冰窟一样。

她不敢相信自己花尽心思想要讨好他,竟然会被他这样侮辱!

“涵哥哥!”江晚看着他的背影开口喊他,看到他停下的脚步,这才继续开口,“如果今天穿成这样的,是姐姐呢?”

如果穿成这样的是江晨曦呢?

肖涵的眸子闪了闪,没有回答江晚的话,就这样离开了家。

看着关上的门,江晚跌坐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她放弃了自己的尊严,却依旧没有办法走进他的心里,而江晨曦,却可以轻易的做到。

坐在江晨曦最喜欢的藤椅上,肖涵只觉得心里似乎少了什么。

江晚几乎全.裸的站在自己面前,他却一点兴趣都没有,而江晨曦,他只要看见她就想要她。

三个月了,他才终于知道原因是什么,原来,那不是恨,是爱!

没错,他爱江晨曦!

不管江飞做过什么,他依旧爱着江晨曦!

30

这几个月来,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他们曾经年少的时光。如果没有江飞,他和江晨曦现在也许都有了孩子。

每每想到这些,他的心就像被剌了一道口子,冷风呼呼的往里灌,吹得他五脏六腑都是冰凉的。

从来没想过,他竟然会对江晨曦用情这么深。那些他曾经忽略的情绪,在这三个月中纷沓而来,他才明白自己对江晨曦是什么感情。

他爱她!

可他偏偏是伤她最深的人!

可是她已经离开他了……肖涵坐在房间里,静静的看着江晨曦曾经画的油画发呆,脑海里尽是江晨曦的一颦一笑,越是想念,就越是心疼。

她的眉目早已深深印在心底,纵使当初他百般的折磨她,可她的目光中依然带着对自己的爱意,只是……

肖涵揉了揉额角,他忘不了,当初他为了江晚向她发狠时她眼底深深的伤痛,也忘不了她临走时那静如死水的眼神下是怎样的绝望。

而这些,竟然都是他加诸在她身上的。一想到这里,一想到她曾承受过的屈辱和折磨,肖涵只觉得胸口堵得喘不过来气。

曾几何时,他也曾把江晨曦捧到手心里疼,也曾发誓要让她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也是他,亲手砍下了她的翅膀,亲手将她推入了深渊,而这一切,他都归结于他恨她,只是时过境迁,人面已去,他才终于明白,亲手葬送了自己爱、赶走了自己最爱的人,始作俑者,从来都是他肖涵。

忽然想到江晚全.裸站在自己面前的场景,肖涵蓦然一声苦笑,这辈子,他大概只能跟自己的右手作伴了。

……

楼下隐隐传出开门的动静,他小心翼翼的收起油画,这才准备下楼。

只是刚到转角,江晚的身影已经落入眼中,见他出来,江晚开口,难掩幽怨:“涵哥哥,你已经一个月没回家了。”

肖涵微微蹙眉,并不想看见眼前的女人,声音里带着几分淡漠:“谁让你来的?”

“涵哥哥!”江晚急忙跑上楼梯,“我是你的妻子,你不能让我永远都独守空房吧?你忍心吗?”

忍心?

男人突然勾起一抹冷冽的笑容,抬手捏住江晚的下颌:“摘掉江晨曦一个肾的时候,你怎么没问问我忍不忍心?”

江晚忍不住打了一个寒蝉:“涵哥哥,你是在怪我……怪我用了姐姐的肾吗?”

肖涵猛地松开手,转身背对她,冷冷说道:“从我眼前消失,如果你还想当这个肖太太的话。”

女人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走出了别墅,望着紧闭的大门,江晚不禁攥紧了拳头,江晨曦,你最好这一辈子都不要回来,否则我一定对你不客气!

……

纽约的夜带着陌生的味道。

“公司有什么事情吗?”站在窗边,江晨曦放下书本,看向一脸严肃的齐然问道。

齐然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想到方才的电话,还是点头说道:“肖涵想要跟我们合作。”

“肖涵?”江晨曦隐去眸底一闪而过的伤痛,勾唇笑着说道,“是件好事。肖氏到底是皖城的龙头企业,和他们合作,对我们来说有益无害。”

齐然却是摇摇头,“不,肖涵那个人心思太重,我甚至害怕他合作是假,想要弄垮我才是真。”

说完,他认真的看着江晨曦,“如果只有我自己,没有关系,可若是我垮了,你怎么办?”似乎不等江晨曦回答,齐然自己接着开口,“我赌不起,也输不起。”

没曾想齐然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江晨曦愣了半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人沉默了许久,江晨曦才开口道,“若是能确定他是想真的合作的话,我觉得还是不应该放弃这个机会。”

“晨曦,这件事我自有主张,你先不要管了。”齐然没有说,他不想跟肖涵合作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他不想再让肖涵有机会接触到晨曦。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当爱阴差阳错-主人公叫江晨曦肖涵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