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嘱我姓名予我欢喜-主人公叫陆烟颜世尧的小说免费阅读

嘱我姓名予我欢喜

小说:嘱我姓名予我欢喜

作者:慕九

主角:陆烟颜世尧

类型:豪门

简介:十年前,他将她带回去,说要给她一个家。三年前,她神志不清,险些杀了他。一年前,他将她送给了对手身边。陆烟恨颜世尧,因为在他的眼里,她不过是一个复仇时的棋子而已,一旦失去作用便可以随意丢弃。同样,陆烟又深爱着颜世尧,因为那些朝夕岁月已经如同爱意牢牢的刻进骨髓。如果死亡是结束,她多希望一切从未开始。

嘱我姓名予我欢喜免费阅读 第一章:该死的人是你

一道闪电,漆黑的夜幕像是被活生生的划开了一道伤口,大雨将至。

白家祖宅,二楼最深处的卧室中,女人的嘶吼声比窗外的雷鸣声还要惨烈。

陆烟满手鲜血,眼底布满惊恐的神色,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头发凌乱,像是一只经受恐惧的雏鸟,躲在角落不停的颤抖着,脸色苍白嘴里不停的喃喃出声:“不是我做的……不是我杀的!不是……不是我杀的人……”

在陆烟脚边不过两米的距离,她的丈夫白世杰躺在血泊里,浓郁的血水从插在他胸口的刀柄上喷流而出,随着时间的流失,白世杰体内的血液逐渐流淌干枯,血液变成涓涓细流顺着他的身下不断的王四周扩散,纯白色的大理石被染成了血红色。

楼下的白伟强与苏芸闻声赶了上来,推门而入的瞬间,苏芸便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大吼一声,“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面上。

白伟强身躯微颤,扶着门框的手颤抖着,“来……来人啊!!!”

随着白世杰被抬出了卧室,陆烟被吓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陆烟已经到了医院。

手臂上插着吊瓶,陆烟虚弱的撑起身子一把扯掉手臂上的吊针,用尽全身的力气坐起身,脑海中起全是昏倒前的场景,白世杰胸口不停的冒着鲜血的躺在自己眼前,毫无生气可言。

不!他不会有事的!

白世杰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强撑着身子走到病房门口,扶着墙壁的手背上,豆大般的血珠从手上滑落,一滴一滴像是梅花一般在地板上绽放。

陆烟置若罔闻。

刚要伸手开门,忽然门板被一股大力从外面踹开,颜世尧一身冷冽的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跟我走。”

陆烟全身都随着颜世尧的出现而战栗着,一双通红的眼睛没有焦距,盯着他言辞坚韧:“我要见白世杰!”

颜世尧不为所动,她口中的白世杰早就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失血过多去世了,直到在太平间确认了白世杰死透的尸体他才赶了过来,没有想到她刚醒来就要见那个男人。

颜世尧语气冷厉:“我再说一遍,跟我走!”说着一把拉住陆烟的手臂,朝着门外拉扯着。

陆烟一心只想要见到白世杰,她只要白世杰活着!只要他活着!

陆烟用尽所有的力气使劲的甩动着他的大手,却被他攥的更紧,几乎要把她的手腕捏碎才肯罢休。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弯下腰,张嘴一口咬住了他的手臂,拼尽全力的撕咬着,像是要把他的肉咬下一块才满足。

颜世尧阴沉的双眸盯着她,冷声质问道:“陆烟,你还真当自己是白世杰的妻子啊!”

陆烟挺着身子,脸上毫无畏惧,牙关紧咬,像是从心底最深处发出的声音一般,咬牙切齿:“颜世尧!是你对不对!是你害死了世杰!是你!”

“世杰?”颜世尧冷哼一声,低头用自己的额头对上她的额头,眼神直直的凝住她的眼眸:“陆烟,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只是我夺取白家的棋子而已!”

陆烟心里满满的恨意,看着他残忍的嘴角,陆烟张嘴咬住了他的下唇,原本就沾染着血液的双唇像是嗜血的恶魔一般,撕咬着他的下唇,直到一股温热的血流顺着她的嘴角滑落,陆烟像是吸血鬼一般含进嘴里。

掐着她下颌的手加重力度,陆烟疼的仿佛失去知觉一般被他拉开。

颜世尧抹了一把嘴巴,早已伤痕斑斑。

眼底闪过一丝杀戮,颜世尧控制不住的一把将陆烟按在墙壁上,“咚!”的一声巨响,后脑撞击墙壁的声音,陆烟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意识都模糊起来。

30

两人的嘴角都沾着血液,颜世尧低声在她耳后,眼底一片阴森,嘴角讪笑两声:“这才一年的时间你就爱上了那个不男不女的废物?还是说你很是享受三人行的乐趣啊!”

陆烟气急,抬手照着颜世尧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颜世尧被她打的愣了片刻,因为愤怒嘴里传来一阵牙齿紧咬的声音,一把掐住陆烟的脖子,因为用力就连手指都因为用力而泛着苍白。

“呸!”陆烟一口鲜血吐在了颜世尧的脸上,血渍顺着嘴角滑落,陆烟撕心裂肺的嘶吼着:“颜世尧,该死的人是你!你就是魔鬼!为什么不放过世杰!为什么!”

随手从口袋掏出一块手帕擦拭着脸上的血水,颜世尧忍无可忍,掐着她的脖子一路将她拖到病床上,一把将她摔在床上,因为急促,陆烟的后背结结实实的撞在病床边沿,陆烟顾不上呼痛的时候,颜世尧长腿一迈一下子将陆烟压在了身下。

“颜世尧,你混蛋!放开我!我要见世杰!”

颜世尧一把按住她擅动的双手按在头顶,心里怒意翻滚,“世杰?怎么,你爱上他了?”

陆烟虚弱的毫无还手之力,因为愤怒全身都在颤动着,声音撕裂的吼叫着:“颜世尧,他是你哥哥啊!你答应我的你只要白家,不会动世杰的!为什么要伤害他!为什么!!!”

“陆烟!”颜世尧眼底尽是鄙夷的神色,看着身下的陆烟,身子忽然压低,嘴唇亲昵的舔舐着她的嘴角,将她脸上所有的血迹用舌头尽数的舔舐干净,喉头耸动,血液下咽,嗤笑着低声在她耳侧:“你还真是情深啊,当时在我身下的样子还记得吗?我是不是该提醒你一下自己的身份?”

“身份?我现在是你的大嫂!颜世尧,你给我放手!”陆烟命令的开口。

颜世尧不为所动,“陆烟,我这才多久没有碰你啊,你就拿起身份了,你现在跟我说是我大嫂?陆烟,你不觉得自己恶心吗?”

“混蛋!颜世尧,你就是个没心没肺的混蛋,我在你的眼里就是一个可以随意交换的婊.子,可是世杰不同!世杰跟你不一样!你就是魔鬼!一个……”

颜世尧眼神一沉,张口含住了她肆虐说个不停的嘴唇。

陆烟全身都在拒绝着,可是男女之力本就悬殊,加上原本就虚弱的身子,陆烟的挣扎在他眼里就如同蚂蚁一般,只要他伸手就可以碾死。

陆烟全身僵硬。

紧咬着下唇,陆烟逼迫着自己不发出一丝声响,就在他快要控制不住热情想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门外的走廊上传来一阵剧烈的脚步声,女人骂骂咧咧的一边啼哭着一边怒骂着走近。

“那个贱人在哪里!我要让那个女人血债血偿!我要杀了她!”

30

是苏芸的声音,陆烟吓得全身卷缩起来,并且苏芸的声音越来越近,他们两个人就这么躺在一起,如果被苏芸看到,陆烟不敢想象苏芸会做出什么事情。

晃动着身子,陆烟想要从他身下挣脱出来,颜世尧意识到她的意思,按着她手臂的双手加重力度,一把扯开她胸前的病服,上半身就这么袒露在空气中。

“怎么,害怕了?外面那个女人就是你丈夫的妈妈,是你的婆婆,如果她看到你跟她厌恶的私生子厮混在一起会怎么想?”颜世尧嗤笑问道。

说完,颜世尧恶意的咬了她一口,陆烟本能的嘤咛一声,意识到自己轻呼出声,陆烟使劲的咬住了下唇,因为用力,有丝丝血迹从下唇溢出,陆烟置若罔闻。

门外,苏芸的声音越来越近,咒骂声依旧,有陌生男人沉闷的开口:“夫人,您千万节哀,少爷死了,我们都很难过,但是您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啊,夫人……”

剩下的话陆烟已经一个字都听不到了,只有那四个字在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少爷死了……少爷死了!”

不!不可能!白世杰怎么会死了!

他说过会保护她的!他说过的,即使他给不了她正常夫妻的生活,可是他也要穷尽自己一生保护她的!

陆烟猛烈的摇着头!

心口疼痛的几乎要让她昏厥,心里像是被挖开一个巨大的血窟窿,心里的血液不停的往外涌出,就像是昨晚,白世杰躺在自己身边的样子。

颜世尧的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像是抚摸一件珍宝一般,几近珍视,手指顺着下巴一直摸到脖子,一路往下,所到之处如同电流穿过……

豆大的眼泪从眼角滑落,视线泪水模糊的看不清眼前的事物,意识逐渐模糊,就连呼吸都缓慢的仿佛停滞一般,全身剧烈的挣扎着,越是挣扎,她的手腕却被握得更紧,手腕处一丝力气都用不上。

门外的响声逐渐清晰,就连苏芸身上带着的饰品的声音都能清楚的听到。

陆烟紧闭着双眸,豆大的泪珠大颗大颗的滚落,低落在身下的床单上氤氲一片,微张的嘴巴,除了哽咽声,声声传入颜世尧的耳朵里,刺耳而令他越发的愤怒。

白世杰死了!

是她害死了白世杰!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不参杂任何杂质的温暖的人,只有他!只有白世杰!

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真心对她的人,怎么可能就这么将她丢在这个世界上,他说过他们是家人,他给不了她爱情,他可以当做亲妹妹一般,给她一个安稳的家,给她一段温暖的亲情。

可是,她却害了他!

都是因为她,是她害死了白世杰!

内心的负罪感令陆烟心如刀割全身的都颤抖着,因为悲痛浑身一丝力气都没有,任由颜世尧拦腰将她抱起闪身躲进了卫生间里。

像是一只任人刀俎的鱼肉,陆烟被他抱在怀里一丝力气都使用不上,双脚瘫软的身子朝着地面摔去,全身的力气都加注在他的身上,任由颜世尧死死的抵在卫生间的门板上,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挣脱不了。

陆烟无声的大哭起来,因为强忍着心里的悲痛,陆烟全身都剧烈的颤抖起来,门外传来一阵尖锐的高跟鞋的脚步声,苏芸的声音大吼起来,“人呢!那个贱女人呢!给我找出来!我要她死!我要她给我儿子陪葬!!!”

门外苏芸还在咒骂着,颜世尧微微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声音压低在她耳侧质问道:“陆烟,你说我们两个这样出去,苏芸会不会直接气死啊?”

陆烟眼底布满惊恐,“颜世尧,你……”

剩下的话还没有说完,陆烟的身后传来一阵剧烈的敲门声陆烟全身僵硬。

门被颜世尧从里面锁住,苏芸大力的晃动了几下没有拧开门把,苏芸大喊一声,“快去给我找人把门打开!!!”

又是一阵脚步声,门外咒骂声终于消失。

陆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身前的人,打开卫生间的门冲了出去。

陆烟身子瞬间僵硬,看着窗前站着的苏芸,一股从心底攀升的战栗遍布全身,喉咙像是被吞入一把刀刃一般,直接将她的喉间割出一道血口。

陆烟紧咬着下唇,十指紧握几乎插入肉里,窗口的人闻声看了过来,眼底的恨意丝毫不掩盖。

颜世尧双手插在口袋从卫生间走出来,冷笑着对上苏芸的视线,声音里充满了挑衅的笑意:“好久不见,白夫人。”

30

苏芸看着两人衣衫不整的样子,以及陆烟红肿的嘴唇,颜世尧嘴角甚至还沾着血渍,苏芸立马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保养得体的手指颤抖的指着面前的两个人,“你们!你们……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我儿子刚死,你们竟然在这里……陆烟!你这个扫把星!是你杀了我儿子!一定是你杀了我儿子!我一定会告你的!你这种女人,死一万次都不够赔偿我儿子的命的!我可怜的世杰啊!就是被你迷惑了心智才会惨死的!”

陆烟呼吸困难,全身抑制不住的哆嗦着,脸色苍白,像是下一秒就会晕倒一般。

颜世尧不为所动,嘴角依旧含着微笑,挑衅的对上苏芸怒不可遏的脸。

苏芸一步一步朝着二人都来,恨不能上前将两个人掐死才能缓和心里的恨意。

“颜世尧!你就是再恨白家,可是世杰是你的哥哥啊,从小世杰处处偏袒你,你就是这么回报他的?你对得起世杰的在天之灵吗?”

苏芸说什么,颜世尧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一般,低头揽过陆烟的腰身,亲昵的用手拂过她脸庞凌乱的碎发,声音像是情人间的亲密:“烟儿,这一年辛苦你了,现在终于可以回到我身边了。”

陆烟瞪大的双眸,不可思议的看向颜世尧,她万万没有想到颜世尧会直接当着苏芸的面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暴露出来,陆烟只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沉闷,苏芸说了什么,她已经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忽然眼前一黑,陆烟彻底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鼻子里钻进一阵刺鼻的酒精味道。

陆烟睁开眼,看了眼四周,纯白色的墙壁,纯白色的天花板,就连她躺着的地方都是纯白色的。

陆烟撑着床单坐了起来,是她,是她害死了白世杰。

陆烟是陆家的大小姐,八岁之前她活的无忧无虑,可是就在八岁那一年,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亲离奇死亡,她被继母赶出了陆家,陆烟就像是一直任人践踏的流浪狗一般蜷缩在天桥下,在一对流浪汉中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那天晚上,临城下了很大的一场雨,就在陆烟奄奄一息的时候是颜世尧的出现救了她。

颜世尧给了她第二次生命,陆烟便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他说什么她便做什么,他要她进入娱乐圈,她便没日没夜的躲在练习室里拼命练习,直到全身瘫软被他从练习室里拖出来。

他要她嫁进白家,她便投其所好,努力学习白世杰所有感兴趣的东西。

一年前,她在颜世尧的安排下在一场车祸中冒着生命危险救了白世杰,出于感恩也好,真的爱她也罢,白世杰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娶了她。

结婚整整一年,白世杰却从来没有碰过她,直到她一次不经意间撞见了白世杰的秘密,原来他喜欢的是男人。

但是,白世杰却对她说:“烟烟,不管我喜欢的是男是女,我跟你保证,从决定跟你结婚开始,我发誓一定会对你好,用我所有。”

确实,婚后白世杰几乎将她宠的不像话,不论白家多少人反对,也不管苏芸拿着生命威胁,白世杰不为所动,不论他走到哪里,白家这位被宠坏的少夫人就跟到哪里,一时间两人成了临城人人艳羡的金童玉女。

陆烟开始对颜世尧产生了怀疑,他想要白家,她苦苦哀求不管他要做什么,只求能放过白世杰,可是没有想到最后他竟然会要了白世杰的命!

白世杰是她的亲人!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啊!

30

门口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哒…哒…哒…”声,紧接着是强烈的开门声,陆烟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已经来到了她的病床前。

“陆烟!”一声暴怒,苏芸一脸怒气的瞪着陆烟,之前的优雅高贵的白夫人忽然变得狰狞。

陆烟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苏芸已经上前愤怒的揪住陆烟的头发,像是拉着一块抹布一般,将陆烟扯到地上。

“啊!”陆烟的手背上插着的针头,因为大力的辣拉扯,一下子戳破肉皮,深深的一道血痕,瞬间有血液流出。

陆烟挣扎着想从苏芸的手里挣脱,可是越是挣扎,头发却被抓的越紧。

“妈!不要……”

陆烟尖叫着,苏芸充耳不闻,扯着陆烟的头发一路拖着她走到卫生间,将陆烟摔进马桶边上,陆烟双手扑在马桶边沿上,头上的疼痛没有来得及缓释,苏芸按着她的头使劲的按进马桶里。

马桶的抽水不断的拍打着她的脸,消毒水的味道混杂着马桶水的味道直接钻进鼻子里,陆烟只觉得肺里的空气像是被抽空了一般,窒息的感觉让她恐慌。

双手不停的在空中挥舞着,苏芸按着她头的力道不断的加深,咒骂声不停的在头顶盘旋。

“陆烟,你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世杰对你这么好,你竟然害死了他!你这个狠毒的女人!该死的人是你!我儿子不是疼你嘛,好啊,你去死啊,死了去陪我儿子去!你去死啊!”

“咕噜噜…咕噜噜…”陆烟嘴里不断的吐着气,马桶传来一阵水流冒泡的声音。

所有的话语全部被掩盖进了马桶的抽水声中,陆烟绝望的挣扎显得异常的苍白无力。

就在陆烟逐渐失去意识的时候,苏芸终于松开了她的头,陆烟猛然中得到空气,身子朝着身后的墙壁上摔去,整个人大口的呼吸着,像是一只脱离水的鱼一般,张着大口不断的加深着呼吸。

看着这样的陆烟,苏芸的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居高临下的看着蜷坐一团的陆烟,苏芸的心里越发的愤恨起来。

抬脚一脚踹在陆烟的身上,陆烟早已虚弱不堪的身子被苏芸一脚就踹到在地,心里的苍凉已经让她无法再反抗了,只能悲戚的默默忍受着。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世杰,对不起……”

苏芸蹲下身子,一把牵制住她的下巴,将陆烟的脸扳过对上自己的眼神,声音像是从冰窖里传来的一般。

“陆烟,从你进到白家开始我就不待见你,如果不是我儿子宠你,我早就将你赶出白家了,现在你竟然害死我儿子!陆烟,我要你生不如死!我要你的命给我儿子陪葬!”

苏芸说的话他一字不落的落入耳中,心里像是被豁开了一道口子,他死了,那个将她捧在手心的人死了!

该死的人是她!应该死的人是她!

强压着心里的颤抖,陆烟愣愣的开口:“妈……”

话还没有说完,“啊!”一声闷声,苏芸一脚踹在了她的肚子上,将她踩在脚下,怒吼一声:“别叫我妈!你不配!”

“现在我儿子死了,你满意了?你满意了吧!扫把星!”

“不!”陆烟大喊一声。

“他没有死!他没有死!”陆烟疯狂的怒吼着,像是从心里怒吼出来的一般,他没有死!白世杰不能死!

他答应她的,要照顾她一生一世的!他答应的!

被苏芸踩着的小腹处传来一股刺痛,浓烈的热流从下身流出,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她体内流失……

30

陆烟怀孕了。

医生再三的嘱咐过,她这次动了胎气,以后要好好保护孩子才不会有问题。

陆烟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只是脑海中反复的回荡着那四个字:“她怀孕了!她怀孕了!”

只是这个孩子……是颜世尧的!

直到了这一刻,陆烟有多么希望这个孩子能是白世杰的,起码他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个骨肉的存在。

可是,她已经没有机会了!再也没有机会了!

在医院一连躺了三天,三天后的上午,白世杰的葬礼在白家祖宅举行。

在他最喜欢的白色玫瑰中,黑白色的照片,男人笑颜依旧,棱角分明,眉眼中依旧是那个温暖如玉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改变过分毫。

白家唯一的继承人去世,整个临城都惊动了,灵堂弥漫着一种死寂的气息,所有人都身着黑衣的站成两排,随着陆烟一身麻衣走进灵堂,原本肃静的灵堂瞬间像是炸开了一般,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对着陆烟不停的指指点点着。

陆烟一步一步,脚步笃定而且坚韧,走到灵位前,冰冷的脸上布满了泪水。

“咚!”一声,陆烟直着上半身跪在了白世杰的灵位前,背脊不停的抽动着,泪水像是决堤一般,声音泣不成声:“对……对不起……”

这些天她说了太多的对不起,可除了对不起,陆烟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

苏芸已经哭的瘫软在地上,看到跪在地上的陆烟,破口大骂,根本不管周围是否有来客,或者楼上因白世杰去世悲痛的白老爷子。

苏芸冷哼着,她现在只要看到陆烟就想到她跟颜世尧的私情,可是偏偏这些她什么都不能说!

为了自己儿子的名声!苏芸什么都不能说!

抬脚朝着陆烟的肩膀就是一脚,这一脚有多重,但看陆烟往后倒去的距离就可以知道。

“嘭!”的一声,陆烟的额头撞在装着白世杰的水晶棺上,原本就撞出了一个血口子,现在又添加了一个,陆烟的脸上已经伤痕累累,鲜血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

陆烟疼的全身颤抖,跌跌撞撞的起身,抬起头就看到躺在棺材里的白世杰,双眸紧闭,仿佛周遭的一切黑暗,一切薄情都与他无关。

鲜血流尽眼里遮挡了视线,陆烟胡乱的摸了脸一把,将脸上的血液全部擦掉。

两只手涂满了血液,隔着白色透明的棺盖,陆烟颤抖着嘴唇,不停的喊着,一声一声,声嘶力竭。

“世杰你起来好不好……世杰,我是陆烟啊,我是小烟啊,你起来,我们回家睡觉,这里太冷了,我们回家睡觉,回家……回家……”

在场的人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所有人都不由的唏嘘着,同情的看着陆烟。

苏芸挣脱开两边的人,扑倒陆烟身边,掐着她的脖子将陆烟拉到一边,修剪得体的手指打在她满是鲜血的脸上,一声声的巴掌声在灵堂里响起。

“扫把星!你这个扫把星!赶紧滚!你给我滚出白家!我们白家没有你这样的儿媳妇!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是你!扫把星!”

陆烟冷着一张脸,眼里没有一丝生机,甚至连希望都没有,整个人像是沉积在等待死亡中一般,任由苏芸抓着她的头发一下一下的撞在水晶棺上。

额头不断有鲜红涌出,就在陆烟几乎快要晕厥的时候,门外传来一声低沉却有力的男人声。

“夫人这么大动静,不怕打扰到儿子,让他死不瞑目么?”

30

闻声,所有人的视线聚集到声音来源处,就连苏芸都停下了动作。

透过眼前一片血红,陆烟终于看清了那人的脸,竟然是他!

颜世尧!

他怎么会来这里?

颜世尧一脸沉寂双手垂在身体两侧,在所有人的视线中走到灵位前,点了香恭敬的朝着白世杰的灵位鞠躬上香。

而后转身走上前,朝陆烟伸出手。

陆烟看着眼前的手掌,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刚好对上了他看过来的眼眸,沉静如水。

颜世尧脸色凝重,看着苏芸冷声道:“今天是大哥出殡的日子,您这样不合适吧。”

颜世尧没有称呼苏芸,可是一声“大哥”便足以道出了他与白家的关系。

侧过头,苏芸瞪着眼前的颜世尧,冷笑一声,“你算什么东西!”

抬手冲他的脸打去!

“住手!”

瞬间,整个灵堂安静了下来,白老爷子由管家搀扶着走了下来,多年征战商界,白老爷子身上有股难以说明的威严,逼得所有人都不敢造次,就连苏芸都老老实实的低下了头。

“今天是我孙子白世杰的葬礼,很感谢各位朋友的到来,送世杰最后一程,今天除了送世杰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跟各位说一声,那就是这位……”白老爷子伸手拍了拍颜世尧的肩膀,跟大家介绍道:“想必大家都不认识,之前他一直生活在M国,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白家的二公子白世尧。”

管家在白老爷子的授意下走过去将陆烟扶了起来,管家小声在陆烟耳侧警告道:“老爷子说你今天最好配合好,否则你连送大少爷最后一程都不配。”

陆烟全身一震,一股冷意从心底遍布全身。

白世杰下葬的时候,就连老天似乎都在为一条鲜活善良生命的消逝而哭泣了,大雨倾盆,陆烟不管自己身上的伤口,硬是强行非要亲手将白世杰埋葬了。

临城三十年难遇的大雨,陆烟全身湿透的跪在墓坑前,两只手沾满了泥土,一捧一捧的将泥土洒在白世杰的棺材上,嘴里不停的忏悔着。

颜世尧站在最前面,她嘴里一字一句全部进入到他耳里,颜世尧眼底几乎要喷出火来,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蠢女人,他也不会来到这里,白家二公子?

他不屑!

冷哼一声,颜世尧嘴角冷笑一怔,陆烟一头栽倒了泥土里,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人又回到了病房,窗户处站着一个背影,陆烟看不真切,那样熟悉的感觉,因为昏睡,一开口嗓子里沙哑的像是嗓子都要裂开了一般,“世杰……是你吗?”

颜世尧背脊僵硬,放在窗台的双手瞬间紧握成拳。

那个人没有反应,陆烟撑着酸软的身子,低声喃喃:“是你回来了是吗?”

纤细的手指甚在半空,因为不确定肩膀都在轻颤着,终于站在窗前的背影走了过来,昏暗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陆烟终于看清了那人的脸庞。

陆烟立马收回双手,不安的往后挪着身子,想要离他更远一些。

颜世尧冷若冰霜,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前,“陆烟,你还真是深情啊,白世杰已经死了!看好,我才是你的男人颜世尧!”

陆烟眼眸闪烁,看着眼前男人的轮廓,手不知道怎么就覆了上去,“对啊,你是颜世尧,你是冷静无情的颜世尧啊,你不是世杰,他那么温暖,你怎么可能是他。”

她不知道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他听,语气里满是惋惜。

颜世尧被她的语气与神色刺激到,按着她的脖子将陆烟整个人按在了病床上,声音冷鸷:“他温不温暖我不知道,但是我硬不硬你最清楚了!”

陆烟一愣,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他就是想羞辱她!

陆烟抢先一步,两手环住他的脖子,嘴巴立马吻住了他的双唇。

30

颜世尧反应过来,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勺加重了这个吻。

陆烟头脑昏昏沉沉,脸颊滚烫,视线迷离的看着眼前的人,手指几乎掐进肉里,喃喃的开口,声音缠绵:“世杰……”

颜世尧刚被这个吻吻住了那颗愤怒的心,结果她竟然还是满心的都是白世杰!

心里有股火烧的正旺,他不允许!不允许她的心里还有别的人!

手里的动作已经代替了他心里想法,一把将她身上的病服扯开。

陆烟疼的眉头紧蹙,两只手撑在身前,用力的挣脱,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压在自己身上的身子却岿然不动。

尝试几下,陆烟彻底放弃了挣扎,僵硬的躺在病床上,任他动作粗俗的进行着自己的动作。

她的肚子里还有一条生命在发育,可是宝宝的爸爸却在做着伤害她的动作。

一场缠绵在所难免。

回归寂静,颜世尧抽身离开,陆烟眼睛呆滞的看着天花板,心在滴血,可是他却看不到。

为什么要这样!

转身离开前,颜世尧脚步一顿,“陆烟,记住你是我的!生生世世都是我的!”

一行眼泪划过眼角,陆烟紧紧的闭上了双眸。

随着一声响亮的关门声,颜世尧走了。

躺在病床上,陆烟不知道躺了多久,直到小腹处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下体那股熟悉的炙热感令她感到恐慌。

陆烟赶紧起身,刚一动身子,一股浓厚的温热涌了出来,陆烟赶紧按了一下床头的紧急呼叫铃声,护士赶了过来,看到躺在床上的陆烟时,护士恐慌的赶紧跑出了病房,将医生喊了过来。

“陈医生!陈医生!”

陈怡然赶紧将陆烟送进了手术室,刺鼻的酒精味道,陈怡然轻声的趴在陆烟耳旁,“烟儿,你怎么回事啊,上次不是告诉过你吗,你现在怀着孕,怎么能行房!你……”

陆烟双手紧紧的抓住陈怡然的双手,“小然,孩子怎么样?孩子不会有事吧?”

陈怡然有些为难的看着她,怜惜的回握着她的双手,“烟儿,没事的,没事的,孩子很坚强,你放心,接下来只要好好的保胎,孩子不会有事的。”

从手术室下来,陆烟没有回到病房,而是直接去了陈怡然的办公室,她怕自己这个状态被颜世尧看到会发生什么,索性直接躲了起来,她现在不想要见他。

躺在陈怡然办公室的沙发上,陆烟身体很疲倦,可是却怎么睡都睡不着,眼睛干涩,只要闭上双眸脑海中全是白世杰的身影,苍白的脸躺在血泊里,不断有血红色的液体从他的胸口喷出。

陆烟不敢闭上眼,不敢去面对他。

陈怡然猛然冲了进来,手里握着手机担忧的看着沙发上的陆烟。

“怎么了,小然?”陆烟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陈怡然似乎被吓到了一般,不安的吞咽一口,握着门板的手不断收紧,眼神怯生生的看向了门外。

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了进来,看着躺在沙发上的陆烟,语气威严不可违抗的开口:“你好,我们是临城公安局的,7月9号发生了一起命案,有人举报你涉嫌杀人,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30

三天后,榆城法院开庭。

陆烟坐在被告席,神色呆滞。

身后站着两名制服警察,法官的一声:“肃静”所有人全部禁音。

整个过程,陆烟几乎什么都没有听到,直到作为证人的苏芸出现在法庭上的时候,陆烟才恍惚反应过来。

苏芸眼底写满了恨意,恨不能将她撕碎一般,陆烟的心像是被搅拌着拧在一起。

“我推门进入房间的时候,陆烟的手里拿着刀子而我儿子正躺在血泊里。”

“证人,你确定是亲眼看到的?”公诉人再三确认道。

“我确定。”

公诉人点点头,看着法官道:“法官,现在人证物证俱在,本院认为被告人陆烟为遗产而实施杀人,受害人当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提出公诉,请依法判刑。”

“不是的!”陆烟猛然站起来,大声的呐喊着:“不是我!我没有杀人,不是我!不是我!啊!!!”

陆烟忽然像是疯了一般的想要从被告席跑出来,眼神猩红的对着苏芸喊道:“我没有杀人,世杰不是我杀的!你为什么要陷害我,我是世杰的妻子,我怎么可能杀他!不是我,你在说谎!”

颜世尧坐在庭审席,看着陆烟身嘶力竭的样子,还没有等颜世尧反应过来,陆烟已经被身后的两个警察一把按在了地上。

整个法庭响起陆烟凄厉的惨叫声,每一声都像是一把刀子一般扎进所有人的心里。

还在哭喊中的陆烟,额头青筋暴起,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绝望,让颜世尧心惊。

警卫将陆烟从地上拉扯起来,两个人一边一个的按着陆烟的肩膀,法官使劲的敲着手里的“醒目锤”。

“肃静!肃静!”

法庭再次恢复安静,律师出示了陆烟的精神诊断,以及一份录像。

当惨绝人寰的嘶吼声在法庭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了,一个个瞪大了双眼看着屏幕上的影像,就连陆烟都呆怔了。

视频里是陆烟的身影,寂静空旷的房间里,陆烟双手双脚被绑在病床上,因为挣扎,陆烟的手腕脚腕都勒出一道道血痕,干枯的嘴唇不断的发出嘶吼声。

一声一声,像是利剑一般扎进了陆烟的心里。

明明她一点记忆都没有,陆烟恍惚想起来,这几年她有很多时候的记忆是模糊的,而在此醒来身上就多了很多伤痕。

尤其是那天晚上,电闪雷鸣,她一个人全身蜷缩在床上,直到一个怀抱将她抱住,然后……

后面的记忆没了。

难道真的是自己杀了白世杰?

是她亲手杀了将自己捧在手心的男人!

不!不是的!

不会是这样的!她怎么会伤害世杰!

“啊!!!”头疼剧烈,陆烟痛苦的抱着头,全身血液倒流一般,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尖叫着……

“噗!!!”陆烟一口鲜血,在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时候,朝着颜世尧的方向喷出。

两个人不过几步的距离,颜世尧满身鲜血的看着陆烟在自己眼前轰然倒地。

人群中发出一阵阵的惊呼声,所有人都被眼前始料未及的一幕吓到,张大了嘴巴,惊骇的看着法庭中央的陆烟。

明明近在咫尺的距离,颜世尧却像是隔着十万八千里一般,发软的双脚几乎支撑不住他的身躯,他却一步都迈不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烟的身子像是落叶一般倒在地上。

鲜血淹没了他的视线……

30

陆烟被紧急送往了医院,随着陆烟被推入手术室,颜世尧像是没有了主心骨一般整个人晃了晃。

一向自认为是很强大的一个男人此刻竟显得有些无措,眼眸闪烁,像是失去了聚焦,眼神涣散没有了丝毫的光亮。

手术室门口站着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他们巍然不动的站在那里。

两个多小时后,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打开,医生走了出来,额头布满了冷汗。

颜世尧赶紧走上前,“医生,陆烟怎么样了?”两个警察也在焦急的等待着结果。

医生摇了摇头,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颜先生,陆小姐是急火攻心导致的吐血,原本陆小姐的精神状况就已经到了边缘,加上又受了刺激,这一次我不敢保证她的神志是否还保持清明。”

医生说完便离开了,一个警察跟着去做笔录,另外一个警察始终站在一旁等待着陆烟被推出手术室。

两个护士一左一右的将陆烟推了出来,苍白的一张脸,嘴角似乎还残留着刚才吐血的痕迹,血渍清晰,然而她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血色,整个人安静的就连气息都几乎不可闻,死气沉沉。

颜世尧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不去发狂,努力维持着理智,不能表现出一丝令人怀疑的神色,可是眼底的苍凉却还是出卖了他。

陆烟一直昏睡着,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缓缓张开双眸,眼前的一切都是纯白色的,就连她的手都进出惨白。

陆烟一醒来,陈怡然立马凑了上来:“小烟,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陆烟的眼看什么东西都模模糊糊的,努力的辨认了一会儿才看清楚眼前的人,“然然?是你吗?”

一开口,嗓子里的沙哑那么明显,喉咙的地方像是卡住了什么东西。

陈怡然立马上前一把握住陆烟的手,“是我!小烟是我!我是然然,我是!”

说着,陈怡然竟然不由的落下了眼泪,豆大的眼泪打在两人紧握的手背上。

陆烟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然然,你哭什么,我不是没事嘛。”

陈怡然赶紧擦拭掉自己脸上的泪水,努力的扯着嘴角,露出一抹最温暖灿烂的微笑,“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陆烟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兜兜转转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医院,只是在昏迷的时候陆烟记得耳旁一直有个男人在跟自己说话,可是醒来却不见了踪影。

“然然,颜世尧呢?我印象中他一直在我身边的,现在人呢?”

陆烟问出这句话,陈怡然的脸上立马露出了难看的神色,脸色一冷,“死了!”

陆烟惊呼一声:“死了?”因为过度激动扯到了心口的伤口,倒吸一口凉气,陆烟捂住了胸口,“颜世尧死了?”

陈怡然愤恨的拍了拍她的脑瓜,有那么一刻她真的想要拨开陆烟的脑子看看她都在想什么,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她醒来的第一件事情竟然不是关心自己的身体,而是关心那个薄情故意的男人!

30

陈怡然虽然不想在陆烟刚醒过来就刺激她,可是一想到那个男人此刻可能正在温柔乡里沉沦,陈怡然就气的全身哆嗦。

拿出手机,将早上个大新闻头条的消息调出来,塞到陆烟手里,“自己看!”

陆烟不信有他,拿起手机,结果只是一个标题就足以令她全身呆愣在了原地。

【白家今日宣布将与贺家联姻,神秘白二少爷不久将迎娶贺家大小姐,这无疑是临城商界股市的一大巨浪】

颜世尧要跟贺……贺言熙结婚?

陆烟整个人呆愣在了原地,良久都没有反应过来,这……这怎么可能!

就在开庭之前,他还口口声声的说着不会让她离开,不过几天的时间,他就要娶别人了?

陆烟彻底的乱了,许多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不管是颜世尧前后态度的转换,还是自己的病情。

对,病情!

陆烟一把抓住陈怡然的手问道:“然然,我真的有病吗?我真的有……有精神分裂?”

陈怡然一愣,不过立马便被她掩饰了过去,“没有!你听谁说的啊!你这样子,颜世尧都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你还能这么冷静,像是有病的样子吗?”

想到法庭上律师展示的证据,以及她的诊断书,“可是颜世尧手里的那个诊断书,那个不是……”

“那个是假的了!”陈怡然安慰的说,一边说着一边转身走到桌子上给陆烟倒了杯水,再次转过身,脸上已经挂上了浅笑,“你是不是傻啊,如果不说你有病,这杀人的罪名就真的落到你的头上了。”

接过陈怡然手里的水杯,陆烟轻抿一口,可是心里依旧是一团乱麻一般,什么东西都没有头绪。

“可是……”

“好了,别可是了,你没病,但是一会儿你得装病!”

陈怡然将一切都跟陆烟交代清楚,陆烟听完才知道了颜世尧的计划,从法庭上出示的证据开始,陆烟就已经被定为了精神失常,只有精神病杀人才不会法律责任,不管白世杰是不是陆烟杀的,起码这个事情与她再无关系。

可是,如果人不是她杀的,那白世杰是怎么死的?

这个世界上最想要白世杰死的人,除了颜世尧还有谁?

如果人真的是颜世尧杀得,他何不顺势推舟将这个罪名安在她的身上,这样就不会有人再追查白世杰的死因了。

为什么他要救自己?

越想陆烟觉得自己的脑子越乱,手里的水杯背的打翻,陈怡然一边说着她一边将她手里的水杯拿起来放在桌子上。

“好了好了,别想了,如果你想查清真相,现在绝不能被定罪。外面的警察待会一定会问你的,他们要确定你是真的疯了,所以一会儿你就乱叫乱闹,我会假装给你打一针镇定剂,然后送你进精神病院。”

果然,不一会儿两个警察便开门进来询问。

陆烟双眸呆滞,在问到她白世杰的时候,陆烟像是疯了一般,撑着身子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拉着其中一个警察的胳膊,狠狠的咬了下去。

好在一旁的另一个警察反应迅速,立马将陆烟拉开,被咬的警察因为疼痛牙关紧咬,一脸警惕的看着陆烟,生怕她又扑上来。

30

陆烟初见成效,张牙舞爪的怒吼着,嘶叫着,两只手不停的扒着眼前的警察,张着嘴巴又想要咬人。

毕竟受过专业训练,两个警察一边一个按着陆烟的胳膊直接将陆烟按在了病床上。

即使被制服,陆烟依旧踢动着双脚,扭捏着身子想要反抗,就在两个警察犯愁的时候,陈怡然已经换了一身白大褂,手里拿着针管跑了进来,冲着两个警察说道:“警察同志,别害怕,我马上给她打一针,打一针就好了。”

有两个警察同志帮忙,陈怡然将手里的针管扎进了陆烟的手臂上,随着针管的推入,陆烟反抗的力量逐渐弱了下来,声音减弱,直到再也查问到。

将陆烟挪到床上坐好,陈怡然才气喘吁吁的说道:“两位警察同志,病人这样子恐怕做笔录够呛了,现在只能送到精神病院了,要不然她还会闯祸的。”

陈怡然的话令两个警察迟疑了,“这……这我们没法做主,需要跟上级请示一下。”

身为陆烟的主治医生,很快有专门的医疗人员来跟陈怡然进行洽谈,最后的结果是确认了陆烟精神失常的事实。

临城精神病院像是笼罩在一股阴郁的氛围中,在陆烟被送进精神病院的第三天,警察再三确定了陆烟的精神状况后,三天后才撤离。

警察走后,陆烟被转了房间,直接送到了医院的顶楼房间,陈怡然会隔几天过来几趟,跟陆烟交代了几句,让她再耐心的等几天,然后就来接她出院。

苏芸来的那天,整个精神病院都安安静静的,陆烟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最近几天天气越来越冷,树上的叶子都变黄开始落叶。

苏芸推门而入,门立马被从外面被反锁。

陆烟不知道她来这里做什么,想到之前她连续两次想要杀了自己为白世杰报仇,陆烟的心里就充满了警惕。

苏芸依旧是高贵优雅的样子,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双腿一盘,“怎么,不欢迎我?”

陆烟轻笑一声,“您不是一直想要我死去陪世杰吗?您是来看看我是不是还活着吗?”

苏芸眼睛不再看她,一副轻蔑的样子看着自己修剪的手指,照着指甲吹了两口气才悠然说道:“怎么说我都是你婆婆,我来看看自己儿媳妇不是很正常吗?”

陆烟转过头,看着她眼底布满了不解,按着以往苏芸的作风,她怎么可能跟自己说这些话呢,儿媳妇?她竟然会承认?

见她不说话,苏芸忽然站起身走到陆烟身前,一把拽着陆烟的胳膊将陆烟拉了起来,“你竟然没有被判刑!陆烟,我真的小瞧你在颜世尧心里的位置了,为了你他甚至可以做伪证!”

陆烟不知道她的目的,或者她是不是来试探自己,陆烟咬着牙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苏芸的手加重力道,掐着陆烟的脖子不断靠近,几乎开口说话的热气都可以喷洒在她的脸上:“不知道?你会不知道!”

陆烟被她掐的几乎要窒息,苏芸随手一把将陆烟扔在了地上,陆烟脚下一绊,陆烟的身子撞上了刚才坐的椅子,陆烟本能的捂着自己的小腹缓解了刚才剧烈的撞击。

30

整个人痛苦的躺在地板上,肚子传来的剧痛令她感到恐慌。

“呃!!!”陆烟强撑着身子朝着床边爬去,手机就放在床边柜子上,小腹的疼痛感让她感到恐慌。

必须要马上打电话求救,要不然孩子……孩子……

苏芸走上前,高跟鞋抬高踩在她卷曲着伸向手机的手指,苏芸双手环胸看着趴在地上的陆烟,像是一块被人随意踩踏的垃圾一般,冷笑一声,苏芸的脚掌踩着她的手指轻碾着。

“啊!!!”陆烟大呼一声,十指连心,陆烟更是疼的不行。

结果刚一开口,下身一阵温热,陆烟直接停止了动作,下身那股熟悉的粘稠感令她几乎要崩溃,孩子……

“求你……我的孩子,不要!”陆烟大喊道,为了孩子她可以什么都能够放下……

“孩子?”苏芸反问一句,“什么孩子!”

陆烟额头有豆大的汗水滑落,嘴唇已经疼的苍白干裂。

苏芸闻言不由的看向陆烟捂着的肚子,顺着小腹往下,白色的病服有一股血红沾染了病服。

苏芸这才意识到陆烟嘴里的孩子是什么意思,猛然收回脚,弯下腰掐着她的下巴,将陆烟逼向自己问道:“孩子是谁的?告诉我,孩子是谁的!”

陆烟呼吸越来越重,小腹的疼痛已经令她的神志有些飘渺,“孩子……孩子是世……世杰的!”

陆烟说谎了。

孩子根本就不是白世杰的!她跟白世杰从来都没有发生任何男女之事,又怎么会有孩子!

“你说什么?孩子是世杰的!”显然苏芸也惊到了,整个人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残喘的陆烟。

“是!孩子真的是世杰的!妈,救救孩子!救救世杰的骨肉!”陆烟没有办法,如果她不承认孩子是白世杰的,依着苏芸的狠毒,这个孩子一定会被她直接扼杀在她肚子里。

不!这是她第一个孩子,这个孩子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看一眼,她不能让孩子就这么去了。

哪怕说谎,她也要保住孩子!拼尽全力!

苏芸朝着门口大喊:“来人!快来人!”

后面的事情,陆烟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神志,眼前似乎在不断过闪着亮灯,一个一个一个的从眼前闪过,鼻子里满是消毒水的味道,视线越来越模糊,直到眼前一黑。

耳旁有人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陆烟烦躁的张开眼,许久不见光明,陆烟适应了一会儿才完全张开双眼。

苏芸一看到陆烟醒了过来,赶紧挂断了电话跑了过来。

“醒了,小烟,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还难受啊?”苏芸难得的关切,令陆烟受宠若惊。

陆烟干涩的吞咽一口,苏芸赶紧跑到桌子旁给她倒了杯水,“来,小烟喝水。”

陆烟只是怔楞的看着她,任由她一只手扶着自己另一只手端着杯子给自己喝水。

“白夫人….你……”

陆烟的话还没有说完,苏芸脸一变,立马故作责备的说:“叫什么白夫人,我是你婆婆,是你妈。”

陆烟嘴角冷抽着,看着眼前的人,越来越陌生,越来越捉摸不透。

“妈……”陆烟如鲠在喉的开口,忽然想起自己昏倒前下身的温热粘稠,陆烟焦急的问道:“妈,孩子呢?孩子还在吗?”

苏芸放下杯子,安慰的说:“没事的,没事的,孩子还在,孩子还在。”

“孩子…….孩子还在……”陆烟喃喃的开口,完全不敢相信,孩子竟然还这么坚强的在她肚子里。

手不由的抚向肚子,依旧平坦的小腹却有个孩子在生长。

30

陆烟怀孕了,苏芸不会真的以为孩子就是白世杰的,只是现在陆烟的身体无法做羊水穿刺,她要等,等到陆烟的身体养过来,她要做DNA检测。

如果真的是白世杰的,苏芸可以暂时放过陆烟,让她把孩子生下来,那可是世杰唯一的骨肉。如果孩子不是世杰的……苏芸眼眸一沉,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连大人带孩子都要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白氏大厦顶楼窗前。

颜世尧两手插着口袋站在窗前,门外传来敲门声,助理林浩泽推门而入,恭敬的站在身后,“颜总,陆小姐被苏芸接走了。”

颜世尧转过身,眼眸一沉,“接走了?”

“已经回到了白家。”林浩泽把调查的照片递过去。

颜世尧翻阅了一下,从陆烟被送进精神病院,颜世尧一直没有去看过,一是因为避闲,二是他现在有太多事情要做,刚回到白家,虽然对外白家承认了他的身份,可是白家却处处提防着他。

既然决定回来了,网也撒出去,一切都已经覆水难收了。

“派人24小时跟着陆烟,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你知道该怎么做。”颜世尧将手里的照片往桌子上一扔,转过头,视线所及整个城市沉浸在一片绚烂的灯光中,一切似乎都是祥和的模样,可是临城即将迎来一场浩劫,天翻地覆的大转变。

“是!”林浩泽点头应道,刚要转身离开,忽然脚下的步伐一顿,思索十几秒才开口问道:“颜总,你……真的要跟贺家联姻?”

“你什么意思?”

林浩泽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之所以在颜世尧身边一待就是7年,除了他卓越的工作能力以外,还有就是他的分寸以及对于颜世尧的默契。

可是,这一次他似乎越轨了。

一想到陆烟这么多年来承受的一切,林浩泽全部看在眼里,对于两人之间的关系他是全部感受得到,“陆小姐什么都不知道,您现在这么做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吗?”

颜世尧释然一笑,是啊,他也是经过多年的深思熟虑,这么做真的好吗?

可是,还有别的办法吗?

贺家是囊中之物,他必须在百分百的把握下让所有的人全部认错,为了当年的错误而受到应有的惩罚!

“贺学森当年做的孽迟早是要还的。”颜世尧阴冷的说道。

“可是您想过没有,陆小姐怀孕了,现在苏芸误以为是白世杰的还能瞒住一段时间,但是苏芸肯定还有后手,陆小姐随时有危险的。”

一阵沉默,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林助理!你是不是过问的有些太多了,陆烟是我的女人!就是有危险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我的!你在担心什么!”

“是,颜总,是我多嘴了。”林浩泽低头认错。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嘱我姓名予我欢喜-主人公叫陆烟颜世尧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