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萌鬼神探-主人公叫林柒柒白亦彦的小说免费阅读

萌鬼神探

小说:萌鬼神探

作者:我是蛇精病

主角:林柒柒白亦彦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林柒柒自从收到了那个诡异的短信开始,她的人生就好像哪里出了问题。凶杀、鬼祟、阴谋接踵而来……而与我并肩作战的竟然是一只人格分裂的帅鬼!

萌鬼神探免费阅读 第1章 奇怪的短信

午夜十二点,远离市中心的废弃工厂内,万籁俱静。

头顶上的月亮穿梭在丝丝乌云中,时隐时现。

我凭借着手机上微弱的光,来到了这座废弃工厂内的一处厂房前,光亮所及之处可以看到铁门上的锈迹斑斑。

一阵阴风吹过,伴随着四周树叶不规律的沙沙声,我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本能的打了个冷颤。

要不是在意这突如其来的手机短信,打死我也不会在大半夜的时候来这种破地方!

想着,我再次把那条短信打开,重新确认了下上面的内容。

“张琪有危险,速去香安街444号工厂的五号厂房……”

这条手机短信的内容总给我一种话还没有说完的感觉,但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

起初我以为是谁在恶作剧,直到我注意到,发短信给我的居然是我自己的手机号码。我才意识到,这件事好像不太对劲!

短信内容提到的张琪,是跟我一起合租房子的室友,她从早晨出去后,到现在都没回来,而且在我收到那条奇怪的短信后,我怎么都联系不上她了。

所以我决定,前往那个444号的工厂,一探究竟!

我一次次的做着深呼吸,想以此来平定内心的紧张感,顺手从门旁边拿起一根铁棍防身,这才小心翼翼地推开了眼前的那扇大铁门。

“吱嘎……”

沉重的铁门在被推开时,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让我浑身的汗毛立马都竖了起来。

“有人吗?张琪——张琪你在吗?”

推开门后,我用手机向厂房内照了照,隐约可以看见里面很杂乱空旷,还能闻到从厂房里涌出来的那股混杂着铁器的血腥味。

我连忙尝试着再次拨打了张琪的手机,结果一两秒钟之后,一阵清晰的手机铃声从厂房的深处传了出来!

“铃铃铃——铃铃铃——”

只是一瞬间,我感觉我头皮都麻了,两只手冰凉冰凉的,不断从里面传来的血腥味时刻在提醒着我,现在掉头就走,或许还来得及!

“张琪!”

我在门口又对着黑洞洞的厂房不甘心的喊了几声,依旧没有人回答我!

因为实在放心不下张琪的安危,犹豫再三后,我最终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手机的光亮有限,我除了能看清眼前的路之外,其他一切都在模糊和未知中,我全身紧绷,紧张得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厂房里异常阴冷,让我感到全身都不舒服,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往里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我手机上的光亮照到前方有一大滩血,上面还躺着几个人!

“啊——”

我吓得惊声尖叫起来,本能的将手机的光亮从前方的那片血泊中移开,心脏跳得就像敲鼓似的!

此时我脑子很乱,我不确定我刚刚看到的景象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我却没有勇气将手机上的光亮移过去再确认一次!

就在我不知所措发愣的瞬间,突然听到身后有响声,在这个异常安静的废弃厂房里显得特别渗人。

紧接着,我就看到一个黑影正在慢慢向我靠近……

于是我想都没想,抡起手中的铁棒,照着那个黑影就打了过去!

30

那黑影的身体猛然一顿,显然是感觉有些意外,而就在这时,我手中的铁棒已经结结实实的打了下去!

“哎哟——”

铁棒挥下去的瞬间,我听到了一个男人痛苦的嚎叫声,紧接着那黑影就向后连续跳了几步,与我拉开了距离,同时抱怨的低吼道:“谁啊!不问青红皂白就打我!吃你家大米了还是怎么着!”

原本紧张的气氛,因为他的一句话瞬间消散,还不等我开口,就又听到那个男人碎碎念叨着说:“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开个灯!拍恐怖片啊!”

然后我就隐隐约约的看到那个人影在旁边的墙上摸了好一阵子,只听“啪”的一声,整个厂房突然就亮了起来。

由于一直处于黑暗之中,这突如其来的光亮让我的眼睛有些不适应,我连忙抬起手臂来挡在自己前面,半眯着眼睛将头微微低下。

就在我低下头的一瞬间,我的视线很自然的就落在了斜后方的四个倒在血泊里的人!

这次,比刚刚看到的要清楚的多,暗红色的鲜血刺激着我的视神经,我僵硬的放下手臂,转过身去,惊恐的瞪大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去!死这么多人!”

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什么时候站在我身边的,几乎和我动作一致的低头看着地上的四具尸体,语气夸张的说道,“不会都是你杀的吧?”

听了他的话,我这才转过头去看向他。

眼前的男人看起来很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个子很高,虽然穿了一身休闲装,但干干净净的显得特别有型。而且沉默不语的时候,眉宇间还有丝孤傲,可一开口,那股子由内而外散发出来贱兮兮的感觉,真的让我很有打人的冲动。

我没回答他,再次将视线转向倒在地上的那四个女生,她们浑身都是血,每个人的胸口都被开了一个很大的窟窿,左臂上还有一个像是焚烧过的奇怪图案。

她们每个人无一例外的都瞪大双眼满脸恐惧,像是在临死前,遭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尽管她们的面容都已经扭曲了,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张琪。

她,她真的出事了!

我说不上来我现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就是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像做梦一样。

“她们临死前应该是在进行某种仪式。”那个年轻的男人蹲在那四具尸体的中央,看着地上摆放着的四根没有燃尽的白色蜡烛,环顾四周说道,“现场的这些白色蜡烛摆放规则,应该是依据某种仪式的规则而摆放的。”

“你是谁!”我警惕的看着那个男人问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说着,我便握紧了手中的铁棒,悄悄的拿出手机准备拨打报警电话。

“要报警就把手机拿出来大大方方的报警!我又不是坏人,瞧把你吓的!”那男人说完,便脚步轻盈的撤出了现场,看似不经意的对我说:“我也不瞒你说,我今天原本是去爬山的,途中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电话里时断时续的听到一个女人说什么在这个工厂里有命案,让我赶紧过来救人!”

他的话让我听了很诧异,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下意识地问了句:“给你打电话的号码是多少!”

“号码的话……”他将手机拿出来,翻出了那个通话记录,指给我看说:“就是这个。”

我凑过去一看,顿时冒了一身的冷汗!

因为,那个号码,正是我自己的手机号……

30

“怎么了?”

那个男人或许是看出我脸色难看吧,好奇地问道。

“我来这里是因为收到了一条短信。”说着,我把那条短信打开,给那个男人看,“内容应该和你的差不多吧。”

男人扫了眼我的手机,微微皱眉说:“你的意思是,我们收到了同一个人的消息,是她刻意安排我们过来这里的?”

“应该是这样。”我点点头。

“她是怎么知道这里会有命案发生的?她和这个案子有什么关联?如果我们能找到这个人,说不定这案子就能水落石出了。”男人略有些兴奋的说道。

“不可能的!”我面无表情的否定了他的想法。

男人不解的看着我,微微挑起了眉毛,问:“为什么。”

“因为这个号码,是我的手机号!”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我全身的汗毛倏地一下子全部起来了。

“什么意思?”男人拧着眉,看着我问:“是你给我打的电话?”

“不是我!”我果断的否定道,“但你接到的电话和我收到的短信,确实是来自我的手机号码发出的!”

“你的意思是,有人套用了你的手机号,然后他明知道有命案发生却故意把我们两个引到这里来?”

“我不知道!”我摇摇头说道。其实我现在也很混乱,尤其是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张琪,我很难想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明明今天早晨她出门的时候还和我兴奋的打着招呼,现在怎么就……

“报警吧!”男人看着我说道,见我看着他,他举起自己的手机,略带歉意的表情说:“我手机不知道是不是欠费了,拨不通。”

在我拨完报警电话没多久,警察就到了。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封锁了现场,并有专业的法医和现场痕迹专家进入,进行勘查。

“你是报案人?”很快,便有一名警察走过来,说要对我做一些询问。

“是,我是报案人,还有他……”我说着,回身用手指了指站在我身边的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便抬手对着警察示意了一下。

可奇怪的是,那个警察完全没有看向那个男人,而是表情严肃的问我道:“请问你的姓名。”

“林柒柒。”我答道。

“能具体说下情况吗?”警察一边做着记录,一边问道。

于是我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跟警察描述了一遍,同时把那条来自我自己手机发出来的短信给警察看。

“不光是我的手机,还有他的,他也接到了那个电话号码打来的电话,同样是通知他来这里!”说着,我就回头示意男人把他的手机也拿给警察看看。

可还没等那个男人把手机递给警察,我就见他扫了一圈我的周围,轻叹口气道:“林柒柒,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冲击比较大,但现在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取证过程,请你不要跟我开玩笑好吗,这里哪还有其他人?”

“我,我没开玩笑啊……”我不解的说道,同时指着我身边的那个男人说:“他不就站在这吗?”

“在哪?”警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的周围,问我。

“我不就在这吗!”那个男人见警察对他视而不见,便走过去,将他的手机往警察的手上一拍,说:“这是我的手机,你好好看看上面的通话记录……”

结果那个男人不但没有把手机放在警察的手上,反而他自己,连带着手机一起穿过了警察的身体……

30

我确信我没有眼花,那个男人真真切切的从警察的身体中穿过去了!

而那个男人也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试探着又伸过去,结果他的双手再次穿透了警察的身体。

我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可能表情太夸张了,那警察以为我是惊吓过度,还特意安慰了我一番。

等警察离开后,男人便立马跑到了我的身边,疑惑的问:“怎么回事,他们怎么都看不见我?”

“是摸不着看不见……”我一脸警惕的看着那个男人,又下意识的向旁边挪了几步,与他保持着距离。

“这怎么可能!你不是能看见我,刚才还用铁棒打了我的头!”那男人说着就来抓我的手,“要不你再摸摸!”

我吓得连忙躲开,大声的喊道:“你别碰我!”

我的叫喊声引起了周围警察的注意,大家都用奇怪又同情的眼神看着我,就好像在惋惜我这个花样年华的小姑娘因为刺激而疯掉了。

“你是报案人林柒柒?”

这时,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警察走过来,目光犀利的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番后,便说:“我是这起案子的负责人,你叫我李队就行。”

“李队你好。”我立马站好,恭敬的对着李队点了点头。

“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李队看了我一眼后,便侧目看向案发现场那四具尸体,问道。

“可以。”我连忙点头,本能的觉得这个李队来者不善。

“你知道你出现在这里后,破坏了很多的现场痕迹吗?”李队将视线收回,转而看向我,表情严肃的说道。

“对不起,我当时不知道这里……”我企图辩解,可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李队打断了。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因为那个用你自己手机发出来的短信吗?”李队盯着我的眼睛,语速很快的问道。

“是的。”我答道。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他此时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审视一个罪犯,让我浑身不舒服。

“你今天给张琪打过几次电话?”李队继续问道。

“大概有十几次吧……”我回忆了下,说:“在收到那个短信之后,我就一直给她打电话,她都没有接。然后我就到了这个厂房前,又给她打了一次,接着我就听到她的手机铃声从厂房里面传出来,我这才走进去的。”

“在收到短信前,你给她打过手机吗?”张队问。

“没有。”我说。

“你确定?”李队紧盯着我问道,“我们在张琪的手机上查到了十五个未接电话,都是来自你的手机号,其中第一个是下午的四点半,也就是在你接到短信之前打过来的,你怎么解释?”

“不可能,我没打过……”

“林柒柒,你要知道,你现在的证词很重要,你不可以说谎,不然我有理由怀疑你和这起案子有直接关系!”李队再次犀利的打断了我的话,目光紧紧的盯着我看,那种强势的感觉让我特别有压迫感。

“我说警察同志,这案子明明跟这个小丫头没关系,你跟她较什么劲!”

就在我被李队盯得浑身发毛的时候,那个谁都看不见的男人突然就站在了我的面前,用他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李队的视线。

但事实证明,他只能挡住我的视线,而对李队,毫无作用!

李队完全看不到他也感应不到他的存在,更别说回应他了。

“真是活见鬼了!”那个男人站在我和李队中间,一手掐腰,一手用力的挠了挠头,有些烦躁的说道。

我看着他的背影,又看了看他没有影子的脚下,心想,我才是活见鬼的那个吧!

30

不过那个男人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很可能是一只鬼的事实。

只见他沉默了几秒后,换了一个姿势,一手兜在裤袋里,一手煞有介事的举在胸前比划着,酷劲十足的对李队说:“李队,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亦彦,是本市比较著名的私家侦探,侦破过很多老公外遇媳妇出轨,私生子侵吞财产的案件,并受到广大群众的一致好评!并且……”

“林柒柒?”

就在我盯着那个自称私家侦探的白亦彦侃侃而谈的时候,李队突然叫了我一声,我立马将注意力集中在李队身上,发现他此时正皱着眉头凝视着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而这时,那个叫白亦彦的男人则一个转身站在我身边,与我一同看着李队,并对我说:“除了你之外,还真是没人看得见我!你这么跟他说,刚刚不小心破坏了案发现场我很抱歉,但我也有几点发现,希望能帮到您。”

我现在特别想转头去看他,但为了不再被人误会,我要尽量克制这种感觉。

“别有什么负担,就这么跟他说。”见我犹豫着,白亦彦一偏头,在我耳边又说了句,“相信我。”

我咬了咬下嘴唇,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居然就真的按照他说的那样,将话重复着说给了李队听。

“哦?是吗,那你说说看,你都有些什么发现。”李队显得有些意外,但却很乐意倾听我的意见。

于是白亦彦在我耳边说一句,我就原封不动的对李队重复一句。

“首先,案发现场有摆放规则的白色蜡烛,其次从四名死者倒地的位置可以看出,她们生前应该是以两两面对面的方式围坐在一起,并且每个人面前都摆放着一根白色的蜡烛,所以不难看出,她们应该是按照一定的程序在做一些仪式,比如现在网络上很流行的招魂仪式。”

“所以我怀疑四名死者都可能对某方面比较感兴趣,或者是有秩序的参加了某些社团组织。”

“然后就是死者的状态很奇怪,我刚刚检查过了,四名死者的胸部都被开了一个大洞,且心脏丢失,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死亡和被夺走心脏的,前后时间不会超过十分钟,而且伤口的切面并不整齐,也就是说切开胸口的并非是刀之类的利器,更像是一个巨大的爪子贯穿了胸口。”

“她们每个人的左手臂上都有一个烧焦过的痕迹,而且图案相同。”

“并且我在死者的周围找到了一枚大约36码的高跟鞋的鞋印,但是你看看那些死者还有我脚上的鞋,不是运动鞋就是平底休闲鞋,所以我敢断定,在凶杀案发生之时,应该还有第五个女生在场!”

“这个女生在哪,她是谁,她是受害人还是凶手的同谋,我想如果能找到她的话,这个案子或许会有很大的突破。”

“最后一点就是,在瞬间连续杀了四个人之后,犯罪嫌疑人却没有在这个积满灰尘的废弃厂房里留下丝毫的线索,这个问题才是整件案子最诡异的地方。”

我将白亦彦的话一字不漏的转述给了李队,后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与此同时,他看我的眼神更加复杂难辨。

我知道,我依然是他怀疑的对象。

随后,李队说一会儿会安排人把我送回出租屋,顺便要对张琪的房间进行例行检查。

李队刚离开,白亦彦便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道:“他们都看不见我,难道我是鬼?我死了?可我怎么不记得我死了呢……我是怎么死的呢?”

说着,他突然抬起头向我走来,双手抱拳抵在自己的下巴上,一脸萌相的对我使劲儿眨眼,“俗话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现在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也找不到我的尸体在哪。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的死一定和这个案子有关。”

“俗话又说,相遇即是缘,救鬼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果你能帮我找到我的死因和尸体,我也一定会用我的聪明才智帮你找到杀死你朋友的凶手!”

“怎么样女神,我们互助互利,求收养啊!”

说着,白亦彦便对我笑着挑了挑眉,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他身后有一条无形的尾巴在对我摇来摇去……

30

我觉得我这辈子做的最荒唐的事儿,就是此刻居然在认认真真的考虑一只鬼的请求!

白亦彦可能看出我思想有些动摇,便将身后那无形的尾巴摇的更猛了。

就在我开口要答复他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周围有些异样的震动。

显然白亦彦也感受到了,于是我俩不约而同的向着厂房中心的位置看过去。

此时的震动越来越猛,就像突发性的地震似的,我几乎都有些站不稳了,但这显然不是真的地震,现场的警察们都还在有秩序的工作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不对劲儿啊!”

白亦彦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说了句。

话音刚落,就见那处震动最厉害的地方,地面突然撕裂了一道又深又长的缝隙,紧接着便有成群结对的鬼祟从缝隙中窜出来,齐齐的向着我和白亦彦的方向扑来!

“……”

我看着那黑压压一片的鬼影,脑海中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我的手腕突然被人扣住,就听见白亦彦在我耳边大叫:“愣什么呢!跑!”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被他强行拉着就跑!

只一瞬间,我刚刚站着的地方就已经被那些黑色恶心的鬼祟撞得地面都裂开了!它们扑了个空自然不会放过我们,调转方向,追着我们继续扑过来。

“这些是什么东西?找你的吗?”我被白亦彦拉着,跟在他身后跑,大声的问道。

“我奉公守法,秉公办案,堪比十大杰出好市民,这些个鬼玩意儿怎么可能是来找我的!”

白亦彦一边说着,一边回头去看,突然他拉着我手腕的手臂一收,一把将我搂在怀里,紧接着就是抱着我倒地一阵翻滚,瞬间躲过了一连串的攻击。

但很快我俩就滚到墙根,后方没有去路。眼看着那些东西就要过来,我窝在白亦彦的怀里,躺在地上,惊慌失措的问:“怎么办?我们怎么办?它们过来了!”

“事到如今,也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白亦彦说的一本正经,就在我以为他要放大招的时候,他抬起头来,对着那些冲过来的鬼祟疯狂怒吼道:“滚开——妈的,长那么丑想吓死小爷啊——”

“……”

我愣愣的看着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些冲过来的鬼祟就像是踩了急刹车似的,猛的都停住了,围着我们转了几圈之后,便全部消失不见。

白亦彦看着那些鬼祟消失的地方,呆愣愣的说了句:“我的小乖乖!还真有用啊!”

“……”

我看着压在我身上的白亦彦,伸手猛的将他推开,刚从地上爬起来,就发现正在勘察现场的警察同志们,都在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

当然,以他们的视角,我刚刚完全就是一个人在厂房里大喊大叫,连滚带爬,完全一副得了失心疯的样子!

“那个……唔……”我一边挠着头,一边尴尬的看着他们说:“我说我刚才见鬼了,你们信吗?”

30

他们自然不信!

只当我的精神因为受了刺激而有些失常罢了,在我强烈表示我精神很正常以后,李队分派了两名刑警去张琪的房间搜集证据,顺道送我回家。

自然,白亦彦那个厚颜无耻之鬼也跟了过来。

“你个丧门鬼,跟上来干嘛!”

我坐在后排车座上,小声咬牙切齿的对坐在我旁边,那个毫无自觉的男鬼说道。

白亦彦坐在我旁边,翘着二郎腿,单手托腮看向窗外,面无表情,目光深远,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听到我的话,他转过头来看了看我,然后歪了下身子靠近我,同样在我耳边小声的说:“小姐姐,做女人呢,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颗向善的心,所谓相由心生,只要你拥有一颗热爱世间万物的心,你的肌肤就会细腻有光泽,水嫩又Q弹!”

我:“……”

“说实话,刚刚那一群鬼祟不知道是冲着我们两个谁来的,所以基于现在的状况,我们两个还是待在一起比较安全,还能一起商量应对的对策。”

“不管怎么说,把我留在身边,你吃不了亏,上不了当,还能和你一起应对眼前的局面,你说划算不划算?”说着,白亦彦便勾着唇角,对着我一边努力的散发着男性荷尔蒙,一边眨眼睛放电。

我无语的抬起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而后用力的把他往旁边一推。

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也算是默认了他的说法。

只是……

我不着痕迹的摸了摸心脏的位置,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他的眼神时,这个地方就有点怦怦乱跳。

不知道这是不是心动的感觉。

到了我和张琪租住的公寓,两名刑警便开始例行检查。

我看着站在大门口,皱着眉头始终不肯进门的白亦彦,不解的问:“怎么不进来?”

白亦彦缓缓的抬起头来,一边捂着鼻子,一边用手指着屋内,一脸嫌弃的说:“你居然住在这种又脏又乱气味难闻的猪窝里!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砰!”

我不等白亦彦说完,就黑着脸伸手一把将房门关上!

他一个孤魂野鬼也好意思在那大言不惭的挑剔住的地方?

老娘能愿意收留他,就相当于搜集了七颗龙珠召唤出来的神龙实现了他的愿望好吗?

居然还敢挑三拣四!

我想着便转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那两名刑警忙碌的身影,内心依然有些恍惚。说实话,虽然一切都是我自己亲历的,但是总有一种不真实感,像是一场梦,或许我一觉醒来之后……

“一觉醒来之后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哦,事实就是事实。”

白亦彦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耳边,我连忙侧头,发现他正大摇大摆的坐在我边上。

见我一脸嫌弃的瞪着他,他还笑眯眯的对我说:“我刚刚发现,这些门墙竟然都挡不住我!看来当鬼也有当鬼的好处!”说完,还不忘对我眨了下眼睛。

于是我那颗不争气的心脏又毫无征兆的,猛的悸动了下……

30

就在我看着他的脸有些失神的时候,那两名刑警就从张琪的卧室里走出来了。

他们将张琪的卧室门上贴了封条,并告知我这段时间不要进去张琪的卧室,还说可能会随时找我调查情况,希望我到时候能够配合。

送走了两名刑警,看着张琪卧室门口贴着的封条,我轻叹了一口气,说:“你说要帮我调查这个案子的,现在,我们该怎么做?”说完我扭头看向身后,却发现身后没有人,白亦彦不知道又跑哪去了。

“我刚刚搜查了下你室友的卧室,发现了点有意思的东西。”

白亦彦的声音突然响起,我连忙回过头来,只见白亦彦的脑袋从那扇被封住的门中间无障碍的钻了出来,这种像是在门中间挂着个脑袋的视觉画面,猛然间我还有点不适应。

“发现什么了?”我定了定神,问。

“等下。”白亦彦说完,又钻了回去。

很快,他就从张琪的卧室里钻了出来,将他的手机以抛物线的形式丢给了我,说:“看看我刚刚拍的照片。”

白亦彦拍了很多照片,基本上都是一些随手涂涂写写,看起来像是乱画的东西。

但是仔细分辨,我却从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图案。

“看见了?”白亦彦问。

我点点头,指着其中的一个图案说:“这不就是那些死者左前臂上的那些奇怪的图案吗!”

“没错。”白亦彦点头,表情严肃的看着我说:“可以用下你的电脑吗?”

我点点头,带他进了我的卧室。

前一秒钟我还在感叹,白亦彦这货认真工作起来还真是酷劲十足,帅得一塌糊涂。

结果后一秒钟,我就听见他在啧舌感叹:“这真的是女孩子的房间吗?怎么乱成这样……”

他的话在我阴冷的眼神中戛然而止,于是连忙眯起眼睛,一脸讨好的笑着对我说:“请给我电脑,谢谢。”

打开我的笔记本,白亦彦迅速输入了一个网址。

我盯着他敲打键盘的双手,奇怪的问:“你为什么能摸到我的笔记本?”

听了我的问话,白亦彦做了个很随意的耸肩动作,说:“不知道。”

很快,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页面全黑的网站。

“这是什么网站?”我站在白亦彦的身边,盯着电脑屏幕,好奇的问。

我话音刚落,便看见从网页的上端开始一滴一滴往下滴血,最后血滴连城串,渐渐流满了整个屏幕。

虽然这只是做出来的特效,但还是看得我浑身发毛,紧张得连呼吸都变慢了。

随后,那些流下来的血在屏幕中央绘制出了一个图案,与先前在死者左前臂上看到的奇怪图案一模一样。

白亦彦准确的输入了一个用户名和一长串的密码,果断的敲了回车。

就在页面跳转的同时,我听到有一个阴暗深沉的声音从音响里传出来……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30

好半天,页面才正式跳转进了这个网站。

我以为进入到这个网站我会看到更恐怖的东西,结果却发现除了色调黑暗阴沉了一点之外,这个网站和其他的社交网站好像没有多大区别。

只不过这个网站完全实行会员制,不论是聊天还是看网站的公告,都需要验证会员的身份。

“你的账号是从哪来的?”我好奇的问。

“张琪的。”白亦彦一边熟练的操作着,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我,“刚刚从她的电脑里破解出来的。”

“你还有这本事……”我惊讶的看了一眼白亦彦,忽然觉得他除了耍赖还有点其他作用。

白亦彦没有搭话,他很认真的将这个网站的每个角落都看了一遍遍,最后我们十分确定,这是一个有关招魂术的网站。

“难怪张琪她们临死前会有那么强烈的仪式感,原来是在招魂!”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自己都不住的打了个寒颤,“难道,他们真的召唤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有没有招出奇怪的东西我不知道,但这个网站做的十分蛊惑人心,网站的创始者很好的利用了人的好奇心和不劳而获的贪欲,以洗脑式的方式,鼓励这些会员进行招魂仪式。”

白亦彦说着,点开了会员列表,然后指给我看,说:“发现没有,这里的会员,全部都是女性!”

我本来就一层一层的往外冒鸡皮疙瘩,结果听他说了这句话之后,全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

我用双手不住的搓着胳膊,“那这是巧合,还是故意的?”

“应该是故意为之。”白亦彦十分肯定的说道,“而且,我感觉,这个网站在筛选会员上时有明确条件的。”

“什么条件?”我问。

“目前还不清楚。”白亦彦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盯着电脑屏幕,对我说:“这个网站的会员是有等级划分的,会根据会员的积极程度来增长等级,而到了一定等级之后,就可以实名参加这个被称为寻灵探险的活动了。”

白亦彦一边点进寻灵探险的页面,一边感叹的说:“幸好你这个室友的等级够高,不然我们还真进不来!”

因为这个寻灵探险的社区是实名制的,所以在白亦彦翻看成员列表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了一个眼熟的名字。

“姜小珍?!”我震惊的念出这个名字。

“你认识?”白亦彦问。

“我有个同学叫姜小珍,但我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应该不是吧。我心里有点打鼓。

“是不是同一个人,见了不就知道了吗?”白亦彦说着转过头来看着我。

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中闪烁着难以言表的光芒。

迷人,却也让人心悸。

“现在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你室友的死,和这个网站,和这个寻灵探险密不可分。”白亦彦说,“所以我们有必要去见一见这个姜小珍。”

决定之后,白亦彦便建议我去睡觉,而他则捧着笔记本到客厅里继续研究这个神秘的网站。

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怎么可能睡得着。

更何况,此时的卧室外,还逗留着一只来历不明的男鬼!

30

第二天早晨,我是在窒息一样的痛苦中醒过来的。

一睁开眼睛,就看见白亦彦一脸嫌弃的坐在我床边,一只手还很随意的捏着我的鼻子!

虽然白亦彦长得帅,表情坐姿都很帅,但这不妨碍我在他脸上,赏他一脚。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暴力。”

白亦彦揉着被踹的脸颊,看着我一脸委屈的说:“清晨被帅哥叫醒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吗?”

就在我撸起袖子准备跟他打一架的时候,他将笔记本推到了我的面前,指着上面的会员列表,说:“我查过了,这里面所有的女性会员生辰八字都是全阴。”说到这,他顿了下,表情有些复杂的看着我:“你也是。”

他的话犹如一盆凉水将我瞬间浇透,我猛地打了个寒颤,意识彻底清醒。

“所以想要进一步了解这个网站创建的用意,我们一定要去见见你那位朋友。”

白亦彦是个行动派,一个小时后,我们已经敲响姜小珍的家门。

不多时,门就从里面打开,一张男人清瘦的脸从门缝里露了出来。

“你找谁?”男人阴沉的盯着我问。

“请问姜小珍在家吗?”我扬起笑脸问道,“我是她的同学,有点事想问问她。”

那个脸色阴沉的男人打量了我许久,这才将门全部打开,允许我进去。

男人自我介绍说他叫姜文瑞,是姜小珍的哥哥。

据他所说,自从姜小珍上个月参加了一个聚会之后,整个人就变了。

说着,他敲了敲姜小珍的房门,在开门的一瞬间,我看见她惊恐尖叫着缩进了房间里最阴暗的地方,瞪大一双惊恐的眼睛,全身瑟瑟发抖。

姜小珍的房间拉着厚重的窗帘,我走进来的瞬间就感觉到浑身都不舒服。

“姜小珍……”

“啊——别过来!走开!别过来——”

我原本想问问那个网站和寻灵探险的事情,结果还不等我接近,就见她缩在角落里,双手抱头像疯了似的对着我狂吼。

“我妹妹现在就是这个情况。”姜文瑞走到我身边,低垂着眼眸看着姜小珍说:“恐怕,她帮不上你什么忙了。”

从姜小珍家出来,我心情特别沉重。

“白亦彦,你看到了吧,姜小珍的左上臂上,也有一个烧焦似的奇怪印记。”我说。

“你就只注意到了这个吗?”走在我身边的白亦彦斜了我一眼。

“还有什么?”我好奇的看着白亦彦问。

“你就没发现,那个叫姜文瑞的人,从一开始就注意到我的存在了吗?”

白亦彦侧目看着我,微挑着眉毛,一脸轻松却饶有兴趣的说:“我和他,可是彼此确认过眼神!”

听了白亦彦的话,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姜小珍家窗户。

因为她家住在三楼,所以我一眼就看见了站在窗边默默注视着我们的姜文瑞。

我的心脏瞬间颤抖了一下,慌忙收回视线,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她说:“林柒柒,好久不见了……”

30

给我打来电话的是我的大学同学何悦兰。

虽然是同班同学,但我们互相并不怎么熟悉。

所以,她打电话给我,我挺意外的。

“林柒柒,明天晚上七点半有咱们的同学会,你可一定要来参加呀!”

“哦,好。”因为实在没什么说的,我应了一声,就挂了手机。

“这女的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白亦彦皱了皱鼻子说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其实是没什么心思参加同学会的,但我想从其他同学那里了解下姜小珍的事情,所以才决定去看看。

同学会上,大家说着各自的生活和工作,偶尔会互相敬酒,说说笑笑,气氛十分融洽。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我总觉得何悦兰和我印象中的那个略有些自卑又沉默寡言的女孩不太一样了。

今天她穿了一条鲜亮的红裙子,一颦一笑都十分惹眼,开朗的和每一位同学打着招呼。

“林柒柒,我记得上学的时候你特别活跃啊,今天怎么这么闷?”何悦兰坐到了我的身边,随手递给我一杯果汁,“不喜欢喝酒就多喝点果汁吧。”

“谢谢。”我接过那杯果汁后,想都没想的喝了一口。

“别喝!”

白亦彦猛的冲过来,一把将我手中的果汁打翻!

随着玻璃杯摔碎的声音,洒在地上的果汁溅到了何悦兰的红裙子上。

“对不起,对不起……”

我连忙道歉想用纸巾给她擦,却被她微笑着拒绝了,“没关系的,我去洗手间处理下就好了。”

何悦兰的笑容很甜美,可我对上她眼神的瞬间却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在包厢了。

“怎么了?”我用眼神询问白亦彦。

“那杯果汁有问题。”白亦彦皱着眉头,深邃的眉眼难得露出了认真的表情,“我看到杯子里面不断的往外冒黑气!”

“……”我惊恐的瞪大眼睛,还来不及说话,就觉得整个胃都在翻江倒海,一种难以压抑的恶心感让我捂着嘴飞奔去了洗手间。

“呕——”

我蹲在马桶前,吐了个昏天黑地,就听到白亦彦在隔间外,隔着门对我说:“刚刚我听到有人说,最近姜小珍和那个何悦兰走的很近,所以那个女人,问题很大。”

我推开隔间的门,皱眉打量着双手抱胸泰然自若的站在那里的白亦彦,“公然走进女洗手间,你是变态吗!”

“刚刚何悦兰不是说要来洗手间吗?怎么没看见她人。”白亦彦完全无视我,四下张望了下。

被他这么提醒,我也发现了,何悦兰根本就没在洗手间,但她也没有回到聚会的包厢。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白亦彦突然朝我伸手,一把将我抓了过去。

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就敏锐的感觉到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靠近。

慢慢转过头,我一眼就看到一个体型硕大的黑色怪物,正张牙舞爪张着血盆大口向我扑来。

我当即腿一软,白亦彦不由分说强行拉着我就跑。

还没跑出去几步,我就被那黑色的怪物一巴掌掀翻在地,身上的疼让我倒吸了一口气,还没等我爬起来,那个怪物就已经站在我面前,低着头,血盆大口中发出一阵呼噜呼噜的声音。

“把你的心脏给我……心脏……我要你的心脏……”说着,它抬起爪子照着我的胸口猛划下来!

那一刻,恐惧感支配了我所有的神经,我根本连动都动不了,眼看着那尖如刺刀的指甲就要划开我的胸膛……

骤然——白亦彦猛的从一旁冲过来挡在了我的前面。

只听“噗嗤”一声。

那尖锐的爪子,瞬间贯穿了他的胸口……

30

“白亦彦——”我尖叫着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扑到他身边,紧张又慌乱的看着他,用颤抖的声音问:“你,你怎么样……”

“疼……”白亦彦垂着头,皱着眉,紧闭双眼,声音沙哑又低沉,十分痛苦的样子。

虽然没有流血,可白亦彦的胸口上被那个怪物尖锐的爪子划开了一个很大的洞,四周不断的往外冒着黑气,看起来十分骇人。

就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白亦彦缓缓的抬起头来,脸上痛苦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冷酷暴怒的脸。

“都说了很疼,就没有一点自觉吗?”白亦彦说着,抬起手来,一把抓住了那个贯穿他胸口的爪子。

瞬间,那个爪子居然像是冰遇到了火,融掉了。

见此情景,黑色的怪物可能是出于本能的求生欲,急忙想逃跑。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它的身体就像是被腐蚀了一般,融化面积不断的扩大,十几秒的工夫,它竟被像水蒸气一样,无影无踪!

我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而此时的白亦彦没有再管那个怪物,而是低着头看着自己胸口上的黑洞,皱着眉头,低语道:“啧,灵力不够恢复吗?”

“……白亦彦?”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打败那个怪物的,我看着他胸口上的黑洞,下意识的扶住了他的手臂,关切的问:“你没事吧?刚刚……”

“放开!”

我话还没说完,白亦彦便拧着眉头,用厌烦的眼神瞪着我:“把你的脏手拿开!”

“……”

我愣了下,下意识的松开了他的手臂。

而白亦彦完全没有为他的无礼霸道而显现出一丝丝的羞耻心,反而在研究了他胸前的伤口之后,毫不客气的对我说:“女人,这具身体是住在你那里吧?带路,我要回去静养。”

“……”

虽然不明状况,但这一刻,我大脑里产生了无数种可能性的柱状分析图。

比如白亦彦突然性情大变,会不会是中了那个怪物的毒?又或者是在濒临魂飞魄散之际激发了他的第二人格?

不过眼前的这个白亦彦的确是很厉害的,刚刚他只是摸了那个怪物的爪子一下,它就瞬间挂了!

“女人,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白亦彦板着一张酷脸,眼神犀利的看着我,冷言道。

“女人女人的,我没有名字吗?!”我双手掐腰瞪着他。“别忘了当初可是你求着老娘,老娘才允许你住我家的!别以为你救了我就能怎么样,说不定我遇到这些倒霉事,都是因为你呢!”

原本表情冷酷的白亦彦听了我的话后,露出了一脸疑惑的表情,自言自语小声嘀咕着:“女孩子家家的,居然称呼自己为老娘?怕是脑子坏掉了。”

“……喂!我听到了!少在那自言自语,对老娘有什么意见你就直说!”

这一刻,我完全忘记了刚刚生死一线的紧张感,只觉得心脏被眼前这货气得砰砰乱跳!

30

回到家,那个不知所谓的白亦彦便霸占了我的卧室我的床。

在狠狠的嫌弃了我的房间之后,他就那么躺在我床上睡着了。

一只鬼!他居然睡觉?!

在我尝试了各种方式都无法将他叫醒之后,只好认命的抱着被子去了沙发。

打开手机这才发现何悦兰给我发来了很多消息,问我为什么中途离开了,是不是聚会不开心,是不是她这个组织者照顾不周。

何悦兰对我的过度热情和关心让我浑身不自在,尤其是在白亦彦提醒我她可能有问题之后。

想着,我便侧头看了眼我的房间,通过开着的门,我看到白亦彦那家伙正睡得香。

不知不觉我也睡着了,睡着睡着,耳边好像听到了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瘙着我的脸颊。

“唔……”

我用手挠了挠脸颊,微微睁开了眼睛,朦胧的视线内,好像有一团乱糟糟的长发悬在我的面前……

瞬间,我猛的睁开眼睛,睡意全无!

只见一个干瘪的像骷髅一样的东西正趴在我身上,那一头又长又乱的头发顺着他的脑袋上垂了下来,落在了我的脸颊上。

一双猩红的眼睛透过杂乱的头发直勾勾的盯着我看,他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发出阵阵恶臭,熏得我差点呕吐!

“香,好香……我要吃了你的心……”那个像骷髅一样干瘪的东西声音沙哑阴森。

房间里的温度瞬间降了下去,我僵直的躺在沙发上,想大声呼救,可是却发现身体完全不能动,喉咙也像是堵住了棉花一样,发不出半点声音。

眼看着那个东西张大嘴巴就要朝我咬下来,我紧张得紧闭了双眼……

一秒,两秒,三秒过去了……

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反而听到了那个东西发出阵阵凄惨的嚎叫。

我忙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站在沙发旁的白亦彦。

他一脸冷若冰霜,单手掐住了它的脖子,任凭它挣扎嘶吼,我看见他忽然用力一握,那个东西就在一阵黑烟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同时我的身体也可以动了。

“谢谢……”我连忙从沙发上爬起来跟他道谢。

“少给病人添麻烦。”白亦彦目光很冷的扫了我一眼,转身便回了卧室。

看着他的背影,我有些气恼又无可奈何。

他的态度不好,可如果不是他救我,或许我现在已经死了。

“喂!女人!”走到卧室门口,白亦彦忽然顿住脚步,回过头来,用冰冷又强硬的声音对我说:“进来!跟我一起睡!”

“……”

我抱着被子愣在原地,刚才的恐惧瞬间被驱散。

一……一起睡?!

还没等我脑补完,就听白亦彦冷声开口:“女人!我警告你!最好别对着我露出那么恶心的表情!”他皱着眉头,看我的眼神更加嫌弃了,“我只是不想再拖着这个重伤的身体跑出来救你罢了!”

30

白亦彦很认真的用被子在床中间摆了一道三八线,然后严肃认真的警告我不可以逾越,哪怕是一根头发丝。

说完他就躺下了,眨眼的工夫就进入梦乡。

不过我发现他胸口的黑洞倒是小了不少,原来睡觉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自我疗伤的方法。

因为刚刚受到了惊吓,此时我睡意全无,紧张的抱着被子,就怕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窜出来个什么鬼东西说要吃我心脏!

可是,那些到底都是什么,它们为什么见了我就说要吃我的心脏?

我的心脏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可是在今天之前,我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只是喝了何悦兰递给我的那杯果汁之后……

难道说……我现在遇到的这些险情都和那杯果汁有关?

心脏……

我不期然的想到了之前张琪被杀的那起案子,在场的所有死者都没了心脏。难道说,我会是下一个目标?

越想越害怕,我裹紧被子,尽量将后背贴在白亦彦搭的“三八线”上,总觉得这样心里踏实一些。

因为睡的不踏实,所以天刚亮,我就醒了。

爬起来打开电脑,打算继续投求职简历,顺便看看有没有公司给我回复面试邮件。

只可惜,我的收件箱里空空的,就在我心灰意冷打算关掉的时候,发现了一封未读的垃圾邮件。

抱着侥幸的心里,心想着或许是哪家公司的邮件被默认成了垃圾邮件也说不定的想法,我点开了邮件。

上面只有五个字:“救救我!小珍。”

小珍?是姜小珍吗?

“救救我”是什么意思,她遇险了吗?

我连忙看了眼发送邮件的时间,是今天凌晨一点半!

姜小珍不是精神失常了吗?为什么会在我去见她之后,给我发来求救邮件?她为什么不当面向我说呢?是在顾忌什么吗?还是说,因为她哥哥在?

想到这些,我就觉得不寒而栗,总觉得有一张巨大的网正在朝我张开。

“这是姜小珍发来的求救邮件吗?”

就在这时,白亦彦的声音毫无征兆的从我身后响起,吓我全身炸毛,差点就从椅子上跳起来。

“你……”

我刚回头想要埋怨他,却发现他正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脑屏幕,想说的话只好咽了回去。

“你的伤都已经好了吗?”我将视线下移到他的胸口上,发现那里完好如初。

“受伤?我受伤了?”白亦彦一边说着,一边夸张的摸着自己的身体,好半天他才回想起来,喃喃的说:“对了,我想起来了,昨天我为了救你……我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你……”听到他的话,我又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发现他眉眼间的戾气少了很多,倒跟之前我认识的他一样了。

难道,他又“变”回来了?

想了想,我试探着开口:“你当时突然变身成超级赛亚人,一拳KO了那个怪物,把我们救下来了!”

“……”

白亦彦无语,用看智障的眼神和充满同情的目光看着我……

30

白亦彦完全不记得他“变身”之后的事情,而那个“白亦彦”却好像很了解他的样子。我也不知道那个“白亦彦”去了哪里,现在也没有时间纠结那些,看着这封署名不全的求救邮件,我心里慌慌的。

“看来首先我们要确认一下,这邮件是不是姜小珍发来的。”白亦彦摸着下巴,说道。

“怎么确认?”我疑惑的问,“总不能直接打电话过去问吧?”

“当然不行!从求救邮件里只有五个字来判断,对方一定是在很紧急的时候匆忙发出来的,家里有哥哥不求助,有手机不打电话求救,偏偏用邮件向你求助,这就很说明问题了。”白亦彦说着,便径直往门口的方向走,“我们出发吧。”

“去哪?”我连忙跟上。

“我的侦探事务所!”白亦彦邪笑着看我。

白亦彦将我带到了一栋老式洋房的二楼,踩着咯吱作响的木质楼梯,来到了一个挂着“侦探社”牌子的铁门前。

“我进去给你开门。”白亦彦说着就率先穿门而过。

但他在里面捣鼓了半天也没有把门打开。

“奇怪,我刚刚进去以后,不光门把手摸不到,房间里的所有东西,我都碰不到!”白亦彦双手抱臂的站在我身边,皱着眉头,一脸不解的说道:“可我在你家分明什么都能碰到!”

“可我家的东西又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我看着白亦彦,同样困惑。

听了我的话,白亦彦的眼睛突然一亮,二话不说,拉起我的手就往门上拍,紧接着我就看到他的手实实在在的摸到了门!

“这是?”。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好像只要是你碰过摸过的东西,我都能碰到。”

白亦彦一边解释着,一边将门打开,并吩咐我将他侦探事务所里所有的东西都摸一遍!

很快,他通过电脑,利用一些技术手段确定了那封匿名邮件就是从姜小珍家里的电脑发出来的。

“看来我们还得再拜访他们一次!”白亦彦严肃认真的看着我说道:“那个姜文瑞很有问题。”

我们刚走出事务所的门,我就发现周边的空气突然变冷了,紧接着一种不祥的预感窜进了我的脑子里。

还来不及多想,我就看见形状各异的黑色鬼祟一个个凭空出现在我们四周。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这次我们俩二话不错,本能的拔腿就往楼下跑!

结果刚跑到楼梯口就看见楼下也有大大小小的鬼祟冲上来。

“上楼!快!”

白亦彦回身拉着我就往楼上跑。

木质的楼梯被我踩得好像下一秒就会断掉,我们一刻不停的跑到了天台上,那些黑色的鬼祟紧跟着上来。

“一直这么跑也不是办法。白亦彦你上次不是挺厉害的吗?灭了它们啊!”我一边跑一边对白亦彦说。

“开什么玩笑!作为一个洞察万物的脑力劳动者,打架这种事,我完全不在行啊——啊——”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黑色的巨大怪物从身后突袭,一屁股将他压在了身下。

只见白亦彦无力的挥舞着两只手臂,艰难的喊着:“救……救命……我快要被压死了!”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萌鬼神探-主人公叫林柒柒白亦彦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