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当时只道是寻常-主人公叫秦若汐岑城的小说免费阅读

当时只道是寻常

小说:当时只道是寻常

作者:几道

主角:秦若汐岑城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秦若汐爱岑城,感天动地却感动不了他。怀揣着八个月的身孕坠海时,她彻底死了心,发誓灭情绝爱。可当她带着乖宝重归故里,却发现他爱她,不过是从她“死去”开始。

当时只道是寻常免费阅读 第1章不配

已是深夜。

大床上,秦若汐已经疼得发了麻,可是她甘之如饴——结婚两年,这是他第一次碰她。

岑城凶猛,吻却温柔,含糊不清地说:“老公疼你。”

像是被丘比特的箭击中,秦若汐开心得一塌糊涂。

新婚第一天,她叫“老公”,被他一掌掴肿了半张脸:“你不配”。自此,她再不敢叫他。原以为要穷尽一生,才能等到他回头……

老公,老公……秦若汐默默地叫。

最后岑城满意地亲吻:“小薇……”

秦若汐浑身一僵,恍如从云尖跌入万丈深渊。

这一切,从未有过的宠爱,怜惜……不是给她的。

他深爱的人是妹妹小薇,他与她欢好,也不过醉了酒,认错了人。

秦若汐心中窒息。

已睡去的岑城突然抬手,将她揽入了怀里。

浓浓的男性荷尔蒙袭入鼻尖,心中不快一下散尽。

起码眼下这刻,他是躺在了她的身侧。

秦若汐满足地贴上他的胸膛,沉沉睡去。

****

岑城睁眼,看到怀中秦若汐的睡脸。他皱眉,想起昨晚模糊中,小腹灼烧得厉害……

“啪”地一声,脸上的剧痛惊醒了秦若汐。

“贱人!那么多人喂不饱你,竟然敢算计我?”

秦若汐看着岑城阴沉的脸,不由得心中一窒,委屈极了:“昨晚是我第一次,我也没放药……”

“你当我傻?”岑城看着一片洁白的床单,目光如刀,“为了顶替小薇嫁我,你设计害她。这笔帐还没跟你算,你就又将主意打在了我身上?”

“我没……”

岑城一把掐住她的喉咙,狠狠用力。

秦若汐挣扎着摇头。

新婚当日,小薇与心上人落跑。秦家担心被岑家责怪,才让她替嫁。事后,秦家也给小薇找了借口的。

为何现在又说她害小薇?

空气愈发稀薄,秦若汐像被搁浅的鱼,浑身抽搐。

她竭力拍打着岑城的手臂。

疑罪还要从无呢。他怎能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就判了她死刑……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岑城开了免提。

“阿城,昨晚你说一早就来。我等了你一晚上,好担心你的。”

秦若汐停止了挣扎。那是小薇的声音……她什么时候回来的?她看着岑城突然柔和的眉眼,心中酸涩。

“乖,遇到一条碍事的狗而已。我现在就过去。”岑城松了手,极尽温柔地回应。

“小薇……咳咳……到底怎么了?”

“少装模作样!要不是小薇替你求情……”岑城盯着她,黑眸凌厉,“你要敢再动小薇,我绝不会放过你!”

说罢摔门而去。

秦若汐望着他决绝的背影,咳得撕心裂肺。

这么多年,岑城是不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她?她偷偷摸摸的关注,匿名送出的小礼物。

甚至忘记了,他因地震被埋时,是她废了一双手,才将他挖出来……

所以,他能轻易将她定了罪,判了刑。

如今秦薇回来了。

而她,成了挡在他与秦薇路上的狗。

30

秦若汐联系秦母问秦薇下落,却被敷衍地避开。无奈之下,她找了侦探。

她必须要找秦薇问清楚,既然当年要逃婚的是她,为何如今又要跟岑城藕断丝连,将她置于何地?

过了快两个月,侦探才发来一沓两人亲热的照片,以及定位:青城半山腰的一栋别墅。那个地方,是岑城最初定下的与秦薇的婚房。

秦若汐浑身僵住。她想了许多个开场白,却没成想看到秦薇一瘸一拐:“你怎么了?”

“别假惺惺了。”秦薇一脸扭曲,笑得狰狞,“不如多关心你自己。我这次回来,可是要找回未婚夫的。”

秦若汐只觉浑身血液涌到了头顶:“他现在是你姐夫!而且当初是你抛下他,跟别人走了……”

“傻姐姐,明明是你为了嫁他,逼我离开。”秦薇像看白痴一样笑了。

难怪岑城突然怒火那么大,那么恨她。秦若汐气得手脚发麻:“你撒谎!明明是你逃……”

“姐!”秦薇不经意地抬眼,面色一转,抓着她可怜兮兮地说,“你已经如愿嫁给了岑城。脚伤……我就是看在阿城的面上,也不会再计较的。我好不容易回家来,就是想看看阿城。”

“你在胡说什么?”秦若汐想要挣开,秦薇尖叫着坐在地上。

“小薇!”

自外回来的岑城冲上来,一把捉住将秦若汐,肆意甩了出去,正好撞在了铁栅栏上。

那上面带着倒刺,锐利得很。秦若汐的整个后背与腿都被倒刺刺入。突然而至的痛,让她面色惨白,失声叫了起来。

岑城抱起秦薇,走出来,一脚踩在秦若汐的踝关节处,狠狠碾压。

倒刺深入了几分,钻心地痛。

然而这痛,都抵不上那只脚给她的。

以及他眼中抵骨的恨意。

“你找死。”

岑城的目光,似要将她拆骨入腹。

秦若汐被他的目光刺得浑身发冷,分辩道:“我没有推她。她是我的妹妹,我怎么可能会害她?!”

“阿城,算了,姐姐应该是无心的。”秦薇打断了她。

岑城寒声道:“无心?她害你腿……还不够……”

秦薇适时打断了他,开始呻吟。岑城再顾不上其他,匆匆抱着她上车。

赫然是要将秦若汐一人抛下。

哪怕是一个陌生人,见到自己这样的惨状,也不会弃置不管的。秦若汐不敢置信,哭着问:“阿城,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算什么?两人并无过多交集,她这样一个诡计多端,陷害妹妹的女人,扬言一直“痴恋”着自己。她图的又是什么?

岑城想到她动机不纯,就心中一阵反胃。他像看垃圾般扫了她一眼,关上了车窗。

秦若汐煞白着一张脸,如遭雷击。她是不甘心,才问出口的。将自己放低到尘埃里,爱恋他这么些年,而他弃若敝履,连眼神都欠奉,也让她再也无法自欺欺人。

腹部突然而至的绞痛,耗尽了秦若汐最后一丝精力。她匍匐在地面上,竭力抬头望向两人。

秦薇对上她的目光,露出一个挑衅的笑,比着口型:他是我的了。

车子绝尘而去。

30

从小到大,只要是秦若汐看上的,秦薇都会抢走。可真得到了,又会肆意抛弃。

岑城已被她抛弃过一次。

这次……也不会是例外。

秦若汐痛得昏昏沉沉,狠咬了一口舌尖。不能让秦薇再伤害他!不能……哪怕岑城不爱她,也不该再被秦薇抛弃一次。

她忍着剧痛,从倒刺里挣脱开。

背上皮肉翻卷出来,又被汩汩流出的鲜血覆盖。

这些痛可以忍受的。只是腹部时不时的绞痛,让她每一个动作都无比艰辛。秦若汐跪趴在地,冷汗涔涔。她艰难地捡起被摔在地上的手机,拨了出去:“你不要相信小薇……她会伤害你的……”

岑城沉默片刻后,问:“秦若汐?”

他竟然没有存自己的手机号。秦若汐心头万般情绪翻滚,最终只是道:“是我。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解释……”

无人出声。

秦若汐心头涌起些微希望。她咬着唇,道:“现在我好痛啊,你能回来接我一下吗?”

“我管你死活?”岑城声音冰冷。秦若汐要是不提条件,他说不得善心发作,还会帮她打个急救电话。“你要是再敢造谣,说小薇的不是,我让你以后都开不了口。”

嘟——嘟——

手机最后的电量被耗尽,黑了屏。

如钝刀磋磨的腹痛和刀绞般的心痛,很难说哪一个更痛。秦若汐捧着手机,忍不住放声哭了起来。哭完之后,还要走出几公里,出了这别墅区,才能找到出租。

下山的路几乎被染成一条血路。

秦若汐最终倒在马路上时,已痛得麻木,昏昏沉沉中想,假如这是她人生中的最后一通电话,会后悔不是为自己求救吗?

急救室。

“赶紧准备血袋!”

“RH阴性AB型……天哪,血库不足……”

“胎儿要保不住了……”

“……”

胎儿?

秦若汐极力睁眼,抓住护士焦急地说:“手机……”

“你禁不住耽搁的。”护士面冷心善,把自己手机递给了她。

秦若汐拨给了秦家,却一直无人接听。护士看着她的目光变得犹疑。秦若汐抖着手,拨通了岑城的电话:“阿城,我在S医院,失血太多……”

电话被挂断了。

秦若汐深吸了口气,按了重拨。赶在对方挂断之前,她一口气道:“我怀了你的孩子!求求你让小薇帮帮我……”

对方倒吸了一口气。秦薇尖着嗓子道:“你可真是我的好姐姐。”

秦若汐惊惶道:“小薇?我求你了。有什么冲我来,帮我保住孩子好吗?阿城呢?他一定同意的……”

“阿城?他自然是恶心透了你,不想接你电话啊。需要血是吗,你等着吧。”秦薇挂了电话。

秦薇真的会来吗?

秦若汐一张小脸无半分血色,无声地落泪。

护士无奈地问:“你老公呢?”

她的老公,还不知道有了他们的孩子。一定要保住孩子!

秦若汐死死抓住护士的手:“我是岑家少奶奶,帮我联系岑家……”

护士将信将疑,将号码拨了出去。

见此,秦若汐放心地昏了过去。

30

秦薇攥着岑城的手机,恨得咬牙切齿。他还从未碰过自己,凭什么那个贱人能爬上他的床?

看了看衣帽间紧闭的门,她去阳台拨了一通电话:“不要让任何人给那个女人献血,更不要救她的孩子!”

交代妥当回屋,却发现岑城正在接听电话,时不时嗯两声。等一通电话讲完,面色已经是暴雨欲来的阴沉。

秦薇眼尖地看到来电人“主宅”的备注,担心地问:“怎么了?”

岑城看向她,抿了抿唇角,没能抿出笑来:“跟我走一趟。”

主宅派来的加长林肯早已等在楼下。看岑城面色不善,秦薇心中不安,却也不敢说话。

等见到病床上的秦若汐时,秦薇的不安化作了铺天盖地的怨愤。

秦若汐睁开眼,就见到了岑城,脸上不自觉带上恍惚的笑意。

岑城看在眼里,只当是她诡计得逞的得意。为了争取他,先是诬蔑小薇,再是夸大自己的危机,博取同情。一招不成,又拉了岑老爷子当助力。真是好谋算!

秦若汐尚以为自己做了美梦,摸着肚子笑:“我们的孩子……”

被岑城挡在身后的秦薇上前一步,还上岑城的胳膊。秦若汐犹疑地看着两人,像是未反应过来。

岑城呵了声,问:“哪来的野种?”

他与秦若汐只有那一晚。如果真是他的孩子,那秦若汐未免也太过“幸运”。如果不是……无论如何,横竖都不会是一件喜事。

秦若汐终于惊醒,脸上的惊喜噌地散去,眸中明光暗了下来。她深呼吸了几口气,认真地说:“我从来没有过别人。要是不信,等孩子出生,你可以做DNA检测。”

她心中无愧,说得理直气壮。

岑城噙着一抹冷笑,恶劣地问:“你以为我在乎这个?你一通电话打给老头子,是不是想拿捏着这个野种,让小薇亲自给你输血?”

秦薇几乎掐肿了手心,插话道:“要是姐姐需要……”

岑城攥住了她的手,打断道:“秦若汐你忘了吗,我说过,你休想再伤害小薇分毫!”

秦若汐的目光落到两人紧紧相握的手上,盯了半晌,抬头对着岑城问::“伤害?献血能要了她的命吗……再说了,秦家冷藏冰柜里储存的全是我的血,我想找她拿来自救,不可以吗?还是你以为,这一切都是我在示弱,在耍手段?”

岑城微微凝眉,眼前这个清晰冷静,咄咄逼人的秦若汐,好像跟自己记忆中的那个懦弱的女孩有点不一样了。

反而让他有点兴趣想要看看她还能说什么。

秦薇见势不妙,脑子一转,啜泣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血小板不易凝结,所以家里怕我出事,才不敢让血库储存空下来。姐姐说的对,你们的孩子更重要,我这就去找医生来输血……”

她的语气哀伤而又自怜,刚转身,胳膊就被岑城一把拉住了。

岑城:“你放心,这不是我跟她的孩子,我的孩子只能由你生。”

这句话像一根毒针,扎进了秦若汐的心里。

她心里生疼生疼,却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岑城皱眉看她,他真的觉得今天她不一样了,冷声问道:“你笑什么?”

她笑什么?她自然是笑她爱了这么多年,最后把自己爱成一个笑话,爱成一个傻子。

看着秦若汐嘲讽又自嘲的眼神,岑城莫名的有些不舒服,语气更差:“你好自为之。要是再打小薇的注意,就小心你肚子里的野种。”

秦若汐淡淡道:“等孩子生出来,你再说这话吧,免得到时候打脸太难看。”

岑城冷冷看向她,没再说话,冷着表情转身就走了。

秦薇跟在后面,眼神恶毒幽怨。

这个秦若汐,看来得对她加码了。

30

“岑家少奶奶?长得可真好看!”

“岑少身边的那位才是真漂亮!虽然是个跛子……”

“就是。而且这个少奶奶也怪可怜的,生病都没人看望。送来时那血流的哦,啧啧。”

“所以说,费什么心机嫁什么豪门……”

病房的门未关严,门口处的讨论声传了进来。

秦若汐面无表情地听着,直到听到秦母的一声厉喝:“岑家的事你们也敢乱传,是嫌没事干?”

秦若汐坐了起来,满怀期待地看着秦母推门而入:“婶婶。”

后进来的秦薇挑了挑眉:“你还真当自己姓秦了。”

秦母咳了声,秦薇撇撇嘴,不耐烦道:“恭喜你啊,命真大。流那么多血都能活下来。”

“别乱说。”秦母柔柔地打断,握住秦若汐的手,“你和薇薇都是熊猫血,是同病相怜的苦命孩子。”

秦薇一出生,就验出是熊猫血,身体也一直不好。秦家找到并收养了同血型的秦若汐。她从记事起,就不定时地献血,其实就是秦薇的血库。

看她这么和善,秦若汐心里发毛,上次秦母这样慈善,还是秦薇逃婚的那夜。

果然,秦母很快就说出了来意:“薇薇年轻,你做姐姐的,胸襟大度包容点。她和岑城真心相爱,你就不要再横插一脚了。”

秦若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是她横插一脚?

当年,秦薇逃婚后,就是秦母抓着她的手,亲切而哀伤:“从小到大,妈只拜托你一件事,为薇薇保密,替她出嫁。”

她喜欢岑城,可怎么不知道替嫁,会惹来岑城万分的厌弃?然而那声妈戳动了她,让她为了秦家,为了秦薇,不惜赌上后半辈子的幸福。

秦母见秦若汐不答话,也不再伪装,径直冷道:“秦家养你这些年,你就是这样回报的?既然你不念旧情,那我就把话说明白,薇薇好,你的肚子才能好。”

秦若汐心中锥痛。虽然秦母并不和善,但也曾在那些年给予过她一丝温暖,她也一直偷偷管秦母叫妈。

到了现在,她不得不承认,天伦之乐,亲人什么的,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对秦家来说,需要时虚情假意,无用时即可随意丢弃。

腹部又开始隐隐作痛。秦若汐抱着肚子,无声地反抗。

秦母知道她听了进去,也不要她回答,就要离开。秦薇却留了下来,又从包里拿出了保温瓶:“我让保姆给你做的补血汤。”

秦若汐并不搭理,秦薇也不恼,径自往小碗里倒出来,端到了她面前:“你要是不尝尝,岂不浪费了我的心意?”

“你在汤里放了什么?”秦若汐警惕地问。

“你以为,我会让你真的生下孩子?你给秦家主宅的电话,又是为什么没能拨通?”

秦薇狠笑着,便要往她嘴里灌。两人争执间,病房门被人“嘭”地一声打开。

来人带着滑雪头套,裹得严严实实,手中拿刀。他看了两人一眼,阴阳怪气地道:“薇薇小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跟你的好姐姐道个别吧。”

30

病房里的气压很低,几乎要凝成冰。

秦若汐趴在地上,脸上是青紫的掌印。

岑城的脸难堪得可怕:“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是谁把小薇带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秦若汐近乎麻木地说。

她当时被砍晕过去,醒来就打了电话给岑城。岑城急忙调了医院监控,又心急火燎地来审讯。秦若汐能做的只是要来纸笔,将那人的形貌画了出来,只是脸部无法识别。

“你不知道,却敢说她不会有事?为什么在你房里出的事,却是她被绑走?”岑城怒不可遏,他踏上秦若汐受伤的那只脚,狠狠用力。

秦若汐痛得面目全非,下意识用手护住了肚子。

“你倒是将野种看得重要。”岑城移脚,对上了她的肚子。

就在这时,秘书冲了进来:“岑少,找到秦小姐了!”

秦薇昏倒在三个街区外,脸上有伤,被好心路人送到了医院,已经躺在了急诊室里。

“看好这个贱人!”岑城飞奔了出去。

秦若汐抱紧了肚子:“医生……我肚子好痛……”

“少爷让我们看着你,不让你跟任何人接触。”两个冷面保镖将她赶回床上,守在了一丈远处。

秦若汐试图说服,可刚才伤了喉咙,一说话就咳出血丝来。她痛得蜷缩成一团,安抚似的摸着肚子:宝宝,妈妈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妈妈会保护你……

医院的急诊室,乱糟糟地。

医生叫:“病人家属,家属呢?病危通知书签一下!”

岑城顿住:“不是说脸上有伤,怎么会病危?”

“病人凝血不好,失血过多导致了休克。她还是熊猫血,血库里的存量用完了,还没补充上。时间就是命,哪里去给她找血……”

“我有!”岑城顾不得叫人,返回病房,一把攥住秦若汐,将她扯到急救室外,“先抽她的血,我马上打电话给秦家!”

秦若汐甩开他的手:“我不接受!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怀着孩子,现在根本不能输血……”

“小薇可等不到你恢复!”岑城斩钉截铁地挥了挥手。四个保镖上前,稳住了秦若汐。

秦若汐嘶声道:“岑城,你还是不是人!我肚子里是你的孩子,你为了救秦薇,竟然不顾我们死活!我要跟你离婚,离你们远远的。你也别再想着利用我为你们做什么!”

她竟然提出离婚?岑城几乎以为自己听错,转念想到秦薇,心声烦躁:“你有力气,不如祈祷秦家冷藏的血袋够用吧!”

秦若汐从未有过的心凉,小腹跟着一阵抽痛。她全力挣扎,试图将输血的针拧出体外。

岑城眉头紧蹙,吩咐道:“给她镇定剂。”

“不,我不要!!”

秦若汐破了喉咙,嘶哑得像是濒临死亡的幼鸟。液体流入体内,她浑身气力也逐渐散去。为什么要这样残忍,就因为她爱错了吗?可她早就不再期望了的……

30

镇定剂让人昏昏欲睡。就连下腹的痛,也逐渐感觉不到。可秦若汐清晰地知道,孩子的情况不妙,必须尽快找人救他。

她强撑着睡意,看着400cc的血袋灌满,就挣扎着爬起来,摇摇晃晃地要往外走。

“急着跑路?”岑城挡到了她面前,“小薇被抓,是你设计的吧?”

秦若汐头晕目眩,仍瞪大了眼,试图分辨岑城的神色。孩子也好,她也罢,他怎能做到冷漠至此,一副要她与孩子为秦薇陪葬的样子?

“你不如问问你的好秦薇,那个绑匪为何叫她宝贝。”

秦若汐冷笑。那人与秦薇关系匪浅,以秦薇的手段,用膝盖想也不会出事。

岑城面色遽变,不过一瞬又镇定下来:“你又要污蔑她什么?”

秦若汐摇摇头。她一直想提醒岑城小心秦薇,却不知道自己泥菩萨一个,还想度岑城?

“你让开些,别挡我,我会祝你们佳偶天成,百年好合的。”

她视若无人地绕过岑城,摇摇晃晃地往外走。岑城头一次被她无视个彻底,心中莫名急躁。他快走两步,抓住她想问个明白。

秦若汐下意识甩开,却站立不稳地倒向一边。她本能地抓向周边,一下捉住了岑城的衬衫,因为用力,一颗扣子崩断了,她冰凉的手紧贴着岑城的胸膛。

岑城只觉心口处像是被猫尾扫了一下,浑身一个激灵。她一触即离,触感却还在。待看到秦若汐在衣服上擦手的动作,心肺都要气炸。

“秦若汐,你敢……”

敢什么,却没说出来。敢嫌弃他?说出来只怕里子面子都丢个干净。

秦若汐未注意到他的欲言又止。她靠墙站着,虚弱地向路过的护士打招呼:“帮个忙吧?”

岑城上下扫视,看到她沾满血的裤子,僵在原地:“医生呢?!”

除了手术室里给秦薇做手术的主刀大夫,院长还带了几个专家在外候命。见此,连忙过来帮忙。

看着一群人忙乱起来,岑城突然发现,方才他帮了秦若汐。他马上否定自己:秦若汐是小薇的药,她好,小薇才能好。一切都是为了小薇。

医生在旁边道:“太太之前就受了伤,又常年贫血,刚怀孕就再三动了胎气……”

“胎儿与我无关。”岑城语气凉薄,“小薇出来前,她不能出事。”

隔着嘈杂人声,他的声音经过空气,鼓膜,最终传递到了大脑。秦若汐像是第一次发现,他讲话是如此尖利,直戳人心。

她第一次感谢自己的特殊血型,甚至感谢小薇,能让岑城召集了专家,为了护住她的孩子大动干戈。

手术室的灯灭了,岑城撇下秦若汐,直直迎了上去。

“病人已经脱离危险……”

岑城换了无菌服,进了观察室,秦薇却以手捂住脸,背朝着他,哽咽道:“别看我。”

岑城听得心痛:“别怕。脸上的伤你要不喜欢,医美也能解决……”

秦薇转头,扑在他怀里小声抽泣。

岑城细语安抚了她一阵,问:“那个绑匪,与你有旧怨?”

秦薇连连摇头:“我不认识他的。他骂我破坏姐姐的家庭,让我滚得越远越好。后来划伤了我,自己却抱着头,说着奇怪的话跑开了。”她抬头看着岑城,眼泪汪汪,“阿城,我们相爱,有婚约在先。要不是姐姐不小心让我跛了脚,我怕你嫌弃才远走他乡。我没有想要破坏……”

“我知道。”岑城胸中怒火翻腾,揽着秦薇的手不自觉地用力。他几乎,差点就相信了秦若汐。

秦薇在他怀中松了口气。

与许生逃婚到国外时,秦薇并未想到有朝一日,两人会身陷巨额赌债,相见两厌。她好不容易借机逃离,许生却跟了过来,还妄想找她复仇。她用岑家的家产保证,才安抚了许生,又做了一场病危的戏,瞒过岑城。

至于秦若汐?秦薇摸着自己的脸,眼中的狠厉一闪而过。

30

保胎治疗结束,秦若汐戴着眼罩,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束缚在床上时,她又惊又怒地叫了起来:“是谁,要做什么?!”

冰凉的金属抵在了她的脸庞。

“啧,可惜了这张脸。有人发了话,要你百倍千倍地偿还她。”一个沙哑的男声响起。

秦若汐想起秦薇脸上的伤,惊怒道:“是岑城让你做的?!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不信我……啊!”

刀尖锋利无比,轻易便划破她的脸颊。

脸上火辣辣地疼,鲜红的血混着眼泪滴落。秦若汐明恋暗恋这么多年,终于爱到绝望,又在这绝望里生出无数悔恨。

她满脸血污,在疼痛里迷迷糊糊地想,她后悔了。

这一天过后,秦若汐得了几日清净。她并未在意脸上的伤,任它自由生长。

岑城看到她时,眉头紧蹙。

被绑架那日前后,秦若汐的手机上有几个来历不明的通讯。他是来追问与那绑匪的关系的……秦若汐这样,是认错?

他目光沉沉,似酝酿着雷霆暴怒。

秦若汐看不出他的情绪,心中却也再激不起半分波动。那一想起他就砰砰乱跳的心,因为他荡起的欢喜或痛苦,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你笃定我伤害秦薇,不顾我跟孩子死活,让人毁了我的脸,岑城,我对你还有什么可期待的?“秦若汐看着他的目光,一字一顿,“你这样一个刚愎自用,是非不分,活在虚情假意里的人,有什么值得爱?我真后悔没有早点认清你。“

她脸上伤口狰狞,看起来十分可怖。唯有一双大眼,透出十分的神采来。

岑城不由自主退后了一步,他想要解释,她的脸不是他派人弄的,但是看她竟然说后悔爱上他,她一个虚伪狡诈的女人凭什么?

岑城全然忘记了自己未出口的质问。他避开她的视线,吩咐道:“看好她!“

在秦若汐抗议前,岑城忙不迭地离开,好似那个被自己嫌恶多年的女子,藏着惊天大雷。

秦若汐行动受限,却乐得无人打扰,安心养胎。只在两周后,听闻秦薇出院,将一纸离婚协议送到了岑城面前。

不过一页纸,岑城愣是看了十几分钟。那龙飞凤舞的签名,怎么会是秦若汐?她真的要离开?

岑城手上用力,薄薄的纸张险些被撕裂。他顾不上秦薇在身侧,调转了车头。

赶到医院时,秦若汐已经坐进了岑家主宅的车里。她并不下车,只隔着车窗,淡然地问:“岑少亲自来送离婚协议?”

“你……”岑城一口郁气堵在喉头。他疾言厉色地问:“不就是想我来接你出院吗?”

秦若汐冷冷的看着他,“我们离婚不是正合了你们的心意么,岑少签了字给主宅吧,从今以后我们再没有关系。”

她合上眼,关上车窗,示意司机开车。

岑城还未反应过来,吃了一口汽车尾气。他犹不敢相信,秦若汐竟当真拿了那未出生的孩子做桥,让主宅护她安胎。

一连几天,岑城到主宅索人,岑老爷子问:“你想左拥右抱?”

岑城下意识反驳,岑老爷子合了眼皮,“谁敢打搅了我的小孙孙,我要他好看。”

岑城熄了火,却像是卡了鱼刺,吐不得,也咽不得。连对着秦薇的求欢,也提不起兴趣。

秦薇冷眼看着,心中愈发忌恨。她让秦母去岑家主宅,套出秦若汐的所在,又佯装无意地透露给了岑城。

岑城脑中一热,当即就驱车到了半月山庄。待到了山庄,又冷静下来。

我只是想要知道她耍的什么把戏而已。他这样想着,直奔主屋,完全没意识到,一路走来一个障碍也没遇上。

30

秦若汐浑身燥热。一杯热茶过后,她就意识到不对。

穿着园丁服的男人破门而入。他双目赤红,朝秦若汐压了下来。

秦若汐想要逃跑,然而双腿一软,跪在了他面前。

自下腹处升起滚滚热流,激得她浑身俱软,下体发痒。

那人将她推倒在地板上,开始拉扯她的衣服。

秦若汐害怕地叫救命,那人来回几巴掌,扇得她两耳嗡嗡作响。她无力地挣扎,在那人物事戳到入口处时,被人甩了出去。

岑城满脸怒气,看着眼下衣衫不整,面色潮红的女人,“你就这么贱,一刻也离不了男人?”

秦若汐艰难地摇头:“你走……”

“你还想让谁来?”岑城怒火中烧,下身也涨疼得厉害。他将她的头紧紧扣在床上,闯入了进去。

秦若汐想要逃离,被抓了回来。她昏昏沉沉地想,不能伤了孩子……

察觉到秦若汐的刻意迎合,岑城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又恍惚觉得,自己落入她的圈套。他匆匆闯入,野蛮拔出,好似要将一腔暴虐倾洒出来。

秦若汐攒够了力气,一口咬住他的手。

“啊!”

十指连心,巨疼从指间延伸至心口。岑城心口发懵,一个耳朵甩在她脸上,两人都镇静了下来。

秦若汐口中带着血,冷笑道:“对着我这张脸,岑少也能下得去口?”

她脸上的划伤并未精心养护,更不要祛疤除痕。结的痂刚被蹭掉,露出鲜红的血肉。很有些可怕了。

岑城自己都怀疑,方才为何觉得她诱人。一想到刚刚,他的怒火又快速蔓延:“那个男人是谁?”

秦若汐眼中带上了恨:“不如我先问,怎么偏偏今天我被人喂了药,被羞辱,你岑大少就来了?岑老爷子许诺我养胎,说不会来外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竟然倒打一耙!要不是她作风不正,怎会遭人觊觎?

岑城见着一双清冷眸子,只想将她的脸皮撕开,看有多厚!他喘着粗气,叫四周的保镖去寻那人。

然而到最后也没找到人。

是夜,秦薇等了很晚才见到岑城。她替他脱衣,被岑城不着痕迹地避开。然而只是一眼,就看到了他背后的抓痕。

秦薇眼神暗了暗,娇声问:“阿城,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岑城沉默许久,说:“主宅那边对她的身孕看重得紧。等她生下孩子吧。“

秦薇心头一梗,刚要发火,电话响了起来。

对方嗓门很大,恶狠狠的。秦薇变了脸色,转移到阳台:“我马上就是岑太太了,要什么有什么……很快了,再给我一段时间。“

要成为岑太太,首先得清理秦若汐和她的胎儿。

秦薇眼珠转了转,再对着岑城时,八卦地提起隔壁谁家被带了绿帽,孩子养到十几岁才知道。

岑城变了脸色。

他一开始叫它野种,是浑然不在意的。现在却只要一想起这个可能,比较那个女人就是怀了孕,还在勾引男人,如今想想就如坐针毡,怒火丛生。

翌日一早,护士到半月山庄取胎儿的检测样本。

“真的不会对宝宝有影响吗?“秦若汐怀疑地问。

护士摇了摇头:“秦小姐,不要让我们难做。“

小姐?秦若汐无声地摇头,想,一直被人拿捏,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大概是得了岑城的吩咐,护士手脚麻利。临走时,秦若汐嘲道:“检测结果别忘了给主宅送去一份。“

护士说了声好,掩下一抹诡异的笑。

30

检测结果出来,岑家炸了。岑城一身怒气地闯入半月别墅,见什么摔什么。

秦若汐下楼时,一楼已如暴风雨过境,一片狼藉。她不由得诧异。岑城应该知道是他的孩子了,怎么还会这样?

见到她,岑城怒目圆瞪,一掌狠狠甩了出去。若不是他听了小薇的建议,做亲子鉴定,哪里会知道,自己早已绿成一道光,还要养野种?

他将检查报告扔到了地上,秦若汐看了两眼,心底一片冰凉。原来那天被强不过是序幕,使劲一切手段,不过是要将她彻底赶出岑家的庇佑?

“秦若汐,你要感谢现在不能浸猪笼了。“岑城卡着秦若汐的脖颈,声音嘶哑。

秦若汐闭了闭眼,再不想费神争执什么:“随你吧。“

岑城想要用力,手却不受控地抖个不停。他看着秦若汐那张布满疤痕,不起波澜的脸,最终狠狠一拳砸在了旁边的墙上。

“咚“地一声,他将离婚协议扔下,转身就走。

手上的血落了一地。

秦若汐抱着肚子,缓缓坐在了地毯上,只觉自己是在梦里。

然后很快地,被尾随岑城而来的秦薇打破了。

“怎么,赖着不走?“秦薇指挥着佣人,将她的衣物打包,扔了出去。

秦若汐与她对视,秦薇笑得猖狂:“打包费就不用你出了。毕竟你现在算得上真正的‘净身出户‘了。“

“你为什么这样恨我?“秦若汐问。

“谁让你挡了我岑太太的路?其实也不是,我只是看不惯你,想要你声名尽毁,无家可归而已。“

所以这一切,都是秦薇做的?虽然是她或岑城,于此刻的秦若汐来说,无分毫的差别了。

****

秦若汐待在一家小旅馆里,深居简出,时不时听到秦薇与岑城好事将近的消息。

她只当是下饭菜,听过就算。谁知一天,秦母找了过来,让她救小薇。

“若汐,妈妈求求你,小薇被人绑架了。赎金已经准备好了,只是十分钟前,对方说小薇途中失血过多……附近的医院都没有她的血型,实在没办法了。”秦母许诺道,“我答应你,事后你要什么补偿都行,哪怕是挽回岑城。”

“好大的手笔。”秦若汐气极反笑,“可是婶婶,宝宝已经27周了。你要用我和宝宝的命,换她的?”

秦母就知道她不会答应,趁着秦若汐不备,将镇定剂扎入了她的体内。

秦若汐看着她,生出无限绝望。岑家于她是永远不想回忆的噩梦,秦家就是将她推入十八层地狱的帮凶。她当时为何因惧怕环境陌生,而迟迟没有远离这里?

秦家备的车,除了昏睡的秦若汐,还有简易输血设备,以便岑城到时救急用。

岑城见到时,有些迟疑:“她没事吧?”

秦母道:“没事没事,只是一点镇静剂,刚刚对方又发了视频,小薇眼见着不好了,我才……”

岑城淡淡地应了声,发动车。

秦若汐醒时,身上盖着岑城的大衣。她的力气还未恢复,出声都艰难:“岑城,你不能这样,恩将仇报。”

“你在说什么?”

“当年地震,你被埋在废墟中,是我一手将你挖出来。我,不求你爱我,也不求跟你在一起,但是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怎么可能?”岑城下意识反驳。压在他上面的石板,连一个成年壮汉都扛不动。他醒来后第一眼见到小薇,才知道是她带人救的自己。

秦若汐看向虚空,眼角落泪,口中却道:“等我出去,我娶你。”

岑城口干舌燥,心中突突直跳。那时对方声音嘶哑得分辨不出年龄,只能听出一腔深情。大概是吊桥效应作祟,他信口说出那句承诺。细细想来,小薇很少提起那时的事,也从来不曾提过这句承诺……不,不会错的。

岑城这么想着,手指却紧张得发白。他打了几个电话,慌乱地说:“我已经重酬同血型的人了,你再等等,不会有事的。”

“我恨你。”

车内无人再出声,静得可怕。

30

绑匪要求交换的地方,是在一段盘山路上,一面靠山一面是悬崖。

岑城到了地点,只见着路段中间停着一辆破旧的厢货车。他正观察,突然有声音自头顶传来。

“你的心肝宝贝儿在那辆车上。”

岑城急忙开了车门,又转身对着秦若汐道:“放心,等我。”

他快步冲了过去,打开车门,见着秦薇坐靠着车厢,手脚被绑,头微微垂着,身上却不见血迹。他隐约觉出不对,却听得身后轰隆隆一阵发动机响。

岑城猛地扭头,发现他的车子以极快的速度开始倒退。

“停下!!”他浑身颤抖,拔步就追。不过几分钟,车已不见了影子。

这时,身后传来极轻弱的一声呼唤,“阿城。”

岑城扭头,见秦薇已经醒了,挣扎着站了起来,正依靠着车厢。他上下扫视,未觉出任何不妥,不禁犹疑:“你……没事?”

秦薇摇了摇头,迷糊地问:“我这是怎么了?”

岑城心头狂跳。他急忙回到车上,将她安放在椅子上,连胶带都来不及解开,就加大了油门,快速地倒退。

“阿城,你疯了?!”秦薇吃惊道。

“秦若汐在那辆车上。你被绑架了,对方说你失血太多……你妈妈带她……我带她来救你,为你输血。”岑城艰难地解释,心急如焚。

突然,不远处响起一阵汽车的鸣笛声。像是应和似的,紧跟着响声起了乌拉乌拉的声音。

岑城听得眼皮直跳。他安排了救护车……可是是在远一些的地方,是为了开路用的,怎么会在这里碰上?

皮卡车越倒越快,后视镜里很快现出奥迪车。它与救护车对峙在狭窄的山路上,形成危险的角度。

突然,奥迪猛地启动,擦着救护车跨越了过去。就在即将擦过去时,救护车突然微微动了下。

“嘭”地一声。

奥迪偏离了轨道,直直地冲着山崖坠了下去。

岑城失聪了片刻。他听不到奥迪坠落崖底的声音,也听不到自己撕心裂肺的那声“秦若汐”。

他不知自己是怎么停了车,又是怎么跑到坠崖的地方,想要往下探。

“崖下是水,说不定有救的。”

岑城被人拦着,听着似是而非的话。好半晌,他才想起,他承诺过会带她回去的。后知后觉的恐慌从心脏往四肢蔓延,陌生又难以忍耐。

真是奇怪。

他不擅长应对这样的情绪,只好发泄出来,去打那开救护车的人。

对方激动又害怕:“这地形太窄了,对方又只顾着横冲直撞……我没想到的!”

岑城想质问,想毫无理智地大吼,却发不出声来。他愣怔片刻,打着手势叫更多的人去崖底搜寻。

秦薇与秦家父母拥抱过后,来到了岑城身边,与他并肩站着,一齐看向崖底。

崖高数百米,海水也深得很。从这样的地方落下去,还能有活路?

秦若汐露出一个满意而又残忍的笑容。看向岑城时,她敛去笑意,温柔又体贴地握上他的手:“阿城,别担心,姐姐他们会没事的。”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当时只道是寻常-主人公叫秦若汐岑城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