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丑后魅天下-主人公叫欧阳漪绒夏侯连景的小说免费阅读

丑后魅天下

小说:丑后魅天下

作者:机械键盘

主角:欧阳漪绒夏侯连景

类型:穿越

简介:被人用酒瓶咋了脑袋,谁知道没死居然离奇穿越了!更坑爹的是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穿越成了个痴傻的傻子,而几个男人正欲伤害自己,她当即将那几人灭了!可刚被接回家就得知被订了婚,马上就要嫁人了!

丑后魅天下免费阅读 第1章 穿越成傻子

“傻子,吃啊,你不是最喜欢吃剩饭了吗,快把这些吃了吧!”

“啊哈哈,瞧这傻子,连狗都不要的饭这傻子都吃完了。”

“哈哈,好傻啊!”

欧阳漪绒猛地睁开了眼,脑袋疼得厉害,涨的快要爆炸一般。

她有些痛苦的皱着眉头,刚刚脑中一片片画面极快的闪过的画面,真实又陌生,欧阳漪绒睁开眼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心中一沉。

没想到被人用酒瓶爆头的自己,重生,穿越到了这个地方,成了这身子的主人,欧阳将军府上的五小姐,和她一样的名字,欧阳漪绒。

欧阳漪绒觉得自己没有猜错的话,她现在的处境是被绑架,丢进了一个杂草屋子里。

她冷冷的扯了扯嘴角,看着毫无束缚的双手和双脚上松松垮垮的活扣,眼中的锐利锋芒闪烁。

这身子原先的主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傻子,想来绑架她的人也知道她傻到了一种境界,不会自己动手解开脚上的绳子,索性就连手都不用绑了。

不过这也好,省得她一顿折腾,直接解开了绳子,轻手轻脚的爬了起来。

她刚准备往那木门走去,没想那门突然从外头被人推离开,欧阳漪绒反应得快,抢在那人之前一把拿起放在了门边的锄头,眼中的利光尽显,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毫不犹豫的朝着那汉子凿了下去。

不过一瞬,那比欧阳漪绒还要高出两个头的汉子就被她打倒在地。

欧阳漪绒来不及喜悦,低咒了一句。

“该死!”

欧阳漪绒拧紧了眉头,看着还是被这边动静引过来的另外两人,防备的盯着他们,缓缓往后退。

“你干什么!”

瞧见了地上躺着的同伙,两人皆是惊奇的瞪着欧阳漪绒,像是想不明白一个傻子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欧阳漪绒缓缓的往后退,等自己退到墙角无处可退的时候,她猛地用脚踹翻了旁边的一堆杂草。

那两人忙用手挥着飞扑过来的杂草,闭着眼什么都看不见,而欧阳漪绒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一把用锄头将两人同第一个人那般,给敲晕了过去。

拍拍手,她鄙夷的看了眼地上的三人,刚想往外走,一向警惕的她瞄见了门外投射在地上不断靠近的黑影。

没有多想,她急忙躲到了杂草中,闭上眼假装昏迷。

30

借着杂草的遮掩,她微微眯开眼看着走进屋的黑影,很是疑惑。

看来这身子的原主人很遭人惦记呢,大晚上的要被绑架两次?

那黑衣人显然也是对自己看见的一副景象很吃惊,刚朝着欧阳漪绒走了几步,忽闻外头吵吵闹闹的声音和围拢过来的光亮,他看了似乎在昏迷的欧阳漪绒一眼,转头飞身冲了出去。

“快!抓住那黑衣人!”

“小姐,找到五小姐了!”

欧阳漪绒眯了眯眼,听着外头的吵闹,微微的吐了口气。

还好,有惊无险。

欧阳漪绒不动声色的被他们带回了将军府,不过她也很感谢那个黑衣人,否则那些人看见屋子里晕倒的三人都不止该如何想,恐怕对她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她又不得不疑惑,那个黑衣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目的又是什么,是想要伤害她,还是!保护她?

欧阳漪绒感觉自己被人放到了算是柔软的床上,身边有记忆中熟悉的婢女低泣的声音。

不一会儿,忽闻外间传来几声低呼。

“将军,宝夫人。”

床边的婢女红莲急忙擦了眼角的泪,朝着跨进了内间的一男一女盈盈一拜。

欧阳展宏挥手,看着床上紧闭双眼的五女儿,轻不可见的皱了下眉头。

“五小姐如何了,大夫怎么说的?”

宝夫人走前了一步,看了看床上的人,变转过头来询问红莲。

红莲卑微的低着头,轻轻的回答,“回夫人,大夫说小姐只是受了惊吓昏迷而已,并没有大碍。”

闻言,宝夫人那盈亮的眸底极快的闪过什么,转了个身,走回了欧阳展宏身边。

她低低的凑前,“将军,这漪绒被人掳走的事情已经满城风雨,不如咱们请个牙婆子来帮漪绒!”

床上的欧阳漪绒听见了这些微的询问声,眉头猛地一抽。

这女人可真够狠毒的,居然想要找人来检验她是否还是完璧之身!

30

欧阳展宏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宝夫人,不疾不徐的声音依旧威严十足。

“胡闹!”他低喝,“我将军府上的小姐怎能受如此屈辱!”

宝夫人脸上有些尴尬,“可是那三个匪徒将漪绒带走好几个时辰,将军,人言可畏啊!”

欧阳展宏刚想说什么,宝夫人急忙抢先一步。

“况且明天便是入宫的日子,漪绒如今这般,怎还能有资格同妃绒她们!”

言毕,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欧阳展宏的面色,果然沉郁了下来。

而听着他们谈话的欧阳漪绒却在心里冷冷的笑。

现在她已经猜出指示那三个笨蛋绑架自己的人是谁了。

这身子早就在儿时与皇家定了姻缘,就算她痴傻貌丑,一向注重声誉的皇家也定会履行承诺。

而当今皇帝一向权衡阁臣的势力,为了端平那碗水,这将军府只能有一位皇妃,而这个名额被欧阳漪绒占了去,那么这宝夫人的女儿就没有了机会。

于是就做出了这一出!毁她清白,让皇家的人要不起她!

呵呵,这宝夫人可真是‘用心良苦’了。

不过欧阳漪绒还是等待着欧阳展宏的决定,在她的记忆里,这欧阳展宏的面目几乎是模糊,她不禁好奇,她的父亲,又会怎样处置她。

里间一时间沉寂了下来,好半晌,欧阳展宏才缓缓的开口说出了他的决定。

“不管如何,漪绒都必须进宫,他们选不选是他们的问题,我送不送是我的原则。”

宝夫人一脸僵硬,试图还想要挽回什么。

“将军,可是她!”

“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欧阳展宏不容拒绝的打断她,甩了手,走了出去。

宝夫人咬着牙,一脸青白的瞪着床上不言不动的人儿一眼,也只能不甘心的走了。

30

月明当空,桃花树下,一袭白衣披身的谪仙般男人凭树而立,俊逸非凡。

黑衣人跪倒在他脚下,“主子,五小姐已经被带回了将军府,可是!”

男人折桃花枝的动作一顿,好看的凤眼微微上挑。

“说。”

“!属下赶到的时候,那几个匪徒已经昏迷,而屋内毫无打斗痕迹,属下怀疑是!”

“是欧阳漪绒打昏他们的?”男人清朗的声音里裹着一丝玩味儿。

“属下不敢确定。”黑衣人埋头。

“呵,好像有点意思了!欧阳漪绒,可别让我失望啊。”

男人轻笑了几声,忽的咔哧一声,将手中的花枝折成了粉末!

等众人离开之后,欧阳漪绒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打量了里间一眼。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子,先前拿起那锄头的时候她就觉得吃力了,现在在烛光下一看,一向不受待见的五小姐果然长得纤弱的很,和上一辈子的自己一比简直是相差甚远。

欧阳漪绒撇撇嘴,下了床,走到屏风外的铜镜前,看着那镜子里的模糊面容,她唇边的弧度紧了紧。

纤细白皙的手指爬上肌肤嫩滑的脸颊,那横亘在额头至眉下的疤痕,突兀的之感让她指尖发凉。

痴傻!毁容!

看来这五小姐的生活挺‘惊险’的!

上辈子在政客男女之间长袖善舞游刃有余,冷漠惯了的性子倒也对自己来到这个地方没有太多的惊慌失措。

很好,既然她大难不死,那么她就要在这个鬼地方,活的更精彩!

她坐在了床边,静静的理着醒来之前闪过脑海的记忆。

将军府五小姐欧阳漪绒,生母是右相爱女,因与欧阳展宏私定终身被逐出家门,无家无势的杨娉婷只能委身在将军府当一个庶妻,生下了痴傻的欧阳漪绒,在生产第二胎的时候难产,母子双亡。

没了娘,唯一能依靠的爹又常年在塞外,欧阳漪绒自小受众多欺负,而那深深刻印在欧阳漪绒脑海中的屈辱笑声,便是那宝夫人的女儿欧阳妃绒的。

欧阳漪绒冷冷一笑,既然她进了这个身子,那么以前她承受过的她都要讨回来,定不会让她们白白欺负了去。

铜镜里倒映着她那半边无伤的脸,隐约中黛眉清扬红唇微提,绝色光华,倾国倾城。

30

在涟漪园休养了五天,期间听闻府上有皇宫里的人要来探视欧阳漪绒,但被宝夫人以五小姐身体欠佳不宜见客的理由给委婉驳了回去。

两天之后,便是入宫参加百花宴的日子。

一大早,欧阳漪绒就被婢女红莲从床上拉了起来,涂脂抹粉的开始打扮了。

上辈子的她虽然生活在胭脂佳人之间,可是从没有对自己给予多余的装扮,她生存靠的是手段,并不需要出卖她的色相,所以她一直很排斥这些。

可是知道自己这张脸实在是难以以素颜见人,她也只能叹了口气让红莲忙活。

不过半个时辰,就有婆子来催促了。

红莲跟在欧阳漪绒身边一向低声下气惯了,便哈腰点头的应付着地位比她还要低微的下人,忙扶着欧阳漪绒走出了府。

将军府外停了三架马车,左右站着仆人和奴婢。

红莲一时踌躇,讯问侯在一边的管家。

“管家,我家小姐该上哪辆?”

管家瞅了画了脂粉依旧难掩丑陋的欧阳漪绒一眼,指了指最后头的那辆。

“马车不够了,就委屈五小姐和下人们一起吧。”

红莲顺着管家指的方向看去,一瞬间脸都变了色。

“管家,怎能如此!”

小姐和佣人同坐一车,这完全于理不合!

欧阳漪绒看着红莲涨红着脸,表现出比她这个当事人还要羞愧的样子,心里微微感到一丝安慰。

眼眸一转,一直不声不响的欧阳漪绒突然拍着手跳开了几步,撅着嘴一脸兴奋的看着停在最前头的车。

“我要坐那个,我要坐漂亮的车车!”

“五小姐,你的车在那边。”管家冷冷的嘲笑,看他丑陋的嘴脸欧阳漪绒就觉得心里恶心。

怪不得这身子从小到大受那么多折腾都没人知道,原来是根本没人当回事儿!

很好,现在她就要他们知道,傻子也不是好惹的!

30

欧阳漪绒不依不挠的指着那辆最为华丽的马车,“不要,绒绒就要坐那辆,不然我就回去睡大觉!”

说着,她还真的打算往回走。

那天欧阳展宏的态度她已经很明确了,这次进宫她是绝对不可缺席的,所以她绝对有把握管家不会就这么放任她走回去。

果然,见欧阳漪绒往回迈了步子,管家一直冷漠的面具有了皲裂,更带着几分惊愕。

五小姐痴傻胆弱,何时有过这般大胆反抗的行为了!

“五小姐,请你上车,莫要让老奴为难。”

欧阳漪绒冷冷一笑,你为不为难管我什么事了。

“就不,不坐那辆好看的车车我哪里也不去!”

面色发沉的管家瞪了一眼吵闹的欧阳漪绒一眼,多了几分顾忌自然也客气了些,但是话里依旧掩不住敷衍。

“那请五小姐稍等,等老奴去禀告宝夫人。”

欧阳漪绒扬了下巴,表示等着他回来。

管家走到了第一辆马车木窗旁,低声说着什么,不一会儿,就见一只纤手从车内伸了出来,掀开了帘子。

欧阳漪绒眼一闪,迈步走了过去,红莲眨眼,也连忙跟上。

“时候也差不多了,漪绒你也别闹了,快上车出发吧。”宝夫人似乎没有把欧阳漪绒当回事儿,直接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欧阳漪绒却是固执的梗着脖子,“不,我不去了!”

“你!”

“宝姐姐,既然漪绒想要上来便让她上吧,车内宽敞,不差一个。”

一道较为轻柔的女声插了进来,欧阳漪绒转了转头,瞧见木窗口露出半张美艳的脸,是府上的另一位姬妾,芳夫人。

宝夫人脸上一闪而过的狠戾,气愤的甩了手,“让她上来!”

管家刚哈腰,就闻欧阳漪绒再一次开口。

“绒绒要一个人坐大马车!”

话落,四周顿时响起好几道吸气声。

30

惨了惨了,这五小姐怎么就傻成这样,竟然敢提出如此惊人的要求呢?!

红莲也被吓到了,急忙低着头拉着欧阳漪绒的手,“小姐,您别说胡话了啊。”

适才芳夫人答应了让欧阳漪绒上车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了,现在小姐居然还提出一个人独坐马车,这怎么可能!

欧阳漪绒晃着脑袋,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要如此,“不,我就要一个人坐大车车!”

那宝夫人听见她痴痴傻傻的话,早就气急攻心了。本来绑架的计划没有成功已经让她够恼火,如今这小蹄子竟还敢提出折腾忤逆的要求,岂不是让她难堪!

她一把挥开贴身侍女的手,指着欧阳漪绒的鼻子就破口大骂了。

“给你脸面居然还不要了,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想独占马车?再作混就滚回你的园子去!”她是巴不得欧阳漪绒不进宫呢!

欧阳漪绒满脸的笑,似乎也不在乎,只是眼角一瞬而逝的异光狡黠生动。

“好啊!”

说完,便高兴的转身往府内走,满脸狞笑的宝夫人冷哼了一声撤下帘子。

管家和红莲追着欧阳漪绒的脚步刚迈进府门,就见满身气势的欧阳展宏迎面走了过来。

欧阳展宏一把拉住了欧阳漪绒,皱着眉看着他们。

“怎么回事,就快出发了要去哪里?”

管家低着头,不敢将宝夫人的事情给说出来,支支吾吾的不敢开口。

欧阳漪绒心里冷笑了一声,便用傻傻黏黏的声音说道,“唔,宝夫人不让绒绒坐车车,还说让绒绒滚回去,绒绒不会滚!”委屈的语气和眼睛里的可怜,真是恰到好处。

欧阳展宏闻言,眼中利光闪现。

“混账!谁敢叫你滚!”

欧阳展宏疾步往外走,欧阳漪绒心知有好戏看,便悠悠闲闲的跟了出去。

30

只见宝夫人被欧阳展宏一把从马车上拉了下来,劈头就是一顿责骂,欧阳漪绒站在石像旁边,冷冷的看着这一出闹剧。

“混账东西,谁给你的权力自作主张,漪绒今天不入宫,你以为你的女儿就被选上皇妃么!”

宝夫人早就哭红了眼,咬着唇不甘的瞪着欧阳漪绒,柔柔弱弱的声音与之前大相径庭。

“将军,是她欺人太甚!”

“还有脸说!”欧阳展宏怒吼了一句,扬起手准备打下去,一边不动声色的芳夫人急忙拉住了他。

“将军,时辰不早了,若在耽误恐怕落人闲话!管家,还不快准备另一架马车好让我们出发!”

管家领命下去了,芳夫人走到了欧阳漪绒身边,低声温柔,“来,我带绒绒上马车好不好?”

“嗯,谢谢芳姨娘。”欧阳漪绒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便乖乖的应下,上了马车。

放下帘子的那一刻,恬静的眸子浮现一抹狠戾。

宝夫人,这个教训可得我好好记住了!

否则!

马车在皇宫前就停了下来,欧阳漪绒在红莲的搀扶下下了车,恰好碰见欧阳家的另外两位小姐从后面的那辆的马车里走了出来。

那欧阳漪绒记忆中的大姐冲着她哼了一句,便施施然的从她面前走过,瞧那昂首的模样,配上她花花绿绿的罗纱裙,真像一只母鸡。

欧阳漪绒翘了翘唇,只见后头跟着那个一身粉色素罗裙的欧阳雪绒走到了她身边,多看了几眼。

欧阳漪绒不怕她的直视,反倒转了眼与之对视,在那一瞬,她清楚的瞧见欧阳雪绒眼底极快闪过的惊讶。

她歪着脑袋,一脸天真。“姐姐有事吗?”

欧阳雪绒一愣,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五姐忘了么,我是六妹!我们进去吧。”

“嗯啊!”

欧阳漪绒任由她牵着自己的手往里面走,夜色中深沉如墨的目光紧盯着她的后脑,落入几分深思!

30

百花宴是皇后亲自操办的,各位朝政大臣在进御花园之前就被带到了搭好的戏园里,而官家小姐和其他女眷,则被带到了另一边的莲花池,与戏院遥遥相望,虽能看见那里的一举一动,可却隔着几分模糊迷蒙。

一一落座之后,守在殿外的太监响起了通报声,欧阳漪绒眨了眨眼睛,就被欧阳雪绒带起,随之跪在了地上。

成元帝夏侯秉与凤仪皇后到了。

整齐的行礼声一致的响起,在夏侯秉说了一句平身之后,众人才窸窸窣窣的站起了身。

夏侯秉带着皇后坐在高台主位上,不一会儿就有太监通传皇子们来了。

“传。”

仅仅一字,便让莲花池子里的众女开始兴奋了起来。

欧阳漪绒冷冷的看着自己周围开始摆弄发饰与衣物的贵女们,不由在心底鄙夷她们的可怜。

妄想靠一个男人飞上枝头从此过上富贵生活!这对欧阳漪绒来说是多么的可笑。

不过她今天会这么乖乖的出现在这里,自有她的打量。

将军府,始终不适合她。

若是想要得到她想要的自由和辉煌,那么必须要找一个可以掩护她进行某些行动的地方,比如!

“儿臣拜见父皇、母后。”

众位皇子朝着高位上的两人拱手礼拜,夏侯秉点了点头,便让太监们安排他们入座。

忽的,凤仪皇后讶异的问了一句。

“怎不见连景?”

夏侯连景,成元帝三子,与欧阳漪绒一般,痴痴傻傻,他们两人在京城里时常成为百姓们饭后的谈资笑料。

这下子大家便将目光在众皇子之间搜寻,果然不见了三皇子。

欧阳漪绒本来没有什么兴致,有些无聊的看着自己的脚尖,可是突然身边好像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随即便响起一道道低呼声。

她还没来得及转身,只听身边的欧阳雪绒瞠目起身。

“三,三皇子?!”

30

欧阳漪绒震了一下,急忙转过头,对上一张挂着盈盈笑意的俊脸。

欧阳漪绒眼底一闪而过的讶异,压下甩开他的厌恶,也是冲着他咧开笑,“你是谁啊!”

夏侯连景突然拉起她的手,在众人的低呼中将欧阳漪绒牵了起来,带着往戏园那边走,贵女们目光各异,有羡慕,也有鄙夷的。

尽管痴傻,可好歹也是三皇子,长相俊美无双,又是皇帝最为宠爱的儿子,若是能得到他的青睐,以后的富贵生活定不用忧烦,况且又是个痴儿,若是能哄得他开心了,到底权力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谁会不心动呢?

欧阳漪绒低头看了眼牵着自己的手,如玉一般白皙,却有着不寻常的厚实,她在心里思索了几分,嘴上依旧是甜腻。

“你要带我去哪儿呢?”

“见父皇。”夏侯连景终于舍得给她一个回答。

夏侯连景直接推开了那些上前伺候的太监宫婢,径直的将欧阳漪绒带到了戏院里,然后牵着她跪在了夏侯秉的面前。

“父皇,母后。”

夏侯秉皱了下眉头,看了眼只顾着傻笑连礼都不会施的欧阳漪绒,眼底掠过深意。

“连景,你将欧阳小姐带到这里作甚?”

前几日欧阳五小姐被劫之事闹得沸沸扬扬,一个女子被三个男人带走好几个时辰,无论如何,难免会出现闲言闲语,总会落些影响,而夏侯秉也在犹豫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毕竟欧阳漪绒早早就与皇家定下姻亲,这件事对皇家来说,也是个不大不小的羞辱问题。

夏侯连景朝着高位上的帝后拜了拜,清朗如魅的嗓音,却带着童稚般的天真。

“父皇,儿臣喜欢她,儿臣要娶她为妻!”

30

此话一出,震惊全场。

夏侯秉直接从金銮座上站起,低沉的嗓音夹带着几分不解和愠怒。

“连景,此事不可胡闹!”

欧阳漪绒眨了眨眼睛一副懵懂的模样,觑了一眼莲花池里头宝夫人几人幸灾乐祸的连,也在心中冷笑。

夏侯连景却一把站起,一同拉着欧阳漪绒,手攥的紧紧的,像个固执的孩子。

“不,父皇,儿臣喜欢她,您答应过儿臣会成全儿臣心愿的!”

好了,这下子大家都明白了。

原来这痴傻三皇子早就看上白痴五小姐了!傻子看上傻子,倒也成了一对!

夏侯秉被自己儿子一句话憋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他并不介意欧阳漪绒是痴傻,不论如何,女子贞洁,都!

久久未见高位上的皇帝有所表示,夏侯连景盈亮的眼眸一闪,欧阳漪绒感觉到他突然抱住了自己,她僵硬了一下就觉得浑身发麻动弹不得,与此同时黑影投了下来,娇艳的樱唇立即被人咬了一口,酥麻一片。

全场哗然一片,三皇子如此伤风败俗做出此等事!不少朝臣都摇着头别开了脸。

“父皇,她是我的了!”

欧阳漪绒还未在那个吻中回过神,怀抱着她的男人沙哑的声音低低响起,传达到了戏院的每个角落。

欧阳漪绒被夏侯连景硬是拉着在皇子席间坐下,欧阳漪绒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火热视线,她埋着头,没有一一对上探究。

夏侯连景倒是自来熟,直接将好吃的糕点摆在她面前,“这些,还有这个,都是很好吃的。”

欧阳漪绒歪头,对上他一双明亮如星的眸子,忽的心头一动,扬起手,在夏侯连景白皙干净的脸上捏了捏。

夏侯连景愣了好久,虽然疼痛让他皱紧了眉头,可也没有打开欧阳漪绒的手。

欧阳漪绒觉得心里畅快了,就放下手,一脸苦恼的对着他说,“吴妈妈说漪绒不能随便和陌生人亲近,刚刚我忘了推开你,现在捏你一下报回来,这样漪绒回去才不会挨骂。”

夏侯连景眨眨眼,而后低下头笑眯眯的,“嗯,以后我不会随便亲你了,这样你就不会被骂了。”

“好啊。”欧阳漪绒点着头回应,眼角那一瞬极快闪过的光无人看清。

这个夏侯连景,当真如此纯良憨厚?

30

回到将军府的时,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欧阳漪绒在重生之后第一次坐在将军府正厅的椅子上,歪头看着手边木桌上飘渺着茶烟的青花瓷杯,不声不响的听着太监不断响起的封赏声。

是的,她被封做了三皇妃,定在下月初五大婚。

而此时,正是源源不断的从皇宫中赏来的宝物一一进了将军府,她的涟漪园中。

至于那些平时不待见她的妻妾小姐们,此时也只能硬着脸色站在那里,什么话也不敢说。

欧阳展宏坐在主位上,环视了众人一眼,而后看向了欧阳漪绒。

“漪绒,明日开始你就跟着宫里来的嬷嬷学礼仪,切不能再像今日这般出丑。”

欧阳漪绒心里冷笑了一声,继续装傻愣在那里,不说话。

他也不在意,转了头对着管家吩咐,“你明儿开始也筹备一下五小姐的嫁妆,别丢了将军府的脸面。”

管家低着头应声记下。

面色一直阴郁的宝夫人搅着手帕,看了看屋外那不断送进涟漪园的珠光宝物,更是恨得咬碎了牙。

这个傻子,凭什么得到这么多!

“老爷,为何您不帮着妃绒求一门婚事,今晚那么多皇子!”

“闭嘴,你以为将军府是什么,专门给皇子们送女人的?!”欧阳展宏沉下面色,低吼了一句。

说完,他向门外一直沉默站立的黑影投去一个目光,闪了闪。

“等漪绒的婚事完了我会给妃绒她们安排,你给我好好回去反省,不准再惹事!”

宝夫人脸上一红,低下头的瞬间眼中狠光乍现。

欧阳展宏起身走到了屋外,朝着黑影微微颔首,像是带着几分忌惮。

“凛大人,不知是否三皇子还有其他吩咐?”

闻言,欧阳漪绒的目光看了过去,注意到那半天纹丝不动的男人,皱了下眉头。

这个身影,似乎有些眼熟?

30

不等欧阳漪绒听清他们的对话,红莲就走了过来,“小姐,奴婢带您回房休息吧。”

欧阳漪绒乖乖的点头,“嗯。”

送东西的太监们早就回去了,欧阳漪绒刚进了自己的院子还没喝口水坐下,院外就传来几句讥诮的女声。

“哟,咱们的傻子妹妹今天可威风了!”

欧阳漪绒拧着眉头,轻轻的转过了头。

红莲伶俐的朝着俩人微微躬身。

“二小姐,六小姐。”

欧阳漪绒看去,原来是欧阳妃绒带着一大帮丫头婆子过来找晦气了。

欧阳妃绒脸上一派飞扬跋扈的模样,也不叫红莲起身,傲气的目光直直的看向了那站在大槐树下的欧阳漪绒。

若不是树影斑驳,否则欧阳妃绒等人定能瞧见此时欧阳漪绒脸上的讥诮和嘲讽,哪里还会在这里如高傲姿态的孔雀般站的好好的。

“喂,真以为自己是皇妃就拽了?嗤,真是傻子!”

欧阳漪绒眼底闪过一簇冰寒,大步上前,一把将红莲给扶了起来,看着欧阳妃绒有些呆怔的脸,嘿嘿的笑了笑。

“吴妈妈,这人是谁啊,长得真难看,漪绒好怕怕啊,晚上会做恶梦的!”

欧阳漪绒说着,还一脸畏惧的拍拍胸口,果真是一副被欧阳妃绒‘丑陋’给吓坏的模样。

没有料想欧阳漪绒会说出这话,那二小姐的脸瞬间如染色盘一般五颜六色的百般变化,站在后一步的欧阳雪绒瞧了一眼,都忍不住抬起手捂着嘴,轻轻的弯了弯眼。

30

欧阳妃绒气急败坏的瞪了后头发出笑声的仆人们一眼,气势汹汹的冲着欧阳漪绒大叫。

“你这个傻子说谁丑?!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的脸,你才是吓死人,居然敢说本小姐,看本小姐不收拾你!”

说着欧阳妃绒抬起手要来打欧阳漪绒,那仆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一幕,径自上前将护主的吴妈妈给拉到了一边,没有半分阻止的意思,还更像是在看好戏。

欧阳漪绒心里冷冷一哼,刚要出手狠狠收拾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一顿,一边默不作声的欧阳雪绒却在这时出手,拦住了欧阳妃绒。

“雪儿,你这是做什么,让我好好收拾这个小蹄子!”

“二姐万万不可!”欧阳雪绒一脸的忧虑,“五姐才伤好,二姐莫要跟五姐计较,二姐又不是不知道五姐的性子,莫要伤了和气!”

欧阳漪绒向欧阳雪绒投去了几分探究的目光。

这身子的记忆中,六妹欧阳雪绒是个温柔优雅的存在,而欧阳漪绒现在看来,并非那么简单。

欧阳漪绒低着头自有思量,这头欧阳雪绒已经将欧阳妃绒带出了好几步远,美人额上已经渗出香汗,这外人看着,都会觉得这六小姐是多么的善良重情义呐。

“雪儿,你给我让开,我是长辈,这死丫头居然敢对我不敬,我一定要让她记住教训!”欧阳妃绒咬牙切齿的说着。

欧阳雪绒眼里闪过一丝暗,依旧是拉着她的手,可身子已经往旁边歪了一些。

“二姐,莫忘了如今五姐是三皇妃,二姐还是贵女,怎能对皇妃动手以下犯上呢?”

这句劝解,让欧阳漪绒暗暗攥紧了拳头。

这女人劝架就这么没技巧么?

谁不知道欧阳妃绒出了名的性子急躁,爱面子。

这会儿摆出皇妃的事情来,不是更火上浇油么。

果然,欧阳妃绒猛地用力推了一把欧阳雪绒,直接把柔弱的妹妹给推到了一边,那些丫头妈妈急忙上前扶住了欧阳雪绒盈盈的身子。

“欧阳漪绒,以为有爹和三皇子护着你我都不敢动你么!你这丑八怪,看我不弄死你!”

30

欧阳漪绒冲着欧阳漪绒这边跑过来,欧阳雪绒还想阻止已经是无能为力,只能别开了脸,一副见不得姐妹相残的模样。

欧阳漪绒冷哼了一声,在欧阳妃绒的手打上来之前先伸出腿踹上了她的小腹。

她这力度和位置可是下的极好的,既看不出伤痕,又能让她好好受罪一番。

欧阳妃绒哪里料到她敢反抗了,根本来不及抵挡已经被踹翻在了地上,捂着那小腹,唇红齿白的脸一下子就青灰青灰的。

“啊!疼,疼死我了!”

二小姐的仆人们急忙扑过去,欧阳漪绒还趁机伸出了腿,绊倒了前头的那几人。

这下子,倒在地上,一向养尊处优惯了的将军二小姐倒是试了一次叠罗汉,成了那最底层被众人压的对象。

伤上加伤,那张涂满脂粉的脸都扭曲到了极致,欧阳漪绒看了一眼,便是嫌弃的撇嘴。

拍了拍手,她很是无辜的走到一边,冷眼看着他们扭做一团大叫。

“你们这些贱丫头,还不给我滚开,滚开啊!”

欧阳妃绒破口大骂着,浑身狼狈。

欧阳雪绒虚虚的扶着婢女的手,看了眼在地上打滚的二小姐,抬眸看向欧阳漪绒的时候,多了几分打量。

在丫头婆子的手忙脚乱下,欧阳妃绒好不容易才站了起来,粉色的雪纱罗裙沾了满地的泥,那精致的妆容也弄的脏兮兮的,还有因为痛苦而扭曲了起来的五官,欧阳漪绒看着,就觉得心里一阵舒畅。

好得很呢,她啊,现在要一点点的把以前这身子受的委屈和欺负一点点给讨回来,以前看不起她的、糟蹋她的,她都要一个个的给报复回去,定不让他们比自己好过!

30

“滚开,你们都给我滚开!”

欧阳妃绒怒视着欧阳漪绒,出自将门,身子再娇贵也有几分身手,只见她从腰间抽出一条软剑,厉喝了一声朝着欧阳漪绒冲来。

欧阳漪绒眼中的冷光乍现,脚步微微后挪只不过未等她出手,就有一个黑影横空飞出,一脚踢飞了欧阳妃绒手上的利器。

“属下来迟,让皇妃受惊了。”

欧阳漪绒暗暗收回了袖子里准备好的小刀,盯着跪在她面前的黑影,眼睛一转,呼啦大哭了起来。

欧阳妃绒狼狈的起身,气呼呼的瞪着哭的满脸花的欧阳漪绒,咬牙切齿却是半句话都不敢说。

再看一眼跪在傻子面前的黑影,气的都快晕过去了。

凛冽是夏侯连景的贴身侍卫,宫里的人都对他忌讳几分,何况她一个将军小姐?

想着这个傻子不仅在今晚大出风头,还得了三皇子的眷顾派来心腹保护,她心里更来气。

红莲忙扶着欧阳漪绒安慰,“小姐您别哭了,没事儿了别怕了。”

欧阳漪绒扁着嘴,卷而长的睫毛下挂着晶莹,不知为何,明明是一张长相丑陋的脸,此时让人看了,还是忍不住会感到悲悯。

想起了自家主子的吩咐,凛冽冷下脸,转过头对着欧阳妃绒下逐客令。

“请二小姐离开。”

“我!”

身后的婆子拉了拉欧阳妃绒,她跺了跺脚,只能气呼呼的离开了。

欧阳漪绒眯了眯眼看着欧阳妃绒绷直的背影,一抹笑在唇边绽开。

伸手抹了抹自己的脸,冲着红莲撒娇,“红莲,绒绒想睡觉了!”

红莲忙道,“奴婢这就去准备热水给小姐洗漱。”

“嗯。”

欧阳漪绒转了身往自己的闺房里走,迈过门槛的时候不经意的侧头,看见那站在院中的黑影闪身没入了黑暗之中。

30

内室的小隔间里,换上了新的山水图锦木屏风,隔不住那朦胧氤氲的热雾,只听得里头清脆落水声,夹杂着女儿娇柔的笑意。

欧阳漪绒看着屏风外的红莲摆放好衣物离开的身影,缓缓的收起了脸上的一派天真。

擦拭着自己的身子,盯着水面,欧阳漪绒微微皱起了眉头。

今晚发生的事情很不寻常,尤其是百花宴上夏侯连景牵着她的手,带着她走到皇帝面前说要娶她的时候,她就觉得很不寻常了。

的确,她要离开将军府替自己找一个避所,三皇子是个很好的人选,他有自己的府邸,且痴傻,容易掌控。

可是今晚看来,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在她接受的记忆力,并没有一分一毫关于夏侯连景的讯息,按道理他们是没有见过面才对,那为什么他会突然找到自己并且提出成亲的事情呢?

而且那时候牵着自己的大掌,并不像平常富贵皇子那般娇贵滑顺,按道理一个傻子皇子,皇家不会逼迫他学武,有自己的府邸,相信也没有受过什么苦才对!如此厚实的感觉,到像是握多了某种东西才会出现的,而欧阳漪绒也百分百的肯定,肯定不是握笔造成的。

还有这个突然出现的凛冽,到底又有什么目的呢?单纯的保护她,还是!

欧阳漪绒捧了一掬水往自己身上泼洒,嘴边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弧度。

看来这个三皇子,说不定也和自己一样,有故事呢!

感觉到自己的皮肤微微起了皱,欧阳漪绒扶着浴桶的两边准备起身穿衣,旁边紧闭的花窗外突然闪过一个黑影,欧阳漪绒眼底利光一闪,急忙坐回了浴桶之中。

门口外有物体倒地的声音,是红莲?!

30

欧阳漪绒心中一沉,只见一个黑影在屏风上倒影了出来,她拧紧了眉头,手不知不觉的摸向了一边的小木台上!

那人的身影靠近了,欧阳漪绒紧紧的盯着那屏风,目光在看见那人的面目之后,心底沉了一声。

这人着一身劲装黑衣,面上带着半张黑金面具,栩栩如生的飞龙于面具上盘绕,露出了男人薄而淡的唇和坚毅好看的下巴。

欧阳漪绒看人向来不差,仅仅的看见对方的半张脸,就知道这男人肯定生的俊美无双!

她不由疑惑,屋外不是守着那凛冽么?怎么会让这人如此轻易走近,是凛冽功力不够,还是他有心放进!

在欧阳漪绒蹙眉深思的时候,却不知一双桃花眼带着狡黠将她打量了个遍。

男人嘴边露出一抹笑,薄凉的唇色却勾出妖娆之态。

“啧,都说将军府五小姐貌丑无盐,不过这身材还是!”

欧阳漪绒回过神,低头看了眼自水中只被花瓣隐隐盖住的粉白身子,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凶光。

随即她便恢复了痴傻天真,歪着脑袋盯着面具男人,“大哥哥你怎么进来了?红莲呢?”

闻言,男人的笑意更深了,那狭长的眸中闪现的趣味更加动人心魄。

“欧阳漪绒,别装了,刚刚我都看见了。”

欧阳漪绒心头一动,看见什么了?

“大哥哥,你说什么啊,绒绒没听懂啊。”欧阳漪绒说着,摩挲入小木台的手握紧了那藏在衣物中的短刀。

面具男人走近了一步,此时他已经站在了浴桶边上,如此的距离,只要他微微低头,便能将水中的曼妙景象尽收眼中。

欧阳漪绒上辈子在男人堆里混,对这种红裸相坦的事情早就没有感觉,可是现在她的身份和这男人的举动,生生的让她感到一种羞辱感。

她眼中冷光一闪,声音里夹带着几丝不易察觉的怒气。

“难道大哥哥是采花贼吗?!”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丑后魅天下-主人公叫欧阳漪绒夏侯连景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