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学习网
致力于研究小说分销等CPS广告的引流推广方法

邪王盛宠之毒妃倾天下兰芷清宇文流渊,邪王盛宠之毒妃倾天下全文在线阅读

邪王盛宠之毒妃倾天下

邪王盛宠之毒妃倾天下》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兰芷清宇文流渊的小说邪王盛宠之毒妃倾天下是由玉锦绫罗所著,在情感世界里真正的三角关系是一方跟两个异性发展亲密关系,三人都很痛苦,然后谁都不肯放弃。他们的爱情是什么?是相守是折磨是经历苦难的别离,他们如此的不容易。主要讲述了:该死的,她刚刚一定是瞎了眼才会觉得这个冷血而又残暴的家伙好看!“你什么你?”宇文流渊挑着眉梢,“这就是一个上门道歉的人该有的态度?”呃……原本还很硬气的兰芷清刹那间泄了气,有些心虚的坐在那里,不敢再看……

邪王盛宠之毒妃倾天下免费阅读 第一卷: 第10章 不小心成了他的帮凶

该死的,她刚刚一定是瞎了眼才会觉得这个冷血而又残暴的家伙好看!

“你什么你?”宇文流渊挑着眉梢,“这就是一个上门道歉的人该有的态度?”

呃……

原本还很硬气的兰芷清刹那间泄了气,有些心虚的坐在那里,不敢再看宇文流渊那双如宝石般纯净中的眼睛。

“明明是你先……故意吓我的……”

其实她之前就见过九王,知道这位早夭的九王长得十分俊美。

当时京城里的那些个世家贵女,因为垂涎他的美色,十个有九个都暗恋他。但兰芷清少时一门心思的只顾着盯宇文元棋,所以对九王不甚在意。

虽然她也很感叹于九王这张鬼斧神工的脸,可惜她没见过几次,九王就挂了。

九王死的时候,应该才刚到弱冠之年,年轻的着实让人觉得很遗憾。

兰芷清拍了拍衣裙上的灰尘,缓缓站起身来:

“总之宇文流渊,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吵架的,而是来诚心诚意跟你道歉的。”

她说完之后,还伸手指了一下那具横躺在地面上的婢女尸体:

“至于你刚才做了什么,杀了什么人,我全都可以当做没看见。”

宇文流渊闻言,看着她的目光里带了一抹探究,仿佛是在认真思考她话语中的可信度。

突然,男人撇唇森冷一笑:

“是么?本王倒是觉得……像你这种道歉都能迟到、毫无诚信意识的家伙,果然只有死了,才能够真正保守秘密。”

他话音落下,便朝着兰芷清所在的方向上前一步,那一瞬间压迫来的雄浑气势,把兰芷清给吓得心肝一颤。

她站在原地双腿发抖,想跑,奈何腿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宇文流渊那一袭高大颀长的玄色身影逐步逼近。

“宇文流渊,你想干嘛?我我我警告你,你别乱来啊!古人云,士可杀不可辱!你要是再靠近,我……我就……”

“你就如何?”

宇文流渊眼神阴戾,正当兰芷清觉得自己这回是真的要死定了的时候,那边原本杀气十足的九王,却不知道从何处摸出了一柄铁锹,并把它给丢到了兰芷清的面前。

铁锹落地发出“叮当——”一声脆响。

兰芷清懵了:

这是什么意思?

九王是连亲自动手杀她都懒得,要她直接拿这柄还粘着土灰的铁锹抹脖子自尽吗?

可……这铁锹是个农具,不够锋利,想用来自尽也着实有点难度吧?

见兰芷清迟迟不动身,宇文流渊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

“你还愣着做什么?”

他俯身抓起铁锹,亲手把它牢牢塞在了兰芷清的手心。

随后,他旋身一指那婢女尸首的所在地,冷冷对兰芷清下达了命令:

“拿着它,铲土,挖坑,埋人。你若把活干好了,埋的干净利索,本王勉强可以饶你不死。”

“啊?”

兰芷清都傻眼了。

她抓着沉重的铁锹,突然感觉自己的脑子似乎有些不够用。

“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我帮你挖坑把那位婢女给埋了,你就会原谅我,再也不计较我之前跟你起过的所有冲突了吗?”

“啧。”

宇文流渊的脸色已经非常不耐烦了,“你连人话都听不懂吗?还需要本王再跟你重复第二遍?”

“不不不!不需要,当然不需要!我听懂了,我埋——我埋就是了!”

被宇文流渊用那么危险的眼神瞪着,兰芷清急忙讪笑一下,赶紧把铁锹抓牢了,作出一副服从命令的样子。

“那个,王爷,请问您打算把坑挖在哪里……哦不,是请问您打算把她埋在哪儿?”

闻言,宇文流渊的视线凉凉在院落里扫了一圈,随后轻轻一指刚才兰芷清爬进来的那个狗洞。

“就挖在那里吧。”

宇文流渊轻飘飘的在兰芷清身上剐了几眼,又紧跟着补充了一句:

“记得把那狗洞也一起填上,省得以后再有某个死皮赖脸之人,非要从那里挤进来。”

这所谓的“死皮赖脸之人”——是在指她吗?

兰芷清气得捏紧拳头,嘴角都在上下抽搐。

好在她把这股怒火忍住了,兰芷清乖乖拎着铁锹到了墙边,就开始挥汗如雨的认真挖坑、埋人、毁尸灭迹。

既然宇文流渊说了,只要她干好这个活,他们之间的冲突和误会就可以一笔勾销。

比起得罪九王府,她一时被这毒舌的家伙骂上两句,又能算得了什么?

不就是当他的帮凶吗?

她忍!

宇文流渊就那么看着少女那娇小的身板,矗立在正午的大太阳下,一次又一次艰难挥动着那个笨重的铁锹。

他不仅不内疚,反而还有点想……喝茶。

缓步盘坐于晾了一半清茶的案前,宇文流渊伸出骨节修长的手指,将之前那个婢女给他倒下的半杯含有剧毒的茶水倒掉,一双碧色的眼瞳里写满了鄙夷。

——区区雕虫小技,也想毒死本王?

但他并没有扔掉那个茶杯,而是毫不在意的用清水简单涮了涮,随后便重新泡上了一杯清香的茶水,细细品呷起来。

兰芷清在挖坑埋人的空隙间瞅他一眼,顿时气得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宇文流渊,你让我一个娇小的弱女子干这种体力活,你却在那里幽然喝茶,你的良心都不会痛的么?!”

“本王又没求你进来,是你自己非要私闯本王的宅邸。”

宇文流渊语气漠然。

“再说了,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你不干,难不成还要让本王亲自动手?”

“你……”

兰芷清郁闷捏拳:

宇文流渊,你果然是个冷情又冷血的混蛋!

可惜她打不过宇文流渊,只能继续任劳任怨的刨着大坑,争取能早一点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兰芷清发髻上还粘着钻狗洞时不小心弄上去的几根杂草和蜘蛛网,看起来虽然有几分狼狈,但还是掩盖不了她那张莹嫩小脸的灵动与娇美。

宇文流渊一边品茶,一边在暗中细细观察着她。

其实以他以往的行事作风,像兰芷清这种冒冒失失的莽撞女子,他向来都不会手下留情。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你想看的小说,都在微信公众号 “邻家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