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穿越成农家种田女-主人公叫楚尘御沐千歌的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成农家种田女

作者:染九竹

主角:楚尘御沐千歌

类型:穿越

简介:末世女帝沐千歌一遭穿越居然成了最无用的农女,还被人绑着手脚差点淹死!要混的这么差吗?岂不是太丢穿越女的脸了,不行,打起精神来,沐千歌决定要干一番大事业,第一件事,就是先捡个美男楚尘御回家做夫君……

穿越成农家种田女免费阅读 第1章 我恋爱了!

冷,胸闷,难受的感觉传来,沐千歌只觉得自己的精神都有些恍惚了,原来人死了之后,还是能有感觉的吗?

下一刻便是觉得有些不对了,这个感觉太真实了,沐千歌猛地一下子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混沌,这,这是在水底?

怎么回事?她不是应该死了吗?手腕和脚腕上面都传来被勒的极痛的感觉,忍不住皱眉,动了一下,这才发现,手脚都被绑住了。

脑子里面一个画面闪过,一对男女把一个年轻女子手脚都绑起来,扔到了水中的场景,莫不是这个年轻女子是自己?

不行,快要被淹死了,憋住最后一口气,沐千歌快速的解开了绑住自己手脚的绳子,然后朝着水面游了上去。

哗~平静的湖面突然被打破,沐千歌的头从水面叹了出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从新得来的新鲜空气。

等到差不多了,沐千歌这才看了一下四周,恩,山清水秀,旁边还有个高高的山崖。在看一下,这个湖还是挺大的。

好在沐千歌的运气不错,露出水面便是看到旁边有一根浮木,可以用来支撑一下,不然依照她的体力,怕是游不到岸边了。

抱着浮木,沐千歌看着湖中的倒影,模糊的看到了眼前这具身体的容貌,恩,确实不是她自己,而且另一张陌生的脸孔。

也就是说,她沐千歌死了之后,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了一个小姑娘身上,恩看这个脸,样子也不大,沐千歌突然有些开心。

前世的沐千歌,可是末世女帝,一辈子名声显赫,只可惜还是躲不过一死,原本以为是真的死了,谁知道居然穿越了。

正想的出神的时候,沐千歌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她仿佛被天上掉下来的东西给砸中了,下意识的一手抱紧了浮木。

一手拉住了砸她的东西,便是直接被砸晕过去了,晕过去之前,脑子里面只有一个想法:妈个鸡,谁偷袭老娘?

湖面上一根浮木承载着两个人的重量,随着风吹动一点点的朝着岸边移动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沐千歌终于醒了过来。

第一感觉就是有些冷啊,脑子瞬间清醒了,她被砸晕了,好在命大有根浮木,不然的话,怕是又要翘辫子了。

想到这里,沐千歌就觉得好生气哦,想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偷袭她,记得自己手上还抓着那玩意,提了一下,提不动,还挺重的哈!

恰好这个时候,岸边到了,沐千歌费力的爬上岸,然后将手中的东西也提了上去,这个时候,沐千歌才看见了。

这个还挺重的东西,居然是一个人。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沐千歌想要去看看那个男子什么样子,可是浑身上下真的没有力气了。

直接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先休息一下。话说回来,这具身体真弱啊,她要在这身体里面寄居下来,还得先调养一下身体。

休息了好一会的时间,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好了,现在来收拾一下,差点二度害死她的家伙,直接翻过男子的身体。

看到男子容貌的一瞬间,沐千歌的脑海之中开始翻滚了起来,仰天大笑:妈妈啊,我恋爱了!

30

这是一张怎样惊艳的脸颊啊,仿佛用世间所有赞美的词语来形容都不够,沐千歌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加速,快要蹦出自己的身体了。

前世的时候,沐千歌可不是一般的末世女帝,她还有一个外号,风流女帝。那可是十分的喜欢美男子啊,十分的颜控啊。

只是沐千歌前世的运气吧,不太好,喜欢美男子,偏偏遇上的美男子,要么名花有主了,要么就是优秀的沐千歌拿不下。

强扭的瓜不甜啊,再说了,她沐千歌虽然是颜控,但是也有底线的啊,不喜欢自己的不要。所以她也是末世出了名的可怜女帝。

白白有一个风流的名声,却是一个男人都没有,就这么悲催的过了一生。看着眼前的美男子,沐千歌心想。

莫不是老天可怜自己,上辈子在末世做了巨大的贡献,所以她穿越了,还给她送来了这么一个美男子,是在补偿她?

恩,大概就是这么的吧,沐千歌美滋滋的想着,那么她就不客气了,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了。那么现在的问题来了。

男人是有了,但是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伸出自己的纤纤玉手,放到了男子的鼻息之前,过了一会之后,收回手。

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还好,这么好看的男人没有死,不然的话,她岂不是白白被砸了吗?

拍着胸脯却是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好小哦,和前世的波涛汹涌比起来,这个是旺仔小馒头吧?啊,好嫌弃哦。

突然沐千歌就觉得自己接下来的时间里面,真的是任务深重啊。

沐千歌站了起来,突然脑海里面传来一阵刺痛,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流窜出来,片刻之后,沐千歌叹息一声。

知道了那些记忆应该就是来自于这个可怜的原身了,说起来,很是有缘了,原身也叫沐千歌,今年才十四岁,还没有及笄呢!

难怪是旺仔小馒头啊,不过比起她前世十四岁的时候,还是太过于发育不良了啊。不对,沐千歌摇头,又偏移重点了。

她为什么会被人绑住了手脚丢在这深山老林的湖中,这是被人谋杀了啊!而在她的记忆里面,就有答案的。

只是那一男一女平时隐藏的太好了,贸然说出去的话,也可能没有人会相信的,所以要给原身报仇的话,必须的一步一步的慢慢来。

现在嘛,还是先看看旁边的美男子吧,话说美男子为什么会从天而降啊?沐千歌抬头看了一下,自己被砸晕的地方。

那不就正好是山崖下方吗?也就是说美男子是被人从山崖上面打下来的,啧啧啧,沐千歌摇头叹息,真可怜!

看样子砸下来的美男子,不止把她砸晕了,把美男子自己也砸晕了。既然都是她的人了,还是救一下吧。

伸手给美男子把了个脉,沐千歌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么好看的美男子,偏偏命不久矣,难不成她要守活寡?

不行,冲着美男子这么好看,也不能让他死啊,要是自己的空间也跟着穿越过来就好了。刚这么想着,原地的沐千歌突然消失了。

30

沐千歌再次回神过来的时候,就是在一片朦胧的混沌地带了,只是看到这个地带,沐千歌丝毫没有慌张,反正是兴奋的要死。

这是她的女帝空间啊,她的女帝空间居然跟着过来了,上辈子的沐千歌算不上多厉害,可是偏偏拥有一个成长型的女帝空间。

一步一步的把她培养成为了末世女帝。现在她的空间,虽然跟着过来了,可是却恢复到了原始的模样,也就是她沐千歌要从头开始来过了。

但是沐千歌一点都不害怕,因为现在这个环境,可是比末世的时候,好太多了。来到混沌的中心地带,看到那一口灵泉还在。

沐千歌更加的开心了,走了过去,喝了一口灵泉,顿时感觉浑身都舒坦了。想到空间外面还躺着的美男子,沐千歌心里有点飘。

捧了一口灵泉从空间里面出来,然后将灵泉水喂到了美男子的口中,就在灵泉水喂完的时候,沐千歌看到了美男子的眼睛动了一下了。

想到前世的那些拍照角度,沐千歌特意找了一个角度,让美男子一睁开眼睛,就能够看到自己最好看的角度。

但是沐千歌忘记了,她现在可不是那个风靡千万美少男的女帝大人,而是一个14岁还未及笄的瘦弱少女。

美男子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眼前那张脸上,没有一丝美感,瘦不拉几的,只有一双眼睛,又大又亮,就这样一直看着自己。

眉头皱了一下,那一瞬间,沐千歌心疼死了,不客气的伸手将美男子的眉头抚平:“不要皱眉,不好看。对了,美男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这么自来熟的动作,让楚尘御脑子蒙了一下,美男子?是在叫他吧?这让他觉得有些怪异,长这么大,没有人叫过他美男子呢!

“我叫楚尘御,是你救了我?”

楚尘御的声音有些沙哑,还透着一丝虚弱,恰好毒发的时候,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本来还以为必死无疑了。

没有想到,竟然是被人救了。在一感觉,发现体内的毒气都减少了一些,楚尘御不由得眯起了双眼,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子吗?

“是我救了你,你都不知道,你差点砸死我!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叫楚尘御是吧,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恩?楚尘御瞪大了眼睛,眼前的女孩子那么小的一点,刚才说了什么?就是她的人了?咳咳,现在外面的女孩子说话都这么胆大的吗?

沐千歌看着楚尘御一脸懵的样子,顿时觉得眼前的楚尘御好可爱哦,嘻嘻笑了两声:“我救了你一条命,对不对?”

“不是我的话,你现在已经被淹死了,所以现在你的命都是我的,你的人当然也是我的了。”

说话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啊,楚尘御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两下,只是这话听起来,还是十分有道理的,更何况他还要试探一下。

是不是这个女孩子可以克制他身上的毒,那么暂时留在这个女孩子的身边,也是可以的。抬头看着沐千歌:“你想让我干什么?”

30

沐千歌嘻嘻笑了起来:“你这么好看的人,当然是留下来养眼啊。”

其实沐千歌好想说,顺便留下来做我的男人啊,但是不敢说出来,万一吓到了眼前的美男子,美男子偷偷溜了,她上哪里去找那么好看的人呢?

只是一想到这么好看的人,要被别的人看去,沐千歌的心中是十分的不舒服了,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说你这张脸,这么好看,会不会惹麻烦啊?”

楚尘御听到这个话,也觉得十分的有道理的,只是现场又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遮住人的容颜了,不由得皱眉。

“你说的有道理,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够把脸盖住就好了。”

沐千歌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她的化妆品,只可惜现在手中也没有,不由得叹息一声,脑子转了转,眼光突然瞄到了一株草身上。

这一瞬间,沐千歌的眼神就亮了,看着楚尘御就有些不怀好意了起来。

楚尘御打了一个寒颤:“你想要干什么?”

沐千歌干笑了两声:“都说一白遮百丑,你要说黑一点或者绿一点就好了,你等着。”

说完之后,沐千歌就在楚尘御茫然的目光之中,摘下了刚才看到的那株野草,然后娶了一些地上的泥巴。

将野草揉出汁,和泥巴混在了一起,开始像揉面那样子揉了起来,时间慢慢的过去,楚尘御惊呆了,只见沐千歌手中的泥巴。

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沐千歌揉成泥粉了,很细,不得了啊。

还在感叹的时候,沐千歌已经走了过来:“来,我特意为你调制的,敷在脸上,可以挡住你原本的皮肤,我来帮你吧。”

看着沐千歌跃跃欲试的样子,楚尘御想要反抗,一想到自己是要留下来,寻找压制自己体内毒素的原因的。

也就忍住了,让沐千歌在自己的脸上为所欲为了。沐千歌的手指沾上泥粉,在楚尘御的脸上来回的摩擦着。

这个感觉让楚尘御很奇怪,虽然说沐千歌不是特别的漂亮,架不住人家眼睛好看啊,又是专心致志的看着自己。

而且他楚尘御长这么大,也没有和哪个女子如此的亲近过,自然的有些害羞了。

沐千歌一开始并没有发现,直到将楚尘御的脸上肌肤都盖得差不多了,才发现楚尘御的耳朵都有些红了。

感觉有些好笑,没有想到她的美男子还这么害羞啊,忍不住掐了一下楚尘御的耳朵:“你害羞了!”

楚尘御突然被袭击,快速的朝着后面挪了几步,一双丹凤眼里面充满了惊愕,眼前的是个女子也!为什么他感觉,她时刻都在调戏他?

沐千歌看着楚尘御皱眉,忍不住好笑,算了,还是先不逗他了,不然的话,把人家吓跑了怎么办?或者误会她是个不知廉耻的人也不好啊。

咳咳了两声:“好了,不开玩笑了,你去看看,现在你可以跟我下山了。说起来,现在就用的上你了。”

楚尘御再次无语了,看着眼前的女子,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

30

沐千歌笑了笑:“其实也不是什么很为难的事情,就是想让你装成一个乞丐罢了……”

说着凑过去,在楚尘御的耳边轻轻说了起来,楚尘御的脸色变化了起来,看着沐千歌,很是难以想象。

一个小村庄的村姑,为什么可以那么聪明啊?之所以知道沐千歌是村姑,是因为看沐千歌穿的就是乡下姑娘穿的衣服。

而且看沐千歌这长期营养不良的样子,就知道她不止是个村姑,还是个吃不饱穿不暖的村姑了。

沐千歌看着楚尘御的脸色变化,不由得挑眉:“好了,就这么办了,先走吧!你身上的衣服,弄几个破洞出来,也不像啊。”

毕竟楚尘御身上穿的也算是绸衣了,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穿的,有见过哪个乞丐穿丝绸的吗?说出去也不像啊。

拖着下巴想了想,再看了看天色:“要不我们现在还可以进城一趟,然后去偷乞丐的衣服?”

一想到去偷乞丐的衣服,沐千歌顿时觉得有些兴奋了起来,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情,隐隐有些激动啊,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

看着沐千歌这个样子,楚尘御无语望天,他这到底是遇到什么怪人了啊?不过为了身体里面的毒素,他忍了。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走吧。”

沐千歌顿时觉得眼前的人,性格实在是太好了,难得遇到这么听话的人啊,不得不说,对楚尘御很是满意的。

趁着天气还早,两人一起朝着镇上去了,因为继承了原主的记忆,所以沐千歌对这里的路线还是很清楚的。

两个时辰之后,两人到了镇上,直接朝着镇上乞丐专门住的破庙去了。破庙里面,一股臭味传来,让人作呕。

楚尘御的脸色就难看了一分,居然要让他来这种地方偷衣服穿,那是不可能的,直接转身就走了。

沐千歌也没有说什么,反而是转身跟着走了,不得不说,让楚尘御穿这些人穿过的衣服,她是舍不得的了。

歪了歪脑袋,看着楚尘御:“要不你去把你身上的绸衣卖了,买一身衣服,然后弄破,你觉得如何?”

这个方法倒是勉强可以接受的,楚尘御直接朝着一家绸缎庄进去了,沐千歌就在门口等着,根本没有进去。

很快就等到了楚尘御出来了,身上的绸衣一家换成了棉布衣服了,而且还是很破旧的那种,可以直接充当乞丐了。

沐千歌眨巴了一下眼睛:“啧啧啧,不错啊,这么快就弄到了,那走吧,跟我回家了。”

楚尘御无奈只好跟着沐千歌走了,其实楚尘御还是很好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可以培养出这么古怪的女人?

沐千歌住的地方叫沐杨村,里面住的人姓沐的人最多,之后便是姓杨的了,当然也有一些外来户,毕竟沐杨村是附近最大的一个村子了。

等到两人走到沐杨村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大黑了,楚尘御有功夫在身,晚上可以看得清楚四周的环境,会夜视所以他不奇怪。

只是他很快就纳闷了起来,沐千歌好像也能够夜视!四周的黑暗对她完全造不成影响啊,忍不住开口询问:“你能看见?”

30

沐千歌听到这个问题,直接愣住了,好像是一不小心露馅了啊。她一个山里村姑,怎么可能会夜视呢?

立马装出一脸茫然的表情看着楚尘御:“看得见什么?这是我家啊,我熟悉的很,从小在这里长大的,不用看我也知道怎么走啊。”

原来是这个原因啊,楚尘御哦了一声,算是相信了。毕竟沐千歌说的很有道理的,而且夜视也不是谁都会的。

除非是武功高强的人,但是怎么看沐千歌都不像是那样的人。

看着楚尘御相信了之后,沐千歌就在心中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得意忘形啊,不然一不小心露了原形,就被人认出来了不是原身啊。

想到这里,沐千歌越发的谨慎了。带着楚尘御到了原主的家门口,刚准备敲门,就听到房间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是一个妇人的声音:“你说千歌这孩子怎么还没有回来啊?天都黑了,莫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说的也是啊,千歌好像从来没有回来的这么晚过,要不我去找村长,组织人手上山去找一下吧。”

后面说话的是一个男生,声音很浓,语气充满了担忧,原主记忆里面,这两声音都挺熟的,想了想,这不是她便宜爹娘的声音么!

是在担心她呢!沐千歌站在原地,听着里面的夫妻传来的谈话声,忍不住的皱眉,这原身的爹娘是真的很爱原身啊。

突然有些嫉妒,她前世的时候,是一个孤儿,没有尝过这种爹娘的关心。随即一想,现在她就是原身了啊。

是这对父母的女儿了啊,占了人家女儿的身体,总归是要做些事情的,那么就当他们的女儿,给他们养老好了。

毕竟他们只有原主这一个孩子,这在古代,还真是十分难得的事情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这个爹爹太痴情了。

据说是因为沐千歌的娘生沐千歌的时候,伤了身体,以至于不能生育了不说,整个人的身体也变得差了很多。

长年累月的需要吃药,就这样,沐千歌的父亲也没有放弃她的母亲,反而是连子嗣都不要了,一心照顾自己的妻子。

他原本考取了秀才的,可以继续考举人的,也因为照顾娘子不去了。甚至带着带着自己的妻子回到了这个村子。

开始学习医术,靠着挖药材为生,因为沐千歌的娘需要很多的药来维持,所以这些年下来,沐千歌家中不富裕。

只能够勉强算得上可以吃饱吧。沐千歌也有爷爷奶奶的,只是爷爷奶奶不能理解沐千歌父亲的行为,所以没有来往了。

回忆完毕之后,沐千歌直接伸手敲门了,很快院子门被打开了,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看到是沐千歌的时候。

顿时激动了起来:“千歌你终于回来了,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你娘可担心你了,快,先进来在说。”

说着让沐千歌进去,沐千歌朝着前面走了两步之后,就将身后的楚尘御给暴露出来了。沐千歌的父亲直接愣住了。

“你是?”

30

沐千歌的父亲还在等着楚尘御的回答,沐千歌就率先开口了:“爹,这是阿尘,我的救命恩人。”

一听到救命恩人几个人,沐爹爹瞬间紧张了起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说着还对着外面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人,这才带着沐千歌和楚尘御进了院子,将门关上。沐千歌被自家爹爹的反应给惊呆了。

一直到进了院子里面,沐娘子看到沐千歌之后,开心的拉着沐千歌检查了一圈,问沐千歌:“千歌,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

沐千歌听到沐娘子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娘,出了点事情,我差点就回不来了。”

说着沐千歌的眼泪就出来了,那样子看起来就是后怕到不行的样子。楚尘御不得不感慨了一句,这个沐千歌真是会装啊。

就听到沐千歌开始绘声绘色的讲起了自己的经历了:“我被人打晕了,手脚都被绑起来,丢到了后山那边的湖中。”

“好在阿尘看见了,等到那一男一女离开了之后,这才下去湖中将女儿救了上来,不然的话,女儿就回不来了。”

说着十分的气愤,然后又滴了两滴眼泪,这下子可是把沐爹爹和沐娘子给气的不得了,沐爹爹眉头都皱了起来。

“不行,这样的恶人,怎么可以留在村子中,太危险了,你可是看清了,那两人是谁了?”

说道这个,沐千歌沉默了片刻,她这个便宜爹爹,其实做事情很是冲动啊,说了之后,不会去找人家拼命吧。

沐爹爹很是疑惑的看着沐千歌:“千歌,你倒是说啊,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要杀了你啊?”

沐千歌叹息一声:“爹,我说了,你要冷静啊,毕竟人家比我们更强一些,是杨村长的侄子,杨猛。”

听到杨猛这个名字,沐爹爹确实是愣住了,沐杨村可以说是一个大村子了,里面的人贫富差距也挺大的。

而杨猛的话,可以算得上是沐杨村的一号人物了,村长的侄子,家中也有银子,平时表现也很好,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对他女儿下手啊?

沐爹爹也从来不会觉得是自己的女儿看错了,或者说谎话,只是他想不通啊,看着沐千歌,还没有来得及问,沐千歌已经先把理由给说了出来了。

“杨猛和杨曹氏偷情,被我不小心撞见了。所以他们才干脆下杀手,一不做二不休,弄死了我,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杨曹氏,是杨猛堂哥的媳妇,也就是村长的儿媳妇啊。这算是家丑了,沐杨村说起来,算是民风淳朴了。

只是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沐爹爹伸手摸了摸沐千歌的头:“千歌,真是苦了你了,只是现在我们怎么办?”

“知道你没死的话,他们肯定还会下手的。要对付这对奸夫淫妇的话,靠着我们,也是不可能的啊。”

沐千歌眉头皱了起来:“这也是我要天黑了之后,才偷偷回来的原因啊。只要我还在一天,他们就不可能放过我的。”

更何况,沐千歌可是要回来给原身报仇的,怎么可能放过那对奸夫淫妇?

30

只是沐千歌还是知道现实的,现在的他们一家,根本没有扳倒杨猛的能力啊。毕竟杨猛那个人平时伪善,很多人都相信他是个好人啊。

想到这里,沐千歌倒是想到了一个主意:“爹,我有主意了……”

说着在沐爹爹的耳边说了出来,沐爹爹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阿尘:“你这不是让阿尘受委屈吗?在说了,要是那样的话,你以后怎么嫁人啊?”

嫁人?沐千歌听到这个词瞬间笑了:“爹,阿尘是附近的乞丐,今天他救我的时候,已经和我有肌肤之亲了。”

“以后他留在我们家做上门女婿的,这样正好也有个借口,把他留下来啊。”

沐爹爹和沐娘子两人都是瞪大了眼睛,还可以有这种操作吗?所以自家女儿这次算是因祸得福,连上门女婿都找好了?

有了这个原因,沐爹爹和沐娘子两人这才仔细看了一眼阿尘,阿尘这个人长得还是很好的,虽然脸上涂了药粉。

肤色不是很白,但是底子毕竟在那里嘛,算是一表人才了。身材看起来也挺好的,不是沐千歌说他是乞丐,两人还是看不出来的。

沐娘子忍不住拖着沐千歌去了另外一个房间:“千歌啊,那个肌肤之亲是什么意思啊?你们两个干什么了?”

沐千歌听到这个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现在这个身体还没有及笄,能干嘛啊?不过看着沐娘子担心的眼神,还是编造了一个理由。

“我在水底快要被憋死的时候,是他嘴对嘴给我渡气的,不然我可能坚持不了上岸,毕竟我手脚都被绑起来了,解开也要时间的。”

“娘,要不是阿尘的话,我肯定被淹死了。他又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以后会对他好的。”

沐娘子听到这个话,有些无语了,她是担心以后沐千歌对阿尘不好吗?摸了摸沐千歌的头发,有些担忧。

“娘是担心,他以后对你不好啊。毕竟不是什么人都乐意给人当上门女婿的。”

沐千歌眨巴了一下眼睛:“娘,你想啊,阿尘是个乞丐,爹娘在哪里都不知道,我们这个时候把他当家人,他肯定也会把我们当家人的。”

“一个乞丐,连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我们给他一个价,他肯定心里感激的,怎么会对我不好呢!”

说着说着,沐千歌觉得自己说的实在是太好了,连她都差点认为,阿尘真的是个乞丐了!

沐娘子倒是在分析这个事情的可能性,听到这个也觉得很有道理啊,点头:“那行吧,就这么办,你和阿尘,先上山去。”

“让你爹在出去找人去。”

沐千歌和阿尘离开了沐家,再度朝着山上去了,来到了山中开始生火,然后就等着沐爹爹带着人来找了。

片刻之后,就看到一些火把的亮光了,沐千歌眼睛眯了眯,整个人站起来,快速的在原地蹦跳了起来,楚尘御看的目瞪口呆。

“你这是在做什么?”

只可惜只收到沐千歌的一个白眼,根本没有回答他,继续蹦蹦跳跳,顺便还观察着那些火把的距离。

30

因为沐千歌这奇怪的举动,成功的引起了楚尘御的好奇心,所以一直盯着沐千歌,很快沐千歌整个人就开始汗流浃背了。

这是正直夏天啊,本来就热,这样跳了几下子更热了,一张脸涨的通红。沐千歌这才停了下来,然后吃了一个药丸。

看着楚尘御:“你等下别忘记了,要表现的紧张一点,知道吗?”

楚尘御刚点头,就看到沐千歌已经规规矩矩的躺在地上不动了,一张脸通红,楚尘御好奇的伸手摸了一下。

还真的是有些发烫啊,也终于明白了,这丫头刚才是在让自己发热呢!看起来像是一个高烧的病人啊。

早知道是这个目的的话,他可以用内力直接帮助她啊,免得还要受热。不过楚尘御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沐千歌自立自强的很。

根本不需要别人的帮助吧,也不对,做戏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人配合的,笑着摇头,发现这沐千歌,真的挺逗的。

以前没有遇到这么好玩的姑娘啊,眼神眯了眯,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喊声:“千歌……”

“沐千歌,你在哪里?听得到吗?听到就应一声?”

……

楚尘御听着声音,看着这么多人,也不由得眯了眯眼睛,看样子沐千歌的爹没什么钱,人脉还是很好的啊,能够叫这么多人。

沐爹爹的人脉是挺好的,毕竟木娘子久病,沐爹爹已经成医了,一些小病还是可以看的,经常给村子里面的人看点小病病。

拿点山上采的药什么的,都没有收银子,所以沐爹爹有事情了,愿意帮忙的人,还是很多的。

沐爹爹带人上山,想着前面就快到了,也就走的急了一些,快速的朝着前面走去,其他人也只当是他担心女儿,没有在意。

“看前面有个火堆,快去看看。”

听到沐爹爹的话,其他人也加快了速度,很快就有人到了火堆的旁边了,就看到火堆的旁边,有两个人。

石头上面躺着一个姑娘,脸色发红,嘴唇干裂,这不是正是他们要找的沐千歌嘛。

沐千歌的旁边,还有个少年,少年正在扭帕子,给沐千歌的额头上面擦拭汗水,仔细一看,那根本不是什么帕子。

而是衣服上面撕下来的一块破布,沐爹爹着急的冲了上去,一把将楚尘御推开:“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千歌,千歌,我的女儿,你快醒醒啊。”

楚尘御被推得朝着后面一退,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看起来十分的狼狈。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眼前的沐爹爹。

“这位大叔,你认识这位姑娘吗?”

其他人都站在这里,这样的情况吧,村民们大多是第一次看到,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显然刚才的动作可以看得出来。

眼前的少年,应该对沐千歌没有恶意的。沐爹爹这个时候也没有顾得上少年了,而是给沐千歌把脉了,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还是一起跟着来的杨村长看不过去了,询问楚尘御:“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会在这里?千歌又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30

这个话问出了大多数人都想要知道的真相了,好在楚尘御之前和沐千歌早已经对好了词了,也没有隐瞒就开始说了起来了。

“我叫阿尘,是这附近的乞丐,因为太饿了,所以想要上山找点吃的。就看到这姑娘浮在湖中,我就把她捞起来了。”

“捞起来之后,她就一直红着脸,我也不知道她是哪家的,更没钱给她请大夫,就一直用水给她擦脸,想让她醒过来,可是到现在还是没有醒。”

这话说的是够清楚了,看样子是眼前的小伙子救了沐千歌啊,杨村长很是疑惑:“这沐千歌好好的咋掉水里面去了啊?”

楚尘御一边说话的时候,一边也是在看着这群村民的表现的,倒是没有错过,其中一个男子在看到沐千歌的时候,那眼神之中的惊讶。

只是稍微想了一下,便是想到了,眼前这个男子,应该就是行凶的杨猛了。知道沐千歌没有死,杨猛的双手都握紧了。

那么万无一失的计划,怎么可能沐千歌没有死呢?这么命大的吗?当然杨猛是不知道,真正的沐千歌早就死了。

而穿越过来的沐千歌,可是解绳子的高手,当然不会把自己淹死了。

杨猛听到杨村长的话,想了想才开口:“是不是沐千歌想要去采摘高处的药草之时,无意中摔进了湖里面啊?”

这个理由倒是很充分的,其实杨猛还是担心,沐千歌会不会醒过来,醒过来了之后,会不会说出来他们的事情?

心中有些害怕,还有些心虚,眼神不由自主的朝着沐千歌那边看去了。这个时候,沐爹爹已经站起来了,将沐千歌背在背上。

“今个的事情谢谢大家了,我家千歌现在发高烧,烧了一天了,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我就先带她回家了。”

杨村长都点头:“行,那就先回去吧,既然人都找到了,那大家都散了吧!”

走过楚尘御的身边,沐爹爹才开口:“你先跟我回去吧,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

楚尘御点头:“好的,大叔。”

就这样一行人朝着山下去了,很快就回到了院子门口,而一路上杨猛都在找机会想要接近楚尘御,看楚尘御对他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最后发现,楚尘御是真的不认识他,也就是说,楚尘御没有说谎,他没有看到自己把沐千歌丢进湖中。

也就是说,是沐千歌自己浮上来,然后被这个乞丐给救了的,杨猛的心暂时放下了一半了,还有一半是提着的。

就是担心沐千歌醒了之后,说出来他和曹氏的事情,思考这些的时候,杨猛都没有发现,村民都走光了。

只剩下他和杨村长了,还是杨村长叫他:“杨猛,走了回家了,你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

杨猛干笑了一声:“我这不是担心沐千歌嘛,你说多好的女孩子啊,怎么就这么可怜呢!”

杨村长不疑有他,也就带着杨猛离开了。沐爹爹和木娘子等人都将杨猛的反应看在眼中,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阴霾。

这个杨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30

房间里面,沐千歌躺在床上,听到了有人进来的脚步声,不知道进来的人是谁,只能假装闭着眼睛,只是来人进来之后,却是很安静。

整个房间里面,安静的可以听到一根针落地的声音,过了许久之后,沐千歌才听到扑哧一声笑声,楚尘御的声音随之响起:“你到是挺能装啊。”

沐千歌睁开了眼睛,瞪了一眼楚尘御:“是你进来了,刚才干嘛一直不吭声啊,吓死我了!”

楚尘御好笑:“我就是想要看看,你能忍多久,结果发现,你可能能忍很久,所以我就放弃了。”

听到这个话,沐千歌更加的没有好脸色了,冲着外面看了一眼:“他们人都走了?我爹呢?怎么会让你单独进我的房间啊?”

楚尘御挑眉:“不是你说的,我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了,所以你爹自然是很放心我进来了,人都走了。你爹去厨房了,说起来,杨猛走之前,眼神不太好。”

沐千歌的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了,眼神不太好啊,也是,一个知道自己丑事的人,有可能还活着,肯定是心里不安的。

就是不知道下一步,这个人会做什么了,她不能一直装晕倒啊,更何况家里的事情还很多呢!现在她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并且占用了人家的身体,那么她就有义务,让这个家变得更好啊。

娘亲的病,相信有空间的灵泉在的话,治好是绝对不在话下的。这个家,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肯定是不能在继续下去了。

看看她现在十几岁的年纪,身材一点都不好,要不是靠着不要脸抢回来一个男人,怕是嫁不出去的,更别说找美男了。

想到这里,沐千歌叹息一声,却是将楚尘御吓了一跳。他就看着这个女人睁开眼睛,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一会愁眉苦脸的,一会又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前,一会又叹息的,不知道在干嘛。而且这样的情况,怎么看都有些诡异好不好?

“你怎么了?可是在担心那个叫杨猛的不怀好意?再次对你不利?其实我可以保护你的。”

看着沉浸在自己思绪里面的沐千歌,楚尘御这个话,就直接说出口了,反正他不会让沐千歌这个女人出事的,毕竟他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呢!

沐千歌突然听到楚尘御的话,还有些感动,看吧,她这个人就是运气好啊,随便捡到一个美男子,就对她掏心掏肺的好。

这妥妥的小说女主的待遇啊!真是听得人心里透爽啊,眯起眼睛冲着楚尘御笑了一下:“那我接下来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

“你靠过来一点,我给你说说我的打算。”

楚尘御闻言,眉毛挑了挑,先是移动了身体,靠近了一点。就看到沐千歌还是不满:“你在靠近点啊。”

无奈之下,楚尘御的身体在向前挪动了一点点,沐千歌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在靠近一点,这么隐秘的事情,让别人听去了怎么办?”

楚尘御眉头皱了一下,怎么觉得这个沐千歌就是想要靠他近一点啊?不过用的理由还真的是,让人毫无反驳的余地啊。

只能再度靠近一点沐千歌了,两个人现在的距离可以说是很近了,可是沐千歌还是不满足,一把将楚尘御拉到面前。

差点因为距离太近差点亲上,这意外来的措不及防,让楚尘御直接红了脸颊,而这一抹红色,让沐千歌瞪大了眼睛。

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原来你这么害羞啊!”

本来还有一点的暧昧氛围,在这个笑声之中,荡然无存!而沐千歌笑的差不多了,才反应过来,自己错过了什么,顿时悔不当初。

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好好的可以占便宜的机会啊,就被自己这么笑没了。看着楚尘御一脸懊恼的看着自己。

沐千歌立马送上了一个赔礼的笑容:“那个,这是意外,我是真的要和你说事情来着,反正也没人,就这样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沐千歌的双眼都一直盯着楚尘御的脸,一脸的后悔之色,让楚尘御真的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了。

他完全弄不明白,这个沐千歌脑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刚才是想要占便宜吧?只是靠近他一点,这算是哪门子的便宜啊?

“好了,我们还是先说正事吧,你到底打算怎么对付杨猛啊?”

说道杨猛,沐千歌也认真了,这个人要是不除的话,估计她在这里活下去的资本都没有了,更别说带着沐家人过什么好日子了。

咳咳了两声:“你刚才说要保护我是认真的吧?你从那么高的山崖掉下来,也应该不是失足吧,所以你有功夫的对吧?”

楚尘御没有否认,而是挑眉:“所以你是让我去杀了杨猛吗?我到是可以做到。”

沐千歌赶紧摇头:“不是不是,这样直接杀了他,也太便宜他了,在所里,他死了,那个淫妇不就逍遥法外了吗?”

“对于想要害死我的人,不管男女都不能手软啊,我要报仇,要让他们身败名裂塞。所以这件事,我们还得坐以待毙。”

楚尘御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所以你跟我说了这么老半天,你想到的办法就是坐以待毙?你干脆等死好了。”

沐千歌听到这话,给气的哼哼了两声:“你就巴不得我去死,然后你就好恢复自由之身了对不对?”

“你想得美,我告诉你,我就算是为了你,都会好好活着的,嘿嘿,压你一辈子!”

沐爹爹刚刚从外面走进来,就听到了自家女儿毫无廉耻的那句亚你一辈子,顿时一张脸涨得通红。

看着沐千歌:“千歌啊,都是爹的错啊,爹这些年,为了你娘亲的事情,忽略了你,你可是个女孩子啊,怎么能说这种话啊?”

说着竟是要哭的样子,让沐千歌和楚尘御都是一脸的无奈,沐千歌咳咳了两声:“爹,你咋了?”

沐爹爹看着沐千歌这个样子,更是难受了:“你放心,千歌,这次的事情过去了,爹一定多注意你,给你买本女戒!”

30

女戒?沐千歌顿时瞪大了眼睛,实在是想不通,她爹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问题的,看了一眼她爹:“爹,为什么我要看女戒啊?”

沐爹爹看着沐千歌还一副朦胧无知的样子,心中也是叹气,但是现在还是不说这个的时候,摆手:“这个事情,不着急。”

“现在着急的事情,怎么样对付杨猛他们,你可是有了什么想法没有啊?”

沐爹爹只是个一个普通的村民啊,现在遇到这种害人性命的事情,特别是被害人还是自己的女儿的时候,彻底的慌了。

其实刚刚的时候,沐千歌还在想,要不自己一直装昏迷不醒吧,这样的话,那两人肯定还会会动手的。

只是在家里面的话,难免会连累到自己的父母,所以想了想,还是决定用下一套方案了,眨巴了一下眼睛。

“爹,你别担心,我已经想好对策了,阿尘说他会保护我的。所以我明天就会醒过来,只是脑子烧糊涂了,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只能这样暂时来保命了,等到杨猛他们确认我是真的失忆了,应该不会在对我出手的吧。”

当然这只是安慰沐爹爹的话了,只要沐千歌不死,杨猛就绝对不会安心的,毕竟失忆了,并不代表永远想不起来,所以还是以绝后患的好。

沐爹爹听到这个话,到是真的安心了一些:“那好吧,就这样吧。到是阿尘啊,你以后就在我们家住下来吧。”

“反正我家没有儿子,你以后就当是我的儿子吧,至于我家千歌的话,虽然有些顽皮,但是人还是很好的。”

沐千歌听到这个话,忍不住哈哈笑了一下,果然她是她爹的女儿啊,刚才还想着买女戒教训她呢!

想着又什么都是好的了,楚尘御也是嘴角抽搐了一下,点头:“沐叔叔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照顾千歌的。”

沐爹爹这才满意的点头:“那行吧,时间也不早了,我房间给你准备好了,带你去休息。千歌也该休息了,我们别打扰她了。”

楚尘御就这样被沐叔叔给带了出来,送到了属于楚尘御的房间。沐家的房子,其实挺破旧了,连被子都是被人用过的。

应该是洗过的,上面还有阳光的味道,楚尘御也不是那等有洁癖的人,不要求什么东西都是新的,只要干净就好。

更何况这个屋里面的东西虽然不是新的,但是总给人一种很温暖温馨的感觉,让楚尘御感觉暖暖的,这是以前从来没有有过的事情。

躺在床上,就准备休息了。而沐千歌这边,看着两人走了之后,这才站起来,走到门口去看了一下,确定两人是真的离开了。

这才转身去了空间里面,空间里面现在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除了灵泉在不停的冒着泉水之外,寂静的很。

沐千歌突然有些寂寞,要是扣扣还在就好了,至少进了空间里面有人和自己说话,也有人帮自己打理空间。

遇到难题的时候,还有扣扣帮自己处理,说起来,扣扣是空间的精灵,空间都跟着她过来了,扣扣肯定也在的。

至少现在还是初始空间,所以扣扣肯定是没有觉醒的,不行,必须赶快处理了那个劳什子杨猛,然后让空间升级。

背靠大青山,山上的物种很多,让空间升级的话,比前世应该要简单的太多了。在空间里面待了一会之后,沐千歌出来了。

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毕竟明天开始,杨猛等人肯定回来查探的,所以现在要养足精神,以方便明天对付贱人!

天快亮的时候,杨猛的窗户就被人敲响了,杨猛瞬间睁开了眼睛,走过去打开窗户,就看到了自己喜欢的女人杨曹氏站在窗户外边。

飞快的打开门,把人迎了进来:“现在天都还没有亮,你怎么出门了?可是有什么事情?多危险啊。”

看着杨猛这么担心自己的样子,杨曹氏心中还是甜甜的,看着杨猛:“我这不是担心吗?那个沐千歌还真是一个命大的。”

“猛哥,你说她要是醒了,记得是我们两个害的她,我们两人可是怎么办啊?”

以前只是背着丈夫偷人,可是杨曹氏并不后悔,也不内疚,因为她本来就不喜欢自己的丈夫杨大力。

想当初的时候,杨曹氏和杨猛就是两情相悦的,偏偏杨曹氏家中,哥哥赌钱欠了债,杨大力仗着自己爹是村长。

居然拿钱将她买回家做了杨大力的妻子,明明有银子的,明明可以成全自己和杨猛的,可是偏偏因为杨大力看中她。

就强娶了她,也活该被戴绿帽子了,杨猛也因为这件事情恨上了自己的堂哥和大伯,心安理得和杨曹氏偷情。

只是现在已经不是偷情的事情了,而是害了一条人命啊,偏偏是还没有害死,现在人家活了,就轮到两人担心了。

杨猛看着杨曹氏的样子,显然是被吓得不清,那样子可是让杨猛心疼坏了:“别怕,一切有我呢!”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尽快处理这件事情的,这样,等着天亮之后,你再去看看沐千歌醒了没有,去关心一下。”

“毕竟你和她都是女人,你去看她也不显得突兀!”

杨曹氏点头:“也只能这样了,我等下先去打探一下情况,我们在计划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好了。”

“反正沐千歌是绝对不能活着的,她活着的话,我们两个就不能活着。”

一想到这件事情,要是闹开了的话,她的儿女这一辈子全完了。所以不管是为了什么,沐千歌必须死。

和杨猛说了些话,在做了点事情,天色就已经亮了,杨曹氏快速的从杨猛家中离开,看了看天色,也没有去别的地方。

而是带着从杨猛那里拿的一些东西,朝着沐家去了。杨曹氏到达沐家的时候,沐千歌早上的时候还没有清醒。

沐爹爹和楚尘御到是起床了,而且楚尘御已经进山去锻炼去了。沐爹爹看着来的杨曹氏脸色变了一下。

很快就恢复了:“杨家媳妇,你咋来了?”

30

杨曹氏一脸的笑容:“我这不是担心千歌那孩子嘛,你说你们家,你是个男人,婶子吧,身体也不怎么好,所以我想着过来帮帮忙。”

“说起来,千歌醒了没有啊?”

一看到杨曹氏的时候,沐爹爹就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打出去的,谁想到这个女人这么不要脸,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也厉害。

明明是想要来看看他家千歌死没死,居然说的这么好听,说不定现在就还想要动手呢!要是不明真相的话,说不定真的会被她骗了。

只是想到昨天晚上沐千歌说的应对方法,沐爹爹就还得忍住了,不能让杨家媳妇看出好歹来,只能冲着杨家媳妇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我家千歌还没有醒过来呢!烧了一天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烧坏脑子了。”

话里面满满的担心,到是让杨曹氏忽视了这个难看的笑容,只以为是担心沐千歌呢,也就说了几句安慰的话。

“这孩子掉进湖中,都能有人相救,想必是个命大的,不用担心的。俗话说得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

只是说这话的时候,杨曹氏还在心中嘀咕了一声,只可惜你的命不能留着啊,想到这里,杨曹氏继续开口。

“我去房间里面看看千歌吧。”

沐爹爹也没有阻拦杨曹氏,反而是转身带着杨曹氏朝着沐千歌的房间里面去了。房间里面,沐千歌依旧昏迷着,没有醒过来。

不一会的时间里面,楚尘御从后山回来了,手上还提着两只兔子,走了进来没有看到人,才朝着沐千歌的房间里面去了。

一进去就看到了沐爹爹和杨曹氏,楚尘御还不认识杨曹氏,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妇人,沐爹爹这才开口说话。

“阿尘回来了啊,这是你杨大嫂,村长家的媳妇。”

楚尘御可是记得的,村长家的媳妇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杨猛的淫妇啊,瞬间明白这个人是来打探消息的了。

杨曹氏也是好奇的看着沐爹爹:“这就是救了千歌的那个小伙子吧?到是长得挺好看的,说起来还真是巧啊。”

“你可有看到千歌那孩子是怎么掉下去的?”

这话杨猛也问过,楚尘御摇头:“我上山的时候,只看到她浮在水面上了,也不知道在里面泡了多久。”

听到楚尘御什么都没有看到,杨曹氏放心了不少,这么看起来,只要解决沐千歌一个人就好了。

看着两人:“你们有事情都去忙吧,反正我上午也没有什么事情,帮你们照看一下千歌好了。”

这是打着想要和沐千歌独处的机会害沐千歌呢!沐爹爹和楚尘御对此都是清清楚楚的,楚尘御突然就开口了。

“谢谢杨婶子啊,不过不用了,千歌我会好好照顾的,毕竟是我未来的媳妇。”

这句未来的媳妇,可是将杨曹氏吓得不轻,看着沐爹爹:“这,这话是怎么说的啊?什么未来的媳妇啊?”

楚尘御脸上一红,开口解释了起来:“是这样的,我这不是救了千歌嘛,而且沐叔叔看我可怜无处可去。”

“就让我留下来做上门女婿了,以后要娶千歌的,所以我来照顾千歌最为合适了。”

楚尘御说这些其实就是就想要通过杨曹氏的嘴将他留在村子里面的事情给传扬出去!毕竟看起来,他要留下来好久呢!

而且他现在没有身份,留下来做个村民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目前看起来是这样子,如果找到解决身体隐疾的方法了,到是可以离开了。

杨曹氏瞪大了双眼,看着沐爹爹:“我说沐伯伯,这是真的啊?你们家千歌真的要在家招婿啊?”

沐爹爹点头:“对啊,阿尘挺好的,也愿意留下来,以后照顾我们有什么不好吗?”

杨曹氏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心想着这个要是她不想要弄死沐千歌的话,他们沐家多个上门女婿还真的是好事情。

毕竟沐千歌这种情况,家里这么穷的,也不是什么好人才,想要嫁出去,确实有些苦难了。

正说话之间,突然床铺上面的沐千歌咳嗽了两声,这下子可是牵动了杨曹氏的心思了。

两只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沐千歌,就怕从沐千歌的口中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而沐爹爹和楚尘御都是兴奋的不得了。

看着沐千歌:“千歌,你醒了啊?”

沐千歌看着说话的沐爹爹眨巴了一下眼睛,仿佛是在思考什么,过了很久,房间里面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等着沐千歌的回答。

结果等了半天,才看到沐千歌脸色有些痛苦,随即一脸茫然的看着房间里面的三人:“你们是谁?”

这话一出口,房间里面的三人表情各一,楚尘御是在诧异,沐千歌这个演技,还真不是一半的真啊。

而沐爹爹则是一脸的难过,看着沐千歌:“千歌,我是你爹啊,你到底咋了?”

杨曹氏睁着眼睛,脸色有些不敢置信,还隐藏着一丝狂喜,要是沐千歌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岂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也是热切的关注着沐千歌的,沐千歌眨巴了一下眼睛:“你说我叫千歌,你是我爹?”

“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啊,我是谁?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沐爹爹眉头也皱了起来:“孩子不急,不要着急啊,你记得就算了,没事啊,爹在呢!”

“可能是你发烧太久了,所以什么都不记得了。别怕啊,有爹在呢!”

沐千歌的神色还是一片的茫然,沐爹爹却是转头看着杨曹氏:“杨家媳妇啊,你看我家千歌也醒了。”

“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你能帮忙的了,先谢谢你了,你先回去吧。”

杨曹氏也明白了,这是不想让她继续待着了,也就点头:“那好吧,我先回去了,你要是有事的话,来叫我帮忙啊。”

杨曹氏离开了沐家之后,就忍不住心中的狂喜,也没有回家,就朝着杨猛家中去了,一脸兴奋的敲门。

“猛哥,你在家吗?”

杨猛赶紧打开门:“你怎么大白天就过来了,要是被人看见怎么办?”

30

杨猛一边说着话,一边讲杨曹氏领进了门,看着杨曹氏这么开心,忍不住皱眉问出了口:“那个沐千歌死了?”

他想不到,除了这个好消息之外,还能有什么好事能够让杨曹氏这么开心了。

杨曹氏听到这个话,却是摇头:“没有,她没死,不过也和这样子差不多了。那沐千歌烧坏了脑子。”

“之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什么都忘记了,肯定也忘记了我们的事情了。这样子,我们以后也安心了。”

杨猛听到这个话,直接皱起了眉头:“你确定沐千歌是真的不记得了?还是假的?她当时什么反应啊?”

“可是有看见你?”

杨曹氏的脸色也是一遍,随即开始仔细回忆了一下:“没有,她根本没有注意我,甚至都没有看到我,只是在知道自己想不起来的时候,有些难过。”

“我觉得她一个孩子,应该没有这种心机吧。你是不是想多了?她不记得了,不是挺好的,这样子我们也不用害人性命啊。”

要知道她们的事情被沐千歌偷看到了之后,下决心要杀害沐千歌的时候,杨曹氏还是犹豫了一下的。

毕竟沐千歌那是一条人命啊,最后还是被杨猛给说动了。杨猛听到杨曹氏的话,却是皱眉:“不,不行。”

“你想啊,要是沐千歌有一天想起来了怎么办?我们可是要杀她啊,她肯定不会帮我们保密的。”

“所以沐千歌必须得死,不过现在沐千歌失去了记忆,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情,可以更容易的下手了。”

杨曹氏有些不忍心,可是为了还是被杨猛给说动了,两人继续商量着,怎么弄死沐千歌了。

此时的沐千歌还一无所知,而是在盯着楚尘御发呆,楚尘御回头看了一眼沐千歌,随即眉毛上挑了一下。

“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沐千歌笑了起来:“看你好看啊!怎么,不给看啊?只可惜,你坐不了主,你是我的,我想看就看。”

这么嚣张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需要保护的人啊!不由得摇头:“行,那你看吧,反正看看又不会少块肉。”

沐千歌听到这个话,翻了个白眼,想着接下来的几天,都要被困在屋子里面休息,就十分的难过,她想要上山啊。

沐爹爹此时已经做好了午饭了,声音也从外面传了进来:“千歌,阿尘,来吃午饭了。”

沐千歌和楚尘御都走了出去,准备吃午饭,只是看到桌子上面,就是一些很稀的粥,还有一些红薯。

两人顿时都没有了食欲了,沐爹爹到是端着一碗稀饭走了进去,那是给沐娘子,也就是沐千歌的娘送去的。

看着桌子上面的午饭,沐千歌再一次的对这个家的贫穷有了更多的认知,看着楚尘御:“阿尘,你有银子吗?”

楚尘御摇头,他从小到大都没有放银子在身上的觉悟,所以平时身上根本没有银子,就被人打落下悬崖了。

要不是意外遇到沐千歌,怕是自己的小命已经没有了,哪里还有银子啊。不过说起来,他到是可以打猎的。

想了想:“要不我上山去打猎,改善一下生活?你现在身体虚弱,怕是光喝粥也是不行的。”

沐爹爹这个时候走了出来,看着桌子上面的东西没有动,不由得好奇的看了两人一眼:“你们怎么不吃啊?”

沐千歌干笑了一声:“我在等爹你呢!快坐吧,我们一起吃。”

沐爹爹闻言笑了:“我就不用了,我在厨房吃好了,你们吃吧。”

沐千歌眉头皱了起来,突然想起来,是原主以前的记忆。没有阿尘的时候。沐爹爹总是会把饭菜都搬到沐娘子的床边。

一家人围在一起用膳,沐爹爹从来没有在厨房用过。沐千歌一下子站了起来,朝着厨房走去了。

沐爹爹愣了一下,才开口叫住沐千歌:“千歌,你干什么去啊?”

沐千歌已经走到了厨房里面,果然看到了灶头上面就一碗白色的米汤,沐千歌看了一眼沐爹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只是端着那碗米汤:“爹,去桌子上我们一起吃吧,我吃这碗就行了。我一天都没有怎么动,不饿。”

话音刚落,肚子就咕咕叫了一声,只是沐千歌却是脸不红心不跳的端着那碗米汤走了进去,仿佛刚才被肚子叫打脸的不是自己一样。

楚尘御亲眼看到这一幕,到是觉得有些奇怪了,当然她奇怪的是沐千歌这个人!

沐爹爹看着沐千歌的动作,也是叹息一声:“那碗给爹吧,爹吃,你这不是生病才好嘛,要吃好一点,吃饱。”

沐千歌看着沐爹爹:“爹,你知道的,我那是装病,好了,我吃了午饭去山上一趟,早点吃的回来。”

听到这个话,沐爹爹立马就要反对:“不行,你现在不能上山。”

沐千歌皱眉:“爹,阿尘会陪着我的,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出事的。再说了,那山上我很熟悉的。”

“你不让我上山,我们一家吃什么?再说了,阿尘也有手有脚的,我们去山上,肯定能找到好吃的。”

楚尘御这个时候也表态了:“是啊,沐叔叔,你相信我吧,我会照顾好千歌的。我很厉害的,我平时就会打猎呢!”

想到阿尘就是因为上山打猎才救了自己的女儿,这一点沐爹爹到是没有怀疑,也就点头:“那你们千万要小心点啊。”

沐千歌点头:“我知道的爹,我等下去看看娘亲,就和阿尘上山。”

沐爹爹点头,看着沐千歌快速的将那碗米汤喝了,就转身去找沐娘子了,不由得开口:“红薯你吃一个啊。”

沐千歌笑了一下:“我吃好了,爹,你吃吧。”

说着转身去了沐娘子的房间里面,原主的记忆里面,沐娘子也不知道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反正常年卧床不起。

沐爹爹因为要照顾沐娘子,在加上身体和腿脚都不是很好,所以都是原身上山采药,靠着那点微薄的收入养活着一家人。

刚走进去房间,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药味……

30

沐娘子看着沐千歌进来了,沐娘子慈爱的看着沐千歌,她身体不好,大部分时间是卧床不起的,只是偶尔会出去。

至于昨天起来,也是因为沐千歌太晚了没有回来,所以才强撑着身体起来的,今天就又躺回床上了。

“是千歌啊,你好点了吗?身上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

沐千歌这才有心事看着眼前的女人什么样子,或许是因为常年病痛的原因,沐娘子很瘦,可以说是骨瘦如柴了。

而且眼窝深陷,一看就不是很好的样子,但是却是不丑的,反倒是有种病美人的感觉,难怪让沐爹爹这么疼爱了。

“娘,我没有生病,你是知道的,我就是来看看你,别担心我。”

沐娘子点头:“好,只要你好好的,我就不担心。”

说着还咳嗽了两声,而沐千歌赶紧伸手去扶住了沐娘子的身子,下意识的将手放在沐娘子的手腕上面。

然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一下,眼前的女子,哪里是生病了,明明是中了毒药啊,在慢慢的等死啊。

而且从脉象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沐娘子虽然不是清白之身,但是根本没有生育过孩子啊!

那原身是谁?沐千歌压根没有想到,她只是突然手痒给沐娘子把脉,居然得到这么大的一个消息。

而且看样子,整个沐家,到处都是秘密啊,她的身世,沐爹爹不知道知不知道啊?算了,现在想那么多也没有用。

再说了,她又不是原因,对于血缘她也不强求的,更何况,看的出来,沐爹爹和沐娘子都很爱她的。

所以她不会让沐娘子在受到这样的折磨了,只是手上想要药材,没有药材,想要银子,没有银子。

所以现在沐千歌觉得自己第一件事情,还是要先想想,该怎么弄到银子啊,不然的话,什么都是白搭。

不行,现在就要上山,早点去,早点带东西去卖钱。她需要银子啊,从沐娘子的房间里面出来。

就看到楚尘御已经在一旁等着她了,朝着楚尘御走了过去,还不忘记对沐爹爹喊着:“爹,我上山去了啊。”

这是沐千歌每天上山的时候,都会对沐爹爹喊的话。沐爹爹点头:“好,早点回来。”

这就算是父女两人的道别了,沐千歌背着背篓,看着楚尘御:“走吧,上山。”

两人就这么朝着山上去了,楚尘御看着沐千歌:“你累不累啊?累的话,我可以带你上山啊。”

带她上山?沐千歌顿时就来了好奇心了,看着楚尘御,歪了歪脑袋:“你打算怎么带我上山啊?”

楚尘御的嘴角突然上扬了一下,然后一手搂着沐千歌的腰肢,提气,运起轻功,朝着山上去了。

离地的一瞬间,沐千歌吓得叫了起来:“啊……楚尘御,你想要杀死我还是吓死我啊?快放我下去,老娘恐高啊……”

楚尘御听到这句老娘恐高,突然觉得有些耳熟,好像他被摔下来的时候,就听到了沐千歌自称老娘,还是喊着谁偷袭老娘的。

所以这个丫头一生气就自称老娘?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一下:“你这个自称还挺有趣的,只是我不希望在听到第二次了。”

不自觉的平时说话的语气就被楚尘御给带了出来了,母亲个却是翻了个白眼了:“你以为你是谁啊?”

“好像说的你说了我就要听一样,想的到是美呢!”

话音说完之后,沐千歌就感觉到了自己停下来了,然后低头一看,居然是停在一颗树上,将沐千歌给吓了一跳。

赶紧转身抱着树干:“楚尘御,你什么意思啊?你把我放树上干什么?”

楚尘御将沐千歌丢在树上之后,就自己飞到了另一颗树上,看着沐千歌:“改不改?”

得,这下子不用楚尘御解释了,沐千歌已经明白了,她这是被威胁了!还真是气死她了,这个人真是……

沐千歌心想着,要不是看在他长得这么好看的份上,一定要将他五马分尸,在五马分尸,一直五马分尸,直到分不出来五块为止。

楚尘御压根不知道此时沐千歌的想法,不然的话,说不定会直接抓过沐千歌打她屁屁的。然而现在是不知道,所以只是在另外一颗树上,看着沐千歌。

“你到底改不改?我在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不愿意改的话……”

说到这里,楚尘御停顿了一下,沐千歌以为楚尘御要说什么,看着楚尘御,结果就听到楚尘御开口了。

“要是不改的话,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这句话到是让沐千歌得意了一把,脸色都出现了骄傲的神色,结果就听到了楚尘御继续说着。

“最多也就是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了,我自己去打猎,然后等我打好了猎物,再回来把你提回家!”

沐千歌脸上那得意的表情,瞬间就龟裂了,不管了,管他长得好不好看,先弄死了在说!

不行,长得这么好看,弄死了,谁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遇到这么好看的人了……

两种声音,一直在沐千歌的脑子里面打转,最后沐千歌却是叹息一声,看着楚尘御:“行吧,你说了算,谁让你长得好看呢!”

“我以后绝对不在你面前自称老娘了行不行啊?我刚才就是被你突然的行为给惊吓了,情不自禁喊得。”

“不是我的本意啊,我是想要做你的娘子的,可不是做你的老娘的,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啊!”

说完之后,沐千歌又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好像有些怂啊,不过随即又安慰自己,在自己的男人面前,怂点无所谓的。

谁让她男人长得好看呢!一看到好看的,她就心软,下意识的犯怂。

而楚尘御原本只是想要沐千歌不在喊老娘了,结果却是听到沐千歌对自己表白,不由得耳朵都红了。

看着眼前的沐千歌,一下子跃到沐千歌所在的那根树干上面,结果谁知道那根树干很细,根本容不下两个人的重量。

所以在楚尘御一落下的瞬间,树干断了,两个人就这么掉了下去,还伴随着沐千歌的尖叫声:“啊……”

30

这一声尖锐的喊声,就在楚尘御的耳边想起来,差点将楚尘御的耳朵都震聋了,很是无奈。

因为沐千歌在掉下去的一瞬间,就双手换了个对象抱,朝着楚尘御扑了过去,刚好扑了个满怀,两个人一起朝着下面掉了。

沐千歌很是郁闷,自己都这么怂了,还是要面临被摔死的惨状!一想到自己会被摔得面目全非,连死都死得那么难看。

突然有些惨不忍睹,自己都不敢看了,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我看不见就当死的不惨吧,只能在心中这么安慰自己了。

好在楚尘御是有真功夫的,就在快要落地的一瞬间,拉住了一根树枝,然后一只手抱着沐千歌,两人算是保住了一条小命了。

沐千歌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久的时间,都没有感觉到落地的声音,不由得睁开了一只眼睛,就看到了眼前的楚尘御。

楚尘御一脸的无奈:“你还要闭眼多久啊,我们现在没事了,眼睛睁开吧。”

沐千歌听话的睁开眼睛,就感觉到身体移动了,原来是楚尘御抱着她从树上跳下来,还是被吓得尖叫了一声:“啊……”

等到平安落地之后好一会,这股穿脑的魔音才停了下来,不由得叹息一声:“你说你,都没有吃什么东西,为什么还那么能叫啊?”

“再说了,我看你平时胆子挺大的啊,居然这么胆小,就是高处罢了,你居然被吓得一再尖叫?”

沐千歌闻言哼了一声:“关你屁事啊!我怕高怎么了?不行啊?”

说真的,还真的是不行啊,楚尘御有些怀疑的看着沐千歌,沐千歌可是个依靠采药为生的女子。

也就是说经常攀爬高处,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恐高?当然那是因为楚尘御不知道,沐千歌前世的时候就恐高。

只因为看见了自己的妈妈在末世来临的时候保护自己,推着一些丧尸从高处摔落的惨样之后,就恐高了。

哪怕是有那样高的成就,可是依旧是恐高的,只是在末世生活的时候,她有空间的帮助,所以这个弱点从来没有透露过。

而现在空间是初级空间,给不了她什么帮助,而她的弱点,就这么直接的暴露在了楚尘御的面前。

楚尘御看着沐千歌一落地就一副我是女王的姿态,有些无奈了,眼前的小丫头,只要不是能够威胁她安全的时候,从来都是不怂的。

还想要开口说什么,沐千歌已经先开口了:“好了,我要去采药了,你快去打猎吧,等下还是在这里会和吧。”

说着沐千歌就转身离开了,看着沐千歌的背影,楚尘御有些纳闷,这是生气了吗?可是看反应也不像啊。

算了,先填饱肚子吧,他真的是难以想象的现在还有吃不饱的人啊。可是现在亲眼看见了,而且这个吃不饱的人。

很快就变成他了,还是先弄点吃的吧!打猎到是一个快速发家致富的好点子啊,只是没有工具,不过对于他来说,还真的不是什么难题。

毕竟像他这种人的话,直接用石子就可以了。再加上兔子野鸡这种山上还是很多的,所以很快的时间,就抓到了两只野鸡两只兔子。

然后就坐在原地等着沐千歌了,突然又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好?还是去找找好了,于是楚尘御开始满山的去找沐千歌了。

而沐千歌离开之后,就到处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其实她需要的不是药材,而是一些新的物种。

对于空间来说,只要现在空间里面没有的,就算是新物种了。所以很快的,沐千歌就找到了一个她想要的东西。

那就是蒲公英,蒲公英可以说是药材,也可以说是野菜,既可以用来吃,又可以用来治病。

拿出自己背篓里面的小锄头,开始挖地上的蒲公英,当然是把眼前这些蒲公英都挖出来,一部分拿回去做晚上的菜吃。

一部分放在空间里面,多出来一个物种,空间会自动的解锁一部分土地来种上这种新的物种,很是人性化!

快速的将蒲公英都挖了好多出来,沐千歌转头看了一下四周,确定四周都没有什么人之后,才带着自己的背篓小锄头钻进了空间里面。

一进去空间,沐千歌就感觉自己神清气爽的,然后一看空间,真的多出来一块小土地,四四方方的。

沐千歌兴奋的朝着那片小土地跑了过去,拿着小锄头开始翻地,种上蒲公英,随即叹息一声,有些可惜。

蒲公英还是不够珍贵的啊,不然的话,也不会只有这么一小块土地了,而且还没有升级。

算了,大青山里面的物种还很多,珍贵的东西也很多,可以继续找。想通了又打起了精神来了。

喝了一口灵泉水,然后沐千歌整个人就瞬间精神百倍了,出了空间之后,就开始继续寻找了。

只是没一会,沐千歌就感觉到了,后面好像有人在跟着自己,喝了灵泉水之后,沐千歌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自己的视力和听力都好了很多了,所以这才听得到后面有些动静,只是她不知道这个动静,是人还是动物。

这么一个大山里面,沐千歌突然觉得有些心虚,瞬间又开始鄙视自己了。她是什么人啊?

那可是从丧事堆里面活下来的,现在居然害怕一个人?不不不,这肯定不是她,而是原身的情绪在作怪。

嗯,将事情都推到原身身上去之后,沐千歌整个人都变得理直气壮起来了。然后继续朝着前面走着。

但是还是在留意着背后的动静,如果是动物的话,应该不会跟着她了,如果是人的话,就不一样了。

只是很快的,沐千歌就发现了,后面的人还是一直在跟着自己的,想到自己现在这个身体,没有什么武力,不由得郁闷起来了。

看样子自己也不能在偷懒了,不然的话,挺危险的,这里还比不上她当上女帝之后的末世呢!

沐千歌这个时候,做了一个决定,今天晚上开始,进入空间里面,开始锻炼,恢复自己前世的武力。

嗯,到时候就可以将楚尘御吊起来打!

30

沐千歌时刻都在注意着身后,已经转移了好几个地方了,结果那人还在暗中跟着,这让沐千歌很是郁闷了。

感觉身后有人,沐千歌再也不敢进去空间了,而是将挖到的药草都装进了背篓里面,只是越想却是越觉得不对劲了。

身后跟着的人,没有感觉到什么恶意,突然沐千歌的脸色就难看了下来,拿着手中的小锄头,直接朝着一个地方扔了过去。

结果小锄头却是被人给接住了,楚尘御顿时笑着走了出来:“你是想要谋杀我吗?居然用小锄头砸我。”

沐千歌哼了一声:“果然是你啊,我就说,谁会那么无聊的跟着我,想吓唬我是吧!”

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将小锄头从楚尘御手中抢了回来,然后就看到了楚尘御放在一旁的三只兔子和野鸡。

眨巴了一下眼睛:“你打到这么多东西啊,不错不错,小伙子能力很强嘛。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先回去吧。”

话音刚落下,就听到沐千歌的肚子咕咕叫了一声,楚尘御顿时觉得好笑了起来。看着沐千歌:“我看是你饿了吧!”

“不过你真的决定回去吃吗?家里面可是没有东西吃了,要不我们吃烤鸡?”

沐千歌一想,好像也是啊,回去的话,把这些东西拿回去,她爹可能不会让她们吃了,而且家中也没有什么调料。

简单一句话,还没有这山中的丰富呢!看着楚尘御:“行吧,你说的有道理,那我们还是去湖边呗。”

楚尘御对此自然是不会有意见的,也就拿着自己打到的猎物去了湖边,开始清理了。而沐千歌则是开始找柴火。

然后在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调料之类的,皇天不负有心人,居然让沐千歌找到了一些提味的药草。

将药草采摘下来之后,拿着柴火就回来了。楚尘御只想要烤一只兔子,一只鸡,已经都清理好了。

看着楚尘御的动作这么快,沐千歌还是很满意的,点火开始烤兔子。

一旁的楚尘御看着沐千歌这么熟练的动作,到是笑了:“看你这么熟练的动作,怕是没有少偷吃吧。”

听到这个话,沐千歌给了楚尘御一个白眼:“我光明正大的吃好的吧!而且是靠我自己的本事生火烤肉的,什么叫偷吃啊?”

“你会不会说话啊?”

一边说这一边熟练的给烤肉上调料,很快烤肉的香味就出来了。沐千歌吸了吸鼻子,她可是肉食性动物啊。

怎么可能不吃肉呢!现在终于吃上了,虽然只有一天没有吃肉,但是她却是想念的紧啊。

很快烤兔子和烤鸡都好了,两人的胃口都不小,吃着烤兔子,楚尘御看着沐千歌:“我到是没有想到啊。”

“你烤肉的手艺还真是十分的好啊,还说平时没有偷吃。”

沐千歌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经常吃肉的人吗?在说我偷吃,信不信我打你啊。”

“好了,这只鸡就不要吃了,我带回去给我爹吃。”

看着剩下的几只野鸡,沐千歌想了想才开口:“回去在拿一只鸡来给我娘炖汤吧,我在采点药材一起炖。”

其实沐千歌想的是,到时候在鸡汤里面加上一些灵泉,就可以让她娘的身体慢慢的好起来了。

这样一想到是很好了,可以不着痕迹的让娘的身体好起来,还有爹的身体也要调养一下,到时候身体都好了。

家里又都是勤劳的人,何愁没有银子可以挣到呢!这么想着,沐千歌又觉得美滋滋的了。

楚尘御听到这个话,也觉得沐千歌很是孝顺,对沐千歌这个人,好感又增加了一些,两人吃过烤肉。

带着没吃完的烤鸡,还有两只野兔,三只野鸡一起回家去了。当然还有沐千歌背上背着的背篓。

刚刚走出大青山,就遇到了沐杨村的村民杨七婶。杨七婶看着沐千歌和楚尘御的收获,眼睛都瞪得溜圆。

“千歌啊,这是你们在山上打的猎物啊?”

说着目光还好奇的在楚尘御的身上看了看,对于这个乞丐阿尘,她们这些妇人还是很好奇的。

只是听到人说了,沐千歌被一个乞丐救了,而沐家好心,将这个乞丐收下了,做沐家的上门女婿呢!

原本还有些同情沐千歌的,毕竟乞丐的话,大多都不是什么好的,谁能够想到,今天看到的楚尘御不是这样的。

不仅人长得挺好的,而且还会打猎,现在看样子,是沐家赚了啊。大家平时的生活水平都差不多。

这猛然看到人家能吃上肉了,这不说话的语气都变得酸溜溜了。沐千歌听到杨七婶的话,到是没有忘记,自己现在是失忆了。

“这位婶子,你是谁家的?认识我啊?不好意思啊,我这不是发烧,烧坏了脑子了嘛,不记得过去了,也不认识人了。”

杨七婶听到这个话,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沐千歌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同情了起来:“原来是这样的啊。”

“我是你杨七婶,没事了,你先回去吧。”

沐千歌顿时笑了起来:“哎,那谢谢杨七婶了,我和阿尘先回去了。”

至于我家阿尘手上的猎物,就不用你管了。反正我也不会回答你的,沐千歌在心中得意的想着,转身就走了。

回到家门口,沐千歌就开始喊了起来:“爹,我回来了。你看,我们家阿尘可能干了,打了野兔和野鸡呢!”

沐爹爹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着两人:“是千歌和阿尘回来了啊。现在这个时辰了,想必你们也是饿了。”

“爹爹做了红薯,你们快去吃点吧。”

沐千歌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她又不是猪,为什么要顿顿都吃红薯啊!简直难受,还好自己听了阿尘的话,在山上吃过了。

“爹啊,我和阿尘在山上烤了兔子和野鸡,兔子我们吃了,这烤鸡是给你的,对了,今天抓了这么多只鸡。”

“我杀一只给娘煲汤,我还找到了一些可以炖汤用的药草,放在鸡汤里面,给娘亲补身体。”

沐爹爹听着沐千歌这些话,顿时眼泪都流出来了……

30

看着沐爹爹的眼泪,沐千歌吓了一跳,整个站在原地,小心翼翼的看着沐爹爹:“爹,你这是咋了啊?咋还哭上了?”

沐爹爹一边擦眼泪,一边说着:“爹这是感动的啊,有了阿尘在,我们家怕是要过好日子了。”

沐千歌闻言,忍不住的翻白眼,这一只烤鸡?还是几只野兔野鸡,就算是好日子了吗?这是把希望都寄托到阿尘身上了啊。

想到这里,沐千歌不由得同情的看了一眼还在傻笑的楚尘御,这个可怜的娃啊!也不知道在傻乐些什么。

摇头将东西都背了进去,开始洗手给她娘熬鸡汤了。至于楚尘御在傻乐什么?楚尘御肯定不会告诉沐千歌的。

是因为沐千歌的那句我家阿尘,给了他极大的认可感,让他感觉很满足,所以现在很是开心。

楚尘御看着沐爹爹还拿着烤鸡舍不得吃,不由得笑着开口:“爹,你快吃吧,等下凉了就不好吃了。”

沐爹爹听到这声爹,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也是,你以后是我家千歌的夫君,该叫我爹的。”

楚尘御自己都愣了一下,就因为沐千歌的一句我家阿尘,他居然脱口而出叫了沐千歌的爹为爹。

更可怕的沐爹爹还因此接受了,想要改口都来不及了,只能呵呵笑了起来,看样子以后都得这么叫了。

只是这感觉,好像还不错,他反正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温馨的,偶尔一次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沐千歌不知道外面爷俩的事情,将鸡都下锅了,开始思考着这是要放多少灵泉水?放多了吧,怕是不行。

沐娘子要是一下子好了的话,那岂不是要招人怀疑?想了想,沐千歌还是决定少放一点吧,也就放了两三滴的样子。

这样子让沐娘子慢慢康复,也不会招人怀疑,这才是最重要的。很快鸡汤的香味都出来了,飘得老远了。

主要是杨柳村的人吧,都挺少闻到肉腥味的,更何况是这么香的味道了。还是从平时只能吃红薯的人家里面传来的。

这不一个个的都好奇起来了,还是杨七婶给说的:“你们也闻到了那么香的味道吧,那沐家新来的上门女婿可是个打猎好手。”

“我今天看到他们下山的时候,那可是提着好几只兔子和野鸡呢!”

这么一说,众人就都明白了,这个香味是在炖鸡汤吧,这沐千歌家还真的捡到宝了啊,一个村都开始讨论这个事情了。

当然经过大嘴巴杨七婶的口,大家也都知道了,沐千歌的脑子烧坏了这件事情,顿时对沐千歌又变得同情了起来。

而沐千歌自己还不知道,就因为炖了个鸡汤,他们家的事情就已经在村子里面打了个转了。

炖好鸡汤之后,沐千歌才端着鸡汤朝着沐娘子的房间走了进去:“娘,我给你顿了鸡汤,你起来喝一碗吧。”

“我们家阿尘可能干了呢!今天打了三只兔子还有几只野鸡呢!这只给你炖汤,剩下的还可以拿到镇上去卖呢!”

听到沐千歌在自己的耳边说着话,沐娘子笑着喝完了鸡汤,看着沐千歌:“千歌啊,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还是日子有了盼头,娘总觉得身上舒服了很多啊。”

沐千歌闻言顿时觉得好笑,这可不是你的错觉,而是我灵泉的作用呢!看着沐娘子:“娘,你放心吧,你一定会好的。”

“相信我,我这么能干,再加上现在有了阿尘,你一定会好的,我们也一定可以好好的。”

沐娘子点头:“对,娘亲相信千歌的话。”

沐千歌笑嘻嘻的点头:“那娘,你先休息吧,我出去收拾厨房。”

到了厨房之后,沐千歌再度盛了两碗鸡汤,看着眼前的沐爹爹和楚尘御:“爹,阿尘,你们也尝尝我的手艺。”

楚尘御是知道沐千歌厨艺不错的,自然是不会拒绝的,沐爹爹也没有拒接,这可是女儿的一片心意啊。

两人喝完了鸡汤,沐爹爹还砸吧了一下嘴巴:“好喝,我家千歌就是厉害,炖的鸡汤都这么好喝。”

沐千歌闻言忍不住的嘴角上扬:“爹,你真会夸奖人啊!好喝的话,你要不要找多喝一点啊?”

沐爹爹赶紧摇头:“虽然很好喝,但是还是多留点给你娘喝吧,给你娘补身子要紧。”

沐千歌闻言到是很感动,谁说贫贱夫妻百事哀的,她这个便宜的爹娘可不是这样的,就算是这么坏的情况,还是在互相扶持啊。

能够重生在这样的人家里面,沐千歌突然觉得有些幸运的,看着沐爹爹:“爹,明天我带着阿尘去镇上吧。”

“把我今天挖到的药草卖了,还有这些野兔野鸡,都拿去卖掉好了,能够换一些我们需要的东西回来。”

“娘的米也快吃光了,也需要在买一些了。”

沐娘子身子弱,常年都是喝米粥的,这也是沐家唯一可以说是没有断过的东西了。沐爹爹闻言点头。

“好,家里的事情就别担心了,交给我就行。”

其实以前的时候,沐爹爹也会上山的,只是摔断了腿之后,就变成了沐千歌上山了。养了这么多年,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

着急的情况下还是可以走的很快的,只是之后会很疼,那天将沐千歌从山上抱回来之后,沐爹爹的腿到今天还在疼。

只是没有告诉沐千歌而已,沐千歌也没有注意,也就去厨房烧水了:“我去烧水,等下洗漱一下,时间不早,可以休息了。”

她是必须要洗澡的,就算是这里的环境不怎么样,但是沐千歌有每天都洗澡的习惯,昨天没洗就算了。

今天是再也忍不住了,楚尘御也是一样的,听到沐千歌要烧水,也就开口:“我去帮你吧。”

村里面的人,大多都没有君子远庖厨这句话,所以沐爹爹也不觉得阿尘去给沐千歌一起烧水有什么不对。

进了厨房,沐千歌就看着阿尘:“到是没有想到啊,你居然还会主动来帮忙,你想要做什么啊?”

楚尘御无奈的看着沐千歌:“我只是想……”

30

“我只是想进来帮忙,多烧点水,我也想要洗漱罢了!”

昨晚上没有洗漱的楚尘御也是很烦躁了,所以才会跟着沐千歌进来的。沐千歌一听到楚尘御要洗澡。

眨巴着眼睛,怎么办?突然就有一种想要去偷窥的冲动了。于是沐千歌开始纠结起来了,要不要去呢?

光是想着,能够看到没有穿衣服的楚尘御,怎么那么激动呢!仿佛眼前已经看见了,楚尘御寸缕不着的样子。

楚尘御看着自己说了之后,沐千歌居然不动了,而是在那里想的出神,最重要的是,出神的时候,居然两道鼻血就那么流出来了。

顿时吓了一跳,来到沐千歌眼前,伸手摸了摸沐千歌的额头:“沐千歌,你怎么了?”

沐千歌听到楚尘御的话,终于算是回神了,看着楚尘御:“你怎么还穿着衣服?”

一瞬间,楚尘御仿佛是明白了什么,看着沐千歌的眼神,真的是很无奈了,这个丫头里面到底在想什么啊?

打死楚尘御都想不到,沐千歌刚才脑子里面在幻想什么,毕竟他不觉得有那个女孩子会如此的大胆。

要是让楚尘御知道的话,可能会恨不得打死沐千歌的吧!白了一眼沐千歌:“水还没烧呢!”

“我也还没有洗漱,我说你这丫头,理解能力怎么那么差啊?还不赶紧烧水!算了,我来吧,看你都流鼻血了。”

沐千歌听到自己流鼻血了,这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真的流鼻血了,这特么的也太没有出息了吧。

还什么都没有看到呢!只凭着自己想象,居然流鼻血了:“没出息!”

楚尘御纳闷的看着沐千歌:“什么没出息?我让你去休息,等我把水烧好了之后,叫你。”

难得享受美男的服务,沐千歌也同意了:“那好吧,那我就先走了,你记得烧好水叫我啊。”

说着就转头回去自己的房间里面了,这下子好了,有着大伯的时间来思考了,到底要不要去偷窥了。

不过想到底还是没有去,因为没有机会,楚尘御洗澡比沐千歌快,给沐千歌提好水之后,沐千歌洗漱的时候,楚尘御也在洗,而且比沐千歌更好的洗好。

等到沐千歌洗好了出来之后,就发现楚尘御已经洗好了,正在倒水,看着沐千歌:“你是来叫我帮你倒水的嘛?”

沐千歌赶紧摇头:“不用了,我已经倒了,休息吧,晚安。”

晚安?什么意思?楚尘御不懂,不过还是对着沐千歌说了一声:“晚安。”

回到自己的房间,沐千歌关上了门,对于不能偷窥一事,有些惋惜,随即又想算了,反正美男还在,下次还有机会的。

这么想着,沐千歌也就把这件事情列为以后要做的大事之一了。至于现在嘛,有要做的事情呗。

观察了一下四周,嗯都是安全的,这才将背篓找了出来,看着这些药材,她挖的时候就做了些手脚。

连着泥土都挖了出来了,就是为了方便栽种,要知道今天在山上找到的东西可是不少的,都拿进空间里面去的话,也是一种大的收获啊。

特别是里面还有一株人参苗,要知道人参她是没有挖到,但是运气不错的是,挖到了一株人参苗啊。

开始忙碌了起来,将这些药材都收了进去,粗略的看了一下,都是一些普通的药材,也不算很珍贵。

除了那株人参苗之外,不过运气不错的是,空间对她还是很好的,毕竟给出了许多的小方格土地。

沐千歌将这些药材全部都移植上去了,人参苗是最后的一株,当将人参苗种上去的时候,空间终于是发生了变化。

空间大出来了一倍多,土地也一下子开放了几个格子,可以给沐千歌自由栽种的。沐千歌想要的就是这些土地了。

明天去镇上之后,就可以买一些蔬菜种子回来了。沐千歌想了想,中药材的话,是需要年份的。

她不能在外面大肆的种,那样回本太慢,而种蔬菜就不一样了,有的蔬菜成熟期很短的。

再加上她可以说配出来一种可以让蔬菜快速增长的液体,来解释一下,为什么她的蔬菜长得比一般人的快。

而她的空间灵泉,本来就可以帮助万物生长,而蔬菜之类的东西,速度是最快的。所以沐千歌才想着用种蔬菜来赚银子的。

在空间忙碌了一阵之后,沐千歌终于觉得有些累了。喝了一口灵泉,顿时觉得身上的疲倦都消散一空了。

而她则是开始跑步锻炼了,她必须快速的恢复前世的本领,不然的话,在这里没有自保的本事,终究是很危险的。

美男来历不明,真的要靠美男来保护她,那才是天真呢!好在沐千歌的空间,和外面的时间流速不一样。

空间里面待了大半个月,外面也才过去了一夜,而沐千歌这大半个月,没有吃东西,饿了累了都是喝几口灵泉的。

所以沐千歌的身材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瘦瘦小小的,只是身体却是变好了,现在只要吃得东西质量跟上去了。

沐千歌的身材肯定会变好的,从空间里面出来之后,就是早上了,沐千歌到厨房热鸡汤,然后拿出仅剩的那点米,熬了米粥。

因为加了灵泉的原因,米粥也变得香了起来,这股香味很快就将熟睡中的沐家人和楚尘御都唤醒了。

楚尘御走出房间,就看到了沐千歌:“你今天起得这么早啊?熬的粥遵命这么香?”

沐千歌笑了一下;“我加了鸡汤,熬了粥,还凉拌了一些蒲公英,快吃,吃完了我们去镇上了。”

楚尘御看着沐千歌一早上起来,就精神满满的样子,眼中不自觉的带上了笑意,总觉得沐千歌今天有哪里不一样了。

再一看,又仿佛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只是当那粥喝进口中的时候,很明显的感觉到了。

这个粥里面有他想要的东西,因为粥一入口的时候,就感觉身上的毒好像松泛了一些,昨天喝鸡汤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

只是分量太少,让他忽略了,这让楚尘御更加确定了,沐千歌不一般啊。

沐千歌看着楚尘御目光再看她,疑惑的开口:“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30

其实沐千歌说这个话的时候,还是有些心虚的,毕竟眼前的粥刚才多放了点灵泉,其实她很怕被人知道,她有好东西。

毕竟怀璧其罪,还是很恐怖的,再说了,说起来,她并不知道美男的底细啊。

楚尘御摇头:“没事,我就是想要知道,为什么经过你手做出来的东西这么好吃啊?连白粥都好喝。”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沐千歌吓了一跳,没有露馅就好。这个时候沐爹爹也开口了:“是啊,我家千歌从小就聪明。”

“采药的话,看一遍就会记得不会出错,而且做饭也好吃。你小子能够娶我家千歌,还真是捡到宝了。”

楚尘御听着沐爹爹这么说话,突然有一种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感觉。就是沐千歌嘴角也抽搐了一下。

“爹,你这么夸女儿,真的好吗?这粥好喝,那是因为我在里面放了鸡汤,好了,赶紧吃吧。”

“吃饱了我们还要出发,今天要去镇上呢!”

这么一说,楚尘御也才想起来,还有去镇上的事情啊,也就赶紧吃好了,感觉身体很舒服。

吃好了早饭之后,楚尘御和沐千歌拿着昨天打到的猎物,以及一背篓的药草,就出发了。

沐杨村距离镇上很远,走路的话,要二个时辰呢!去到镇上估计都下午了,肯定是不能走路的。

不过好在沐杨村的沐老五家是有牛车的,每次赶集的时候,沐老五就会拉着牛车赶人,三文钱一个人。

两人来到沐老五这边的时候,牛车上面已经坐了好几个人了,都是一些去赶集的妇女。看着沐千歌和楚尘御过来了。

都是睁着眼睛,看着沐千歌:“是千歌来了啊,你还记得我是谁吧?”

沐千歌当然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啊,眼前的妇女说起来,还是一家人呢!那可是亲的大伯娘啊,不过还是摇头。

“这位婶子……”

话还没有说完,沐黄氏已经哈哈笑了起来了:“哎哟,你这是真的不记得了,我是你大伯娘啊。”

“居然叫我婶子,不过也是,你还记得我的话,不可能对我这么和善的。”

沐千歌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所以你这也是知道,你自己很讨人厌了?这么有自知之明,偏偏要出来恶心人。

说起来,她这个大伯娘沐黄氏和奶奶沐陈氏都一样,都把他爹赶出家门了,还不要脸的想要占便宜。

只可惜,她爹不是个包子,再加上家里真的穷,硬是被没有占到便宜,两人就一直在背后说他们坏话呢!

真当人家不知道是咋的,不过今天沐千歌也不想和这个人争吵,便是哼哼了两声,不在多说什么了。

只可惜她沉默了,人家却是不愿意了,看着楚尘御,又开始指手画脚的问着:“这就是你家那个上门女婿,你未来夫君啊?”

“你别说啊,看起来还真的不错,你算是捡到便宜了,样貌有好,还会打猎。”

说着还啧啧啧了两声,那八卦的样子,真的是十分的丑陋了。沐千歌和楚尘御两人真的是相对无语。

最后沐千歌只能看着楚尘御:“阿尘,你就当听不到吧!”

楚尘御乖巧的点头,不出声。就听着那些妇人八卦,然后就看到又走过来了一个人,这个人还是熟人。

杨曹氏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沐千歌和楚尘御,冲着两人笑了一下:“千歌和阿尘你们也去镇上啊。”

沐千歌点头:“是的。你也要去吗?”

杨曹氏点头,看了看天色,又看着眼前的沐老五:“沐老五走吧,看样子是没有人了,等下就要晒太阳了。”

沐老五心想也是,也就一扬鞭子:“出发了。”

牛车缓缓的朝着镇上出发了,沐千歌就坐在牛车上面,听着那些人的议论声,大概就是谁家又生个女儿儿子什么的。

时间有些难熬,沐千歌直接闭上眼睛,开始打瞌睡了,头一点一点的,差点栽下去,还是楚尘御眼疾手快,一下子拉住了沐千歌。

看着沐千歌的样子,楚尘御无奈,只能让沐千歌靠着自己的肩膀,众人将两人的行为看在眼中。

有的人眼中就是羡慕,有的人就是鄙视了,好在两人已经是未婚夫妻了,虽然反应不一,到是没有人开口说什么。

二个时辰就在沐千歌的瞌睡之中过去了,到了镇上,楚尘御才将沐千歌叫了起来:“千歌,到了。”

沐千歌还有些模糊,伸手揉了揉,从车上走下来,拿出铜板给了沐老五:“五叔,给你。”

沐老五收了铜板之后,才提醒沐千歌:“千歌啊,我这是下午要回去的,怕你忘记了,特意和你说一声。”

沐千歌点头:“我知道了,多谢五叔。”

楚尘御这才跟着沐千歌一起走着,杨曹氏却是从后面跟了上来,看着沐千歌:“千歌啊,你这不是忘记了以前的事情嘛。”

“可还知道药铺在哪里啊?要不要我陪你去啊?”

看着杨曹氏,沐千歌总觉得这个杨曹氏不坏好心,也就笑着拒绝了:“不用了,多谢杨大嫂了。”

“阿尘对镇上还是很熟悉的,我们自己知道路的,阿尘会送我过去的。杨大嫂你来镇上肯定也是有事情的,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

听到沐千歌都这么说了,杨曹氏也不好在继续说什么了,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杨曹氏皱眉。

但还是转身离开了,来到了一个客栈的门口,熟练的走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面,杨猛就坐在床上。

看着杨曹氏进来,直接一把将杨曹氏拉进怀中:“我想死你了。”

杨曹氏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杨猛:“猛哥,我们昨天才见面的,你就这个样子,我也想死你了。”

说完两个人就直接亲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杨曹氏突然推开了杨猛:“猛哥,我想起来我有件事情没有和你说。”

“我刚才在来的路上,遇到了沐千歌和阿尘,他们两个人都来镇上了。”

听到这个话,杨猛顿时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一会之后,就哈哈哈笑了起来:“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啊。”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穿越成农家种田女-主人公叫楚尘御沐千歌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