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你是我心底的伤疤-主人公叫顾筱雨柏景轩乔清然的小说免费阅读

你是我心底的伤疤

小说:你是我心底的伤疤

作者:倾梦世雪

主角:顾筱雨柏景轩乔清然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好好照顾筱雨,如果她出了什么事,你就陪她一起死。”爱了柏景轩那么多年,乔清然比谁都清楚,他就是想看着自己在愧疚与悔恨中活着,如同坠入地狱,被火焰一点点吞噬,永无翻身之日。

你是我心底的伤疤免费阅读 第1章 付出代价

呜咽声自喉咙里艰难传出,深喉的感觉让她一阵晕眩。

“不……要……景轩!”

趁着间歇,乔清然强忍眼泪祈求道,双手拼死抵抗,想要逃离,下半身却动弹不得。

男人用力地按着她的头,手臂也压上头顶,表情冷漠,低头开口道:“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爬上我的床,如愿嫁给了我,有什么资格说不?”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男人的动作就再次猛烈起来。

甜腥味充斥着整个口腔,乔清然被撞的七荤八素,话到嘴边尽数碎裂开来,忍不住流下绝望的泪,“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柏景轩冷笑,“除非筱雨醒过来,否则,这一辈子,我都要你为你永远也还不清的罪孽,付出代价!”

心,疼得如同被无数根尖针用力地扎。

柏景轩看见她的眼泪,心跳忽然漏了半拍,他一把蹭掉乔清然的眼泪,凑到她的耳边,如同情人般亲昵的细语,语气却无比冰冷残忍。

“你有什么资格哭?两年前,如果不是因为你醉酒驾驶,车子就不会翻下悬崖,筱雨也不会到现在都躺在病床上!”

是了,两年前的那场事故,永生难忘的噩梦。

她的亲妹妹乔筱雨变成了植物人,躺在床上两年,一点要醒来的迹象都没有,而她也因此残废,两条腿失去了知觉,至今还在做复健。

只是,当她睁眼的那一刻,两家的人都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杀人凶手,她百口莫辩……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发泄完毕,将她打横抱起,扔进了轿车后座。

乔清然神思涣散地问道:“我们去哪?”

“按照惯例,你该去筱雨的病房照顾她了。”男人慵懒转头,神情冷漠。

惯例……两周一换,她代替护工,去照料妹妹。

他的心里,从来都只有妹妹……

柏景轩把她一个人丢在病房就走了,她靠着双手艰难支撑才坐上凳子。

一恍惚就是一周。

“好好照顾筱雨,如果她出了什么事,你就陪她一起死。”

想起柏景轩走时的那句话,乔清然又忍不住眼眶泛酸。

爱了他那么多年,她比谁都清楚,他就是想看着自己在愧疚与悔恨中活着,如同坠入地狱,被火焰一点点吞噬,永无翻身之日。

乔筱雨昏迷了两年,却好像一点也没有变,手软软的,又温热的。

而自己,早就满身伤痕,再也禁不起一点折腾了。

乔清然咬着手指,压抑着哭声,还是忍不住小声啜泣,趴在了她的身上。

筱雨……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快点醒过来,告诉所有人,这一切,只是意外……

“你在干什么!”

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惊呼,乔清然被狠狠地向后一拽,整个人连带着凳子向后一倒,撞在墙上。

“蠢货!你想压死筱雨吗?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

刚才那一下很重,乔清然捂着脑袋,眼前一阵阵冒金星。

柏景轩紧张地抚过乔筱雨的脸颊,眼中是她从未看见过的温柔,转过头,对上她时,就变成了不耐烦,直接将手中的衣服扔到她的身边。

“换上。”

30

乔清然突然觉得自己好软弱,想哭,却早已经没有眼泪能流。

她的心好痛,痛到每一次呼吸,都泛着疼……

换上礼服,她局促地站在柏景轩身边,跟着他走进礼堂。

刚丢了拐杖,她走起路来还不那么顺,柏景轩没有照顾她的意思,步履如飞。

这是C城的商会,无数商界名流都会出席,二人刚一踏进门,就引起了议论纷纷。

“看啊,那不是被乔家扫地出门的乔清然吗?她怎么会和柏少在一起?”

“还不是人家骚,会勾引人,会耍手段吗?她亲妹妹都因为她变成植物人了!”

“天!太可怕了,最毒妇人心啊,难怪之前乔家倒台了,都是因为这个丧门星啊。”

原来自己以前竟这样不堪吗?

乔清然站在人群中央,却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一张小脸早已一片通红。

而此时,柏景轩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去楼上等我吧。”

乔清然毫不怀疑地点了点头,跟着服务生走了上去。

柏景轩望着她的背影,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勾起一丝冷笑。

二楼整个装修气派,金碧辉煌,暧昧的粉色灯光投下来,又添了几分温柔。

她按照指示,走进最里面的房间。

一片漆黑,没有人开灯,她朝着床边走去,正要坐下,却忽然感觉床上有人!

乔清然一个激灵,起身就要往外跑,身后那人却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她狠了狠心,直接咬了上去。

男人却红了眼睛,猛地一巴掌打了过来。

乔清然被扇得瘫坐在地,脸颊迅速泛起红印。

“臭裱子!还敢咬我?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你敢!”乔清然情急之下喊出声来,“我是柏景轩的妻子,你敢动我,他一定要你的命!”

“要我的命?真是太好笑了……”

男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抓着乔清然的头发,将她拎起,“你以为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就是他骗你过来的。”

“不可能!我是他的妻子!他不会这样对我的!”乔清然疯狂地喊着。

“谁不知道你害了他的心上人,像你这么恶毒的女人,也活该遭报应!听说你之前还残了,现在好利索了?让爷瞧瞧这腿白不白……”

说着,男人猛地一甩,将她甩到床上。

乔清然浑身一震,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抬腿冲着男人的要害踢去。

“啊!!!”

男人扬手就是一巴掌,扇得她直滚下床,额头正好磕在桌角,登时流下了血来。

“我一定要弄死你!你这个贱人!来人!给我抓住这个女人!”

外面顿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乔清然想都没想,用力地将嚎叫的男人推到一边,跑到窗边,翻身跃了出去。

好在是二楼,不过两三米的距离,但是一个满脸是血的人出现在这里,还是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乔清然抓住一个服务生,焦急地吼,“柏景轩在哪儿?!”

服务生吓得裤子都快湿了,不住地哆嗦,“他接了一通电话就走了啊,据说是家里出事了。”

30

原来,是因为出事,才会把她一个人扔下的。

她就知道,柏景轩就算再恨她,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被送上别人的床。

乔清然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如此卑微,即便那个男人将她整颗心都扔在地上踏,她却还是要努力说服自己,也许,他也有那么一点点爱自己……

身后传来那个男人尖锐的喊声,乔清然松开了服务生,朝着侧门跑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又受伤了的原因,她整个脑袋都在嗡嗡作响,眼前也越来越花,可是她不敢停下,只能拼命地跑。

可是她一个双腿刚恢复知觉的人,能跑多快?

她拼尽全力才跑到侧门,竖着铁丝网的侧门,上面都是铁刺,她小心翼翼地爬到了顶端,手已经磨破出血,一片血肉模糊。

而此时,身后却再次传来那个男人的声音。

“那个贱女人跑到哪里去了?!”

她闻声,一脚踩空,直挺挺地摔了下去。

后脑勺正磕上一块石头,整个脑子嗡地一下,眼前一黑。

黑暗之中,仿佛看到了什么熟悉的场景……

“筱雨……为什么?”

“从小到大,我什么都比不过你。可是,我绝对不能把景轩让给你!是我先喜欢上他的!他的妻子应该是我,也只能是我,却被你捷足先登了,你贱不贱?我恨透你了,乔清然,今天,我就要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

乔筱雨掐住她的脖子,致使她呼吸困难,手一松,整辆车向崖下冲去。

安全气囊救了命,可乔筱雨不知从哪里捡起一块石头,朝着她的脑袋就拍了上去。

“啊!!!”

从未有过的痛,充斥在脑海,乔清然不住地流泪,她终于全部记起来了!

那场车祸,问题出在乔筱雨身上,是她想杀了自己,只是造化弄人,最后竟然是乔筱雨成了植物人。

已经临近傍晚了,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乔清然就像个疯子一样,脸上手上都是血,脚下却在狂奔。

她要快点回到柏家,她要去告诉柏景轩,让他知道真相,她根本就没有害过乔筱雨,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但不知为何,柏家今天安静得几近诡异。

乔清然一路气喘吁吁跑到二楼,推门而入,看到的景象,却让她当场僵立在了原地。

“景轩……”

她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吞下了一个匕首片,明明有那么多的话想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柏景轩紧紧地抱着乔筱雨,像是重获失而复得的至宝。

而乔筱雨就那样冷漠地看着她,脸上挂着讽刺的表情,好像在嘲笑她,努力了这么多年,最后竟然还什么都不是……

“姐姐回来了!”乔筱雨的眼眶中忽然大颗大颗地滚落泪珠,整个人扑进柏景轩的怀抱,痛哭失声,“对不起,景轩,我不会阻碍你们的,等我好了我就走,不,我现在就走……”

“有我在这里,你哪儿也不许去。”

柏景轩回头看向乔清然,“收拾好你的东西,滚出这里。”

30

“不!该走的人是我,不是姐姐!”乔筱雨哭得越发厉害,竟然挣脱了柏景轩的怀抱,扑下床去,但她长期卧床,身体无力,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她艰难地朝着乔清然爬去,“我知道你恨我,才会带着我开车冲下悬崖,我不怪你,是我不应该喜欢景轩。求求你,不要杀我,我只说几句话,说完就走,再也不会出现在你们眼前!”

乔筱雨拽着她的裤腿,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和当年那个狰狞着想和她同归于尽的疯子判若两人。

“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杀你,反倒是你想杀我才导致的车祸,你还拿石头砸了我,又何必在这里装可怜?”

乔清然眼睛一片通红,狠狠地将她推开,乔筱雨撞到了床角,竟然痛呼一声,双眼翻白,晕了过去。

血从她的后脑勺流出,一下子满目鲜红。

来不及解释,乔清然就看见柏景轩如同盛怒的狮子朝她扑来,一巴掌扇得她半边脸直发麻。

“如果筱雨有什么事,我一定饶不了你!”

“你为什么只信她?从前如此,现在也是。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场,你知不知道,酒里的药根本就不是我下的!是她下的!我记起来了,全都记起来了!”

“那又如何?”面对乔清然的嘶吼,柏景轩的冷静显得更加冷酷无情,“可最后爬上我床的人是你,想到这件事,我就觉得恶心。”

乔清然顿时如鲠在喉,看着他抱起乔筱雨上了车,就觉得心脏上像是被人插了一匕首又一匕首,痛到连呼吸都难过。

为什么,她用尽全部的爱,都换不回他的一眼留恋?

屋外下起了雨,透彻心扉的寒意,将她的思绪拉回现实。

她不能放任乔筱雨这样欺骗柏景轩,她一定要找到证据,然后告诉他,让他看清楚,到底谁才是那个不堪的女人!

乔清然顶着风雨一路跟到医院,正好看到柏景轩在医院大喊,“找不到相同的配型?如果病人有危险,我让你们所有人都跟着下地狱。”

“不是我们不能,实在是乔小姐的血型太过稀有,除非,能够找到她的家属,否则……”

“我不要什么否则!我只要她活着!”

这家医院水平不行,他就再换一家,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够让筱雨活下去……

柏景轩转过头,忽然看见站在人群中的乔清然,眸子一凛。

乔清然心里突然升起不详的预感,可是根本等不到她反应,就已经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腕和手臂,强行压制住了她。

柏景轩的眸子在她的身上上下打量,不带一丝温度,“用她的血,她们是姐妹。”

“不!我不要!”

乔清然绝望地挣扎着,却根本敌不过几个人的力道,被硬推进了手术室。

冰冷的针头刺入皮肤,她忍不住落下泪来。

两年,她一直自责着,以为是自己害了乔筱雨,以为就是这样,柏景轩才始终都不愿意喜欢她。

他要恨,她便让他恨,他要惩罚自己,她便任由他发泄。

只有老天知道,当她想起一切时,她的心里有多么庆幸。

30

她以为,自己终于苦尽甘来,柏景轩听了她的解释,就会安心和她在一起,他们会有一个漂亮的小孩子……

可谁知道,乔筱雨竟然醒了,颠倒是非黑白,弄得好像她才是罪魁祸首。

而真正让她伤心的是,这么拙劣的谎言,柏景轩竟然连质疑都没有质疑。

他那么护着她,好像就算被全世界千夫所指,也在所不惜。

他根本就不爱自己,哪怕一点点位置,都没有留给自己……

那么她就算找出证据,又有什么用呢?

明明没有多疼,她却痛哭失声,眼泪仿佛流不尽一样,扑簌簌滚落。

“你早就该认输了。”冰冷的声音从身边传来,乔清然下意识地回过头去。

乔筱雨躺在床上,苍白的脸上写满不屑,“他从来也没有爱过你。”

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匕首,插入心脏,再用力地搅。

痛到失声。

是啊,是她太傻,总以为付出就会有回报,总以为只要她一直拼命地跑向柏景轩,他早晚有一天会回过头来,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

殊不知,柏景轩从来没有想过要回头。

他们本来,就是在两条路上,越努力奔跑,越渐行渐远啊……

“为了我,他可以放弃一切,而你……”乔清然极尽讽刺地一笑,“他巴不得你早点死了!”

眼前越来越模糊,天旋地转的感觉,让她充满了疲惫。

柏景轩不会不知道,她贫血,但还是坚持要把她送进来。

乔筱雨说得对,他根本就没有爱过自己,恨不得自己早点死……

浑身都在发冷,朦胧之间,似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她的面前,喊着她的名字。

她想扯出笑容,却没有一丝力气。

眼皮越来越沉重,一点点合上。

既然,柏景轩这么恨自己,那就让自己,最后一次满足他的心愿吧……

不知昏昏沉沉了多久,乔清然终于虚弱地睁开双眼。

满目纯白,让她有一瞬间恍惚,还以为自己是到了天堂。

可是很快,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就出现在她的身边,眉头紧紧皱着,“可算是醒了。”

乔清然无所谓地一笑,偏过头去,“你为什么要救我?这世界上我在乎的人都恨不得我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那孩子总是无辜的吧?你都怀孕三个月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这一次是你幸运,下一次如果再出什么事,孩子肯定保不住了!”

说完,医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乔清然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小腹。

这才注意到,那里似乎是有一点点隆起,软软的,圆圆的,里面是她的孩子……她和柏景轩的孩子……

这两年里,她能被进入的地方,都被他毫不留情地进入过,留下过子孙液。喝醉的时候,还误把她当成过乔筱雨,疯狂地把她压在床上,嘴里呢喃的却都是筱雨……

“以后注意点吧,你再这样折腾,孩子生出来身娇体弱,还不是你们父母心疼?”

心疼……柏景轩会为这个孩子心疼吗?

“柏少,现在在哪儿?”

“六楼。”

乔清然眸子一黯,盯着自己的小腹,渐渐握紧了双拳。

30

为了孩子,她也要最后争取一次。

就算是不爱,她也要听他亲口承认。

她还有些头晕,腿脚也有些不利索,站在病房门口时,险些摔倒。

柏景轩却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你还来干什么?”

乔筱雨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景轩,姐姐为我输血,救了我的命,你怎么能这个态度呢?”

“那是她欠你的。要不是她,你也不会变成植物人,昏迷整整两年。”

“你真是个坏蛋,”乔筱雨状若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乔清然,“姐姐,坐下休息一会儿吧,你脸色都白了!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姐姐,我肯定不会让你受苦的。你不用担心,我帮你在城郊找了一栋别墅,肯定比你在柏家住得舒服。”

“够了。不用跟她废话。她根本就不配。”柏景轩起身,朝着乔清然走来,“从今天起,你搬出柏家,签下离婚协议,以前的事我可以不再追究,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柏景轩将乔清然推出去,伸手就要关门。

乔清然撑在了门边,小心翼翼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期盼,“如果,我怀孕了呢?”

一时间,病房里的两个人都是一愣。

空气安静的仿佛凝固住了。

乔筱雨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在柏景轩看不到的角度,恶狠狠地盯着她。

柏景轩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人捏了一下,涨涨地发痛。

他掰开乔清然的手指,双唇轻吐,不带一丝感情。

“怀了?打掉。”

“景轩!那是一条鲜活的小生命啊!”没等乔清然开口,乔筱雨先一步哭得梨花带雨扑进了柏景轩的怀中,“没关系,我知道,我才是那个不该出现的人,我现在就离开……”

说完,乔筱雨就挣扎着想要下床,却险些摔在地上,柏景轩惊出了一身汗,连忙将人揽在怀中,墨色的瞳仁中,写满了心疼。

“该走的人不是你。”

一转头,眼眸中的温柔就换成了无数冰凌。

“像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凭什么怀我的孩子?”

乔清然忽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变得好陌生,下意识地向后退去,可那人却依旧步步紧逼,死死地抓住了她的手腕,仿佛要掐碎一般的力道。

“柏景轩!”乔清然终于忍不住眼眶中的泪。

柏景轩眼神一滞,疼痛酥酥麻麻地遍布在心头,宽厚的手掌一点点下移,平坦而柔软的小腹之下,正在孕育着一个新的小生命……

“扑通——”

一声巨响,将柏景轩惊醒,乔筱雨不知何时趴在地上,痛哭失声,粉拳紧握,不断捶向自己的双腿,“对不起,景轩,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应该醒来,我当初就应该去死!”

“不是这样的。筱雨!你冷静一点!”柏景轩冲到她的身边,将她紧紧揽入怀中,“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乔清然一声不吭,不知何时,已经哭昏了过去。

柏景轩想都没有想,毫不犹豫地冲出了门,狠狠地撞过乔清然的肩膀。

空旷的走廊里,不断传来男人着急的声音,“医生在哪儿!?”

一句一句,如同巨石,砸在她的心上。

不消片刻,就已血肉模糊。

两行清泪,不自觉地落下,渐渐汇聚成一滩小水洼。

“为什么……”

30

痛苦忽然如同海啸,排山倒海般袭来,将她淹没,周围的空气也被抽走,只剩窒息的感觉,仿佛要将她的生命也一点点抽走。

好痛……

终于坚持不住,瘫坐在地,如同岸上的鱼,挣扎着想要呼吸,却只能获得越来越稀薄的空气。

忽然,眼前被阴影笼罩,乔清然愣了一下,抬起头,刚才还昏倒在地的女人,此时正趾高气昂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那双上挑的眼中清清楚楚地写着不屑与厌恶。

“像你这么蠢的女人,也配做我的姐姐?”女人弯下腰,掐住她的下巴,眼眸狠戾,“像你这样的女人,和你妈一样下贱,活该被赶出乔家!”

“够了!不许你侮辱我妈妈!”乔清然猛地从地上弹起,狠狠地将面前的女人推开。

心中仍未结痂的伤疤,再一次被人戳开,痛处一片鲜血淋漓。

“当初,是我妈看你们母女俩可怜,才会收留你们在乔家,可是你们都做了什么?一个勾引我爸,一个勾引我的未婚夫!你们做出这样的事,难道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乔筱雨看着发了狂的乔清然,没有说话,眼神中的戾气却越发浓烈。

曾经的那些回忆,已恍如隔世,她都快忘记了,自己还有个酗酒的爸爸,动辄就会对妈妈拳打脚踢,连她也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

好在老天有眼,那个男人终于有一天喝多了,从田埂上一头栽了下去,被淹死在了一个小水坑里。

她和妈妈被那个男人的亲戚赶出了村子,揣着两百块钱,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到了城里,妈妈成了乔家的保姆,她也跟着住进了乔家。

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房子。

宅院里的来来往往的仆人比她们村里的人还多,乔叔叔对她那么温柔,会给她橘子糖吃,给她买毛绒玩具。

还有一个哥哥总是会出现在乔家,虽然他不爱笑,可是只要出现,就好像浑身都散着光。

后来,她才知道,那个哥哥,叫柏景轩,是乔家的小姐乔清然的未婚夫。

乔家和柏家,是世代的亲家。柏景轩和乔清然,很早就定下了娃娃亲。

她好恨,为什么,明明都一样是人,却有人生下来就衣食无忧,有人却生下来就要伺候别人?

“机会,都是自己争取来的。”乔筱雨冷笑一声,眼眸藏匕首,“你猜,你妈为什么会大半夜急匆匆地冲出家门,跑到电视塔顶层一跃而下?”

乔清然呼吸一滞,仿佛有什么就在心中呼之欲出,可是她却不敢也不想承认……

“妻子产后抑郁,不肯同房,整日郁郁寡欢,而这时候,突然有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出现在眼前,如水一般的温柔将他渐渐包裹,你说,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我妈不过是自己争取到了成为乔夫人的机会,而我不过是去刺激了你妈一下,谁知道她承受能力那么弱呢。”

“所以我妈妈根本就不是自杀对吧?罪魁祸首就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了我妈!”乔清然痛苦的嘶嚎传出病房。

她本以为自己的母亲是想不开而自杀,现在才知道,她到底是经受了多大的痛苦与折磨,才会选择用那么痛苦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乔清然,我要你偿命!”

30

眼泪模糊了双眼,乔清然恨不得现在就将眼前的女人撕成碎片!

她朝着乔筱雨飞扑了过去,掐住她的脖颈,目眦欲裂,“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应该看着你们死在外面!”

“现在说这些……太晚了……”乔筱雨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邪笑,狠狠地朝着自己脸上扇了几个嘴巴。

“救命啊!景轩!她要杀了我啊!”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看到柏景轩出现在门口,想也不想,一脚朝她踢来,肋骨一阵碎裂般的疼痛。

“乔清然!你疯了吧?筱雨是你的妹妹,她大病初愈,你想让她死吗?”

“我就是要她死!她害死了我妈妈……我要让她血债血偿!”

“你疯了?”柏景轩将再度扑上来的女人推开,眼眸中写满了厌恶,“你就这么恨你妹妹,连污蔑诽谤都做得出来?”

“柏景轩。”乔清然冷漠爬起身,“你身后的,是你最爱的女人,但是被她害死的,是生我养我的妈妈!”

柏景轩沉默了。

从小到大,乔清然都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清冷样子。

他从未见过,她如此狼狈,头发散乱,衣服也被撕扯得掉了扣子,那双眼睛,布满着血丝,仿佛要将眼前的一切都撕碎。

看着她如此痛苦的模样,他的心,竟然会有一丝疼……

“景轩……我不想让你为难……”

熟悉的声音,将他的意识唤了回来。

身旁的女人娇弱地靠在他的手臂上,大大的泪珠扑簌簌地从眼眶中落下,写满了委屈,脖子上的那道红印,还分外清晰。

一下子,就让他将那一点心疼抛在了脑后。

“我知道姐姐对我一直有误会,姐姐讨厌我,恨不得让我死,可是,我真的没有害过阿姨啊!要不是她当初收留了我和妈妈,我们肯定早就流落街头了,我怎么可能恩将仇报呢?”

“乔筱雨,你敢不敢赌咒发誓,只要你有一句话是假的,你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够了。”

柏景轩转过头,紧锁着眉头,“乔清然,你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给我滚出去,不要打扰筱雨休息,我已经和医生联系好了,明天下午就会给你手术,这个孩子,你不配留下。”

“不!”

撕心裂肺的吼声从那娇小的身体爆发出来,连柏景轩都被吓了一跳。

“那是我的孩子,我有权利决定他的去留,你不想要,我要!”

“来人!把她给我抓住!”

话音刚落,屋外便闯进来两个黑衣壮汉,直接堵住了门口。

一人一侧抓住她的手腕,直接将人按在了床上。

“放开我!”乔清然拼命地挣扎着,可是怎么也挣扎不过两个彪形大汉,很快就没有了力气,被绑住了双手,“柏景轩!你疯了吗?!你这是绑架!放开我!”

“等你想清楚了,肯接受手术了,我自然会放你走。”

“你不能这么对我!柏景轩!”乔清然拼命地忍耐着想哭的心情,可最后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为什么,错的明明不是她,却要她来承受?

明明说谎的那个人,就是站在他身边的乔筱雨啊!

柏景轩沉默着,走出了病房,乔筱雨看向她,唇边勾起冷笑。

等死吧,好姐姐!

30

时钟滴答滴答地走过,转眼间,已到了第二天。

按照柏景轩说的,今天下午就会安排人来给她进行手术,可是一直到了晚上,空荡荡的房间内,都只有自己和满室寂静。

恐慌如同黑夜,一点点蔓延上她的身体,将她吞噬殆尽。

一天一夜没有吃饭,乔清然却一点也感觉不到饥饿,只能感觉到心脏扑通扑通,跳得飞快。

手早破了皮,汗一蛰,痛得双手发抖。

但是没关系,乔清然暗暗告诉自己。

她一定能挣脱出去……

这个孩子,她一定要留下来。

病房的门却突然被人打开,骤然闯进的光影吓了她一跳。

可是在看见来人的时候,又忍不住一愣。

“景轩……”

男人站在门口,逆光而立,棱角分明的脸上,写满了冷漠。

乔清然只觉得仿若隔世。

上学的时候,柏景轩也是这样,站在树下,穿着白衬衫和黑西裤,干净而利落。

话不多,不好接近,除了乔清然,谁也不敢走在他的身边。

曾经她以为,他们能这样一直细水长流,相伴一生。

可是,乔筱雨却出现了。

她不仅抢走了自己的父亲,还抢走了乔家,更重要的是,她害死了自己的母亲!

这一点,永远无法原谅!

想到这里,乔清然微微别过了头,“我不会原谅她的。该解释我都已经解释了,该说的,我也都已经说过了,就算你现在囚禁我,想打掉我的孩子,等到我离开这里,我也一定不会放过她!”

柏景轩没有说话,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我不会动你的孩子。”

乔清然猛地回过头来,大而洪圆的双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

不敢相信,害怕希望落空,可是却又忍不住有一点点小小的奢望。

是不是柏景轩对这个孩子也有一点点感情,所以,才不想伤害他?

“景轩……”

不知为何,乔清然仿佛突然回想起那个夏天。

他站在庭院中,回头看向她,眼眸深邃,嘴边含笑。

她就轻而易举沦陷,这么多年,依然不敢相信,也无法放下。

“你终于,还是回心转意了,是不是?”

柏景轩回头看着她,眉头依旧紧锁。

乔清然好像突然看见了希望,小心翼翼地试探,“我就知道,你没有这么绝情,你还是记得我们的从前的……”

“你想多了。”

柏景轩打断了她的幻想,薄唇轻启,吐出的却是最冷漠的话语。

“筱雨说,她想要个孩子。”

乔清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心中明明已经有了答案,却仍然不敢翻开。

而柏景轩却再次开口,彻底将她的所有幻想掐碎。

“筱雨的身体不好,毕竟因为你她做了两年植物人。医生说,她就算怀了,也极有可能生不下来。你说得对,孩子是无辜的,但你不配做孩子的母亲。”

“所以……你就要把我的孩子抢走,让他去认别的女人做母亲?!”

柏景轩依旧平静地面对着她的歇斯底里,“不然,你现在就可以接受手术。等筱雨身体好了,我们也会有属于我们的孩子。”

30

乔清然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这么的可笑。

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心甘情愿地被另一个女人蒙骗。她的那些谎言,明明就很好戳破,可是被爱蒙住双眼的柏景轩,根本一句话都听不进去!

她才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么多么地愚蠢。

悲伤到极致,恨到极致,忍不住仰头,悲恸大笑,任由眼泪夺眶而出。

“是我的错,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相信你,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给我留过一点位置……”

柏景轩眉头紧皱,感觉心脏像是被人戳了一下,隐隐的痛。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难道,自己喜欢上这个蛇蝎心肠的歹毒女人了?

不过,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他自己否定了。

当初就是因为她出卖了柏家,柏家才会险些被人吞掉,好在筱雨一直陪在他身边,帮他想办法,柏家才渡过难关,可是这个贱人干了什么?

她竟然想害死筱雨,简直不可饶恕!

想到这一层,柏景轩眼中所有的怜悯都变成了厌恶,“你还在装疯卖傻,乔清然,我真是看错你了。”

眼泪好像已经流干了,就算心痛得麻木,眼角依旧是干涩的,一滴泪都流不出来。

乔清然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感觉这些年,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既然你那么不想要这个孩子,那就别要了,我现在就帮你安排手术。”不知为何,看着乔清然疯狂的样子,柏景轩的心中竟然有一丝不安。

一声令下,手下顿时出现,朝着乔清然的病床边走去。

然而,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却一个翻身下了床。

在场的人,均是一愣,柏景轩最先反应过来,厉声斥道,“抓住她!别让她离开这间病房!”

几个手下这才反应过来朝她扑去,但是却根本来不及阻止,乔清然如同疯了一般,夺了其中一人的匕首,朝着周围挥舞,手下顿时不敢上前。

柏景轩气极,想亲自去捉,乔清然却向后一退,拿起匕首,架在了自己脖颈上。

那双猩红的眼,满是被逼到绝境的绝望。

“乔清然!你还想发疯到……?”

眼看着优美而白皙的脖颈上,流下一道鲜红的印记,柏景轩只觉得自己许久未动的心,好像要悬到嗓子眼了。

“柏景轩。”乔清然打断了他的话,眼中只余仇恨与不屑,“当初,筱雨和她妈流落在街头,我妈看她们孤儿寡母的可怜,才会收留她们,可是她们,却害得我家破人亡,而你到了现在,还在助纣为虐。”

柏景轩沉默了两秒,乔清然接着说道:“当初就是她出卖了柏家,柏家才会出事,她还把这一切都污蔑在我的头上,你以为她为什么能那么快帮你解决,因为她就是罪魁祸首!而你呢?!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竟然还听信了她的话,被她耍得团团转!”

柏景轩的眼眸扫过狠戾,“你再这样污蔑清然,我就不客气了。”

“你永远都是这样,在你心里,根本没有对错,因为错的一直是我,对的永远是她,不过现在我也不在乎了,我就想问你一句。”乔清然顿了一下,声音有几分颤抖,“柏景轩,这么多年,你到底有没有一刻,爱过我?”

30

那些年在学校,他为她出头,为她挨骂,哪怕自己遍体鳞伤,也不肯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

可是现在,她身上的每一处伤,她心里的每一道疤,都是拜他所赐,她似乎已经没有办法再坚持下去了,就连活着的每一分钟,都是那么痛苦……

柏景轩迟迟没有开口,总觉得有一个答案在胸口,呼之欲出,却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开口。

他突然发现,那些所谓的仇恨,在眼前这个女人绝望将死时,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甚至,连他自己都开始质疑,是不是他真的误会了什么……

“你先把匕首放下,有什么话,我们可以慢慢说。”

乔清然的手没有动,眼神渐渐变得空洞。

柏景轩小心地试探着伸出手去,想要趁机夺过匕首,而就在此时,病房门突然被人打开,“砰”地一声巨响,紧接着的就是一声尖叫。

“天啊!姐姐!你疯了吗?!你不要冲动啊!快住手!”

乔清然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下意识地顿了顿,乔筱雨却猛地扑了过来,在柏景轩看不到的方向,朝着刀尖狠狠地撞了过去。

故计重施。

顿时,场面一片混乱。

乔清然想要将她避开,却没有注意,在她凑近的那一瞬间,眼神猛地变得狠戾下来,在柏景轩看不到的方向,狠狠将她推开。

来不及反应,只觉得一阵巨大的力道朝自己袭来,一个站立不稳,后腰正撞在身后的柜角上,疼的说不出话来。

而乔筱雨则开始大叫着,“景轩,好痛……我的手上划了好长一道口子,好痛啊……会不会留疤啊……”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却是,柏景轩根本连看她都没看,眼神一直死死盯着地上的女人。

片刻,暗红色的鲜血从她的身下流出,渐渐汇聚成了一滩。

乔清然眉头紧锁,脸色越来越白,生命好像在一点点流逝。

柏景轩心头一紧,将她抱起,“乔清然!你别再装神弄鬼了!你这样的女人,就算死了也活该!”

乔清然轻轻勾起唇角,长发垂在脸颊,她努力地想要睁眼看着柏景轩为她焦急地奔跑,可是眼皮却越来越重……

“终于还是遂了你的愿,景轩,我们的孩子没有了……”

“闭嘴!”柏景轩双眼通红,此生从来没有过一刻像现在这样慌乱,“乔清然,你听清楚,我不会让我们的孩子就这样没有的!你醒过来!睁开眼!”

“景轩……”她勉强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想要看清楚眼前人的模样,只是眼前一阵阵地发黑,“如果有来生……我再也不要爱你……”

“乔清然!你又在说什么胡话!?就算有来生,我也要把你绑在我身边!”

然而这一次,再也没有回应的声音。

柏景轩心一紧,瞬间停了一拍。

“怎么回事!?”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柏景轩转头看去,一眼就看见了……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你是我心底的伤疤-主人公叫顾筱雨柏景轩乔清然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