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你是我最容易的欢喜-主人公叫穆言欢肖易轩的小说免费阅读

你是我最容易的欢喜

小说:你是我最容易的欢喜

作者:九黎

主角:穆言欢肖易轩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三年前,她被他赶出肖家。三年后,再相逢,他害死了她的母亲……他说:“穆言欢,你再敢背叛我,我会将你在乎的全都毁掉”回想着从前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穆言欢只觉得讽刺。她不顾一切去报复肖易轩,却没伤害他分毫。当拿着死亡宣判书的那一刻,穆言欢笑了。她说:“肖易轩,我不要你了。”

你是我最容易的欢喜免费阅读 第1章 试戏

承轩酒店,总统套间。

穆言欢等了半个小时,没有人来。

她一连打了三个电话,导演还是强调不能走,一定要等资方过来。

谁也不知道这个戏的资方是谁,但还没开拍就已经换三个女主了。

前三个试戏的,都是试完戏就直接被送进了医院。

至于试的什么内容,没有人知道。

穆言欢怕死,可她想要这个角色。

“嘭——”

沉思间,房门被人从外暴力踹开。

穆言欢抬眸望去,肖易轩高大的阴影将她笼罩,唇角勾起讥讽弧度,“怎么,见到我很失望?”

她心头一颤,做梦也没有想到来的是肖易轩。

老天真是残忍,总是在最不合适的时候,让最不想看见的人出现。

“易轩……”穆言欢没来得及说完,肖易轩丢下一张金色房卡,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你还真是什么戏都敢接?就那么喜欢钱吗?”

穆言欢一时间怔住了,大概只有肖易轩才问得出这样的话吧。

如果这世上只有她一个,那么刀山火海,她都可以咬着牙走。但是她的母亲还在病床上,大学里的弟弟嗷嗷待哺的需要学费。

肖易轩或许永远不会懂,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风花雪月,不顾后果。

只是她没有从前的精力,同他争论,淡淡开口道:“你就是这部戏的投资人吗,这个剧本我认真研究过了。”

穆言欢只想试完戏快点离开,竭力地笑着,“求您能给我一次试戏的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把握。”

“试戏?”肖易轩讽刺的一笑,眸光寒彻如冰,“穆言欢,三年未见,你还是一样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过,你听清楚了,三年前那一套现在对我不适用了。”

“三年前……”穆言欢拽紧衣袖的手一颤。

三年未见了,无论她做什么,在肖易轩的眼里还是一样的肮脏。

哪怕解释过千百遍了,她还是想再说一遍,“三年前,我真的没有偷东西。”

肖易轩冷笑一声,撕开了她的裙摆,狠狠质问,“不是你,那你告诉我是谁?”

说完,她大腿被强行掰开。

穆言欢使劲地挣扎,手在床板上磨出血来,还是没能挣脱。

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却开始一幕幕,在脑中回放。

那时候的穆言欢,还是肖家的佣人。

肖易轩的妹妹阿九和她关系特别好,她曾说,肖家有个祖传的宝贝,价值连城,藏在阁楼,叫何氏玉。

之后,穆言欢从来不敢踏进阁楼。

谁知何氏玉还是不见了,阿九急坏了,在外出去找的路上遭遇车祸,管家却在穆言欢的屋子里找到了何氏玉。

……

“我真的没有,放开我!”穆言欢嘶哑地叫喊着,肖易轩依旧是怒火中烧。

“啊——”

下颚的疼痛唤醒了穆言欢,不肯让眼泪掉下来。

因为眼泪除了显得软弱,毫无用处。

肖易轩扫过她眼里的视死如归,凶狠地长驱直入,“穆言欢,是你选择的下贱,就没资格拒绝。”

30

凌晨三点。

宽敞的屋子里遍布破败的衣物。

穆言欢被扔在床边,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疼,钻心的疼。

肖易轩见她这幅要死不活的模样,心里一蛰。

“滚!”他一拳砸在了墙壁上,低沉地怒吼。

穆言欢用手支撑着身体,爬了起来,拿起衣服,一颗一颗的系着扣子。

按照剧本的套路,她听见“滚”字后,应该羞愤难当夺门而逃,可是生活不是演电视剧。她本来是试戏,可事已至此,就算她哭天抢地,也不会有任何人可怜她。

母亲还在病床上,弟弟要活,她也要活……生活还是要继续。

穆言欢转过身,面向肖易轩,眼睛里明明有着泪光,可那精致的脸上,却笑意盈盈,“请问肖总,我的试戏还满意吗?”

肖易轩看着她脸上的笑,额前的青筋暴起,狠狠地羞辱道:“怎么?还真把自己带入了妓女的角色?”

穆言欢来试戏的剧本叫《凤逆九天》。故事里女主被奶妈送进青楼当丫鬟,时常被人骂“妓女”。

她在来这之前跟导演对过戏。

本来她以为自己对“妓女”二字已经听到麻木。可从肖易轩的嘴里说出时,她的心还是被针扎了一般,但不能说。

他既然讨厌她,那就让他讨厌,她又苦苦做什么挣扎?

穆言欢将手紧紧握着,嘴角的笑容也越发的灿烂,“当一次妓女,就能得到一百万的片酬。这个交易,很划算,不是吗?”

“钱,又是钱!”肖易轩气急反笑,一把掐住穆言欢的脖子:“难道在你的眼里,除了钱以外,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吗?”

穆言欢仰起头,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回答:“是。”

失望,愤怒等复杂情绪接踵而至。

肖易轩修长的手指从她的颈间松开,一脚将茶几踢翻。

就在穆言欢以为肖易轩会愤怒离开时,他却突然笑了。

他从衣服里掏出一张黑卡,坐在床畔,如上位者睥睨蝼蚁一般,“只要你敢跪着过来拿这张卡,别说《凤逆九天》的女主,就是这卡里的两千万,也是你的。怎么样?敢不敢?”

穆言欢知道,肖易轩用这种激将的行为,明面上是要给她钱,实际上却是羞辱她,践踏她的自尊。

但她没得选,忍住两腿间传来的撕裂灼热痛感,颤颤巍巍的跪了下去。

她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身体,就在她在跪下去的那一瞬间,屋子里响起了响亮的巴掌声。

“很好!为了钱,你果然连自尊都可以不要。”肖易轩笑着称赞,可仔细听,却能听出他语气里的咬牙切齿。

语落,男人将黑卡狠狠地摔在了穆言欢的脸上,没有一丝留恋,迅速离去。

望着地上的黑卡,穆言欢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掉落。

但是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母亲…有救了。

下一刻,她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30

次日,《凤逆九天》拍摄现场。

穆言欢惨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丝,她在随身携带的记帐本上算了笔账。

在片酬发放之前,她还需要一笔钱满足母亲在医院日常药物的费用。

但拍摄是全封闭的,穆言欢没有可能去别的地方兼职。

她想要赚到钱,唯一的办法就是群演,群演的工资是日结。

李导和穆言欢相识一年多,对于她一个大女主,主动提出要跑龙套的行为,并没有感到意外。

他知道,穆言欢极度缺钱。

谁知她刚带好面纱,就被场务拉到了另一拍摄现场。

场务打了板子,穆言欢的嘴巴却突然被男主陆玺捂住。

不等她反抗,陆玺就一个用力,将她身上的衣服狠狠撕碎,雪白的肌肤当即暴露在了空气之中,那些暧昧的痕迹,毫无保留的全都展现在了镜头面前!

陆玺只觉得小腹有一股邪火,再看着那一大片痕迹,出声讽刺,“没看出来,你还挺S的吗?身上的痕迹这是跟别的男人做了吗?”

她没有!

穆言欢激烈的反抗着,她想要向李导求救,却听李导说什么:“本来就是一场QJ戏码,不错,这样拍出来的效果很好。”

女二的戏份?她做了替身?

穆言欢双眸放大,抬头间却看见对面走来了一对男女,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肖易轩,他手上挽着的是《凤逆九天》的女二沐鸢。

场务见到两人的身影,立即狗腿的迎接了上去。

“沐鸢姐,这是你男友?”沐鸢听到场务的话,娇羞一笑。

肖易轩的真实身份没有几个人知道,可她却是知道,肖易轩是这个帝国最大的财政接班人。

往日里她怎么纠缠肖易轩,肖易轩都不理会她。

偏偏今日她说要去现场拍戏,他却突然跟着来了。

她偷偷打量了一眼肖易轩,见他并没有因为场务的话而有任何不悦,她便就顺着说了下去:“怎么样?替身的戏演完了吗?”

场务看了一眼拍摄现场,摇了摇头,添油加醋的说着:“沐鸢姐,现在的替身真是不知廉耻。这么多人看着呢,居然表演真的QJ戏!”

“什么?”沐鸢一脸惊讶,后是一脸娇羞和不可置信。

肖易轩却好像并无兴趣,余光环视了一圈后,并没有发现穆言欢的身影。

就在这时,他就听到身后有一个凄厉的声音划破长空。

“不要——”

穆言欢的声音!

肖易轩眸光绷紧,陡然转身朝着拍摄现场的方向走去。

“易轩……”沐鸢不解,也紧跟了上去。

拍摄敞篷里放着一张大床,床上穆言欢双眸猩红,身上的衣服被撕得七零八落。

“放开——”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推开陆玺了。

“救我,李导……”穆言欢眼角划出热泪,声嘶力竭地嘶喊着。

她的确是缺钱,缺到恨不得马上死掉去换母亲的命,穷到没有任何尊严了,心底却还是不争气的在乎那个男人。

就是死,她也不想在肖易轩的跟前这般狼狈!

30

穆言欢爬满血丝的眸子挣扎着,目光落在了对面朝自己走来的男人身上。

肖易轩,那个让她爱得煎熬的男人。

他一身蓝色的西服,冷硬的脸上眼睛绷得很紧很紧,就像她第一次见到一样。

十八年前,那是穆言欢第一次被领到肖家,肖夫人告诉她,从今以后就是肖家的下人了。

自此,穆言欢的童年、少年、青年里都刻上了肖易轩的名字。

她总是在白天里幻想着能够跟少爷一辈子,哪怕是一直做肖家的一条狗,她也想要陪在肖易轩身边一辈子。

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是肖易轩亲自将她赶出了肖家。

她永远也忘不掉,肖易轩捏着她的脖子,厌恶地说着:“穆言欢,你偷走的不是何氏玉,是阿九的命。”

从此,穆言欢成了罪人。

“救我……”穆言欢发出声音,喉咙里血丝漫到嘴里,一股腥味。她双眼格外的疲倦,紧紧地闭上。

下一瞬,她只觉身上一轻。

随后,耳边传来了陆玺的惨叫声,和一片混乱的尖叫声。

穆言欢七零八碎的心口,一喜。

是肖易轩救了她吗?

她猛地睁开眼,只见陆玺白净的脸上尽是拳头印子,嘴边的血溢了好些。

肖易轩额间的青筋一点点跳动,冰冷地看向陆玺,“你,被封杀了。”

陆玺一直被打,并不知道眼前的肖易轩是什么身份。听到他说自己被封杀,挣扎着站起来,想要回嘴,却被他的经纪人惊慌失措的拉走了。

肖易轩幽深的眼睛如同寒冰地窖,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那样死死地盯着她。

那戾气过于吓人,整个剧组,都被他的气场震住,动也不敢动。

身后,传来沐鸢的声音,“阿轩,你,认识她?”

“不认识。”

原本看到一向不近人情的肖易轩救人,沐鸢心中是有担忧的。一句“不认识”让她像是吃了定心丸,笑逐颜开。

穆言欢眼里越来越涩,心底疼得难受。

也对,肖易轩本就不该认识她这种下贱的“野草”……

肖易轩走上前,将身上的西服外套甩在了她一旁,穆言欢接过西服的手停在半空中,心陡然一凉。

在他的心里,她的肮脏又多了一分。

可她又能说什么?一切都是真的,她是真的需要钱。

穆言欢甚至没有时间悲伤,挤出笑容到了李导跟前,“导演,替身演员的钱一般是什么时候结?”

她声音越来越小,好像这年头向人要钱真的是件特别下贱的事情。

李导神色一变,支支吾吾地说道:“这个事情你还是找场务问问吧?我只负责内容,结算的事情不该我管。”

“可是……”可是之前一般替身演员的钱都是导演在结算。

她到了嘴边的话,又笑了笑,准备找场务结算工资。只是说来也巧,四周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场务的影子。

就在这时,敞篷外的跑车后传出来一道男声,“也许从一开始我就应该好好教你规矩,也不至于让你视钱如命,什么下贱的事情都做。”

30

那声音太过熟悉,穆言欢扭头看去,对上了那双冰凉冰凉的眼睛。

她苦笑一声,心头一疼,有钱真好。

她就快死在片场了,肖易轩的一个不开心,便通知不让给她结算。那么这个钱,除了肖易轩,也没人敢发了。

但穆言欢需要这笔钱,咬着牙开口:“易轩,片场替身演员的钱都不给结算,传出去不好听吧?”

话音一落,他好像已经准备好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百元的新钞。

肖易轩残忍的笑着,修长的指尖将质钞滑进了她的领口,“不给钱是我们没理,但没演好,给多少,就是我们说了算。”

崭新崭新的钱在她的胸口划出了一道血痕,穆言欢七零八碎的衣服,和浑身遍布的淤青混在一起,狼狈极了。

她拳头捏得发白,将钱从胸口拿出,使劲地笑着:“我可以拍到你满意为止。但这点钱,不够。”

一字一句,传到肖易轩的耳里,他的薄唇颤动,猛地扼住了她的脖颈:“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一只最低贱的母狗?看了让人反胃。”

“是吗?那你最好给我结算了,我马上就滚。否则我可能还会让你更难受。”她的语气里带着笑,眼睛里却爬满了血丝。

只要有了这笔钱,撑过发片酬的日子,她就解脱了。她或许就可以做个人了,而不是低贱的狗。

她布满的血丝的眸子里坚定不移。

肖易轩越是看着那双眼,手就越是捏得发响,心底对这个女人最后一丝的希望,也消失殆尽。

“滚!”他狠狠地将一沓钱甩在了她的脸上,扬长而去。

鲜红的钞票散了一地,钱终于够了。

穆言欢不想哭,竭力笑着去捡地上的钱,脸上却笑得泪流满面。

直到兜里的手机铃声足足响了三分钟,她才回过神来,掏出了电话。

是她身上西服外套里,肖易轩的手机。

她捏着一把钱迟疑了片刻,看到是“艾佳医院”时,眉头挑了挑。

肖易轩的家人也在那个医院?

“先生,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将韩美玲女士需要的肾源拦下来了。”

韩美玲!

她母亲的名字!

为什么要将她母亲需要的肾源拦下来?

穆言欢拿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

她喉咙发紧,好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你,你刚刚说什么?”

艾佳医院,正是她母亲住的医院。

电话那段先是一阵沉默,然后传来一阵忙音。

穆言欢指尖掐出一道血痕,不敢相信地摇头,疯了一般地朝医院跑去。

一见医院,一直照顾她母亲的护士急冲冲地迎了上来,“穆小姐,你母亲,走了。”

“不……不可能!”

今早医院院长还信誓旦旦的和她说,立即将肾源自B市调过来,为她母亲安排手术的!

母亲还承诺她身体好起来,就要带她和弟弟一起去大海的……

“本来已经找到肾源,可又没了。然后令母撑不住就……”

30

护士的话在穆言欢回响,她心头疼得如同刀绞,“肖易轩,我恨你!”

说完,浑身的血沸腾了般难受,整个人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摇摇欲坠……

“嘀——嘀——”

穆言欢醒来的时候,是在病床上。

床畔,坐着的是小她两岁的弟弟穆成哲。

“姐。”穆成哲眼睛通红,见她醒来,他松了一口气。

穆言欢没有回话,只是双眼没有焦距的目视一切。

“姐,你要是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吧。”穆成哲扯了扯他的手腕。

“肖易轩,我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穆言欢的眸子越来越冷。

穆成哲惊住了,“妈妈的死,和肖易轩有关?”

虽然他从未亲眼见到过肖易轩,可这三年来,从穆言欢口中也没少听到肖易轩这个名字。

他也知道,三年前那个雨夜,穆言欢之所以会瘫在水渠里,都是肖易轩下的命令!

“阿哲,我会替妈妈报仇的。”

穆言欢抱住了一旁哭成泪人的穆成哲,暗自发誓。

门外,一男一女通过半开的门缝看到了里面的这一幕。

沐鸢感受着身边男人身上越来越低的气压,笑着开口:“阿轩,我们来的好像不是时候。穆小姐已经有男人的安慰了,并不需要我们。”

听到门外有声音,穆言欢扫了一眼门外,咬牙切齿,“肖易轩!”

穆成哲得知门外的男人就是肖易轩,他疾步上前,抬起手就给肖易轩一个拳头,“你这个杀人凶手!”

听见动静的穆言欢走了出来,发狠地盯着肖易轩,开口:“阿哲,住手!”

她和肖易轩的事情,她会让他血债血偿。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穆言欢没了母亲,更不想牵扯上最后的亲人。

穆成哲不懂地看着姐姐,但见她眼神坚决,也只是不甘心地回屋。

门外,穆言欢叫他阿哲的声音,在耳边回荡,肖易轩只觉格外刺耳。

他走上前,冷冷地笑着,“穆言欢,你还真是人尽可夫。昨天我没满足你,你就在剧场求着男人上你,就连在医院都想被男人……”

“啪——”

没等他说完,穆言欢狠狠扇了肖易轩一个耳光,猩红眸子里冷得渗人。

是他害死了她的母亲。

她攥紧了手,唇边发颤地说着,“肖易轩,如果你是为了当年何氏玉的事情来阻拦我母亲的肾源报复我。让我生不如死,痛不欲生。你成功了。但杀母之仇,我会让你血债血偿!”

肖易轩怔了怔:“你说什么?”

见她不语,他捏紧了穆言欢的下巴,“虽然我厌恶你至极,但我不喜欢别人给我乱扣黑锅。”

穆言欢冷笑,摸出了他兜里的手机,问道:“我亲耳听到你的电话,你又何必不承认!”

电话?

肖易轩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他张口就要解释。

穆言欢狠狠关上了门,她现在没有心情,听他说任何话。

门外,肖易轩瞥见她眼底的仇恨,心头发紧,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心里流失……

傍晚,她给肖易轩发了一条短信,“肖易轩,我给你一个最后解释的机会。帝都PUB,606包厢,新仇旧恨我们好好算。”

30

网上,疯传着她的负面新闻。

“陷害陆玺被封杀,结果自己却遭到报应,女主角被换成沐鸢姐!活该!”

“为钱不惜当裸替,怎么不去拍三级片?!”

……

穆言欢一条条看着,拳头捏得发白。

从前她有所顾忌,希望能够给母亲换来一条生路!

可母亲死了,肖易轩对她的种种羞辱玩弄,她再也不会忍气吞声。

径直去了约定的地方,一推开门,她便怔住了,“陆玺?怎么是你?”

陆玺得意一笑:“当然是我了,不是我,你以为是谁?肖易轩吗?”

他从沙发上起身,表情邪气又带着一丝狰狞。

陆玺一步一步靠近穆言欢,一直到她无路可退,被堵在墙角时,他骤然俯下身,在她耳边说道:“因为,叫我在这包间等你的,正是肖、易、轩!”

穆言欢怔在原地,如同万箭穿心。

她可真是蠢啊,居然还对他抱有一丝希冀,还想要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等她到了,毁了她,你就可以重新回到娱乐圈,得到你想要的一切。”陆玺拿出手机,点了一段录音。

穆言欢涨红的眼睛生疼,她死死地掐着手心,让自己振作。

可心头的恨就像一把铁锤,将她的心脏锤得稀烂。

她爱了十八年的男人,她放在心尖上的男人,杀死了她的母亲,现在还要毁了她。

十八年了,肖易轩从来没有隐藏过对她的厌恶,鄙夷,不屑……

可她还是不知死活的,下贱的不肯死心!

那一刻,穆言欢只觉头晕耳鸣。

就连眼前的陆玺,也都变得模糊。

陆玺见状,立即搂住了穆言欢的腰肢,将她压在了身下。

“虽然不知道肖易轩为什么帮了你,又要毁了你。但既然是他命令的,我必须要做,不是吗?”

男人的手,放肆的在她的身上游走。

穆言欢十分恶心,她用力的推搡着陆玺,但却没有任何作用。反倒引起了陆玺的反应。

“那天如果不是肖易轩突然出现,老子在片场就上了你!”

“呸!”穆言欢吐了陆玺一脸口水。

陆玺闭上眼,脸色由青变红。

再次睁开眼,只见他一个用力,将穆言欢狠狠地摔在沙发上。

穆言欢头摔倒了沙发扶手上,痛的她根本坐不起来!

“嘶啦”一声,当她身上的衣服被陆玺掀开,暴露在空气中时,穆言欢的眼前不禁就回想起了三日前的场景。

那日,她也是这样被陆玺这样的欺负。

就在她绝望的时候,肖易轩从天而降。

可是这一次,她忽然有一种直觉。

她再也等不来那个爱她的肖易轩,也等不来,那个仇人肖易轩了……

30

“姐姐!”

千钧一发,穆成哲冲进包间,拿着匕首,慌乱的朝陆玺插去。

他毕竟年纪小,拿着违禁刀具,手都在抖。

陆玺躲避不及,被刺中了大腿,顿时鲜血直流。

“姐!你不是答应过我,妈走后,我们姐弟相依为命的吗?你为什么要瞒着我来报仇?”

“成哲……”穆言欢一见到穆成哲,恐惧紧张等等情绪得以释放,她扑进穆成哲的怀里,大声痛苦。

陆玺趁着两人在攀谈,拔出匕首,眼里闪过一丝光亮。

只要毁了穆言欢,他陆玺还能再回到娱乐圈!

“穆言欢!你去死吧!”

穆成哲眼疾手快,陆玺却特意偏了手,一个转身,把匕首插进了他的胸膛。

“姐,”穆成哲失笑:“好像,我要食言了……”

话落,穆成哲的身体,缓缓从穆言欢的手中滑落。

“成哲——”

穆言欢脸色煞白,不知所措的看着穆成哲。

警察及时出现,快速捉拿了陆玺。

但匕首不偏不倚,插入了心脏,穆成哲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就没了生命体征。

母亲去世了,就连弟弟,也为了救她死了……

她穆言欢,什么都没有了。

机场。

当飞机冲上云霄,十八年的一幕幕在脑中回荡,她双手捂着脑门,缓缓闭上了眼睛。

这个国度,再无留恋了……

帝宇集团。

坐在会议室里的肖易轩右眼跳的很厉害,心也时不时的抽痛着。

听着那些枯燥数字汇报,肖易轩突然叫停。

一时间,偌大的会议室几十号人,全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出声。

“总裁,不好了!穆小姐出事了!”

“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肖易轩没有察觉到,他在问这句话时,语气竟然带着一丝害怕。

李导被叫了进来,看着会议室里几十号的人,他欲言又止。肖易轩大手一挥,偌大的会议室,瞬间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李导在人都散去以后,突然跪在了肖易轩的面前。

“肖总!是我对不起你!我……”

肖易轩立即拽着李导的衣襟,眼眸满是怒火:“直接说穆言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被肖易轩这么一吼,李导也不敢再耽误,直奔主题,快速的说着。

“可沐鸢和陆玺联手,害死了她的母亲。她一直以为是您……”她的话还没说完,肖易轩想起那天在院门口穆言欢的话,额前的青筋一根根跳动。

他一路飞驰开向酒店,踹开酒店房门,诺大的包间一滩鲜红鲜红的血……里面已经没有人了。

“给我查,到底发生了什么?言欢现在在哪里?”他低吼着拨通了电话。

那边断断续续传来声音,“穆小姐的母亲一直病重,为了给母亲治病,她拼命赚钱。现在母亲死了,穆小姐的弟弟为了救她也死了。她心灰意冷之下出国了。”

“碰!”

话音刚落,肖易轩一拳狠狠砸在了墙上,悔不当初。

原来一直以为是他误会了,肖易轩一直觉得穆言欢喜欢钱,为了钱不择手段。可是现在想想倘若她真的偷了何氏玉,怎么会至于连手术费都付不起。

“对不起,言欢!”他的眼前一遍遍浮现穆言欢的脸庞,“对不起……”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你是我最容易的欢喜-主人公叫穆言欢肖易轩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