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亲爱的,别放手-主人公叫陈夕谣谢胤楠的小说免费阅读

亲爱的,别放手

小说:亲爱的,别放手

作者:紫露凝香

主角:陈夕谣谢胤楠

类型:总裁

简介:陈夕谣以为,谢胤楠会来找她的理由只有一个,无非是解决他的某些需要。她依然不顾一切的爱着他,却被同样喜欢谢胤楠的恶毒千金嫉恨报复,将她伤得体无完肤不说,还让谢胤楠对陈夕谣失去了兴趣。误会她的是他,恨她的是他,怪她的怨她的都是他。可最后,说爱她的,也是他。

亲爱的,别放手免费阅读 第1章 她回来了

盛夏的傍晚,天空彩霞密布。

别墅里,陈夕谣将最后一道菜端上桌便听到开门的声音,她兴冲冲地回过头。

“胤楠,你回……”

话没说完,便被那张阴沉的脸逼了回去。

陈夕谣顿时笑容扭曲,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到了他。

难得见谢胤楠回来一次,估计他也记得今天什么日子。

帮他脱下外套,陈夕谣讨好道:“我做了你喜欢吃的,想着今天你能回来…”

谢胤楠一把躲过外套,厌恶地扫向她,“陈夕谣,这次你又耍什么把戏?”

“今天是我们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啊,六月十二号,当初爷爷给……”

没等她说完,谢胤楠唇角的笑意刺骨,“庆祝?别妄想了!既然两年前你对诗诗做出那种事情,就该想到自己会有今天。我谢胤楠,这辈子,都看不上你这种下贱女人。”

“我没有!”陈夕谣连连摇头,泪水控制不住的流下来。

谢胤楠狭长的眸子微眯,狠狠掐着她的脖子:“为什么事到如今你还能说出这种话?当时诗诗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你竟然能如此恶毒地让这么多人去欺辱她!陈夕谣,去死的人应该是你!”

“胤楠,我该怎么做,你才可以相信我?”

谢胤楠捡起地上的西装,残忍的冷笑,“你什么都不用做。因为诗诗要回来了。如果你再敢耍什么手段,我会让你血债血偿!”

陈夕谣的心一颤,郑诗诗回来了。她缓缓低下头,也不管手上的流血的伤口,紧紧攥紧拳头,用力抱住了跟前的孩子,“胤楠,我想要个孩子。”

谢胤南身子一僵,小腹处涌起一阵不受控制的躁动,他冷硬的脸上青筋暴起,“你给我下药了?撒手!”

“胤楠,我只是想让你尽作为丈夫的义务。”陈夕谣紧紧地抱住了男人的身子,不肯撒手。

“你就这样想被我上?”

感受到谢胤南炙热的呼吸,陈夕谣忍不住慌了,她终究还是害怕,身子刚想跑便被燥热的大手擒住,“既然你这么贱,那我就成全你!”

嘶——

碎花长裙被撕开,私处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激的陈夕谣打了个寒颤。

雨点般的吻落下来,陈夕谣被吻的手脚无力。某处被撩拨的酥痒难耐,她不由呻吟出声。

谢胤楠动作一顿,冷笑着贴在她耳后说道:“你倒是舒服?”

来不及回答,胸前一阵生疼,陈夕谣顿时清醒过来。

谢胤楠在咬她!

“不要,我错了,啊!”陈夕谣越求饶,谢胤楠越兴奋,没多久陈夕谣身上便被种了无数草莓。

“咔嚓”一声巨响,屋里忽然陷入一片黑暗。

陈夕谣本能的挣脱开谢胤楠,她怕黑,更怕打雷。

她凭着记忆往楼上跑,脚下一空,又被拉于那个让人恐惧的怀抱。

30

谢胤楠不带任何感情的进入,疼的陈夕谣身子打颤,这不是她想要的。

“放开我!”泪水在陈夕谣的眼睛里打转,下身却有种受虐的快感。

羞耻心不断胀大,陈夕谣爱他,但不是他泄欲的工具。

“装什么清纯,这不是你想要的吗?”谢胤楠带着粗气,纵身一顶,满意地听到陈夕谣喊疼。

“陈夕谣,你知道吗?”谢胤楠的动作忽然慢下来,他一字一句的在陈夕谣身上厮磨着,不是温情而是为之后的施虐做准备,“当初你找人伤害诗诗的时候,她比你现在更疼。”

暴雨打的窗玻璃啪啪作响,陈夕谣心疼如绞。

她十岁那年,随父亲到陆家做司机。

那时她胆子很小,对未来既期待又害怕,刚进门就见一个少年如风一般的抱着篮球冲了出去,却不小心撞到了她。

他停下来朝她道歉,俊逸不凡的眉目间染着笑意。

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像一束光扎根在了她的心里。

十四岁开始,郑诗诗在她面前宣布自己喜欢谢胤南,命令她替她写情书。她答应下来,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写,每一句都是她的心里话。

但是心里她又在悄悄期盼,谢胤南能不能不要答应郑诗诗。

直到她二十一岁那年,她父亲为救陆老爷子付出了生命,却为她求得一个嫁给谢胤南的机会。

婚礼前,谢胤南求她放弃婚礼,表示他喜欢郑诗诗。

她拒绝了,不只因为她喜欢他,也因为她知道郑诗诗配不上他。

她以为总有一天他能够看清楚郑诗诗的真面目,回过头来看看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谁知道到最后自己在他心里,依旧连郑诗诗的一根头发都不如……

次日,念念私房菜馆。

“好不容易你回来了,我特意选了我最喜欢的菜馆为你接风。”谢胤南为邓诗诗满上酒,卓尔不凡的男人笑的一脸宠溺。

“我去趟洗手间,你等我一下好不好?”一片衣角从谢胤南身后掠过,邓诗诗笑着对谢胤南道歉,转身朝着洗手间走去。

镜子里,陈夕谣怔愣的看着嘲讽笑着的女人,顿时有些慌乱。

“特意拜托谢胤南来这里,结果他却从来不知道这家菜馆是你为他开的。”邓诗诗上前一步走到陈夕谣面前,抬手扣上她的下巴。

“这么多年了,你陈夕谣依旧是一条从阴沟爬出来的蛆虫得不到他半点垂眼,我都在为你可怜啊。”

“你说,要是他知道这菜馆是你开的,会不会恶心的吐出来?”邓诗诗看着陈夕谣发抖的身体,不屑地放开了她。

“他喜欢我做的菜。”陈夕谣抿了抿唇,一字一句的对着邓诗诗坚定地说道。

下一秒,邓诗诗就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在了陈夕谣的脸上:“凭你,也配得到他的喜欢吗?”

她眼神轻蔑,看着陈夕谣的样子宛如一条狼狈的狗,却没想到向来懦弱的陈夕谣,一个巴掌朝她甩了过来。

“郑诗诗,我不再是那个任由你随便欺负的丫头了。”

陈夕谣的手还在抖,目光却分外坚定勇敢:“现在我是合法的谢太太,当年你背叛他却让我给你背黑锅,你敢让他知道吗?”

30

“陈夕谣,你居然给打我!”郑诗诗捂脸尖叫,看着陈夕谣的目光充满了不敢置信。

陈夕谣垂眸,转身便要离开,却突然被一股大力撕扯,原本还面目扭曲的邓诗诗此时竟楚楚可怜的落下泪来。

“夕谣,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有哪里对不起你啊,你为什么要害我,还抢走了我的之南哥哥……”

陈夕谣挣扎着想从郑诗诗手里扯出自己的胳膊,却无论如何都扯不开。

她看惯了邓诗诗的伪装,此时竟觉得有些好笑:“邓诗诗,这里是女厕,你就算演戏也没人看。”

她说完用力一甩手,郑诗诗一个不稳摔倒在了地板上,泪珠成串落了下来:“我没有演戏,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谢胤南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迅速的将郑诗诗从地上扶了起来:“陈夕谣,是不是没有人你就要杀了诗诗,你怎么就这么恶毒!”

陈夕谣看着他以保护者的姿态将郑诗诗护在身后,上前一步开口想要解释,谢胤南却伸手便朝着她的脸上扇了过来:“你还想要对诗诗做什么!”

心被刺的生痛,陈夕谣仰着头倔强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眼泪险些就要憋不住。

然而巴掌却并没有落在她的脸上,门外走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转瞬,一个坚实的怀抱将陈夕谣稳稳揽住,谢东伸手给她顺好凌乱的碎发,转身朝着谢胤南满脸的不认同:“夕谣才是你的妻子,你过分了。”

谢胤南和谢东是发小,两家在昆市也都是地位相当的豪门旺族。

两个男人针锋相对,一旁的郑诗诗却暗自咬牙切齿起来。陈夕谣到底有什么本事,夺了谢胤南还不够,居然还能得到谢东的另眼相看。

指甲陷进皮肉里,郑诗诗心中嫉妒的要死,脸上却越发凄楚可怜:“谢东,你既然喜欢夕谣为什么不娶了她,我和胤南才是两情相悦,你让夕谣成全我们好不好?”

她娇弱的样子向来惹人爱,然而谢东却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仿佛在看什么不入流的东西。

“我就是喜欢陈夕谣,你赶快让谢胤南与陈夕谣离婚我就立刻娶了她,我可绝不会像某些人娶了人家又不珍惜,还和不干不净的女人搞三搞四。”

郑诗诗的脸顿时就白了下来,手足无措的的看向身边的谢胤南:“胤南我没有,我只喜欢你一个人啊!”

“谢东,你说谁是不干不净的女人!”谢胤南的脸沉了下来,看着旁边郑诗诗一副难过欲绝的样子,怒火中烧一拳朝着谢东挥了过去。

谢东的脸顿时就肿了起来,看着面前的谢胤南眼中带着十足的挑衅:“为了这么不要脸的女人而伤害夕谣,你眼光可真差劲!”

“你再说一遍!陈夕谣是怎么勾引到你的,让你连我这个兄弟也不要了!”谢胤南不顾郑诗诗的阻拦,再一次朝着谢东挥起了拳头。

“谢东!”陈夕谣扑了上去,挡在了谢东的面前,心疼的看着谢东脸上的伤口:“谢胤南,你疯了吗!”

30

看着扑在谢东身上,一脸担心的看着谢东的陈夕谣,谢胤南心中的怒火瞬间烧断了理智的弦。

“陈夕谣,你还记不记得你是谁老婆,你居然在我的面前护着别的男人!”谢胤南看着陈夕谣搭在谢东肩上的那只手,目光几乎要把谢东戳穿。

大步上前,谢胤南一把将陈夕谣拉进自己的怀里:“你最好清楚,你该关心的是我才对!”

“谢胤南,你放开她,你有什么资格碰她!”谢东看着陈夕谣孱弱无助的样子,指着谢胤南的鼻子骂道。

“我没有资格,难道你有?”谢胤南怎么都没想到,多年的兄弟居然觊觎自己的老婆,扣住陈夕谣的下巴,粗暴强横的吻当着谢东的面印在了陈夕谣的唇上。

下一秒便听见布料撕裂的声音,陈夕谣光洁的皮肤赤裸的暴露在几人面前,昨夜还没消的青紫痕迹让人触目惊心。

谢胤南的眼中燃着火和欲,在她身上肆虐。

陈夕谣的眼睛瞪大,伸手用力想要推开谢胤南却怎么都推不开,只能慌乱用胳膊挡住自己胸前的风景,而眼中的泪终于落了下来。

他明明不爱她,却依旧当她是他的所属物,是他身为雄性争风吃醋的工具。她从来,没有得到他半点尊重。

“谢胤南,你不配碰她!”谢东看着陈夕谣脸上屈辱的表情,咆哮一声挥拳打了过去。

“不要!”郑诗诗却在此时冲了上来挡在了谢胤南前面,当即就被谢东打倒在地。

“诗诗!”谢胤南松开钳制陈夕谣的手,上前一把抱起郑诗诗,脑子也顿时清醒了过来。

他到底在干什么,竟然为了和谢东争夺陈夕谣这个毒妇,害得诗诗为他受伤!

怀里的郑诗诗疼的几乎说不出话来,谢胤南心疼的要死,抱着郑诗诗一路狂奔而去,在转角却突然停了下来,看着谢东和陈夕谣的目光充满了失望和恨意。

“要是诗诗有什么闪失,我一定让你们这对狗男女百倍偿还!”说完,他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去。

陈夕谣站在原地,只觉得全身发冷,心底涌上来的疲惫感让她快要支撑不住。她是她明媒正娶的妻子,他却在她面前抱着情人就这么走了。

一件西装突然轻轻地披在了她的身上,谢东绕到她的面前,小心翼翼的为她拉紧了领口:“夕谣,刚刚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会对你很好。”

他看着她的样子宛如珍宝,陈夕谣迟疑片刻,抬头朝他温柔的笑:“你不是要和大明星季菲定婚了吗?我很喜欢季菲,你能不能给她要签名?”

她心想她又怎么能配得上谢东呢,这样好的男人不该因为她耽误大好人生。

谢东看陈夕谣躲避他的目光,终于下定了决心沉声问道:“夕谣,你知道我为什么捧季菲吗?”

30

“因为季菲长得很像你。”谢东的话宛如惊雷一般,让陈夕谣震惊的抬起头来。

谢东却含笑的看着陈夕谣:“季菲的眼睛像你,通透又纯洁,所以我才想护她在圈里走一程。”

然而季菲再好,也终究不是陈夕谣,眼前才是他真正想保护的人。

但陈夕谣这么多年来心里却只有谢胤南。谢东想到这,嘴角不由得染上了一丝苦涩。

“我怎么能跟大明星比啊,我和季菲比应该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才对!”陈夕谣夸张地对着谢东告饶:“你可真是太抬举我了!”

她假装听不懂,只拿谢东还当朋友相处,这样谢东即使失落一时,也不至于像她一样要一直承受爱而不得的苦。

谢东的身边人,就算不是季菲,那也会是别人,反正不该是她陈夕谣。

然而谢东哪里还能让她这么装傻,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陈夕谣不知道因为谢胤南受了多少苦。

他想起陈夕谣身上青紫的痕迹,眼中阴沉,这是他想要如珠如宝般对待的女孩啊。

一把将陈夕谣拉进怀里,谢东下巴轻轻抵上了她的额头:“陈夕谣,我喜欢你和你喜欢谢胤南一样久,如果谢胤南爱你,珍惜你,那我绝不会说出来这些打扰你。”

“可是夕谣,你过得不好。”谢东眸子里充满了疼惜,如果陈夕谣能够给他一个机会,他绝对不会像谢胤南一样,让她受半点苦。

他拉着陈夕谣的手去摸他的胸膛,靠近心脏的位置:“这里只装了你一个人,我能给你谢胤南这辈子无法给你的全部的爱。”

说着,他决绝的低下头,滚烫的吻在陈夕谣唇上印了下去。他的呼吸带着几分粗重,看着陈夕谣的眼神如同着迷,几乎要将陈夕谣灼伤。

陈夕谣被吓得一把推开他,猛地往后退了几步,看着他的目光充满了慌乱:“对不起谢东,我实在没办法再去爱任何一个人。”

她说完转身就跑,身后的谢东看着她的身影,将手插进头发里,痛苦的蹲了下去。

他想不明白,谢胤南对她那么坏,哪里值得她情根深种。他谢东又有哪里比不过谢胤南那个混球啊!

夜晚的月光带着几分寂寥,陈夕谣在黑暗里坐了许久。

现在的谢胤南应该在医院里照顾郑诗诗,郑诗诗为他受伤,他心中一定会更加怜惜吧。

陈夕谣起身从酒柜里抱出几瓶酒来,喝醉了的话,大概就不会再去想谢胤南还会不会回来,也不会去想他在郑诗诗面前是如何的嘘寒问暖,温柔体贴了。

酒杯倒满又续,陈夕谣趴在家里的吧台上,只觉得这个空旷的屋子里没有半点生气。

谢胤南大概再也不会回来了吧。

这个被称为家的地方没有他,又怎么能算是一个家呢?陈夕谣苦笑着擦了擦眼角的泪,将一杯酒灌进了嘴里。

或许醉了,心就不会痛了……

她不知道喝了多久,直到十二点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30

陈夕谣半眯着眼睛滑开了手机屏幕,微信窗口显示着郑诗诗的名字,陈夕谣点开看,是一张郑诗诗和谢胤南的自拍。

照片里谢胤南满眼宠溺地看着身边的郑诗诗,而郑诗诗一脸娇俏小鸟依人的靠在谢胤南的怀里。

她的老公,却从来只对别的女人这么宠溺。

陈夕谣一时间心如刀割,拿起手机想要回复郑诗诗,却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威胁这个女人。毕竟谢胤南心里,从来都没有自己。而郑诗诗,却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

“陈夕谣,你老公今晚是我的,以后都是我的。”陈夕谣还在发愣,郑诗诗的挑衅却紧接着发了过来,陈夕谣顿时气得浑身发抖,一挥手把手机扔了出去。

为什么要让自己从醉里醒过来,哪怕能有一晚的美梦,她都甘之如饴。

陈夕谣不知道又在黑暗里坐了多久,想起刚刚屏幕上显示的时间,突然坐直了身体。所以现在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谢胤南现在还和郑诗诗在一起吗?

自己的老公和与别的女人深夜孤处一室,一想到这一点,陈夕谣痛苦的心脏都在抽搐,她突然站了起来,在地上摸索着想要找回自己的手机。

她在黑暗的房间里跌跌撞撞,却怎么都找不到,又慌忙去打开客厅的灯,半路被茶几绊了一跤,疼的她“嘶”了一口气。

“啪!”灯光亮的刺眼,陈夕谣握着手中的手机却如获珍宝,松了力气坐在地上拨通了谢胤南的号码,然而一遍一遍,却始终无人接听。

手机后盖上全是她手心的冷汗,陈夕谣苦笑,笑自己的狼狈,也笑谢胤南的狠心。

可是谢胤南绝对不能和郑诗诗在一起,陈夕谣咬了咬牙,在手机上打出了离婚两个字,给谢胤南发送了过去。

他避而不见,那她想让他回家,只有这一个办法。

果然,五秒内铃声疯狂的响起,陈夕谣才刚刚接通,谢胤南暴怒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陈夕谣,你居然想跟我离婚,你就这么着急和你的奸夫双栖双飞吗?”

陈夕谣听着他厌恶的语气,抿了抿唇,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声音不再颤抖:“谢胤南,你要是想要离婚就立刻回来,我成全你。”

电话被挂断,谢胤南仰头灌下一杯红酒,冷笑出声。

“胤南,你不开心吗?”郑诗诗把头靠在他胸前,无辜的看着谢胤南的神情,抬头朝着谢胤南亲去。

谢胤南的身体顿时燥热了起来,两唇相接的刹那,谢胤南却如同触电一般将她推开,站起来退后了几步。

看着眼前郑诗诗不解的咬着唇,谢胤南狠狠的揉了揉眉心:“诗诗,医生说你有轻微脑震荡,你需要休息。”

郑诗诗有些委屈,上前一步就要撒娇。然而谢胤南却闭了闭眼,推开她如同逃离一般的冲了出去。

他身后,郑诗诗看着那杯加了料的红酒,脸上闪过了一丝不甘。

而小区门外谢胤南坐在车里,想起的却不是郑诗诗美艳的唇瓣,而是陈夕谣刚刚委屈压抑的哭泣。

他狠狠的踩了一下油门,朝着家的方向而去。

30

枫林别墅。

谢胤南一打开门,就看到了满地的空酒罐子。他微微皱眉,却看见趴在吧台上的女人眼睛发亮,摇摇晃晃的朝他扑了过来。

“老公,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陈夕谣娇憨的嘟着唇,钻进了谢胤南的怀里。谢胤南身体身体发僵,猛地推开她,陈夕谣却笑嘻嘻的又黏了上来。

“我等了你好久啊……”陈夕谣一次次被谢胤南推开,脸上带着失落。谢胤南冷若冰霜,转身打算离去。

“你不要走!”陈夕谣突然上前死死的抱住他,娇嫩的脸抵在他的胸膛上微微摩挲,不愿放弃这难得能与他独处的机会。

醉酒后的女人脸上娇艳欲滴,唇瓣更是如桃花一般粉嫩。谢胤南心中升起了一股燥火,突然抬起她的头凶狠的吻了上去。

“我看今天要是不惩罚你,都对不起你这副作贱的姿态!”谢胤南冷笑一声,看着女人攀附在他身上动情的样子,撕开了她的外衫。

狠狠一撞,谢胤南在陈夕谣身体里挺动了起来,陈夕谣嘤咛着咬住自己的手指,一次一次的将自己送了上去。

一夜沉沦。

次日,偌大的双人床上,一对璧人相拥而眠。

陈夕谣抬了抬酸软的手指,看着面前男人俊美无俦的面容,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敢置信。

自己居然能够和谢胤南睡在同一张床上,醒来一早还能躺在他的怀里,这是她这么多年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轻手轻脚的爬起来,陈夕谣走进厨房里,打算亲手给谢胤南做早餐。

陈夕谣心想郑诗诗又怎么样,她的老公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家,选择了把她抱在床上,做最亲密的事情。

从知道自己可以嫁给谢胤南的那一天起,她就幻想过无数次,谢胤南能够回心转意看到自己的好。

到时候她会每天像所有的小妻子一样给他准备早饭,为他挑选好合适的西装,甚至踮起脚为他打领带。

而现在她觉得,这些幻想说不定真的可以实现。陈夕谣将精致的早餐装进盘里,朝着卧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你说诗诗现在正在抢救,到底是怎么回事!等我马上过去!”刚到卧室门口,陈夕谣就听见谢胤南的怒吼,她有些迟疑的站在了原地。

谢胤南很快就像风一样的冲了出来,看见站在一旁的陈夕谣他突然停住了脚步,眸中闪着怒火哑着嗓子问道:“陈夕谣,诗诗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你居然害得她自杀!”

“我没有……”陈夕谣摇头无力的解释道,却想起了什么突然睁大了眼睛。

谢胤南看着她这副样子,狠狠的将她手中的早餐打翻,拎着她的领子质问道:“那你倒是告诉我,你究竟给诗诗发了什么照片!”

30

“我只是给她发了一张我和你的自拍照而已,她昨晚也给我发了……”陈夕谣声音颤抖,泪珠在眼眶里滚动。

“啪!”谢胤南毫不留情的甩手给了她一巴掌:“陈夕谣,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诗诗她本来身体就不好,这次她出了事情我一定让你偿命!”

“胤南,你相信我郑诗诗她压根不舍得去死,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博取你的同情,,让你离开我。”

陈夕谣捂着脸不停的摇头,却换来谢胤南的鄙夷:“让我离开你?”

谢胤南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除了那张可笑的结婚证书,我从来都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你有什么资格自作多情!”

谢胤南看着陈夕谣的目光宛如看着一坨恶心的垃圾:“你最好盼着诗诗没事,否则你知道后果!”

话落,谢胤南转身离去。他身后,陈夕谣蹲着收拾起地上洒落的早餐,抖着肩膀隐忍的哭了出来。

医院病房外,陈夕谣目不转睛的看着谢胤南的背影,难过的咬了咬唇。

谢胤南已经不眠不休的在医院守了郑诗诗整整三天,她去找医生打听郑诗诗的状况,说是已经脱离了危险,可郑诗诗却始终没有醒过来。

一个贵妇模样的女人站在谢胤南身前,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一前一后朝门外走来。

陈夕谣下意识的藏好自己,又偷偷探出耳朵去听:“诗诗一直都有抑郁症你不知道吗?今天早上她收到照片以后一直在重复说你嫌她脏,你就是这么糟蹋她的吗?”

郑母说着开始抹泪:“我们诗诗好歹也是个千金小姐,却被你身边的丫头毁了名节!到头来你不仅不娶她还娶了那个恶毒的丫头,这就是你说的负责!”

“对不起伯母,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好好对诗诗。”向来高傲的男人低三下四的道歉,陈夕谣眼睛被刺痛,躲在门后狠狠的掐住了自己的手心。

“伯母放心,我一定会尽快离婚娶诗诗,绝不让她再受半点委屈。”然而紧接着陈夕谣却听到谢胤南保证道:“我会给诗诗一个幸福的家!”

家?陈夕谣几乎快要呼吸不动,他要给郑诗诗一个家,那她的家又在哪里?

脑中已是一片空白,陈夕谣再也管不了那么多,闪身便冲了出来:“我从来没设计过郑诗诗,是郑诗诗自己一边和谢胤南交往,一边和其他男人暧昧不清。”

看着面前郑母错愕的样子,陈夕谣拳头攥紧,冲进病房指着郑诗诗喊道:“你明明知道是她勾三搭四,是她配不上谢胤南,凭什么这样一个无耻的女人还要来破坏我的婚姻!”

“你疯了吗?居然也敢来这里胡说八道!”郑母上前一把拉住陈夕谣的胳膊,朝着谢胤南喊道:“你还不让她赶紧离开!”

谢胤南回神,上前就要拉她,陈夕谣却甩开谢胤南的手来到郑诗诗床前:“郑诗诗,你别装了!你有本事就起来跟我对峙!”

“陈夕谣!跟我出去!”谢胤南伸手拽住陈夕谣的肩膀将她拉开,生怕她对郑诗诗作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陈夕谣被拖着往门外走,眼见着她就要被拖开,她突然一把推开谢胤南,扯着郑诗诗的输液针狠狠一拔,那一瞬间她看见郑诗诗微微皱起了眉。

?

?

30

“诗诗!”郑母见郑诗诗输液针被拔掉,上前一把把陈夕谣推开:“你做什么!你这个贱女人害诗诗害得还不够吗?”

陈夕谣被推得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站稳,谢胤南却面沉如水的站在了她的面前,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陈夕谣,你还没有闹够吗?”

谢胤南觉得脸都丢尽了,他刚刚才保证了要好好照顾诗诗,结果陈夕谣就立马干出了这种事!

“谢胤南,我刚刚看见郑诗诗在冲我得意的笑,你不要被她骗了好不好?”陈夕谣看着面前男人愠怒的脸,不顾脸上的伤上前拽住他的袖子恳求道。

郑诗诗分明就已经醒了,甚至刚刚还对着她挑衅!

“你在胡说什么!诗诗现在还没有醒,你是不是很希望她这辈子都不要醒!”谢胤南既心疼又恼怒,上前一步用力的摁住了陈夕谣的肩膀,不容置疑的将她推了出去。

“我不要走!”陈夕谣挣扎,却听谢胤南在她耳边说道:“你不要回家吗?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

陈夕谣震惊的抬头,他还愿意和她一起回家吗?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摁进了车里。

两人一路回到家中,谢胤南径直甩开陈夕谣上楼,很快就拿了一份文件摔到了陈夕谣面前:“把它给签了,我还要回去照顾诗诗。”

陈夕谣看着眼前的离婚协议书,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原来你早就打算好跟我离婚了……”

怪不得,他跟郑母保证的那么干脆。

“谢老爷子当年说让你娶我,你怎么能就这么轻易违背承诺……”陈夕谣喃喃道,用力的摇了摇头:“我不签,我死都不会同意离婚的!”

她说着转身就朝门外跑去,然而还没等她跑出门外就被一股大力拽了回来:“签不签可由不得你!你签了我会给你一笔钱保证你下辈子衣食无忧,也算不违背对爷爷的承诺!”

他说着就把陈夕谣禁锢在了前,将她的手指死死的摁进了红泥里,压在了纸上。

红色的指印在白纸上极为清晰,陈夕谣被谢胤南松开,终于崩溃的大哭了出来:“我从来求得都不是你的钱,我喜欢的只是你……”

“胤南,和郑诗诗在一起你会后悔的……”陈夕谣哀求的看着面前的谢胤南。

而面前的男人却连眼神都懒得给她,只是满意的看着面前的离婚协议:“陈夕谣,我这辈子最有成就的事情就是跟你离婚!”

终于,他可以和自己心爱的诗诗在一起。

就在这时,谢胤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郑诗诗刚刚已经醒了过来。

谢胤南眼中染上了一丝喜悦,哪里还顾得上再和陈夕谣纠缠:“离婚证办好了我会寄给你,谢东既然喜欢你,你离婚了他也正好如愿接手。”

也算是他谢胤南,成全了自己曾经的兄弟。

谢胤南说完这话,不顾陈夕谣的阻拦,转身绝情的离去。陈夕谣看着他决绝的背影,泣不成声。

她发现最难的原来不是她爱谢胤南而他不爱她,而是要让她离开谢胤南。

她的心,太痛了。

30

手指狠狠陷进掌心里,陈夕谣告诉自己,不要追出去。谢胤南不要她,她又何苦失去最后的体面。

可是心底哪怕再清楚这个道理,陈夕谣还是不知不觉提起了脚步:“谢胤南,你不要走,我不准你走!”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陈夕谣挡住谢胤南的车门,拼命地搂住了他的腰。谢胤南伸手去掰开她的手,却无论如何都掰不开。

“陈夕谣,我最恶心的就是你像牛皮糖一样粘着我,你怎么就是不懂我到底有多么烦你!”谢胤南怒极,用力捏住陈夕谣手腕,陈夕谣吃痛被他强行拉开,眼睁睁的看着他坐进了车里。?

“不要走,求求你不要抛下我……”

陈夕谣哭着追在车后,奋力的想要追上他,又像是想要追上失去的爱情。

雨滴渐渐大了起来,落在了陈夕谣的脸上和身上,分不清是雨还是泪滴,陈夕谣不知怎么被一块石头绊住,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手上和腿上沾满了血迹。

谢胤南从后视镜里看到,心陡然刺痛,刹住了车。

陈夕谣抬头,眼中的希望还没来的及燃起,却见谢胤南的车再一次发动,抛弃她扬长而去。

陈夕谣不知道怎么回到了家,手上和腿上的伤已经不再流血,她将自己摔倒在床上,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那夜,陈夕谣做噩梦,梦到郑诗诗搂着谢胤南走进火场,发生爆炸,谢胤南在她眼前被炸得粉碎。

她惊醒,再一次痛哭出声:“胤南,郑诗诗她一定会毁了你……”

陈夕谣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月,这天她打开朋友圈,却见几分钟前郑诗诗刚晒出的婚礼请帖。

喜庆的颜色分外扎眼,而郑诗诗更是直接秀了谢胤南买给她的大钻戒,甜蜜和宠溺昭示无疑。而当年恭喜她嫁给谢胤南的那些人,此时也纷纷对着郑诗诗说着同样的话。

“陈夕谣哪里能配得上他,我看诗诗和胤南才是一对金童玉女!”甚至当年共同的朋友,都在肆意踩踏她的尊严,用最恶毒的语言对她展开攻击。

在他们眼里,陈夕谣不过是谢家一条家狗,而郑诗诗却是真正的公主,等着谢胤南的迎娶。

原来所有人都觉得她配不上谢胤南吗?

陈夕谣痛苦的闭了闭眼退出了朋友圈,不再看手机。她从柜子上翻出几个笔记本,一页一页翻着,那里面都是她爱谢胤南的回忆。

念念私房菜整整一个月没有营业。

陈夕谣沉湎于悼念这些年求而不得的爱恋,这饭馆本来就是她为谢胤南而开的,如今谢胤南都离开她了,那这家饭馆也再没有了任何意义。

陈夕谣给助理小鱼放了假,只告诉她自己归期不定,但她心里知道,这饭馆可能再也不会有开放的一天了。

然而这天小鱼却给陈夕谣打了电话过来,陈夕谣将笔记本妥帖的放在一旁,犹豫了许久还是接通了电话。

那边的小鱼有几分焦急:“夕谣姐,有个重要的人订了餐,请你明天晚上无论如何要开门营业。”

陈夕谣的眉头皱了起来。

30

“夕谣姐,念念私房菜已经一个月没营业了,你难道打算关掉它吗?”小鱼语气有几分难过:“除了那个人,还有很多人都很喜欢你做的菜啊……”

陈夕谣抓紧了手机,看着手边的笔记本沉默了下来。她为谢胤南而活,已经十多年了,如今谢胤南要她放过他,或许她也应该放过自己了。

哪怕只是试一试。

“好,你告诉客人我明天会准时营业,既然我没死,日子总要过下去。”陈夕谣话落,便听见电话对面小鱼欢呼的声音,她不由自主的也跟着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第二天,陈夕谣和小雨忙里忙外整理店铺,准备重新开张。

“夕谣姐,你真的要把念念私房菜做大吗?”小鱼将洗好碗的递到陈夕谣的手里,有些疑惑的问道。

虽然昨天陈夕谣答应她重新营业,但她也看得出,夕谣姐并没有放下那个男人。

“他已经不需要我的爱了,你既然说有很多人喜欢我做的菜,那我当然要让更多的人吃到。”陈夕谣将碗放进橱柜里,头也不回的笑道。

然而即使装的再不在意,她眼底仍是划过了一丝苦意。

“也对,比起爱别人,人这辈子总要更爱自己才对!”小鱼听陈夕谣这么说,点头附和道。

她身后的陈夕谣手上的动作却突然停了下来,良久才继续把面前的桌子擦净。她心中突然豁朗了起来。

谢胤南再好,珍惜的人也不会是她,她又何必让自己因为他而这么痛苦呢?

陈夕谣突然释然的笑了出来,看着店里已经整理得差不多了,她对厨房里的小鱼喊道:“小鱼,你在店里收个尾,我去超市买今天需要的菜!”

“好!”小鱼应道。

陈夕谣在超市里挑挑拣拣,小鱼突然打了电话过来:“夕谣姐,刚刚家里打来电话,奶奶心脏病发作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我能不能请一天假!”

“你快去,店里剩下的活也不多了,我自己应付得过来。”陈夕谣一边结账,一边宽慰她。

等回到店里,小鱼已经离开。陈夕谣低头给小鱼发消息,却见一个女人迎面走了过来。

“郑诗诗,难道订餐的是你?”陈夕谣错愕的看着郑诗诗,她来干什么,是来特意羞辱自己的吗?

“我可不稀罕你这里的餐点,我只是告诉你,我很快就要跟胤南结婚!”郑诗诗嫌弃的打量着菜馆的环境,听到陈夕谣的话嗤笑了出来。

陈夕谣居然妄想凭借这家菜馆来俘获谢胤南的心,当真是可笑。她从来都不配做她郑诗诗的对手,两年前不配,两年后依旧不配!

“既然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又何必来我这个丧家之犬面前找存在感?”

陈夕谣淡淡的看着邓诗诗耀武扬威的样子,转头朝厨房走去:“我今晚有重要的客人,你如果只是来羞辱我的,请立刻离开。”

“你不准走!陈夕谣,你有什么资本在我面前这么高傲!”郑诗诗抓疼陈夕谣被谢胤南抓伤的手腕,狠狠地将她推倒了一旁的餐桌上。

“陈夕谣,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争?”郑诗诗上前一步逼问她,将恶毒的目光投向了陈夕谣的肚子,仿佛在看着什么扎眼的东西。

30

“郑诗诗你想做什么!”陈夕谣看着郑诗诗的目光,猜到了她的想法,将她一把推开厉声质问道,却见郑诗诗的目光愈发不怀好意。

“你放心,我跟你保证我以后不会跟你争谢胤南,麻烦你今后不要再来打扰我!”她说的斩钉截铁,扬着下巴就要请郑诗诗出去。

“可我听说你怀孕了!”邓诗诗脸上歇斯底里,如果不是知道了这个消息,她又怎么会来这里见这个让她恶心的女人。

“你怎么知道!”陈夕谣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她前几天在家里昏倒,被送液化气的大叔发现后送到医院才查到了怀孕,这事谁都不知道。

“你在仁爱医院检查身体的那天,我也在那里!”郑诗诗眼中闪过几分怨毒,她好不容易让谢胤南和陈夕谣离婚,谁能想到转头陈夕谣居然怀了谢胤南的孩子!

有了这个孩子,谢胤南还会依旧对陈夕谣冷酷无情吗?郑诗诗不敢确定,所以她今天一定要除去陈夕谣肚子里那团东西!

“所以你也怀了谢胤南的孩子吗?”陈夕谣警惕的看着面前的郑诗诗,却听郑诗诗疯狂大笑了出来:“我怀孩子,我怎么怀?我的子宫壁太薄根本怀不上孩子,这一切可全是你陈夕谣害得!”

“当年那杯酒本来应该是给你喝的,可你这个贱人居然偷偷调换了我的杯子!陈夕谣,你怎么这么狠啊!”

“我狠?”陈夕谣苦笑一声:“当年如果不是我一直防备你,把喝进去的又都偷偷吐出来,恐怕我现在连清白都保不住……”

“顶替我嫁入豪门,你良心难道不会痛吗?”郑诗诗看着眼前陈夕谣奚落的样子,疯狂的扯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往墙壁上磕去。

“陈夕谣,我生不出孩子也绝对不会让你生下这个孩子!胤南是我的!他是我的!”郑诗诗咬牙切齿的喊道。

“放过我的孩子,我会带他离开昆市离你们远远的,绝对不会打扰你们……”陈夕谣头晕目眩,跪下来扯着郑诗诗的衣角哀求道。

她可以不爱谢胤南,可是肚子里这个孩子,是她的亲生骨肉啊……

“你休想!”郑诗诗抬腿踢开她,狠狠地踩在她的身上,她今天一定要斩草除根!

30

“放过我的孩子,求求你了……”陈夕谣流下泪来,不住的哀求她。

自从和谢胤南离婚,这个孩子是她心里唯一的依靠了。她只想好好把他养大,从来没有想过借着这个孩子,去挽回和谢胤南的关系。

可是郑诗诗,竟然连这点念想都不愿意留给她啊,居然连她提出离开昆市的条件都不肯答应。

陈夕谣小心地躲避着郑诗诗,生怕她伤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郑诗诗冷笑一声,从旁边抓起一根施工的工人落下的铁棍,朝着陈夕谣的肚子狠狠地砸了过来。

她凭什么要相信陈夕谣的鬼话,她绝对不能容许谢胤南对陈夕谣有半点的心软和怜惜。

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留下!

“郑诗诗你要干什么?你再这样我就立刻报警!”陈夕谣奋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拼命的躲闪。

郑诗诗却根本听不到她说话,棍子又狠狠地朝她砸了下来,仿佛是要连她和肚子里的孩子一并打死!

“砰!”火光突然从厨房里冲了出来,爆炸的气流将郑诗诗冲开,郑诗诗闷哼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棍子砸在了她的脚上。

陈夕谣慌乱的回头,才想起来买菜之前自己煲了汤,回来一直没有来得及关火。她捂住自己的肚子,蜷缩着拨通了消防电话。

“胤南,陈夕谣放火要和我同归于尽,你快来救我,你快来救我我好害怕……”对面的郑诗诗语无伦次的对着谢胤南求救,见陈夕谣的目光恶狠狠的瞪了过来。

“陈夕谣,我就算是死,也要让谢胤南恨你!”

火光快要冲破天际,陈夕谣和郑诗诗眼前的门被彻底堵住,烟呛得两人不停地咳嗽起来。

一道身影从火光里冲了进来,郑诗诗眼中一亮爬着扑进了他的怀里:“胤南我好害怕,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谢胤南将郑诗诗一把抱紧,低头温柔的在她额间一吻:“别怕,我现在就带你出去。”

他说着转身就要走,裤脚被拽住,陈夕谣虚弱的咳了几声哀求他道:“别丢下我,带我离开这里。”

谢胤南眼中闪过一丝犹豫,脖子却被郑诗诗紧紧搂住泫然欲泣:“胤南,陈夕谣刚刚诅咒我说她就算死也不会让我们两个在一起!”

谢胤南脚步一顿,片刻后甩开陈夕谣大步往火场外冲去。他身后的陈夕谣颓然坐倒在地上,眼中失去了生机。

她曾经以为就算他不爱她,这么多年的爱慕他好歹也看在眼里。然而原来,他真的恨到想让她直接去死吗?

她陈夕谣这辈子活得可真是失败,看着被大火焊死的门,流下了一滴冰冷的泪水。

也罢,就当这辈子是一场梦。

梦醒之后,她的爱恨就随着她的生命,一起随风散去。

一个小时后,消防车赶到。

大火扑灭,消防员抬出了一具烧焦的面目全非的女尸。

30

彼时,谢胤南躺在救护车里昏迷不醒。

他返回火场时被巨大气浪冲击撞到了墙上,昏倒在火场的入口。?好在消防员及时赶到,否则的话或许他也会命丧在那场大火里。

谢胤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郑诗诗哭着将他抱紧:“胤南,你为什么要冲进去,你知道你差点就死在里面了吗?”

他握了握拳,将手在她肩膀上拍了拍:“陈夕谣在哪里?她怎么样?”

郑诗诗手指发僵,没想到谢胤南居然会关心那个女人。她低头擦泪,眼中掩藏不住的恨意:“她死了。”

“胤南,你不要难过,你拼命去救她了可是火实在是太大了……”郑诗诗着急解释,却见谢胤南拔腿朝着太平间冲去。

焦黑的女尸被白布遮掩,谢胤南用力一扯。

“怎么可能……这不会是她……”谢胤南痛苦的退后两步,看着面前的尸体满眼的不敢置信。

陈夕谣,这个与他纠缠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就这么死了?可她说好了要爱他一辈子,又凭什么不兑现承诺,就这么轻易死去!

“这不是她,我妻子她很漂亮,她不是这个样子的……”谢胤南摇了摇头,泪不自觉的涌了上来。他扑上去将白布盖在女尸的身上,晃了两下身子强撑着走了出去。

这其中一定是弄错了什么,他要回去好好查查,把陈夕谣找回来。陈夕谣没死,她一定还在这个世界上好好活着……

那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变成这么一具焦尸,要是陈夕谣知道,一定会嘟着嘴说自己不乐意。

“谢胤南,你还来这里干什么!”一记拳头狠狠的砸在谢胤南的脸上,谢东扯着他的领子,一拳一拳狠狠地砸了下去。

“你如愿了,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来烦你!你现在不应该高兴的和郑诗诗结婚吗,你又来这里装什么深情!”谢东如同不知疲惫一般挥拳,看着谢胤南的表情宛如一头濒死的孤狼。

他渴望如珍宝般对待的女人,却被谢胤南弃如敝履,甚至因为他都不体面死去!

谢胤南神情恍惚,突然一拳砸了回去:“你以为我不难过吗?这是我的妻子,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谢东被他砸的一愣,一个箭步上前将他摔倒在地,用胳膊死死的摁住他,谢东嘴角勾出了一抹讥讽的笑意。

“她永远都不会再缠着你了。谢胤南,你害死了你这辈子最爱你的女人。”他说完,不顾谢胤南的表情,狠狠地踹了他一脚转身朝太平间走去。

哪怕再痛,他也见她最后一面。

门外,谢胤南狼狈的爬起身来,踉跄地走进太平间里。手指颤抖着再次掀开了白布,心骤然绞痛起来。

他曾经无数次希望陈夕谣去死,陈夕谣真的死了,他反而心里空了。

“谢胤南,陈夕谣的葬礼由我来办。”他身后谢东沉声说道,他想陈夕谣被这个男人伤透了心,最后一程路也一定不愿让他相送。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亲爱的,别放手-主人公叫陈夕谣谢胤楠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