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绣花鞋-主人公叫曼曼小虎秦若兰秦长贵的小说免费阅读

绣花鞋

小说:绣花鞋

作者:冷宫小白

主角:曼曼小虎秦若兰秦长贵

类型:灵异科幻

简介:和朋友捡到一笔钱,分钱之后朋友离奇死亡……

绣花鞋免费阅读 第1章 一双绣花鞋

前两天去朋友小虎老家玩,在山中玩的时候,下起了大雨,就到一破旧房子避雨,意外中,发现了一咖啡色的皮箱,是那种很陈旧的皮箱。

当时心中好奇,就打开了箱子,没成想,里面装满了钱,我和小虎乐开了花,就将钱给平分了。

可在分钱的时候,我发现,在箱子底下有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这鞋子很新,是那种民国时期的绣花鞋,心中莫名发凉,问小虎的时候,小虎说晦气,就将鞋子给扔掉了。

我本来还想捡回来,小虎拦住我解释说,在他们这个地方,很多赌徒会到山里来赌博,而大部分怕被抓的赌徒,就会带箱子,跑的时候会把箱子藏起来,为了防止被人捡走,他们会往里面放一些邪门的东西,吓唬一下胆子小的人,也算是多了一分措施。

而刚好前几天,他听人说,老家这里刚好端掉一个赌窝,应该是那些赌客留下来的。

他那么一说,我也就放心下来了,没有再多想,毕竟分下来有十几万呢,不拿白不拿。

这一天,在雨停下后,我们提着皮箱回去了他的老家,没有过多停留,直接回去了市区。

等回到家里,我就给女友曼曼打电话,说带她去旅游。

曼曼很开心,因为跟她恋爱五年,我都属于比较贫困的状态,所以老想着发财好好带她去玩,而这一次有了这意外之财,肯定先带她去好好放松游玩一下。

就这样,在市区没呆一天,我就和曼曼去外地玩了。

可没玩几天,在一个夜晚,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小虎的女友,她打电话来,说小虎自杀了。

我当时就蒙了,因为两天前他还好好的啊,就对那头说别乱开玩笑,那头就说没有开玩笑,让我赶快回去。

她这么一说,我感觉也不像开玩笑,也没有心情玩了,就跟曼曼回去了市区。

回去后,小虎确实死了,我托人问了一下小虎的死因,警方并没有说太多,只是告知小虎确实是自杀,这是根据现场勘测出来的。

我听是这样的情况,心中虽然不能接受,但死者已逝,警察给了这个答案,我也不好追问。

心中难受,在接下来几天,就帮着朋小虎家里忙活了一下他的后事,等回到市区的时候,曼曼说她妈妈给她打电话,让她晚上回家,我就先送她回去了,然后回去了自己家。

一回到家,我感觉全身疲惫,洗澡之后就睡下了。

这一夜,我噩梦连连,一晚上都在做噩梦,梦到自己在一树林中不断的跑,身后有一道红色身影在不停的追,最后跑到了一破旧小屋门前,就看到小虎站在那里,他一看到我,就让我往别的地方跑,可我刚回头,就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那脸没有眼珠,眼眶空洞。

当即,我就醒了,连忙看向四周,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老式的八仙床上。

这一下我蒙了,我不是在家的么?

就要起身,可刚动一下,就感觉肩膀有什么在爬动,顿时回头。

这一看,我感觉心脏猛的一缩。

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我的视线中,那眼眶没有眼珠子,此刻嘴角挂着微笑。

下一秒,我嘴中大叫,再次睁开了眼睛。

当看到房间的灯光时,我心脏还在加速,好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摸了一把额头,原来是梦中梦啊。

可为什么这梦这么真实。

仔细回想梦中的情景,尤其是朋友站着的破旧小屋,我怎么感觉那么眼熟呢?

揉着脑袋,我点了一根烟,刚点火,我眼神猛的一缩,捡钱的地方?

难道说,小虎不是自杀?

想到这里,那梦中看到那张惨白的脸出现在脑海中,难道说,我和小虎撞了邪?小虎被害死了?

这么一想,我又感觉荒谬,这都什么年代了,我怎么能想这些玩意。

再说了,一起分的钱,怎么我就没事!

摇摇头自嘲一笑,感觉有点渴,就起身去倒水,可刚开房间门,就听到外面敲门声响起。

眉头一皱,这都十点多了,是谁啊。

想着呢,我先喊了一句,外面没有人回应,就顺着猫眼往外看了看,这一看,也没有人啊,就打开了门,左右看了一下后,楼道空空。

暗骂了一句自己魔怔了,就要关门。

可刚要关门的时候,我目光落在了门口,这一看,我差点没吓瘫在地上。

就见门口摆放着一双绣花鞋,而在鞋子的边上,是一叠的钱,我这一下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回想起了做的梦。

足足好几秒,我都没回过神,揉了揉眼睛看门口,那绣花鞋鞋面鲜红,跟染了血一样。

再看绣花鞋边上的钱,那一踏踏钱无不触动着我的视觉神经。

下一秒,我看了一眼楼道,空无一人,可这东西是怎么回事?

难道真的是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

想着,我将鞋子和钱拿进了房子,放在桌子上后,我大概数了一下钱,一遍数完后,我心咯噔就是一下。

这钱的数目,竟然和那天我跟小虎捡到钱时对分数目相同。

再看绣花鞋,我本能的想起了那天扔掉的那双,盯着鞋子看了好久,我猛然一巴掌拍在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告诉我这是真实的。

这一下,我是真怕了,嘴中呢喃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说着话,我就感觉身下震动。

我人一跳,呀的一声叫了起来。

低头看去的时候,才看到是手机震动,看向来电显示的时候,我心底防线彻底崩溃,因为来电的名字,赫然是小虎。

大叫了一声,将手机甩飞,拉开门,就冲了出去,一路狂奔,一直到马路边,我才停了下来。

看着明亮的路灯,心中的恐惧才缓缓褪去。

好一会儿,我的思绪平静下来,回想前后的事情,我虽然不相信有鬼,但现在不得我不信。

那钱,我可以认为是有人恶作剧,但那鞋子是不可能的,那可是在乡下的绣花鞋,当时我亲眼看到小虎扔掉的,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再回忆梦中梦到的那张脸,我心里有了一丝猜想,可越想心里越怕,就想要找地方报警,可很快,我又迟疑了,我这话会有人信么?

而且,按照事情原委说的话,我已经花了那笔钱,怎么补回去?

想到这里,我放弃了,想要去找曼曼,但想了想现在的时间,都凌晨四点了,吵醒她也不好,就咬咬牙,往边上一家网咖过去了。

这一夜,我待在网咖人多的地方过夜,一直到第二天,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

刚到小区楼下,就看到了警车停在楼下,周围聚集了不少人,楼栋口拉起了警戒线。

心中疑惑,这是怎么了。

刚迈步上前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妇女跟随着几个警察出来,嘴中嚎啕大哭,当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妇女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十分的古怪,说不出什么意味。

我本来想问问,但看有警察在,就忍住了。

而这个妇女我是知道的,就是住在我对门的,是一对中年夫妻。

不过并没有深交,因为他们好像回来的都比较晚,偶尔碰到过一两次,也就是打了招呼而已。

想着呢,就听边上有人开口:“这是怎么回事啊?”

30

“我也不清楚,早上起来下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家男人坐在楼梯上,哪里知道死了,现在想想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喝醉了在那睡呢!”

一个貌似我楼上的大妈说了一句。

我这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这大妈一看到我出声道:“小伙子,你难道也不知道么?我记得你们那层都是出租的,你好像就租在这户人家对面的!”

听到这话,我咽了咽喉咙,回答道:“那,那个昨晚我没在,去网咖了,也不知道这怎么回事!”

“这样啊,那你这几天自己注意点,这种事啊,不吉利!”

大妈建议了一句,我微微苦笑,没再说什么。

本来还想趁着白天去休息一下,这会儿发生这种事情,想想昨晚的事情,再加上对面死了人,这事情怎么那么巧?

这么一想,我咬咬牙转身离开,这太邪性了。

接下来一路,我脑子絮乱,不时会想起昨晚做的梦,还有那双绣花鞋,最后是那妇女的眼神,感觉这些事情有些古怪,尤其是那妇女,她老公死了,她那么古怪看我干嘛?

越想,我就越感觉瘆得慌,难道跟我有关么?

这个想法一出来,我立马摇头,这怎么可能和我有关,如果和我有关,警察就该抓我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就感觉肩膀一疼,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撞在了电线杆上。

人清醒了几分,但却越发的恐惧。

回想昨晚的一切,还有早上发生的事情,是那么的不真实。

那些梦,还有小虎来电,再加上早上有人死去,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巧合?

还是说,真的有脏东西在作祟。

想了良久,我知道这样下去不行,我总不可能天天跑去网咖蹲着。

但要是说报警,之前就不能说,因为我说不清钱的来路,还有钱已经花了我也没法补。

而现在,就更不能说了,对面那户人家刚刚死了男人,要是真跟那绣花鞋有关,那我不是撞枪口了么?

可这么下去,也不是也不是办法,要是这么熬下去,我自己怕是要第一个熬不住。

这么想的时候,我就摸了摸兜,兜里还有小千块钱和身份证,不管怎么样,先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不然自己的精神都要崩溃掉了。

之后,我找了一家离家近一点的宾馆住下,住下后,我就给曼曼打了电话,告诉她我没在家,手机落家里了,让她有事直接来宾馆找我。

曼曼就问我为什么没事住宾馆,我说昨晚对面死了人,感觉有点邪气,就想避几天。

我这么解释曼曼也没多怀疑,我也不是不告诉她,而是我昨晚遇到的事情,别说是她,就是我自己都感觉害怕,要是把她给吓到就不好了。

随后,和曼曼扯了几句,我挂了电话,躺到床上后,人已经困的不行,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一开始还是踏实的,但后来又做梦了。

这次做的梦很怪,在梦里,我似乎来到了一座古宅,宅院很大,到处挂满了白灯笼,有点渗人。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梦中干什么,因为我根本就操控不了自己。

当我走出一个院子的时候,突兀就看到了小虎。

一看到小虎,我心咯噔就是一下,然后就听他喊着什么快醒过来,让我快跑,上来就推我。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就问他什么意思,可没等我反应他就将我推飞了出去,耳边依稀听他说什么让我去他老家,我也没听清,再看四周的时候,就看到前面有一颗老树,是一颗巨大的老树,树上赫然悬挂着一个红色的身影。

我看过去的时候,眼睛猛然睁开,人从床上猛然坐了起来。

因为那梦中红色身影是一个女人,嘴角挂着冷笑,那脸是曼曼!

我这一下吓懵逼了,看向周围,确认自己还在宾馆中,才抹了一把额头,暗暗叹气原来是梦。

好一会儿,我脑子都是梦中的场景,因为这梦太真实了,好像真的就发生过一样。

尤其是那古宅,我可以确信,我这辈子都没有去过。

仔细回想梦里小虎跟我说的话,我努力让内心平静,好几秒后,我自顾自呢喃了一句。

“小虎让我醒过来,难道那是他的托梦?知道我睡觉?可为什么叫我跑呢!”

说着话,我感觉有点尿急,起身就去卫生间上厕所,等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我下意识看了出口处玻璃一眼,这一看我人蒙在了原地。

心在这一刻颤抖,看过去,镜子里的人还是我自己,让我惊悚的是,脸上莫名出现了妆容。

紧紧握住拳头,我连忙回头看了一圈,确认没什么东西,我哆嗦着身子到卫生间看向了镜子。

仔细看去,我完全被自己吓到,脸色惨白,柳眉纤细弯曲,嘴中上有一丝殷红,这分明是一个女子的妆。

看着镜子几分钟,我猛然回过神了,打开水,就开始冲自己的脸,嘴中不断念叨不可能,我有点被吓魔怔了。

等做完这一切,确认脸上没有装束了,我回到了房间,刚回到床边上,就看到床边柜子上放着瓶瓶罐罐的东西,连忙跑过去看,才发现那些都是化妆品。

回想自己刚才的妆容,我惊魂未定,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难道说,是有人在整我?

这么想着,我努力让自己平静,同时告诉自己从小到大坚信的东西,无神论。

不可能有什么鬼魅,一切都是我自己吓自己。

但想着想着,我却忽然听到了一点声音。

好像是有人在走路,奇怪的是,这声音不是什么高跟的声音,也不是皮鞋的声音,因为那两者的声音十分的清脆。

更让我恐惧的是,我今天住进这宾馆的时候,曾注意这宾馆的走廊是用地毯的,怎么可能会听到这么重的脚步声呢?

一定是我吓魔怔了,幻觉,一定是幻觉。

我想着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而这一下也不敢睡觉了,看着这床头的化妆品,再看着四周,自己蹲在地上,就这么看着。

可能后来是真的太累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而诡异的是,这一次没有再做噩梦,也没有再梦到小虎。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我在醒来的第一刻,就冲进了卫生间,看镜子里的自己,脸上没有再出现妆。

这让我缓了一口气,几秒之后,我脑子里有了一丝想法,会不会真的有人在恶作剧呢?

可自问我平生比较宅男,屌丝中的战斗机,是真不可能得罪什么人。

并且,这可是宾馆,我进来的时候,都锁好门了,就算服务员有房卡都不能进来,要是人为恶作剧,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想到这里,我摇摇头,看了一眼床头柜,陷入了深思。

好一会儿,我都坐在床上没有起身,正当我沉吟的时候,门铃突兀响起,就听到打扫的阿姨在外面喊我,说让我开下门。

我也不是第一次住宾馆,说我房间不需要打扫,还续住。

按照平常清扫的阿姨肯定走了,可我说完,阿姨却让我开门,说门口有一双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

我听到这话,人咯噔就是一下。

30

本能想到了绣花鞋,连忙打开门,就看到阿姨手上拿着一双红色的绣花鞋,那眼神古怪道,问是不是我的。

我看到那鞋就吓蒙圈了,人差点没倒下去,惊恐的后退说这不是我的,连忙关上了门。

靠在门上,我脑海里满是鞋的样子,嘴中念叨:“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

好一会儿,我才缓过神,但身子还是忍不住颤抖,这到底是有人在整我,还是真的有脏东西啊。

看向床头柜那里,我心中生出一个想法,那就是看监控,因为宾馆里都是有监控的,这些化妆品,还有门口那鞋子,不可能是无缘无故出现的,监控肯定会拍下来。

整理了一下情绪,就起身出门,等下楼后,我就来到了宾馆的前台。

可我刚站稳,就见前台老板娘看向我,然后从柜台下拿出了一双绣花鞋。

我一看到绣花鞋人就吓的一个哆嗦,没等我反应,老板娘指着我开口,说这双鞋子是我昨天自己拿进来的,怎么就不是我的了,让我快点拿走,这种老物件不吉利!

我听着话有点蒙,连忙问她怎么回事,我昨天出去过么!

说完的时候,老板娘眼神有些古怪,那好像在看神经病,然后把鞋子往我面前一拍,说昨天我刚上去没多久就下来了,然后提着一袋子东西上去,手里还拿着绣花鞋,喊我我也不搭理她。

听她说完,我就感觉后背一阵发凉,因为这老板娘没必要骗我。

可我昨天明明在睡觉啊,怎么可能会在楼下,难道说我梦游了不成;

说要翻监控,老板娘说我是神经病,让我拿着绣花鞋赶紧回房去,别找麻烦!

我也清楚,我的事情说出来都没人信,毕竟这社会神神叨叨的东西谁会相信啊。

无奈,我只能拿着绣花鞋回去了房间。

此刻,在房间中,我就盯着绣花鞋看,虽然这鞋子很新,但我总有一种感觉,这鞋子就是我和小虎当初扔掉的那一双,越想,就越黑怕,尤其是在一个人的环境中,那种清冷,加上之前的种种,我吓的连忙连忙将鞋子扔进了垃圾桶。

想了想,我又将那些化妆品给丢了进去,确认没什么遗漏之后,我拿过垃圾袋就往外走,等出了宾馆,我大致看了看街道,花了十多分钟,扔到了另外一个街道的垃圾桶里。

随即,我跑去了过来的一家手机店,买了一只手机和卡,就折回了宾馆中,关上门,深呼吸了一口气,人软在了门边上的地下,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呢喃开口:“不会的,一定是有人整我,一定的,我就不信了,我搞不明白这事情!”

说着话,我将手机放在了房间里的一个角落,连接上充电器,就点了录像。

是的,我想看看,究竟是我自己问题,还是别人在搞鬼。

然后又将门给反琐,自己躺回了床上,因为我是哪里都不敢去,也不敢动,感觉在这房间中就是最安全的。

而人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就特容易疲乏,我本来是想不睡的,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整我,可等了老长时间都没有等到人进来,也许是因为白天,所以没什么反应吧。

这么想着,我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这么一睡,人只感觉越来越酸,隐约间,我听到了有人在叫我,好像还有人在对我的脸吹凉气。

30

我想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眼皮根本动不了,但脑子是清醒的。

下意识想动弹自己的身子,却发现身子不停使唤,努力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眼皮下意识往上翻白眼,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但我却看不清楚。

越想,我越害怕,神智也越加清晰,最后我卯足一口气,拳头一握人猛然坐了起来。

喘着粗气,连忙看向房间,房间漆黑,应该是已经入夜了。

探手打开灯看去,并没有什么人,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除了有些疲乏,这应该是睡多了,可刚才那压迫是怎么来的,难道是鬼压床?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人一个激灵,连忙去拿了手机,手机还有电,没有去看录像,我直接上网查找鬼压床的一些反应。

一遍翻下来,上面记载的鬼压床经历,跟我之前那种感觉一样。

想到这里,我人一个颤抖,再看了房间一圈,我是不敢睡觉了,将房间里所有灯光开启,这才有了一丝安全之感。

随即,我起身去了卫生间,刚想洗把脸的时候,我想起了之前妆容的事情,这一看,我人蒙住。

镜子里,我一脸女子妆容,比上次的妆浓重了许多,乍一眼看去,很像唱戏的一种淡妆!

咽了咽喉咙,我身子颤抖,不可置信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脑子里猛然想到了一个事情,快速走出卫生间,刚出来,就看到床头柜子下面又出现了一堆的化妆品。

看着化妆品,我小心拿过地上一粉盒,仔细看了之后,我吓的一个哆嗦,因为这粉盒就是我之前扔掉的那些化妆品之一。

可我明明把它们都扔掉了啊。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后背发凉,因为还有一个可能也会发生。

环顾四周,确认没有什么东西之后,我小心打开了锁上的房门,通过门缝往外面看去,当那鲜红的图案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时,我心咯噔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下意识抬手关上了门,脑子一片空白。

怎么会,怎么会又回来了,门明明还锁着的啊,外面不可能有人能拿东西进来啊。

想都这里,我猛然想起了手机,连忙打开手机,就翻看了录下的视频。

这一刻,周围安静,视频很清晰,从我放下视频开始,都没有任何异样,没一会儿我似乎睡着了,还有打呼噜的声音。

但我并没有因此放下悬着的心,目光死死的盯着视频,好一会儿,都没有什么可用的信息,大概在二十多分钟,视频里的我忽然动了。

而这一动把我吓的够呛,因为我直直从床上起来的。

就是那种九十度直接起来,很像电影里的那种僵尸起来时的样子,我吓的手颤抖,但死死按奈住了。

再看视频,我先是看了周围一圈,人就跟机械一般,然后拿起了裤子,衣服,给自己套了上去,这一过程,虽然看起来没什么,要是外人也绝对看不出什么端倪。

可我自己清楚,这绝对不正常,因为我穿衣服有一个习惯,喜欢穿衣服的时候抖两下衣服,但这视频中根本没有。

让人恐惧的是,这张脸确实自己。

难道说,我人格分裂?

想着呢,视频里的我已经开始走动了,好像往门这边过来,而这一刻我的脸是十分清晰的,当我看清后,下意识扔掉了手机。

因为我看到了视频里的自己,正盯着视频笑,那诡异的笑是那样的渗人。

好一会儿,我都没敢去拿手机,是真的怕了。

这一刻我就是再傻也明白,根本不是什么人作弄我,而是有不正常的事情发生。

结合之前小虎的死,再想着自己睡着会动,我都在想,小虎是不是因为做梦乱走摔死的。

想着呢,我看向手机,是想捡起来,又不敢捡。

但人就是奇怪的动物,我现在的感觉就像看恐怖片,明明知道接下来会更加的恐怖,可我还想去看。

挣扎了将近几分钟,我还是拿起了手机,但这会儿手机里已经空无一人,我不知道自己去哪里了,就一直往后面翻,当再看到自己的时候。

我看到自己麻木的抱着一堆东西,然后将那些东西放在了床头柜子上。

心中骇然,因为抱着的东西,就是我扔掉的化妆品、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自己去拿回来的。

再联想之前前台说的话,看来她没有骗我,这些东西可能真是我自己买的。

不,不对,应该说是我非正常意识下买的。

想着,我再看向自己,就见视频里的我开始摆弄化妆品,先是摸了摸头发,然后摸了摸脸,最后开始上妆。

而这个过程中,让我害怕的是,我竟然不用看镜子,就对着自己化妆,足足花去了十几分钟后,视频里的我忽然开始停了下来,然后视频里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声音。

虽然断断续续,但听的我是毛骨悚然,因为那声音是女声,我绝对不会听错的。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哪里还管那么多,衣服也不穿了,拿起手机就往外跑去。

一出门,刚好看到了绣花鞋,我上去就是一脚,直接将鞋子踢飞,冲进走廊,直接大喊:“鬼啊!”

一路狂奔,我冲到了楼下,把正熟睡前台给吵醒了,听她骂了一句什么,可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思搭理她,冲出宾馆就往大街上跑。

可一出来,我就感觉身子哆嗦,这会儿的我其实就穿了一条内裤,这要是被别人看见,还不得报警啊。

想着,我拿起手机就给曼曼打了电话,是的,我没办法了,我不敢一个人呆了,也不管几点了。

当那头接通后,曼曼慵懒的声音传来。

“老公,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干嘛呢!”

“曼曼,曼曼,有鬼,有鬼,救我,救我!”

我完全失去了理智,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就对着电话喊。

而听我这话,曼曼显然清醒了,就问我怎么回事,可我这会儿心骇,根本无法好好说,说了几遍大概的事情,曼曼都没听懂,最后曼曼问我再哪,我告诉她之后,她挂了电话,说这就过来,然后我就蹲在路灯边上的角落等待。

夜晚,四周宁静,我蜷缩在角落中,不时看向周围,我怕,是真的怕了。

我从不相信什么鬼神,哪怕之前绣花鞋出现,我虽然害怕,但也想着别人恶作剧。

但现在完全不一样了,那声音是女声,绝对没错,我是男的,怎么可能会发出女声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再联想着绣花鞋,我越想越害怕,在这一刻,我感觉小虎的死都可能不是那么简单。

钱,肯定是出在那钱上,这是招惹了什么玩意,死活不放过我啊。

刚想到这里的时候,手机忽然再次响起,我看向来电显示的时候,心脏快速跳动,因为这个号码我无比的熟悉,是小虎的号码,竟然是小虎的号码。

“啊~~~鬼啊~~”

我再也忍不住,哭喊了出来,手机扔掉,自己则跑向了大街。

一路狂飙,刚到十字街口的时候,一辆车子猛然朝着我撞了过来,我看过去的时候,大灯晃闪了我的眼睛。

“砰”

清脆的声音响起,我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这一刻人似乎是麻木的,整个人被撞飞了出去,落在地上的时候,我才有了疼痛之感。

当落地之后,惯性使我人翻滚,人昏昏沉沉,抬眼看去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人焦急的走向我,可他的身后,似乎有一个红衣身影,她,好像在看我……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我再有意识的时候,我出现在了一个村庄之中,就见周围敲锣打鼓,好像在办什么喜事。

我整个人有点蒙,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到这地方了。

我不是被车撞了么?

难道说,我已经死了,来到了阴间?

都说人死魂归,我是回到自己的老家了么?

刚想着呢,就看到十几个人拿着棍棒从我前面走过,当看到前面一个长衫男子的时候,我人就蒙了,因为那个人,我好像十分的眼熟。

并且奇怪的是,他们好像都看不到我。

目光看去,四周昏暗,只有月光洒下,那些人走的很快,手中似乎提着木棍什么东西,正往另外一边跑去。

我见状就跟了上去,等到了一条河边的时候,我看到了一群围聚的人,大家都没注意到我,我就挤进了人群之中。

看向里面,就看到了两个竹子做的笼子,此刻里面装着人影,一个穿着大红袍,另外一个似乎是男子,上身赤裸,正在求饶什么,可我是什么都没听懂。

再看人群,我这一下知道为什么自己刚才有熟悉之感了,因为人群中有一人拿着火把,借着火光看去,那模样竟然跟小虎长的一模一样。

而在小虎的边上,有一个红袍男子,仔细看那长相的时候,我呆愣住了,这,这不就是我么?

看到这的时候,我心中是惊骇的,毕竟看到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那感觉比遇到什么恐怖的东西都可怕。

但我这会儿还是压抑住了,脑子里本能蹿出一个想法,那就是我这一阵子遇到的古怪事情,说不定这个时候会有解释。

想着呢,我就想看下去,可这个时候我的眼珠就本能往上翻了,看到了模糊的画面,但却看不真切,最后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双怨毒的眼睛,吓的我猛然坐了起来。

30

当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在一个病房之中,而边上是一脸错愕的曼曼。

几秒之后,她看着我眼圈通红,起身就往病房外跑去。

很快,两个医生走了进来,没等我反应,医生按着我躺下,给我检查了一番后,一个戴着眼镜的一声对曼曼说我没事了,明天再做下身体检查确认下!

曼曼听后一阵感谢,等医生们走了之后,我也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好像自己被车给撞了。

想着呢,我看向曼曼,她死死抓着我的手,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她是十分担心我的。

良久,病房里十分的安静,最后还是曼曼打破了平静,问我到底怎么回事,说当时她看到我跟疯子一样在大街上奔跑,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并且,我送进来的时候,脸上还有妆容,没见过我这样,问我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还有点古怪,仿佛看陌生人一般。

我听着她话,长出了一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将自己从捡钱,到后来遇到的事情仔细说了一遍,说完之后,我看向曼曼,问她害怕不害怕,就见曼曼整个人蒙住了。

我喊了她几声,这妮子才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摸我的额头,嘴中说什么我肯定是被撞糊涂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我气的不轻,但我还真没辙,因为这些事情别说她不信,就是我自己也不相信。

但这个时候,我想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我的手机来电,什么都可以假的,我最后看到的来电显示总不会没掉吧。

让曼曼把我的手机拿过来,可打开看去的时候却发现未接电话显示是曼曼,四目对视,曼曼微笑看着我,说我因为小虎的事情可能精神压力太大了!

我有点急了,说我真的看到了小虎的来电,可曼曼怎么都不信,说她跟她妈妈说过了,这几天会在好好照顾我,让我别再瞎想了。

见她这么说,我就打开了手机,想将那个视频给曼曼看,可诡异的是,手机里的视频都不见了。

这一下,彻底给我弄懵了,这手机里的录像呢?

想着,人有些出神,曼曼就在边上开口,说医生跟她提过,我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脑部确实受到了震荡,可能会心神不宁瞎想,甚至会出现一点幻觉,只要好好休息就行了。

曼曼这么说,我是真没辙了,谁让我被车撞了呢。

当即,曼曼说给我弄点吃的去,让我自己乖乖躺着,我见状也没有再多言了,拿着手机发呆。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我一直盯着病床对面的墙壁看,脑子满是这几天遇到的事情,难道说,真的是我压力太大造成的幻想?

可怎么会那么真实,还有那些梦,这难道都是假的么?

想了良久,我都没有想通,又翻了一遍手机,那视频确实是不见了。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又想起了自己的妆容,既然之前我会睡着睡着起来化妆,那么现在应该也会,只要跟曼曼说明情况就好,毕竟吓到她就不好了。

这么想着,我打定了主意,在曼曼回来后,我就跟她说了说,曼曼听后点头道:“好,要是真出现了你说的情况,我就相信你说的话,给你找个得道高人,你看怎么样?”

我听着话,看着曼曼没有丝毫的开心,因为她脸上满是调侃的意味,边说话,边弄着食物,然后喂了一口粥给我,继续开口:“不管怎么样,哪怕真的有鬼要害你,你也要吃饭是不是,吃饱了才有力气跑!”

无疑,曼曼还是不相信我,但我还是嘱咐她晚上看好了我,到时候别吓到,然后大口大口吃起了东西,因为曼曼告诉我,我从出事到现在,昏迷三天了,肚子不饿才有鬼呢。

一番胡吃之后,我身子恢复了一些气力,感受了一下身子,还算健全,我放心了几分,躺在床上就休息了起来。

而曼曼收拾了一下东西后,就躺在了边上一张椅子上看书了,我也没打扰她,从她的黑眼圈就可以看出,这妮子这几天没睡好,所以就自顾自想绣花鞋还有脸妆的事情了。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我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本来,我以为我还会做之前那些梦,可奇怪的是,这一次我根本没做梦,一觉睡到了天亮,醒来后,我就要看自己的脸,曼曼无奈,就给我拿了镜子,这一看,脸上什么都没有。

我有些不相信,反复看了几遍,这脸除了有点病态白,没有任何变化。

这一下,我是真蒙了,难道说,我之前看到的都是幻觉。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又让曼曼找一双绣花鞋,可一番找下来,哪里有什么鞋影子。

还想看看有没有化妆品的时候,曼曼有点生气了,说我之前肯定是压力太大了,叫我不要再多想了,弄的怪吓人,跟神经病一样!

她这么一说,我不吭声了,因为昨晚真的没发生什么事情,难道说,真是我的幻觉?

我不信,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么想着,我心中嘀咕,想再看看接下来的晚上会不会发生什么,可接下来两天都没有发生任何诡异的事情,其中有一晚,我还醒过来了,四处看了看,根本没什么东西。

并且,之前那些噩梦我也没有再做过,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断了联系,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直至我出院那天,都没有再出现什么诡事。

此刻,我和曼曼坐在出租车上,曼曼说这几天她都不回去家里,陪着我,怕我再出什么事情。

我知道她话里的意思,就是说我有点神经质。

我就跟她说,不管她信不信,当初我和小虎捡到钱的事情确实是真的。

曼曼听后,就指着我说,哪怕这是真的,也不是我说那些恐怖事情的理由,我问题就是出在和小虎一起捡钱,然后小虎意外死了,我就心里不安宁了,才会出现那些幻觉。

她这么一说,倒是给我说蒙住了。

所谓心有亏心事,睡觉不安宁。

我和小虎捡到钱没有上交,两个分了,还花了,这确实是我心里的一个坎,尤其是小虎意外死往,哪怕警察说了是自杀,可我还是感觉有那么一点神秘色彩。

加上后来的事情,我更是断定小虎的死和我们捡到的钱有关,可从来没想过,这可能是我心里的变化。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不坑声了,因为曼曼说的这个可能是非常大的。

为此,我还查了一下百度,还别说,对于我这种心态的案例还有不少,大多数是心中对于自己做过的坏事不安,当有一个点触发的时候,内心的自责,就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其中,精神状态不佳,压力大的人群还会出现幻觉,而我,跟小虎关系那么好,并且共同做那个事情,是最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

当看完这些之后,我内心的悸动似乎少了几分。

没有再多言,如果是这样,那自然最好,毕竟之前经历的事情真的太骇人了。

之后,我没有跟曼曼再提这个事情,等回到家后,我又仔细翻找了一遍,钱不在,鞋子不在,桌子上的手机,我也查看了一遍,并没有小虎的来电,等一切确认之后,我将之前所有的事情归于自己压力太大出现幻觉了。

30

就这样,回来后,我和曼曼在家里呆了一天,确认我没事之后,曼曼第二天回去了家里去拿点东西,让我自己好好待在家里别乱跑。

我呢,在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就用曼曼那套理论压制了恐惧,看曼曼不在家,就偷偷跑去家里附近的网咖上网了,因为这几天在医院都躺够了。

而这么一玩,就玩到了傍晚,在接到曼曼的电话后,我急急忙忙就下机回家了。

可刚从电梯出来,我就闻到了一股火烛的味道,眉头顿时一皱。

待看向走廊和楼梯,才发现四周点满了白色的蜡烛,一眼看去,整条走廊看起来有些渗人。

下意识又想到那几天发生的事情,人一个哆嗦,迈步就回去了家里,关上门后,我喘着粗气,看向房子,光线昏暗,就立马打开了电灯,看着灯光亮起,我心中的恐惧感才消失几分。

心中暗骂是谁这么无聊点了那么多的蜡烛。

刚想去倒杯水喝的时候,门忽然就开了。

这一下给我吓的一个哆嗦,本能的向房子里退了几步,待看向门口,才看到曼曼提着一大子菜和行李,见我愣神,喊了我一句,说愣着干什么,还不提东西。

我这一下才反应过来,过去的时候,还看了一眼对面墙壁下的蜡烛,心中有些发寒,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曼曼关上了门,我抬头的时候,就见她眼神犀利,问我是不是又犯病了。

我尴尬一笑,但还是问了一嘴,说谁那么无聊点那么多的蜡烛。

可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曼曼却是捂住了我的嘴,我被她整的有点蒙,就见她脸色严肃道:“别瞎说,这不是瞎点蜡烛,这叫引魂灯,是先人头七回魂引路灯!”

听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小虎头七的时候也是这样,蜡烛还是我排的呢,只是头七外人不方便在,所以我提早走了而已。

这一下想起来,我也想到了对面人家男人死的事情,同时想起了那天那女人看我的眼神,心中不由一个激灵。

想着呢,曼曼问了我一句,说对面不是一对年轻夫妇么,怎么有人死了?

我见她问题,就将事情大概说了说,等说到后面,我问了她一句,说她不是不信这个么,怎么这会儿神神叨叨了。

无疑,我这话是挑衅成份的,曼曼立马瞪眼回答,说信不信是一回事,但民间禁忌又是一回事,这些都是小时候她妈妈告诉她的,她虽然不信,但听老人的话,总是没错的。

最后还问我,是不是连未来丈母娘的话都不能信了?

我算是无奈了,一下子搬出我的未来丈母娘,我敢说不么,连忙说丈母娘说的都是对的,这妮子才放过我。

等接过东西后,这妮子让我将里面的菜洗一下,说晚上给我煮顿好的补补,我心里乐开了花,之前的事情也就忘记了,就去厨房洗菜了。

等洗好之后,曼曼进入了厨房,就将我给赶了出来,我也识趣,乖乖坐在客厅玩手机。

没一会儿,一盆又一盆的菜就上桌子了,可正当我们要上桌吃饭的时候,曼曼的手机却响起来了,她接起来后,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她脸色立马就变了。

我看她这样,就知道发生不好的事情了,连忙问怎么了。

曼曼放下电话告诉我,她爸妈莫名奇妙吵起来了,这会儿两个老人家闹离婚呢,看来饭是不能陪我吃了。

我说要不要我过去,曼曼直接给了我一个白眼,说我现在去不合适,我想想也是,就没跟着去了。

等这妮子离开后,我看着一桌子饭菜,一下子也没了胃口,但也不能浪费啊,就边玩手机边慢慢吃了起来,这一吃,不知不觉过了几个小时。

等吃完后,我收拾了一下子桌子,洗了一个澡就躺到了床上,给曼曼发了一个信息问她晚上还回不回来,这妮子回复说她爸妈这次吵的凶,两个人都不说原因,她还得安抚一下,估计是回不来了,叫我早点睡,不要熬夜。

我就回复了一句让她加油调解,别我们没结婚,你爸妈先离婚了,直接换来这妮子一顿小锤子表情。

没有打扰她,自己拿着手机看了一会儿电影,感觉有些疲惫就想睡觉了。

可奇怪的是,越想睡觉,心就烦躁,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莫名的心情糟糕。

当我再看手机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夜晚一点多了。

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睡意是彻底没了,就拿着手机看起了一部小说。

午夜幽静,这么一看,我是越看越入迷,人也是越来越神经。

最后还是憋尿憋不住了,才去上厕所,可刚在卫生间上完厕所要出来的时候,我就听到了敲门声,眉头一皱,这大半夜谁敲门啊。

难道是曼曼回来了?

可不对啊,曼曼这妮子是有钥匙的啊。

想着,我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走到了门口,才发现敲门声不是我家房门,而是对面的。

心中奇怪,这对面不是今晚回魂么?这时候都有人来敲门?

想到这里时候,我心底有一丝好奇,同时升起一股恐惧。

而人心中好奇是一种欲望,并且是人难以压抑的欲望。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心中害怕,可还是趴在猫眼上往对门看了过去。

这一看,外面什么都没有,可让人惊惧的是,那敲门声依旧在响。

这一下,我心脏跳动加速,揉了揉眼睛,再次趴下猫眼看的时候,耳边突兀传来了一道声音。

那声音僵硬阴冷。

“老婆,我回来了,开门~~~”

短短一句话,让我人整个愣住了。

并且这声音十分的清澈,我下意识掐了一下自己,那疼痛感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

人本能的后退了几步,因为我不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很明白,可刚才我的视线明明什么都没有。

死死盯着那猫眼,是真的不敢看了。

等反应过来后,快步就蹿进了房间,钻进被窝,浑身下意识开始打哆嗦,嘴中念叨有怪莫怪。

这一次,我可能真的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因为那敲门声还在响,动静清晰。

同时,还伴有铁链的声音,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敲门的声音才安静了下来。

我人喘着粗气,浑身出汗,想着是不是结束了。

可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来了,这一下给我人吓的一个哆嗦。

紧接着,外面敲门声剧烈,比之前的动静还大,我吓的语无伦次,死死躲在被窝里,到最后,我是越听越不对劲,因为这敲门声比刚才清晰太多了。

好像,好像是在敲我的门。

30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整个人发抖,这是怎么回事,头七不是回他自己家么,怎么敲起我的门了?

难道是我刚才偷看得罪了他?

想到这里,我连忙喊说我错了,我不是故意之类的话。

好一会儿,敲门声都在响,足足过去了十多分钟,外面才没了动静。

我是彻底吓懵逼了,好一会儿,都没定魂,待确认没人敲门了,我才从被窝里探出脑袋,看着自己房间的门,咽了咽喉咙,嘴中不断念着阿弥陀佛。

可正哆嗦呢,手机忽然震动了,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给我吓的够呛,直接大叫了起来。

当看到是手机震动的时候,我才慌乱接了起来,因为来电没有备注。

刚想问对面是谁,就听对面传来僵硬的声音。

“不好意思啊,那天我拿了你桌子上的钱,那钱现在在我媳妇那里,她今晚不开门,我也没法嘱托她,明天我托梦让她还你好了!”

听到这话,我眼睛瞪大,手已经不会动了,盯着那一串号码看,才发现那号码多了一位数,头皮瞬间发麻,人呆愣。

而这时,手机里声音再次响起:“小哥,你不开门我也没办法,我时间到了,要走了,记得拿回你的钱啊,那可是你的买命钱,谁动了钱都会死的,一定记得拿回去,别害死我老婆!”

话落下,手机挂断,外面传来铁链的声音,仿佛有人被铁链拷着在走廊走路,声音清脆,越走越远。

至于我,已经呆愣。

本来我以为回来后没看到钱,也没看到小虎的来电显示,那么那天的事情就都是幻觉了。

可今晚发生的事情告诉我,可能之前发生的都不是幻觉,是真的。

当即,我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脸上,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我人一个激灵。

不,不是梦。

连忙翻手机通话记录,刚才那号码已经不见,可手机一直握在我手中,刚才的话语还在脑海回荡,难道是假的不成?

越想,我越害怕,因为那声音提到那些钱是我的买命钱,谁动谁会死。

联想一下的话,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当初捡到的钱,只有我可以用,可以动,因为是买我命的。

而小虎分了那笔钱,用了之后,他就必须死。

这就是钱会在小虎死后莫名其妙到我房门前,我拿进来后,因为害怕忘记关门,而对面的人看到钱,起了歹意,拿了钱,之后他也死了。

想到这里,我一个哆嗦,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因为按照这样推算的话,用过这钱的人,除了我的话,是不是都得死?

那么,曼曼也用到过啊。

这么一想,我慌了,不再去想里面有什么事情了,连忙给曼曼打电话,可我刚打通,手机铃声却在卧室门外响起了。

我顿时看向了卧室门,就见门把一转,我心提了起来。

“咔擦!”

门这时候推开,曼曼出现在了门口,我明显一楞,这妮子一进来,就将包包放到了床上,看了我一眼后,就要去洗澡。

我这时候连忙拉住了她,对她说了刚才的事情,可我说完,曼曼说我又犯病了,说她自己刚从我外面过来,说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这一下是真急了,因为事情刚发生过,真假还是很好分辨的。

虽然不知道这妮子为什么回来了,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刚才那句买命钱。

努力组织了一下语言,想要跟曼曼说的时候,这妮子却打断了我,认真对我说道:“我警告你,我现在心情真的不好,不要惹我!”

我听她这么说,到嘴的话憋了回去,目送她拿睡袍去了浴室。

等她进入浴室后,我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十几秒的心里准备后,我顺着猫眼再次往外看。

就见外面的漆黑一片,蜡烛都灭了。

没有再传来什么声音,也没什么铁链声了。

回头看了一眼浴室,心中好奇,难道真的跟曼曼说的一样,我又犯病了?

之前那些都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

可为什么会有买命钱这个词汇呢!

想着,我迈步回去了房间,看着手机就发呆。

不知道什么时候,曼曼爬上床,将我抱住的时候,我才回过了神,见她不是很开心,就问她怎么了。

这妮子直接一个翻身压在了我的身上,美目转动道:“不要问,吻我!”

“啊?”

我被她搞蒙了,正惊讶呢,这妮子就俯身下来了。

而她这么一弄,我也被惹起了火,想想也有些日子没有做那事了,也就配合这妮子“工作”。

但在这过程中,我发现这妮子跟以前不一样了,异常的疯狂,在十几分钟后,我就缴械了,可这妮子愣是让我再振了雄风。

并且,她以前是不喜欢在上面的,可这一次主动坐了上去,让我十分意外。

这时候也不是多问的时候,只有埋头苦干。

待一夜销魂之后,我两沉沉睡去,而她这么一折腾,我那什么恐惧都没有了,有的是双腿发软,满满的睡意……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刚想起来的时候,曼曼就从外面端着食物进来了,就见这妮子脸上挂着笑容,把食物端到我面前,我有些蒙了。

因为这些食物没有一样不是增强男人那方面的,这刚起来吃这些合适么?

本能问了曼曼一句,是不是我活不行啊。

曼曼这时候娇羞告诉我,昨晚回去,她是把她爸妈给劝住了,但后来不知道怎么话题就扯到了她的身上,说我们两还不结婚,他们二老都急着要孙子呢。

而曼曼知道我条件现在不行,所以就想着先来个未婚先孕,反正她也不怕我不要她。

我听完后,直接被她给惊住了,说她是不是想埋头苦干了。

这妮子直接瞪眼,问我是不是不想。

我说哪能啊,这样最好了,正愁躺床上没事情做呢。

然后我就吃东西,还别说,这些东西做的倒是挺好吃的,我也是真的饿了,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等吃完后,我就想出去溜达一圈,可曼曼楞是不让我出去,说我刚没好几天就别出去了,我也没多想,就在家里休息看看书,吃吃曼曼做的饭。

在接下来几天,我除了休息,就是吃东西,要么就是和曼曼共赴巫山,生活可以说是糜烂到不行,偶尔还会加点小酒开开情趣。

一开始呢,我还是挺享受的,但后来我就叫苦连天了,因为这妮子一夜要几次,连续几天下来,我是真的有点怕了,现在一听到她让我上床去,我都腿发软。

这不,再一次战斗后,我全身酸累,再次睡去,迷糊间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话,一开始还是小声的,但后面却越来越大声,我本来还以为是在做梦,但这声音太刺耳了,就直接睁开眼睛。

看过去的时候,就见门前站着曼曼,正指着我这个方向大骂,我回头的时候,又看到了一个曼曼,这一下直接给我整蒙了。

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看着这一幕,两个曼曼?这是怎么回事!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绣花鞋-主人公叫曼曼小虎秦若兰秦长贵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