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秦先生婚后燃情-主人公叫叶予念秦云峥的小说免费阅读

秦先生婚后燃情

小说:秦先生婚后燃情

作者:如意微微

主角:叶予念秦云峥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叶予念曾以为,秦云峥是她的救赎。可直到跳楼那一刻才明白,秦云峥……是更绝望的深渊。

秦先生婚后燃情免费阅读 第1章 晚晚怀孕了,我不可能委屈她

刚被迫做掉孩子,叶予念就得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噩耗——

她有器官多发性衰竭,还有一年的寿命。

医生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道:“叶小姐,这种病诱因很复杂,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你身体虚弱,却强行多次堕胎……”

叶予念低着头,将体检单撕成碎片,扔在一旁:“不要告诉其他人。”

她转身走了出去。

门口,那群被秦云峥派来,负责押她来堕胎,防止她逃跑的壮汉保镖,皆是一脸不耐之色:“叶小姐,快点走吧!”

她虽然是秦太太,却从来没有被秦云峥承认过。

因此,在这些人眼里,完全没有任何尊严与地位可言。

叶予念没有出声,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中。

看了看日历,才想起来今天是她跟秦云峥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

想着,神使鬼差地打通了秦云峥的电话。

只有漫长的忙音。

叶予念闭上眼,压下心头的酸涩。

也对啊,今天不仅是三周年纪念日,也是……那个女人的生日。

他又怎么可能回来呢?

就在她准备挂断的时候,那头突然接通了,响起男人清冷的语调:“要钱就去找管家要。”

“我不是为了钱,我想见你……”

“你流产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还怎么矫情?我今晚没空!”

秦云峥的语调中,满满都是厌恶。

“你回来,我们商量——”她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说道,“离婚的事情。”

秦云峥沉默半晌,摁断了电话。

叶予念蜷在沙发上,就这样沉默地等待着。

下腹因为之前的强行引产,时不时阵痛。

或许是因为习惯了,她连眉都没有皱一下。

足足八个小时后。

晚上十一点,门被推开,秦云峥满身寒气站在门口:“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我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吧。”她站起身,缓缓走近他。

秦云峥擒住她的下巴:“想要多少钱?”

叶予念兀自笑了出来:“我嫁给你,怎么是为了钱呢……”

“那是因为爱我?”秦云峥微微俯身,在她耳边厌恶地道,“你这种廉价的爱,就别告诉我了,我嫌恶心!”

她身子一僵,无法抑制的苍凉在血液中蔓延开来。

“我要你公开承认我,让所有人知道我是秦太太!两个月之后,我们就离婚。”

秦云峥俊美的脸赫然湛出寒光:“不可能!”

“我本来就是你的妻子,为什么不行?”叶予念紧紧攥住裙摆,强撑着问。

“你靠什么手段嫁给我的,心里不清楚吗?”

秦云峥薄唇勾起甜蜜的弧度:“晚晚怀孕了,我不可能委屈她。”

“你说什么?!”

叶予念失声惊道。

秦云峥提起心上人,眉眼忍不住温柔了几分:“晚晚怀孕了,她需要一个正式身份,公开了你,媒体会怎么说她?”

——同父异母的妹妹嫁给刚离婚的姐夫,肯定有铺天盖地的舆论。

叶予念退后几步,差点跌坐在地上。

她扶着沙发沿,半晌才颤着声音开口:“我改变主意了!”

“……离婚之前,我要一个孩子!”

30

秦云峥上前,扣住她的喉咙,声音又狠又冷地砸了过来:“你不配!”

叶予念被他掐得喘不过气,却硬生生从喉咙里吐出几个字:“你……知不知道我……”

突然顿住。

她该怎么说?

直接告诉秦云峥,她有器官衰竭,活不过一年吗?

等来的,只会是他的满不在乎,还有嘲笑。

叶予念将之前的话全部吞了回去,话锋一转,“你不想跟我离婚吗?给我一个孩子,我就乖乖地主动离婚!”

秦云峥将她扔在一旁,动作粗暴得没有半分怜惜。

叶予念的下腹狠狠撞在茶几一角,本来就隐隐出血的部位,更是疼得让她差点晕过去。

“叶予念,你-他-妈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秦云峥讽笑一声,俊颜上满是嘲弄,“你打算拿这个种,去找爷爷出面,是不是?”

叶予念捂住腹部,贝齿将唇咬得青白:“我没有……”

秦云峥长腿一迈,走到她身前,修长的阴影将她笼罩住。

他的声音,在寂静的客厅内显得格外森冷:“你想要怀,可以。但如果你想要把他生下来,别怪我亲手做掉那个孽种!”

叶予念脸上血色尽失。

她为秦云峥怀了四次,堕了四次,受了无数的委屈和痛楚,现在甚至要……赔上了一条命。

凭什么要把位置拱手相让给叶若晚?

她一定要一个孩子,一个留着她和秦云峥的血的孩子。

生下来,代替她陪伴秦云峥。

哪怕因此被秦云峥恨透,也在所不惜。

想着,叶予念悄悄擦干眼角的泪痕,撑着茶几站起来:“那好,你答应我,每周回来三次,跟我做,做到我喊停为止。”

“叶、予、念!”秦云峥从唇里冷冷吐出几个字,“你可真够下贱的!”

她压下唇齿中的苦涩,扬起下巴,强撑着骄傲:“你要是拒绝,我就去找爷爷,告诉他叶若晚未婚先孕,你猜,他这么传统的人,会让叶若晚进秦家的门吗?”

男人周身冒着冷气,指骨捏成了青白色。

“好,叶予念,你欠-操,我就让你满意!”

说完,便将她狠狠压在沙发上,用力挺入。

疯狂撞击之中,叶予念只觉得喉间涌出一抹腥甜。

她痛苦闷哼,声音模糊地求饶:“云峥……放开我……我疼……”

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

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发病,还是因为秦云峥粗暴得惊人的动作。

他狠狠揪着她的头发,语调低冷:“你不是要让我上你吗?”

叶予念差点晕过去,又被男人用力地弄醒。她不断捶打着秦云峥的胸膛,力量却只是九年一毛。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云峥才将她甩开,嘲讽地道:“叶予念,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就像条疯狗。”

说完,将衣服整理好,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叶予念实在忍不住了,披着外套便跌跌撞撞地冲进洗手间,使劲地呕着血。

雪白的瓷砖被浓郁得有些发黑的血染红。

门口响起女佣怜悯的声音:“叶小姐,你还是吃药吧。再堕一次,要出人命的……”

人命?

叶予念自嘲地笑了起来。

她已经是将死之人了,还怕什么?

30

接下来两个星期,叶予念在秦云峥回来前都吃了药,以免突如其来地病发。

秦云峥每次回来都一身酒气,对她动作粗暴得令人发指,每一次到顶巅,他都会不自觉地吻她的额头,低低地唤着“晚晚”。

每一声,都像是在用力嘲讽着叶予念。

无论如何,她只是一个代替品而已。

——

那次跟秦云峥做完,她便筋疲力尽地睡去了,直到第二天才后知后觉地想起——

秦云峥的胃病,这几天是一个月中最严重的。

而且,他还没有拿胃药。

叶予念知道他能忍,却舍不得他受一点痛。

她急得发慌,拿了胃药,便坐车去了四季酒店。

四季酒店正在举办慈善宴会,没有邀请函不能进入。

所以,叶予念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这位小姐,请出示邀请函!”

她愣了一下,有些窘迫地开口:“我是来找人的……”

“没有邀请函不能入内。”保安冷声道。

“我是秦云峥的妻子,凭这个身份,应该可以进去吧?”

秦云峥在京城一手遮天,无论是谁,都要让他三分。

保安嗤笑一声,看着她,像是看着一个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女疯子:“你装什么装?就你,也想冒充秦先生的妻子?”

“我说的是实话。”叶予念眉头微蹙。

秦云峥虽然没有公布她的身份,却早有传言他已经隐婚。

她跟他的结婚证还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夫妻身份,货真价实!

“你别来这里捣乱!快给我滚!刚才,秦先生可是亲自搂着他太太进大厅的!”

话音一落,叶予念立刻怔在了原地。

全身的血液近乎倒流,全部凝结在了心口处,又冷又痛。

“你让秦云峥出来……”她声音沙哑,强忍着泪意,“你让他出来!”

保安用力地推了她一把:“你马上给我滚!秦先生跟秦太太天造地设,是你这种女疯子能肖想的吗?”

叶予念踉跄地往后退,狼狈不堪,差点就摔在了地上。

“等等,”忽然,门口响起女人轻柔的声音,“让她进来吧,她是我姐姐。”

保安的笑容立刻变得谄媚起来:“知道了,秦太太。”

听到“秦太太”三个字,叶予念立刻抬头,顺着声音看过去。

竟然是……“叶若晚!”

站在叶若晚旁边,半搂着她腰的俊美男人,正是昨晚才跟她抵死缠绵的秦云峥。

叶若晚朝着她抿唇一笑:“姐姐,你怎么来了?”

“我……”她捏紧了手包。

里面还装着她准备拿给秦云峥的胃药。

“姐姐,先进来吧。”叶若晚说着,便牵着她的手,步入了正厅。

有秦家的生意伙伴笑着走过来:“太太,这位是……”

叶若晚赫然一副秦云峥妻子的模样,朝着他轻轻点头:“高先生,这是我姐姐。”

身后,突然想起有人忿忿不平的声音——

“秦太太脾气也太好了吧,她这个姐姐,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刚才还大放厥词,说自己才是秦先生的妻子,真好笑!

如果我是叶若晚,肯定把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赶出去!”

30

秦云峥闻言,微微侧头看着叶予念,素来清冷地狭眸中,迸射出明显的怒意。

他声音冷得无温:“保安,把她赶出去。”

“云峥,姐姐已经进来了,再让她出去,不太好吧……”叶若晚低柔地劝道。

“晚晚,你就是太善良了。”他低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宠溺与无奈,“不让她走,难道要默许她顶替你的身份吗?”

顶替叶若晚的身份?!

苍凉和自嘲肆无忌惮地弥漫在血液之中,叶予念兀自地笑了,随即,一字一句地道:“秦云峥,你别忘了,结婚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我和你结婚三年,明明是叶若晚顶替了我的身份!”

话音一落,周围一片哗然。

“叶予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只有晚晚配做我的妻子,而叶予念你——”他扯开嗤笑的弧度,声音分外残忍,“又在这里发什么疯?”

叶若晚眼里起了一层水雾,哽咽着到:“姐姐,我知道你喜欢云峥,可是……大庭广众之下,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见她哭了,秦云峥愈发地心疼,脸上的神色也愈发地硬冷起来:“保安,让她滚!”

正厅的门已经关上了,几个保安架着叶予念,直接将她赶到了停车场。

这一路遇见的每个人,都用嫌恶的眼神看着她。

停车场空无一人,异常寂静。

她擦干眼角淡淡的泪痕,准备离开。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

反应过来之后,叶予念已经直直地摔在了地上。

双腿发出清脆的“咔”的声响,像是骨折一般的剧痛,让她完全无法站立。

这样的痛,立刻顺势而上,传遍了全身。

浑身的骨头,像是被人用力地敲碎了,随即重组,摩擦,然后再次被拆烂……

反反复复,无比猛烈。

因为喉咙的疼,叶予念甚至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开口,只能嘶哑地“啊”着。

她眼前开始渐渐变得模糊,然后,便坠入了无边的黑暗。

——

叶予念是被噩梦惊醒的。

噩梦中,她站在台下,亲眼目睹了叶若晚跟秦云峥的婚礼。

她猛地睁开眼,看着停车场的一片漆黑,半晌后,意识才渐渐回笼。

等等……

胃药!

她忘记把胃药给秦云峥了!

叶予念扶着墙,勉强站起来,准备离开停车场。

她从角落里走出去,突然看见一辆熟悉的宾利慕尚。

是秦云峥的车!

车内,好像还有人!

叶予念缓缓地走过去,正准备出声,却被车内的一幕,彻底愕住了。

秦云峥将叶若晚温柔地抱在怀中,头低下,两个人仿佛是在接吻……

她身子僵住,手包掉在地上,里面的胃药“啪”地滚了出去。

这一声,打断了正在缠绵的秦云峥和叶若晚。

叶若晚似乎这才发现,叶予念在这里。

她惊呼一声,从车内走下来,“姐姐,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四个小时前就离开了吗?”

也就是说,她晕了四个小时?

第一次病发就这么猛烈,以后可怎么办……

30

叶若晚见她不说话,低着头,有些委屈地道:“姐姐,你是不是还为了宴会上的事情跟我生气?你听我解释……”

“解释做什么?你就是真正的秦太太。”秦云峥也下了车,将她抱住,沉声道。

叶予念这才抬起眸子,看着他。

昏黄的灯光打在秦云峥的侧颜上,鼻翼投下一小片拉长的阴影,迷离深邃。

她想要出声,最后,却只是沉默。

无论说什么,都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危险的色彩在男人的黑眸中缓缓漾开:“叶予念,我们马上就要离婚了,你要是再朝晚晚泼脏水,别怪我对你下狠手。”

叶予念油然而生几分悲哀。

她弯腰,捡起地上的药瓶,淡声道:“我是来给你送药的。这几天,是你胃病最严重的时候……”

“姐姐,这些不用你操心,我已经给云峥熬了海鲜粥。”叶若晚笑了笑,说。

叶予念先一怔,随即便蹙起眉,冷冷地道:“海鲜寒气太重,根本不适合云峥吃。而且,他对海鲜过敏……”

“晚晚的厨艺非常好。”秦云峥不耐地打断她的话,微微侧眸,看着身边娇小的女人,笑得柔和。

叶予念看着他的神情,想起前几天——她为他做了一碗鱼肉粥,秦云峥闻见鱼的味道,直接将碗砸在她身上。

刚出锅的热粥全部洒在她下巴和身上。

她摸了摸自己的下颌,那上面还有被烫伤的疤痕。

果然,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她缓缓走近秦云峥,将药瓶递到他手上。

叶予念近似贪婪地描摹着男人深邃的五官,低低嘱咐道:“要是胃疼,一定要按时吃药。”

“不要太忙了,少熬夜。工作没有你的身体重要。”

“我知道你嗜辣,但尽量吃点清淡的……”

秦云峥打断她,声音如同藏了冰一样:“你说够了吗?这些,晚晚都知道。”

叶予念微微哽住。

她只是怕自己死了,叶若晚照顾不好他。

她狼狈地后退一步,试图掩饰心中的情绪:“那我……我先回家了。”

她转身欲走,仿佛是落荒而逃。

秦云峥黑眸一垂,道:“你今晚就搬出去住。”

“你什么意思?”叶予念顿住脚步,转过身,满目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那是她跟秦云峥的婚房!

现在,秦云峥要她搬出去?!

“我明天要搬进来。”叶若晚小声解释道。

叶予念恍然大悟。

原来是要她给叶若晚腾位置啊。

明明还有一个多月才离婚,他……就这么着急吗?

叶若晚见她久久不说话,立刻嘟起粉唇:“姐姐,你是不是不愿意啊?云峥,我还是……”

“你别管她,她要是不愿意,就滚去花园睡。”

叶予念闻言,睫毛颤了颤:“我要搬到别墅对面。”

说完,甚至没有等秦云峥的回应,便匆匆地离开了停车场。

——

夜深了。

叶予念一动不动地坐在冰冷的沙发上。

突然,门被男人用力推开。

“云峥,你怎么来了?”

每周三次的“例行公事”,明明已经做完了。

秦云峥满目狠戾,将她狠狠推在地上:“叶予念,你到底用什么威胁的晚晚?!”

30

叶予念的额头狠狠磕在茶几上,撞出一道血痕。

她疼得蜷缩起身子:“我……我没有……”

“没有?”男人唇上抿起嘲讽的弧度,“那为什么,晚晚要让我来找你?”

叶予念素白的手指紧紧攥住裙摆,半晌才克服了突如其来的痛,低声说:“我不知道……”

秦云峥揪住她的发梢,将她狠狠提起来,微微冷笑:“晚晚心地善良,不是你能利用她的理由!”

叶若晚心地善良?!

真好笑!

叶予念只觉得心上被狠狠刺了一刀,疼进骨髓。

她用尽全力推开秦云峥:“对,我就是威胁了她,又怎么样?”

秦云峥不会听她半句解释,干脆,便破罐子破摔承认好了!

“秦云峥,是你们先对不起我的!”她苍白的唇颤着,眼底薄薄的悲凉浮漫出来,“我才是你的妻子,她有什么资格抢姐夫?!”

秦云峥冷漠的嗓音没有半分起伏:“你只不过,是秦家养的一条狗。”

言语间的嘲讽,狠狠地戳进她的心里。

叶予念想要忍住,眼泪却是不争气地往下掉。

对,她不过是秦家养的一条狗——

一条让秦云峥收心的狗!

秦老爷子会给她撑腰,可从来都不把她当人看。

可是,她也曾经是叶家养优处尊的大小姐啊……

如果不是爱疯了秦云峥,为了嫁进秦家,她何必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

“秦云峥,你恨我,可如果我把叶若晚未婚先孕的事情捅出来,爷爷不会同意你跟叶若晚结婚的。”

她眸光有些氤氲,声线微颤:“我就是用这个把柄威胁叶若晚的。你心疼了吗?!”

“叶予念,你真恶心!”

他说完,身形突然一晃,唇上血色尽失。

叶予念见状,脸色煞白。

糟糕,她忘记让秦云峥吃胃药了!

再加上,秦云峥喝了海鲜粥,这次胃病,肯定来势汹汹!

她转身跑回卧室,拿了一瓶新的胃药,走到秦云峥身前:“云峥……”

“滚!”

秦云峥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

叶予念右唇角被打出血丝,手一松,玻璃药瓶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医生说了,你生病的时候必须要吃药才行……”

叶予念急得快哭了,蹲下身,从玻璃渣里拿起药片。

她的手心被玻璃片割出了一片血肉模糊,却仿佛感觉不到痛一样。

秦云峥一声闷哼,修长的身影朝着她压了下来。

——他晕过去了!

看着他苍白的脸,叶予念心里一阵一阵地抽疼。

她拿起水杯,一点一点地给秦云峥喂药。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云峥紧蹙的眉终于舒展开,呼吸变得平稳。

叶予念站起身,只觉得大脑一阵天旋地转。

她有器官衰竭,血液供给能力极差,稍微的失血便极有可能导致休克。

这个时候,秦云峥的手机铃突然响了!

叶予念接通电话,那头传来女人娇弱的声音:“云峥,我反悔了,你回来陪我好不好?”

“他在我这,今晚不会回来!”

叶予念细若编贝的牙齿咬唇,冷声道。

那头的叶若晚还说了些什么,她却一点都听不清,只觉得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30

第二天一早醒来,叶予念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还盖了一层薄毯。

而秦云峥,却早就不见踪影。

也对,他这么厌恶她,怎么会心甘情愿与她共处一室?

叶予念自嘲般地笑着,走到卧室,将手上的伤口包扎处理好。

她刚出卧室,便看见楼下站了一个浑身寒气逼人的男人。

秦云峥看见她,眸色一沉:“叶予念,你给我滚下来!”

叶予念一怔,连忙走下楼:“云峥,你的胃病……”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秦云峥拽住手腕,直接拖了出去。

叶予念一个踉跄,崴到了脚,疼得微微闷哼。

“云峥,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给晚晚赔罪!”

“为什么?”

他顿住,转过头,周身的气势骤然爆发:“你还想装无辜?”

秦云峥深邃的瞳孔里泛着冷光:“趁我晕过去,接了晚晚的电话,导致她受刺激流产,叶予念,你可真够贱。”

叶予念大脑一片空白。

怎么会?!

她不过是跟叶若晚说了一句话,接着便晕了过去。

怎么可能,导致叶若晚受刺激流产呢?!

秦家别墅就在对面。秦云峥将她拽到大门前,便嫌恶地甩开她:“跪下!”

“我不!”叶予念倔强地抿起唇,“我昨晚一直在照顾你,叶若晚流产,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秦云峥的声音里仿佛藏了冰:“那你怎么解释昨晚跟晚晚通话了两个小时?”

叶予念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了。

——这一切,都是叶若晚计划好的!

她故意不挂断电话,就是为了把这一切都嫁祸给自己。

秦云峥心头怒意滔天,朝一旁的保镖吩咐道:“押着她。”

保镖立刻上前,架住叶予念的肩膀,让她被迫跪下。

叶若晚穿着素白色的长裙,被女佣用轮椅推了出来。

看着她,幽幽地道:“姐姐,你怎么能这么对我?那是云峥的孩子啊……”

“晚晚,”秦云峥眼底划过一抹心疼,走到她身边,微微搂住她瘦削的肩部,“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不会再有了……”

叶若晚的眼泪,像是不要钱的自来水一样“哗啦啦”地掉。

“你知道昨晚姐姐跟我说了什么吗?她说要去找秦家,弄死我跟我的孩子,让我死得面目全非……还说我是小三,这辈子都不可能名正言顺地和你在一起……”

叶予念睁大眼睛,想要冲上前去质问叶若晚——

她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

可她被保镖押着,只能半跪在地上。

“放开我!”

她绝对不会给叶若晚下跪!

秦云峥闻言,俊美的脸立刻沉了下来。

他在叶若晚带泪的眼角处吻了吻,声音低低:“你是我认定的妻子,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

叶若晚垂下眸子,唇角勾出不易察觉的冷笑。

叶予念将一切看在眼里,血液倒涌。

“叶若晚,你陷害我!”

她像是发了疯一样地挣脱开保镖,踉踉跄跄地想要冲到叶若晚身前。

身后的保镖狠狠拽住她。

叶予念脚腕一崴,直接摔在了地上。

只听见“砰”的一声!

叶予念的视线,逐渐被额头上滴落的血所模糊……

30

叶予念是被噩梦惊醒的。

梦中,是她第一次被迫堕胎时,给秦云峥求情,却换来秦云峥冷冷的一句——

“如果你想跟这个孽种一起死,就生。”

她猛地坐起身,浑身发寒。

环顾自周,发现自己正在医院。

秦云峥……这么好心的吗?

心下,突然涌起一阵暖流。他心里,至少还是有她的。

门被推开,一张温润如玉的脸映入眼眸:“念念,你终于醒了。”

“顾南倾……”她微微一愣,“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云峥呢?!

“是我送你来医院的。”顾南倾走到她身边,温声解释道。

叶予念不自然地移开眸子:“我现在嫁了人,你这样……不怕被狗仔拍到吗?”

“当时看见你满脸是血躺在地上,我哪里还顾得上狗仔?”

顾南倾轻笑一声,眼底随即变得阴鸷起来:“如果可以选,我宁愿不当什么影帝,这辈子就守护着你。

而不是眼睁睁地看着你,在秦家被那些人这样对待……”

他的话语太深情,让叶予念心跳有些慌乱。

如果没有秦云峥,叶予念想,她肯定会嫁给顾南倾的。

可是一切,都没有如果。

她已经万劫不复了,怎么能再拖顾南倾下水?

“云峥在哪儿?”

“念念,你先不要急着去找他。”顾南倾手里拿着一张薄薄的纸,微微垂眸。

叶予念抬起眸子,略微疑惑。

顾南倾将手里的纸递到她面前。

当叶予念看清楚上面的字之后,呼吸几乎一滞。

——她竟然怀孕了!

欣喜过后,却又是一阵担忧。之前噩梦的画面,再次清醒地浮现在脑海中……

“云峥在哪儿?我要去找他。”叶予念深吸了一口冷气,心下已经有了对策。

这个孩子,她一定要生下来!

为此,在所不惜!

顾南倾眉眼中满是心疼:“念念,你告诉了他,不过是重蹈覆辙罢了。你还年轻,要珍惜自己。”

“我会主动跟他离婚,一个人抚养孩子。”叶予念沉声道。

顾南倾犹豫了半晌,看着她明媚灼人的眸子,最终还是妥协了。

他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离开病房。

正好,与出来给叶若晚拿药的秦云峥撞上了!

看着动作亲密的两人,秦云峥眸子微蹙,心里陡然升起几分火气:“顾南倾,你真这么喜欢被我玩烂了的破鞋?”

叶予念心脏猛地收紧。

顾南倾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启唇解释道:“秦先生,念念受了伤,站不稳。”

“秦云峥……”

叶予念的手紧紧攥住病服,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仿佛是在凌迟着自己。

“我们……离婚吧……”

秦云峥眸间流转着细碎的锋芒,语气不耐:“你又想做什么?”

“我怀孕了,跟你离婚之后,我要一个人抚养孩子。”

这是她能够想出来的,唯一保全孩子的方法。

“离婚可以,先打掉孩子。”秦云峥冰冷的开口。

“我不会拿这个孩子去找秦家,”叶予念低下头,“我只是想,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孩子而已……”

秦云峥的话语刻薄低冷:“晚晚因为你,失去了孩子,你有什么资格怀孕?”

30

叶予念只觉得浑身都冷。

她护着腹部,朝着秦云峥苍白地笑开:“你只记得叶若晚今天没了孩子,可你还记不记得,我为你堕了四次!那是四条活生生的命……”

记忆在脑海里回溯,叶予念紧咬住唇,眼泪却不受控制般,大颗大颗地往下落。

顾南倾黑眸一垂,将她揽在怀中。

他不该在三年前,眼睁睁地看着她嫁给秦云峥。

这三年,他捧在手心里的念念,被秦云峥弃如敝履,百般羞辱。

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顾南倾抬起眸子:“秦先生,离婚之后,我的工作室会发布声明。所有人都会以为这是我跟念念的孩子,不会影响到……你的婚姻。”

叶予念哑然失声,抬起眸子,看着他的眼底,有感激,有复杂。

却没有料到,秦云峥嗤笑一声:“叶予念没资格怀我的种。”

一说完,他微微抬手,身后的人便上前,将叶予念架起来。

顾南倾挡在她身前:“你要做什么?!”

“给她堕胎。”秦云峥眼底一片阴枭。

叶予念白瓷般的肌肤上,浮起一阵凉意。

她用力地挣扎着,声线提高:“秦云峥,孩子要是没了,我绝对不会同意离婚!我要叶若晚,做一辈子的小三!”

秦云峥神色凉薄:“我不介意丧偶。”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他想让她死!

叶予念看着他那双湛黑如墨的眸子,心底升起一抹寒冷。

秦云峥看向顾南倾,心里莫名有些不悦:“顾影帝,如果你再耽误我处理家事,我就让叶予念尝尝,被全城人骂作荡-妇的滋味。”

“念念身体不好,要是再堕胎,会出人命的。”

“跟顾影帝你无关。”秦云峥扬起冷硬的下颌。

每一个字,都仿佛是冰锥,将叶予念的心脏扎得千疮百孔。

秦云峥……你没有心!

她只感觉到浑身的血液都被凝固住了。

眼前一黑,喉间满是铁锈味。

等回过神来,叶予念才发现自己竟然吐了血!

糟了……

骨骼被拆碎的感觉,从肩部开始弥漫至全身。

腹部,疼得仿佛被揉烂!

“救我……”

叶予念额头上滴落下大颗大颗的冷汗。

顾南倾着急地上前,却被保镖拦住。

“秦云峥,求求你,救我和孩子……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她看着秦云峥,目光已经被泪水所模糊。

晕过去之前,叶予念好像听见他冷冷地说了一句:“给她喂点止痛药,不准救那个贱种。”

——

叶予念醒过来的时候,顾南倾正坐在床边。

“念念,你得了病,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知道了吗?

叶予念拉住他修长微凉的指:“秦云峥知不知道?”

都这个时候了,她还这么心心念念着秦云峥?

顾南倾心头万分苦涩:“你没有告诉他,自然有自己的理由。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说的。”

叶予念这才松了口气,重新躺回了床。

她摸了摸小腹,孩子还在。

她的宝宝,一定也在期待着降临到这个世界吧……

唇角弯了弯,又仿佛想到什么,抬起头:“南倾,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顾南倾眼底几分柔意,犹豫半晌,才道:“如果秦云峥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

“好。”

顾南倾走后没多久,她的手机铃便响了。

那特殊的手机铃声,只可能是……

叶予念心跳一停,点开手机,便看见秦云峥发来的短信——

“司机在医院楼下,给你半个小时,来秦家别墅找我。”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秦先生婚后燃情-主人公叫叶予念秦云峥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