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他的爱情如梦-主人公叫莫皓宸尹霖诺的小说免费阅读

他的爱情如梦

小说:他的爱情如梦

作者:流星飒沓

主角:莫皓宸尹霖诺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莫皓宸,我尹家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你要下手夺了我爸的公司?”“尹霖诺,从来都是优胜劣汰,胜者为王,你不知道吗?”

他的爱情如梦免费阅读 第1章 变故

A市,中山医院。

“莫皓宸,我尹家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你要下手夺了我爸的公司?”

“尹霖诺,从来都是优胜劣汰,胜者为王,你不知道吗?”

莫皓宸说完,勾了勾唇角,朝着床边的父女两走去,“今天我来这,可不是跟你讨论这个。从前有些旧账,现在该好好算算了。”

说罢,他迈着修长的腿,朝着床上的尹勋逼近。

尹霖诺的心倏然紧缩,赶紧挡在床前,“你想干什么,我爸之前一直把你当亲儿子,现在他病了……”

“够了!”没等她说完,莫皓宸奋力将她整个人甩倒在地,“好一个亲儿子?”

“你的好父亲当年害得我母亲抛夫弃子,最后自杀。”莫皓宸死死地捏着尹勋的胳膊,随后低吼,“这就是你拿我当亲儿子?”

这番话,他憋了二十年,今天终于痛痛快快地说了出来。

尹霖诺呼吸一滞,遽然放大眼眸,难以置信地看着莫皓宸。

她未曾得知,莫皓宸和父亲竟有如此血海深仇!

病床上,刚做完手术的尹勋扭再次情绪激动,他歪着嘴,一句话没说出来,眼前一黑。

“爸!”尹霖诺的心撕扯着,抱住床上的父亲,又看向跟前的莫皓宸,泪眼模糊,“所以一开始你就是为了报仇,对吗?”

“莫皓宸,十年前你就知道我是你仇人的女儿,你就看着我一步步上你的勾,是吗?”尹霖诺眼角的泪砸在地上,声音越来越大。

她只觉喉咙里好似带着腥味,疼得难受,好希望莫皓宸能给一个否定答案。

莫皓宸冷冷的笑着,“是,那又怎样?父债女偿,天经地义!怪只怪尹勋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他亲手杀了我母亲,我让他的心肝女儿尝尽人间苦痛,一报还一报。”

冰凉的声音在屋里回荡,尹霖诺揪着胸口疼得难受。

可她还不能倒下,她一把推开了跟前的男人,去前台喊护士来救治父亲。

尹勋刚被推进急症室,尹霖诺接到了法院的传票,“尹小姐,有人控告您盗取公司核心机密!”

她接过传单,果然原告一栏,莫皓宸!

尹霖诺瘫坐在地上,眼前结满了阴翳。

她爱了莫皓宸十年,换来如此下场,

……

傍晚,卫城华灯初上。

尹霖诺换上了裙子,推开房间门。

大床上,莫皓宸指尖夹着香烟,嘴里吐出一圈圈的云雾。

她猫着身子,一步步朝着床边走去,手攀上莫皓宸的脖颈,轻轻朝着他的耳垂吹上一口热气,“毕竟我爱了你十年,撤诉好吗?”

温软的话音刚落,她的手就已经不安分地在他的身上摸索着,一路下滑。

莫皓宸冷眸微转,一把抓住她直往下滑的手,“尹霖诺,你真不愧是天底下最贱的女人。”我忘了你是尹勋的女儿,从十八岁开始,就出卖自己的身体,脸面,于你而言,怕是不值一提。”

他勾起邪魅的唇角,话语如锥,讽刺无情。

30

尹霖诺呼吸一滞,脸色变了几变。

十八岁,她爱上了他,爱到没有了尊严,将一切都毫无保留地给了莫皓宸。

现在居然成了出卖自己身体的下贱女人。

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尹霖诺强忍着心头的苦痛,勾了勾烈焰红唇,“莫总,监狱那种地方肮脏不堪,万一我被别的男人糟蹋,还怎么服侍你?”

“比你活好的女人多的是,我不缺你一个。”莫皓宸眉头一皱,冷眸凛冽,转身离开。

清冷的屋子里,尹霖诺的嘴角划过一丝苦笑。

……

两天后。

尹霖诺多了一条罪证,企图色情勾引原告!

“被告是否认罪?你窃取莫氏集团的核心机密,私自卖给秦氏集团,被原告控诉,并企图色情勾引原告。如今原告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法官义正言辞,冷着一张脸列举尹霖诺的罪行。

尹霖诺眼里涩得发慌,盯着莫皓宸,说不出话来。

十年的温柔漩涡,他步步为营,撕碎她的心,碾压她的尊严,还要亲手把她送进暗无天日的监狱。

可是父亲还在医院中抢救,她必须坚强。

尹霖诺双手撑着桌子,目光恢复柔光,“我是被污蔑的,给我时间,我一定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休庭室。

尹霖诺拦住莫皓宸的去路,仍旧是不甘心,“就一定要置我于死地是吗?”

“是,因为你是尹勋的女儿!”薄唇轻启,他的话冷漠到刺骨。

尹霖诺倒吸了一口冷气,手心掐出一道血痕。

莫皓宸走了两步,却又退回来说道:“对了,若你非要挣扎,不妨参加完我跟秦薇的订婚宴再入狱也不迟。”

秦薇!尹霖诺大学同宿舍,她们两个向来不和。

“莫皓宸,祝你一生幸福无忧。”她死死地攥紧拳头,一颗心痛到滴血。

可就在这时,医院打来电话,尹霖诺忙按下接听键,“尹小姐,我们尽力了,经过五个小时的抢救,病人仍是离开了人世。”

“爸!”尹霖诺跪在地上,泪如雨下,朝着跟前的男人开口,“我爸去世了,莫皓宸。欠你妈的债,他已经前去赎罪,还不够吗?”

莫皓宸的脚步顿了顿,回头看向身后的女人。

长廊上,尹霖诺乖巧温柔的模样,宛若他们当年初见般。

那天,她穿着白裙子,在阳光下,静静地喂着小花猫。

那时,他还不知道她是尹勋的女儿,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

有那么一瞬间,莫皓宸头脑恍惚,心中闪过一丝悔意,但转瞬即逝,冷冷地说道:“从今往后,我们两人桥归桥,路归路,彼此两清。”

说完,莫皓宸转身离去,本来以为将仇人的女儿送进了监狱,他会一身轻松,痛快淋漓。

可,他的心为什么会颤抖、不安……

转眸看去,尹霖诺昂着头,努力隐忍着不让泪水落下,但她那张疲倦不堪的脸,却一片模糊,泪如雨下。

直到昨天她才知道自己怀孕了,但一切来不及了。

尹霖诺哽咽无声,“莫皓宸,我恨你。”

30

十个月后,尹霖诺在狱中生下了腹中胎儿。

她被全身麻醉,意识弥留之际,只听医生长叹道,“何苦犯罪?这好好的胎儿,生下来便没有母亲喂养,得有多可怜。”

“啊?这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只有一个肾了。”

医生感慨惋惜过后,又是一声长叹。

迷迷糊糊之中,尹霖诺的回忆飘到远方……

为了他,她愿意牺牲自己!

莫皓宸,她用尽生命去爱的人,他怎么忍心对她下此狠手。

好在,他们两个已经桥路各归,彼此两清!

两年零五个月,尹霖诺结束了自己的监狱生涯。

离开监狱的那一刻,她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往外走去。

今后,她的路会越发坎坷,必须步步为营,像莫皓宸跟她在一起的十年那般。

夜总会。

尹霖诺打点好了一切,只等莫皓宸送走客户。

蓝色深V长裙,看上去气质出众,是他最喜欢的!在这鱼龙混杂的地方,她更要一眼抓住那个男人的眼球。

端着酒性最烈的白兰地,待客户走出去后,她扭动着婀娜多姿的腰身朝VIP包间中走去。

莫皓宸头靠在沙发上,疲倦地捏着突突跳动的睛明穴。“滚出去,我不是说了吗?不许任何人进来。”

还未抬头看来人,莫皓宸已经厉声嘶吼起来。

尹霖诺勾了勾唇,眼角飞出妩媚风情,可沾染了岁月沧桑的眸子,再也不似之前那般明亮。

壮着胆子走到莫皓宸的身后,她伸出磨出了茧子的双手,轻柔地帮他揉按着太阳穴。

曾经,为了帮他缓解疲劳,她特地去学了揉按手法。

那温凉的手刚触碰到莫皓宸的太阳穴,他的身子便倏然紧绷了起来,如黑曜石般的眸子猛然放大。

“怎么是你?”他身形一颤,蓦然不知所措。

算了算时间,明明还有一年。

“我想你了迫不及待地来找你。”尹霖诺微微勾唇,笑得明朗纯真,“怎么?不欢迎我?”

两年多不见,她的风情不减,人却清瘦了许多。

“自然不欢迎。”薄唇紧抿,他的态度冷漠淡然。

尹霖诺也不恼,只是不紧不慢地绕过沙发,轻轻反转过身,伸出胳膊勾着他的脖子,身子已然坐在了他的怀中。

“你知道的,我是以窃取公司核心机密入狱,没有哪家公司敢要我,所以,你行行好,打发给我些钱。这样,我才能乖乖离开。”

她的双手攀着他的脖颈,并不安地扭动着身子。

这种距离暧昧不清,莫皓宸微眯着眸,呼吸一滞,“拿钱打发你,不如把钱扔在水里。”

“莫总这是什么话,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懂。”她扯着烈焰红唇,气息不断靠近他,“我当初说过,没有比我更懂你的女人,况且我不多要,一般的市场价就行。”

莫皓宸忍着心口刺痛的地方,迅速反转身子,恶狠狠地将尹霖诺压在身下,“你什么时候出来卖了?”

如鱼刺哽在喉中,莫皓宸竭力遏制心口的怒火。

本以为,再见她时,她会不顾一切地找他报仇。

可现在……她堕落到极点。

这样的她,宛若利刃,狠狠地刺痛他的肺,撕碎他的心,让他的报复失去了原有的快感!

“皓宸哥,这里,两年多不见,你一定想了吧。”尹霖诺微微扒开领口,那温软诱人的声音久远,依旧充满了无穷的魅力。

30

包间中,流光溢彩的五色灯将整个包间照射得旖旎闪烁,暧昧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

身下的女人笑声妖魅,勾人心魂。

一个字形容她:浪!

莫皓宸从不知道,尹霖诺浪起来简直没有下限。

可心口的位置憋闷,好似魔鬼一把揪住了他的心。

“它变小了。”

“没有你的fu摸,自然不行。”

她这副模样,让莫皓宸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两年多的牢狱生活,她俨然变了个人,身上的闪光点完全消失不见。

除了这张妖娆魅惑的脸,还有凹凸有致的身材……

而这恰恰是让男人最难以把控的致命点!

监狱中有的是狱警,更有甚者,能只手遮天的男人不在少数。

正因为此,莫皓宸此刻心口堵着的那口气怎么都难以下咽!

明明当初是他亲手把她送进的监狱,现在为什么要给自己添堵?

“我再问一遍,你什么时候出来卖了?在监狱中,有没有被别的男人玩过!”

这突如其来的怒气让尹霖诺猝不及防,一颗心轻颤,面上却不露痕迹,她伸出细长白嫩的腿勾住他的腰身,身体更加有节奏的扭动起来。

无声的沉默,犹如洪水猛兽,强烈地攻占着莫皓宸心中的防线。

尹霖诺闭口不提监狱中发生的任何事,但她装傻充愣的样子更让莫皓宸猜疑。

甚至,他会在脑袋中把那些肮脏的画面放大百倍,最后,却只能独自承受憋屈。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

“莫总。”时间不早了,助理敲门喊他离开。

“滚!不许任何人进来。”

他嘶吼起来,随即拦腰抱起尹霖诺,迈着修长的双腿一脚踢开包间的隔门,走进隔音效果极好的休息室。

重重地将她扔在床上,莫皓宸脱鞋压了上去。

扯着凌厉的嗓音,他又吼了几声,仍然听不到她任何的回答。

那张魅惑风骚的脸上,只有暧昧不清的笑容,好像在说,“就不告诉你,你猜呀!”

莫皓宸气急,骨节分明的长指倏然用力,一把将她的衣服撕开。

眼前赫然映入两道触目惊心的刀疤。

其中一道他记得,当年他昏迷半个月醒来后,她云淡风轻地开玩笑,“怕你再也醒不过来,我选择自残,差点先你而去。”

后来,才从她嘴里听到真话,胆结石开刀!

可另外一道像蜈蚣似的刀疤,正不偏不倚地趴在她的小腹。

手指一顿,他转眸,目光凛冽地看向她,“这条刀疤怎么回事?”

“我说过,胆结石开刀。”

“另一条!”莫皓宸有些不耐烦,愤然低吼。

“不碍事,咱们继续。”

她若无其事地扯掉蓝色长裙,脸上看不见丝毫惊恐,赤裸着嫩白的身躯重新攀上莫皓宸的脖颈。

“你他妈的说不说?”

尹霖诺躺在床上,面色平静,根本没打算说。

莫皓宸下床,转身就要离开。

她慌忙抓住他的手,“不就是被房东追债的时候,抵押了一个肾嘛?”扯了扯唇角,尹霖诺神色淡然。

冷不丁地,仿佛一盆冷水从头顶浇注而下,莫皓宸蓄足的热情,瞬间消散。

再次归来,她看淡了一切,整个人与芸芸蝼蚁无异。

“卖肾?你怎么不把你自己卖了?”他甩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

30

尹霖诺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扰乱他的心情。

他伸手一把扯掉自己的领带,眉头紧锁着,腰间却倏然一紧。

“莫总,你这样可就不好玩了。”她歪着头,脸上似笑非笑,“大家都是成年人,偶尔疯狂一次,不知道怀了谁的孩子,不想要拖油瓶就打掉,这种事不是常有吗?”

不知道怀了谁的孩子?她这话说得可真潇洒!

莫皓宸气得全身颤抖,脸色苍白。

跟她在一起十年,他都没舍得让她怀上孩子再堕胎,哪怕强忍着欲望释放在体外……她倒好,不知道怀了哪个野男人的孩子,再打掉!

极强的占有欲顶的他的五脏六腑肿胀,尹霖诺唇角扯动,不动声色地说出的话,宛若万千利刃,一寸寸割着他的心。

从没想过,她会被别的男人享用。

在他眼里,就算他把她丢弃,把她伤得遍体鳞伤,他也绝不允许她去找别的男人。

心里憋着翻天覆地的怒火。

他一只手用力,托着尹霖诺一丝不挂的身躯。

转身,速度极快地把她压在床上,电光火石之间,脱掉自己的衣服,毫无前戏,他便粗犷地挺起小魔王朝她撞去。

疼痛瞬间席卷了尹霖诺的神经,她咬着牙闷哼着,就是不肯叫出声来。

“莫皓宸,你这是干什么?”

“生气?愤怒?还是嫉妒?我竟不知道,你还会在乎我?”

尹霖诺死死地咬着牙,狠狠道。

听了她的话,莫皓宸身体一怔,刚发泄出来的怒火重又涌了上来。

“莫总,我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发泄,你何苦跟自己置气?”

坐起身来,勾了勾唇,尹霖诺嘴里的话声声向莫皓宸发起挑战。

冷眸微转,若眼神能杀人,莫皓宸此刻真想将她千刀万剐。

拿出钱包,莫皓宸随手扔给她一张银行卡,“拿着它,滚,以后不许再出现在我面前……”

他还想继续叮嘱两句,只见尹霖诺手中拿着一片白色药丸,拧开桌子上的一瓶矿泉水,一口将那药丸吞了下去。

“不劳莫总费心,我心里有数。”她点点头,随即拍了拍胸口,“堕胎这种事太痛苦,我可不想经历第二次。”

莫皓宸自然不想让她怀上自己的孩子,可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他只觉得脊背轻颤,双手也不自觉地握紧。

“拿了钱就滚,不要再让我赶人。”

那张妖娆的脸,他一眼都不想再看。

“走人可以,可我的衣服被莫总撕坏了呢,你能给我再找一件衣服吗?”

她挑挑眉,像只又嗲又妖的猫。

“柜子里,你自己找。”

站在镜子前,莫皓宸烦躁地打着领结。

打开衣柜,尹霖诺漫不经心地搜索着,“莫总,我近来手头紧,你要是不屑享受我,不妨把我介绍给你的合作伙伴们。你的朋友,一定小气不到哪去。”

胸口突突跳动着,莫皓宸努力遏制自己的情绪。

突然,指尖轻颤,尹霖诺在他的专属衣柜中找到了当年他送给自己的白色礼服。

是忘了扔,还是他嫌自己的衣服脏,不屑于去触碰。

“滚!”他猛地拍起桌子,声音颤抖着,根本压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我滚,不过莫总可千万别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哦。”

穿起白色礼服,尹霖诺嘟着红艳香唇,更显魅惑动人。

走出包间的门,助理看到尹霖诺,惊得瞪大了圆眸,“尹秘?”

“你快去看看莫总吧,他刚才累得不轻。”

尹霖诺的脸上扯起暧昧的笑意,脚步不停,快步离开了夜总会。

30

走出那灯红酒绿的地方,尹霖诺蹲在灯光黯淡的小巷中,紧紧地抱着双臂,低着头,大声哭了出来。

哭声撕裂,震人心肺。

“姑娘,你怎么了?”

突然,耳畔传来苍老的声音。

她微微抬眸,眼中晶光四溢,一位老妇人弯腰看着她。

身后,是她拉着的小吃车。

“我……我没了家,丈夫抛妻弃子,孩子得了白血病,我……我什么都没了。”

“哇”的一声,她毫无支撑地哭着,尽管在陌生人面前,她还是控制不住地哭了出来。

“小姑娘,哭吧,哭出来就好了。我老伴去年得了肺癌,死了,儿子在工地出了事故,早几年就已经去世,现在就我跟儿媳妇和孙儿住在不到五十平的小房子里,儿媳妇体质差,不能干重活,但为了小孙儿能过上好日子,每天起早贪黑地工作,好几次,我看见她就跟你一样,哭得泣不成声……”

那老妇人边抹眼泪边低声诉说,但她眼中依然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确实,生活不易,可人必须生活!

哭够了,她擦干眼泪,跟老妇人道了别,上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医院。

拿着莫皓宸给的银行卡,她给两岁的女儿交了医药费,又拿着她最喜欢的小猪佩奇走进她的病房。

两岁不到的可可戴着一顶小红帽,漂亮又可爱。

但小红帽下面,没有一根头发。

白血病,不到两岁的年纪就得饱受化疗的痛苦。

所以,为了可可,尹霖诺必须再次怀上莫皓宸的孩子。

之前在包间中,她吃下去的避孕药,不过是提前准备好的白色糖丸。

接下来,她需要做的,就是想方设法爬上莫皓宸的床,直到再次怀上他的孩子,他们两个便真的桥路各归,此生不见。

尹霖诺走后,助理紧张地打开包间的门,绕过包间走进休息室,眼前的一幕,让他瞪大了圆眸,惊得难以置信。

休息室中,一切裸露在外能砸的东西,全都被莫总砸得一干二净。

他跟了莫皓宸五年,除了尹霖诺进监狱那会,他见过莫皓宸发如此大的脾气之外,其余时间他都冷静得可怕,甚至每做一件事,都得再三衡量。

助理惴惴不安地走近莫皓宸,刚想开口问他要不要回去,就听到他急促愤然的声音响起,“去,帮我查尹霖诺现在的住址。”

“我要尽快知道。”

他站起来扶额,即刻又嘶吼了一句。

话音刚落,他迈着修长笔直的腿快步朝外走去。

开着白色的劳斯莱斯,将油门踩到最大,那辆车宛若发了疯的野兽,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疾驰着。

好几次,他都差点撞上前面的车,但油门丝毫不减。

随着汽车速度的飙升,那辆白色的劳斯莱斯几乎飘了起来,可就算处于此刻极致的疯狂之中,他的脑海中也难以抹去尹霖诺的身影。

那个女人腹部的刀疤,以及她在床上癫狂的笑声,都扰得他心神难安。

更可怕的是,他总觉得,只要她不在自己身前,就一定是穿着透视装穿梭在供男人消遣的地方,那些人可以随意蹂躏她,把她压在身子底下,跟她尽情做、爱,只要他们有钱。

令他意外的是,第二天一大早,助理便站在他面前禀报,“莫总,查不到尹霖诺的住址,包括各大酒店,旅馆,夜店……能查的地方,我们都查了,没有。”

“不可能,他离开监狱后,根本没有地方可住。”

莫皓宸倏然挺直脊背,猛地把手中的笔拍在桌子上。

尹家的一切全部被他收进囊中,包括他们家住了几十年的别墅!莫非,她傍了其他的大树?

“继续找!”

他焦躁地扯开领结,嗓音凌厉,胸口的怒火强压着他,让他难以镇定。

以她的姿容才能,找个身价不菲的男人绝非难事!

这样想着,他愈加躁动不安。

30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莫皓宸转眸瞥了一眼来电显示,“老婆大人!”

呼吸一滞,莫皓宸那幽深的眉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焦躁情绪。虽说他从未说过要娶她,可尹霖诺却一直幻想着能够嫁给他。

不然,她当年何苦为了一个手机备注,挖空心思地去求他。

耳畔,重又响起当年他在尹勋病床前说的那番话,“……我从未说过要娶她,她仍死死地黏着我。”

眉头紧锁着,他怔愣地出神。

许久,待他回过神来,想要拿起手机接听时,电话已经挂断。

他猛地回身靠在椅背上,并把手机重重地拍在文件上,嘴里破天荒地骂了一句,“艹。”

不过片刻,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他迅速按下接听键,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平淡冷漠,“喂。”

“皓宸哥,啊哈哈……”电话那头一片嘈杂,尹霖诺的声音却是欢快到要飞起。

莫非她刚陪别的男人睡过……

莫皓宸觉得自己简直快要被逼疯,脑海里想的,全是那个女人被别的男人压在身子底下酣畅淋漓做、爱的画面。

他站起来,朝着办公椅猛地踢了一脚,“尹霖诺,你他妈到底有什么事?”

“别别别,皓宸哥息怒。”尹霖诺慌了,忙收敛起刚才的疯狂笑声,“我这两天手痒痒,来地下钱庄赌了几把,身上的钱全输光了,还欠了外债,你看,能不能再给我点钱?”

什么?赌博!

这个女人当真是堕落到没有极限!!!

莫皓宸的心口像有千万只蚂蚁在乱爬,在啃噬,“尹霖诺,你还要脸吗?”他厉声嘶吼。

“莫总,恐怕你忘了吧,我从十八岁开始就已经不要脸了。再说,脸面值钱吗?能当饭吃吗?”

尹霖诺冷笑出声,嘴里的话如毒药般苦涩。

当初,他当着自己父亲的面骂她是天底下最贱的女人,并且硬生生地把她爸给气死。如今,他竟然问她还要脸吗?

真是可笑!

“你……你……”

莫皓宸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双唇一张一合地颤抖着。

确实,尹勋欠他母亲的,他们父女俩早已连本带利地全还了,莫皓宸真想劈头盖脸地骂她一顿,可脑袋突突跳了半天,却不知该怎么开口。

若真要追究起来,尹霖诺能堕落至此,他功不可没。

“莫总,我什么我,你要没钱给我,我也没办法,不过生活总要继续不是,我完全可以去找……”

话说到一半,尹霖诺故意停了下来,有些话,她不便直说,不过莫皓宸是聪明人,她自然知道她要说什么。

“呵,去找,行,尹霖诺,不再见!”

他怒气冲天,恨不得连说出来的话都充满了火药味。

话音刚落,他伸手把手机扔到地上,“啪……啪……”几声,那手机四分五裂!

摔碎了手机似乎完全没法解他心头的怒火,他一把扯掉领结,拿起办公桌上的文件全都甩在地上。

听到手机发出“嘟嘟……”的挂断声,尹霖诺的眸光立刻黯淡了下来。

莫皓宸,你的心还会痛吗?

只可惜,晚了,等我再次怀孕,咱们两个就真的两清了……

夜幕降临,莫皓宸静静地站在窗前,目光如炬,眺望着这灯红酒绿的卫城。

不管他的目光看向何处,脑海中尹霖诺因为缺钱,被别的男人压在身子底下的画面总是清晰可见。

每每想到此,他便坐立难安。

特别是到了晚上!

拨通助理的电话,莫皓宸一番吩咐过后,这才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他没法任由尹霖诺胡闹下去,更没法控制自己那颗焦躁不安的心……

30

面包店中,尹霖诺挑好了给可可买的奶香包还有草莓蛋糕,正要付钱时,突然手机铃声响起。

莫皓宸的助理!

“喂,尹小姐,莫总说,请你去一趟莫氏别墅,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尹霖诺看看购物篮中挑好的面包,脑袋中有片刻恍惚。

随即她若无其事地把面包放回原地,声音得意欢快,“大晚上的,莫总是想我了吗?”

“帝豪酒吧门口,我等你。”

抬起头来,对面“帝豪酒吧”四个字闪烁耀眼。她灵机一动,随口说道。

下了助理的车,直到见到莫皓宸之前,尹霖诺对他的行为都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支票,接下来的两个月,你必须每天晚上十点之前来我这。”他将事先准备好的支票递给尹霖诺,幽深的眸子微眯,“记住,这两个月,你只能是我的。”

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尹霖诺顿时眉开眼笑。

两个月的时间,足够她备孕了。

莫皓宸,你再给我一个孩子,从今后,咱们再也不见。

她仅仅瞥了一眼支票上的数字,便眉眼弯弯地把支票放进包中,“谢莫总,你尽管放心,我拿了你的钱,这两个月期间,绝对包你满意。”

“还有,你放心,你是客人,我不会委屈你。”

尹霖诺把支票收好后,又拿出来一盒药,从中扣出来一片,并把药盒随手扔在了桌子上。

冷眸微转,看到“避孕”二字,莫皓宸已经心领神会。

这样的她,眼中只有钱,对任何事都不管不问,尤其当年他逼死尹勋,把她送进监狱的事,她几乎绝口不提。

可这种平静过于诡异,让他隐有担忧,又觉得无足轻重。

洗完澡后,尹霖诺爬上床,迫不及待地搂着莫皓宸精壮的腰身。

莫皓宸正值血气方刚,哪里禁得住她这般!

意外的是,他脸上毫无享受,反而眼眸猩红,狠狠地咬着牙,“尹霖诺,你到底被多少人睡过?”

只要一想到有人压在这白嫩的嗣体上,他心中的烈焰就忍不住升腾。

“来嘛,皓宸哥。”

她的眼角飞出风情,纤纤玉腿勾着他的腰身。

像往常一样,对于他的问题,她笑而不答。

莫皓宸怒极,牙齿咬得呵呵作响,却奈何不了她丝毫。

后来,他想通了,便再也不问如此幼稚的问题。

反正这两个月尹霖诺是他的,不掺杂任何感情色彩,单纯得只是交易。

过了这两个月,他们两个只当此生未见。

关于她的一切,他再也不管不问。

约定俗成般,他们两个的交集仅限在床上,彼此不过问对方任何近况。

……

尹霖诺眉头紧锁着跟可可的医生沟通情况,看到莫皓宸的那一刻,她慌忙低头删除手机中的短信。

“怎么了?”

她的事,莫皓宸根本不想过问,可她偷偷删短信的情况过于频繁,以至于他不得不多想。

正大光明的事情,哪里需要偷偷删短信?

“没事!”

微笑着抬起双眸,她已经把手机关机。

好几次,莫皓宸偷偷拿起她的手机想要翻看她手机中的秘密,但无一成功。

不是已经删除了短信,就是需要指纹解锁。

尹霖诺做事,向来天衣无缝,连他,都得用十年时间设陷,才把她送进监狱!

30

近来,莫氏集团的发展速度极快,莫皓宸在感觉到压力山大的同时,每天仍充满活力,就连助理都觉得他近来精神焕发,脾气也不似之前那般暴躁。

尹霖诺身上总有一种魔力,每晚抱着她睡觉,总能一觉睡到天亮。

甚至,他不知道她每天早上都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眼看着两个月的期限一天一天的过去,他心底莫名的浮躁起来。

若她离开后,又把所有的钱全部赌光该怎么办?

继续出卖身体偿还赌债吗?

迷迷糊糊的,他做了一个极长的梦。

梦里,尹霖诺输得一干二净,就连身上的衣服,也全部作为赌注输得精光。

那些男人双眼放射着精光,,待她输得一无所有时,围在她身边的那些男人如狼似虎地朝她扑去。

一个接着一个……轮流享用她的身体!

猛然惊醒,他一头冷汗。

耳畔,却是哗啦啦的流水声,尹霖诺正在洗漱。

看到她的身影,他那颗惴惴不安的心稍稍落了下来。

不久,只听“啪”的一声门响,尹霖诺从浴室中走了出来,他慌忙闭眼假寐。

慢慢地,她朝着自己走来,趴在床头,她薄凉的唇亲吻过他的唇,他的眼,他的额头……

像相恋时的七年那般,每天早上醒来,亲吻过他的五官,才开始一整天忙碌的生活。

蓦然,心口空落落的,有些不知所措。

尹霖诺,她究竟在干什么?

爱他,亦或者不爱?

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渴望得到,又害怕知道。

两个月期限的最后一天,莫皓宸推掉了晚上的应酬,早早地在家等着她。

可夜晚11点的钟声敲过,她还没回来,莫皓宸慌了,拿着手机,一遍又一遍地拨打她的电话,但刚拨打出去,他又立刻挂断。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坐立不安,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

正当他咬咬牙,决定主动打电话给她时,突然,房门打开,尹霖诺拎着一个纸袋子走了进来。

与平时不同的是,她今天没化妆,穿着一件宽松的长裙,脚踩平底鞋。虽然不如平时漂亮精致,但却多了清纯天然的美感。

她坐在床头,把纸袋子中的物品一件一件地拿出来,“这是五双袜子,你最喜欢的条纹花纹。”

“内裤,纯棉的,穿上舒服。”

“还有两件衬衫,天蓝色和薄荷绿,很清新的颜色,适合夏天。”

“你最近夜里腿会抽筋,我买了一盒钙片,你以后要按时吃。”

“我听助理说,莫氏这段时间迅速发展,你常会感觉压力大,我买了维生素B,你要按时吃,缓解压力。”

……

尹霖诺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莫皓宸觉得耳朵都快磨出了茧子,但心底却缓缓升腾起一股暖意。

结束了,他们两个从此再也不会见了……

她会不舍吗?

想到这,莫皓宸忍不住把她按在床上,享受最后一次的温存。

平时,她会主动奉迎,可今天,她只是小心翼翼地捂着肚子,声音低浅,“我今天吃坏了肚子,你动作轻点。”

莫皓宸没有多想,完事后,睡得香甜。

第二天一大早,尹霖诺收拾好了自己所有的东西,趴在床边,静静地看他那精致的五官。

那里,充满了她的吻,勾勒着她的心弦。

可她清楚地知道,莫皓宸不属于她,她不强求。

只要腹中的孩子能救活可可,只要她拥有两个健康的孩子,就够了!

……

莫皓宸一觉醒来,尹霖诺早已消失不见。

他慌忙下床,在房间中四处寻找。毫无意外,根本没有她的人影。

没关系,她没钱花了,还会回来。

这么一等,就是四个月,他每晚翻来覆去睡不着,只能靠着安眠药入睡,而她,再也没有回来过。

他没法再等,每一天都是煎熬,莫皓宸吩咐助理调查尹霖诺近来的状况,得到的消息却是她已经离开了卫城……

30

离开了,再也不回来了……

莫皓宸本以为她嗜赌成性,没了钱一定还会回来找他,可是等到最后的结果,却是她离开了卫城,并且毫无其他任何消息。

一瞬间,他若海上失去了航向的游船,目光呆滞,嘴唇泛着苍白的冷色。

不应该啊!她怎么能够离开?

突然,莫皓宸紧握着拳头,大步朝外飞奔而去。

汽车一路疾驰,开到尹霖诺之前服役的监狱中。

这里,有她过去两年零五个月的回忆,他倒要看看,在这里,她经历了些什么?

赌博,卖身,她身上一切的恶习都源于此。

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尹霖诺在监狱中的两年零五个月表现突出,根本没查到任何有关她赌博,或者跟别人发生关系的记录。

只是有一点,在狱中她曾生下一名女婴,剖腹产。

病历一栏触目惊心的字眼不禁让他头脑恍惚,病人22时移植一枚肾脏给莫皓宸……

怎么可能?

当初,他醒来时,明明是秦薇坐在他的病床头照料他,并口口声声说是她自己把肾脏移植给了他。

到底怎么回事?

一时之间,莫皓宸只觉得脑海中天翻地覆,平静的眸子瞬间掀起万丈波澜。

……

“这刀疤怎么回事?”

他做完肾脏移植手术后,尹霖诺的身上突然多了一道疤痕。

“哦,没事,你这么久没有醒来,我怕你有个三长两短,想要自寻短见来着,差点先你而去。”

尹霖诺抱着他,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笑意。

后来,在他的逼问下,她才说出实话,“胆结石开刀!”

然而现在她病历栏上写着的却是肾脏移植!并且是移植给莫皓宸!

莫皓宸嗓中干涩,眼底碎芒微闪,那个女人到底瞒着她做了些什么?

他握住病历的手微微颤抖着,“给我去查尹霖诺这两年多在监狱中都做了些什么?尽可能的详细!快!”

身子微微一顿,他的声音再次嘶吼起来,“还有秦薇,去查当年她在哪家医院做了肾脏移植手术,资料越详细越好。”

全部的事情,他要一件一件地理清楚!

助理接到莫皓宸的电话后,尽可能快地去调查这两件事。

拿着那本薄薄的病历,莫皓宸狰狞着面孔,转身回了别墅。

莫皓宸坐在书房中,修长的手指夹着香烟,烟雾缭绕,一圈一圈地荡漾开去。

短短一个小时之后,助理就带着答案来到别墅向莫皓宸汇报。

站在他面前,助理的身子忍不住颤抖着,深吸了一口冷气,他咬咬牙道,“莫总,尹小姐进监狱后的第九个月,确实发生了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大事……”

助理的停顿,勾起了莫皓宸的遐思,尹霖诺在监狱的某个黑暗的角落跟别的男人风花雪月,浪声滔天!

唇角倏然扬起狠厉的弧度,“快说!”

“尹小姐生下了一名女婴,并且那名女婴一生下来,他的生父就把她抱走了。”

助理硬着头皮,实话实说。

“九个月?生父?谁?”

一连串的三个问题宛若惊雷!也就是说,尹霖诺在进监狱前就背叛了他。

“罗嵩。”

竟然是他!莫皓宸一拳砸在桌子上,眉眼中跳跃着幽深的火花。

脸上青筋暴起,胸口传来的闷痛感压得他几欲窒息。

“查,给我去查罗嵩的具体位置,以及那女婴是否由他抚养?”

许是不甘,他抱有最后一丝幻想。

助理得到新的指令后,忙将他调用所有势力,查到的秦薇的病历呈给莫皓宸。

秦薇的病历极其详细,移植人那一栏,确实写着莫皓宸,况且这手术单由她本人签字,字迹跟她的一般无二。

出奇的是,尹霖诺跟秦薇肾脏移植的医院在同一家,所有的信息几乎完全一致!

重重迷雾掩盖,究竟谁对谁错?

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 他的爱情如梦-主人公叫莫皓宸尹霖诺的小说免费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你想看的小说,漫画都在微信公众号 “香蕉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