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门为书友推荐精彩小说的网站

求阳间葬阴师小说免费资源

小说《阳间葬阴师》 是一本十分好看的都市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流年晨星,主角是沈旭。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二天一早,沈旭还没起床,门口传来汽车停靠的声音。坐起身朝外面看了一眼,一辆警车停在门口露出半个车头,下来两个执法人员。沈老爷子在堂屋门口坐着,见到来人没有说话,也没有起身。从副驾驶下来的中年男子满面……

求阳间葬阴师小说免费资源

《阳间葬阴师》 免费试读

第二天一早,沈旭还没起床,门口传来汽车停靠的声音。

坐起身朝外面看了一眼,一辆警车停在门口露出半个车头,下来两个执法人员。

沈老爷子在堂屋门口坐着,见到来人没有说话,也没有起身。

从副驾驶下来的中年男子满面堆笑,自己把手中的礼品放在屋里,掏出华子递给老爷子一根。

“沈老,最近身体可好?”

老爷子接过烟点上,口气不咸不淡。

“你们少来几次,我老人家身体就好了…”

沈红梅从厨房里出来,撩起围裙擦擦手。

“王局,我爹都七十多岁的人了,你们能不能别折腾他了!全洛市那么多先生,你们就不能换个人?”

王长江无奈的笑了笑。

“红梅,不是我愿意折腾老爷子,实在是这次遇到的事情太诡异,别人根本看不出门道…”

躺在屋里床上的沈旭来了兴趣,一骨碌爬起来,凑到窗边仔细听。

沈玉山把烟头扔地上踩灭。

“既然来了,那就说说吧,到底怎么个诡异法?”

事情发生在昨天晚上。

洛市西郊是富人聚集的别墅区,昨晚的诡异案件,就发生在一套独栋别墅内。

死者周天明,四十二岁,洛市天明集团董事长,亿万身家。

出差五天的周天明回到家已经晚上十一点。他老婆黄静知道老公要回来,准备好宵夜放在桌上,和周天明聊了几句,自己进卧室睡觉。

黄静迷迷糊糊醒来,已是凌晨一点半。周天明还没上床睡觉,黄静起身走出卧室找老公,却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卫生间的门关着,里面隐约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黄静急忙推开门,眼前的一幕吓得她惊叫出声,直接瘫软在地上,差点晕死过去。

保姆刘姨听到动静从房中出来,见到卫生间里的一幕,恶心的直接呕吐起来。

血肉模糊的周天明直挺挺躺在宽敞的浴室地上,里面全是殷红的鲜血。

周天明的人皮被扒了下来,满身尽是粉红色的烂肉和星星点点的白色脂肪,恶心至极。

黄静最终晕死过去,刘姨报了警。

商界名流死在自家别墅中,主管分局领导亲自带人前往勘察现场。

所有门窗没有被翘的痕迹,卫生间断桥铝窗户完好无损,从里面锁上。

调出别墅室内监控,周天明穿着睡袍走进卫生间,房门关上,没有人进去,他也再没出来,被扒下的人皮亦是无影无踪。

见惯了形形色色的案件,出现这情况,只能归为邪物作祟。

案子上报市局,王长江成立了专案组,亲自担任组长,找了两个市区的先生去现场查看,最终一无所获,这才来找沈玉山。

沈老爷子半靠在椅子上抽了口烟。

“小旭…你怎么看?”

正在思索到底是何鬼物作祟的沈旭啊了一声,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口,提拉着拖鞋,头发乱哄哄的。

“姥爷…受害人被活活扒皮,没有喊叫,应该是扒皮之前就已经断绝生机或者被控制了魂魄。单凭王局的描述,无法判断是何种邪祟所为。”

王长江打量一番沈旭。

“沈老…早就听说你有个外孙一直在山上学艺,就是这位小兄弟吧。”

沈玉山不置可否,没有给两人介绍,弹弹指间夹着的烟灰。

“长江…除了洛市,其他地方出现过这种情况吗?”

王长江讪讪的笑了笑,伸出大拇指。

“不愧是沈大师,一语中的。在周天明之前,还发生过三次类似的案件。一个受害者死在宾馆,其余两个死在家中。这几个受害人天南地北,不是咱们洛市人,而且案子相隔一两年,没有规律…”

“有没有查到其他的共同点?”

王长江摇头。

“专案组正在整理材料,我怕再有人受害,所以先来了您这里。现场我已经让人严密看守,人命关天,沈老是不是先去看看?”

沈玉山轻咳几声,把烟头扔地上踩灭。

“我老人家这几天身体不舒服,让小旭跟你走一趟吧。”

王长江啊了一声,转头看向沈旭。

“沈老,这位还真是您外孙。那啥…小旭他还年轻,能行吗?”

沈红梅端着早饭出来。

“不行…我儿子昨天刚回来,在山上什么都没学会,帮不了你们,老爷子身体不好,你们另请高明吧…”

沈红梅担心儿子安全,不想让沈旭掺和这种事。

沈玉山老谋深算,撩起眼皮看看王长江。

“长江,我这些年没少帮你们。以后年纪大了,有心无力。你要是想找帮手,只能靠小旭。不过,我有个条件,如果你答应,我就让小旭跟你去一趟….”

“老爷子,有事您说话,只要我能办,保准办的妥妥的。”

“小旭今年才十八岁,这几年在山上文化课也没丢掉。你安排一下,让他明年跟着参加高考。不管考上考不上,你都得让他上大学…”

这点小事,对王长江这个市常委班子成员并不难。

“沈老,您放心,这事我来办,保证给您办的妥妥当当。小旭,咱们走吧,别在家里吃了,我请你到外面喝牛肉汤,五十一碗的…”

沈旭没正式入道门,自然不忌讳吃牛肉,转身回去换衣服,准备出门。

沈红梅一直担心沈旭会跟着自己老爹当阴阳风水先生,听到老爷子安排他去上学,这才把心放进肚子里。

“王局,咱们先说好,我儿子是要上大学的,你可不能三天两头让他给你帮忙。”

王长江呵呵笑。

“红梅,咱们洛市没那么多不正常的事儿。你放心吧,小旭上学的事情我来办。”

几人刚刚出门,正好撞见从外面回来的王铁林。

“王局,我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最近有没有进展?”

王长江急着回现场,一边上车一边吆喝。

“铁林,我这一直马不停蹄的查着呢。你放心,一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我们有急事,回头给你打电话。”

警车扬长而去,沈红梅在院子里嘟囔一句。

“四十多的人了,还查什么身世。现在不是过得挺好…”

沈旭最终也没喝上五十块钱一碗的牛肉汤。

不是王长江食言,而是因为赶时间,把牛肉汤装盒打包,在车上太晃悠没法喝。

小说《阳间葬阴师》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