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门为书友推荐精彩小说的网站

求景幸景谙小说免费资源

看现代言情-无线流文,千万不要错过一只小六六呀的《星光与你皆归我》 ,主角是景幸景谙。书中主要讲述了:即使踏着荆棘,也不觉悲苦;即使有泪可落,亦不觉悲凉。—— 沈从文景谙身上还带着残留的饭香味,在触碰到景幸的时候,景幸本能性的缩了缩。但下一刻,景谙那股带着饭香的气味又重新覆盖了过来,双手抱住了瑟缩在角……

求景幸景谙小说免费资源

《星光与你皆归我》 免费试读

即使踏着荆棘,也不觉悲苦;即使有泪可落,亦不觉悲凉。

—— 沈从文

景谙身上还带着残留的饭香味,在触碰到景幸的时候,景幸本能性的缩了缩。

但下一刻,景谙那股带着饭香的气味又重新覆盖了过来,双手抱住了瑟缩在角落里的景幸。

“星星,我是哥哥,是景谙哥哥。”

温柔的声音自头顶响起,顷刻间,景幸就能感觉到那股带着饭香的体温在身体里飞速的蔓延,很暖和,她很喜欢。

“哥哥…..哥哥别不要我,别离开我,别让我一个人,我….害怕一个人。”

景幸的声音尾音带着抖,缩在景谙怀里,低低的说:“哥哥,求求你,求求你…..”

求求你,别为我编织好的美梦,让我产生了幻想以后,又让我重新回到原来的世界。

是哥哥,是景谙哥哥给了我一个家。

是哥哥和我说,遗落在外的公主会乘坐着南瓜车被王子殿下接回城堡,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是哥哥让我远离了腐臭逼仄的巷子口,给了我一个温暖又安全的家。

景幸觉得遇见景谙,简直是太好的运气,是她做过的最好的美梦,她生怕梦醒了,自己又要回到那个阴暗的巷子口,成为没人待见,没人要的流浪儿。

“哥哥。”

景幸的小手轻轻的扯了扯景谙的衣角,近乎祈求的看着他。

那眼神中蕴含着巨大的冲击力,是景谙小小年纪里不可承受的重,他的心几乎在对上景幸视线的一刹那,为之一颤。

我该怎么办?

景幸还在怀里,小手抓着自己的衣角,一点也没有松开的打算,她期期艾艾的等待着自己的回答。

那渴求的眼睛,莫名让景谙联想到了刚出生的宝宝,嗷嗷待哺的等待着母亲为她送上人生第一口奶水。

好像只要景谙一个点头和答应,景谙就再也不如从前是个自由身了。

喊他哥哥的很多,可是让他很为难的还是第一个。

他只是想短暂性的照顾一下景幸,反正她总会有自己的房间,和那些小朋友一样,时间久了,总不会粘着自己的。

可如今……

小家伙绵绵软软的依偎在他怀里,软乎乎的……

算了吧,护着就护着呗,景谙想着,心说,哥哥总是童话里的骑士,那谁让我是哥哥呢。

景谙终究选择扛下了景幸这个小小的负担,在他一知半解的年纪里,用着不知轻重的承诺,哄着怀里的孩子,道:“我不会不要你的,我永远都是星星的哥哥。”

哥哥……

就像是景幸生命中唯一一抹光。

那件事后,没有人真正在意冲突事件的起因和处理结果。

景谙为了实践“哥哥”的承诺,为了防止妹妹让人欺负,走哪里都带着景幸。

景幸自然而然就成为了景谙随身携带的背景板,也不吵,也不闹,就静静的跟在景谙后头。

为了显得自己存在感不那么强烈,她大部分时间都选择用沉默代替一切。

只有在周围恢复了平静以后,才会自动开启语言功能,和景谙软绵绵的说上那么几句。

为此。

院子里的小朋友们,眼红的眼红,嫉妒的嫉妒。

以小胖墩为首,伙同着小思思等人,曾齐刷刷冲到了景枫办公房里,联名抗议这种不公平事件的发生,七嘴八舌的吵闹声,大有一种农民工起义的架势。

然而,

抗议大军来势汹汹,带着必胜的把握进了景枫的门。

在里面开启了长达数小时的辩论赛后,以失败告终。

一个个灰头土脸的从景枫办公室里出来。

那一场世纪大战在院子里流传甚广,那一年小朋友们学到了一个新的名词,从聊斋志异里看来的,叫作“会勾人的狐狸精”。

于是,没有多大心眼的小朋友们,在背地里为抢走景谙的景幸偷偷盖章了“狐狸精”称号。

每次见着景幸,都会用极其浮夸的动作表演一套杂技。

“狐狸精来啦。”

“略略略,看我收了你,你这个狐狸精。”

“受死吧,看你还敢不敢为非作歹,你这个狐狸精。”

起初,景谙并没有察觉到这些人的玩笑,其实只是披着玩笑的表面来攻击他身后的景幸。

因为景幸永远都给人充满距离感的沉默寡言。

直到,有次景谙从洗手间回来,看见背着他坐在书桌写作业的的景幸,他惊讶的发现,景幸的背上贴了个张看似符咒的贴纸。

上面赫然写着“收!狐狸精”。

一向温润如玉的景谙的肾上腺素在那张扎眼的“符咒”之下彻底分泌失常,冲上前抓着景幸一只手,就问:“你刚刚接触了谁?”

景幸先是一惊,看见景谙那张常年带着温润的脸,此刻正庄重严肃的看着自己时,顿时跟着有些紧张了起来。

“哥哥,我刚刚去外面拿了书。”

景幸急忙腾出一只手把桌面上翻开的书本拿起来,解释:“没有碰见谁,也没有和谁说过话。”

她不知道哥哥身上的怒气从何而来,不知道好端端的哥哥怎么去了下卫生间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脑子里迅速闪过刚刚去拿书的片段,生怕错漏了什么,在哥哥的怒气值上火上浇油。

“哦,对。”景幸忽地一拍手,道:“我刚刚回来的时候,思思她们在扮演”狐狸“的游戏,但是我没有理她,她也没有理我。”

在村庄里生活加上流浪的那些时间,足够景幸在还稚嫩的年纪里学会察言观色了。

在提到“思思”的时候,景谙的表情有明显的变化,她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哥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思思?”

景谙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随后又恢复了邻家大哥哥的样子,哄着景幸:“没事,你好好学习,哥哥去处理一点事情,你门关好,别让别人进来。”

“哥哥去哪里?”

“出去一下,马上回来,乖。”

景幸习惯了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景谙,今天的景谙出奇的反常,她心道肯定有事,只是哥哥不愿意告诉她,在景谙准备离开的时候,几乎出于本能地一把抓住他。

“我也要去。”

小姑娘认真的直勾勾的盯着景谙,像是怕他跑了一样的表情逗乐了景谙。

小说《星光与你皆归我》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