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门为书友推荐精彩小说的网站

完整版《新婚夜,我成了首富老公的偷心贼》txt下载

网络作者是虎口夺阳的经典佳作《新婚夜,我成了首富老公的偷心贼》 火爆上线,是一本先婚后爱类型的小说,主角是赵牧言江逾白。书中主要讲述了:讨回公道?不不不,赵牧言在心里疯狂摇头。她不需要讨回公道,她就想在江家多受点气,这样的话,等大婚的热度降下去后,她好拿着自己在江家被欺负的证据堂而皇之的跟江逾白离婚。但话又说回来了,她赵牧言受气可以,……

完整版《新婚夜,我成了首富老公的偷心贼》txt下载

《新婚夜,我成了首富老公的偷心贼》 免费试读

讨回公道?

不不不,赵牧言在心里疯狂摇头。

她不需要讨回公道,她就想在江家多受点气,这样的话,等大婚的热度降下去后,她好拿着自己在江家被欺负的证据堂而皇之的跟江逾白离婚。

但话又说回来了,她赵牧言受气可以,但绝不受那种窝囊气。

别人扇她一巴掌,她在倒下去之前,也得先掰折对方的手。

她倒要看看,江逾白如何替她讨回公道。

客厅里,韩世珍和江清芷都在,韩世珍的旁边还坐着一家之主江潮生,他昨晚回来倒头就睡,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把刚嫁进江家的儿媳妇给关了禁闭。

他要是知道的话,绝不会容许自己的妻子这样胡来。

江潮生是个最要脸面的人,这事若传出去,他那张老脸往哪儿搁。

所以有他镇场面,江清芷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看到江逾白抱着赵牧言来客厅,江潮生是个传统的人,他稍稍别过头去,韩世珍趁机训话:

“好好的人长了两条腿却不会走路,像什么话。”

江逾白把赵牧言放在沙发里,顺着韩世珍的话说:

“还不是拜妈所赐,好好的一栋别墅里,非得弄个乌漆嘛黑的房间,让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江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连给家里房间安个灯的钱都拿不出。”

一句话噎的韩世珍哑口无言。

江潮生清清嗓子,问道:

“说说吧,关禁闭是怎么一回事?”

江清芷逮住机会抢先说:

“爸爸,昨天大哥的婚礼结束后,我就回了家,听到大哥房间有动静,我想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结果这个女人不由分说的把我给打了一顿。”

江清芷说完,江逾白挑眉,两眼清冷。

江潮生见状,小声斥责:

“没礼貌,叫大嫂。”

这声大嫂江清芷是无论如何都叫不出的。

她噘着嘴,气呼呼的说:

“大哥明明娶的是赵家大女儿赵牧屿,谁知道嫁进我们江家来的,竟然是赵家小女儿,当时我和妈都不知道她是真是假,这才有了关禁闭这一出。”

江潮生也想问清楚这件事,但他是个生意人,知道事要一桩一桩的谈。

他问赵牧言:

“老大家的,清芷说的可有差池?”

要不是公公的眼睛看向了她,赵牧言压根没反应过来这一声老大家的是在叫她。

她点点头:

“倒也没错,只不过我当时在房间里休息,想着江逾白说公司有事不会回家,我也以为家里遭贼了呢,于是我上去就踹了她一脚,心想,可千万不能让这个偷东西的贼给跑了。”

赵牧言说的神乎其神的,京商作为一个旁观者清的外人,把这小丫头片子的顽皮全都看在了眼里。

而江逾白的重点,不在于赵牧言怎么狡辩。

他凑耳过去,纠正赵牧言的那一声江逾白:

“叫老公。”

赵牧言红了耳根,只好挠挠头发缓解尴尬。

她这话很荒谬。

江家戒备森严,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江家偷东西。

但贼这个字,先从自家人口中说出来,江潮生也不能过度偏袒。

他只能和稀泥:

“既然是误会,那解释清楚就行,至于别的事,逾白,今天晚饭前,我等着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就完了?

赵牧言瞪大双眼,偷偷的掐了江逾白一把。

要给她讨回公道是江逾白说出口的话,这一大家子很明显欺人太甚。

赵牧言可不能受这窝囊气。

江逾白站起身来,还没等他开口,江潮生便先说道:

“清芷,给你大嫂道个歉。”

江清芷难以置信的看向韩世珍,用眼神撒着娇。

向来最宠爱这个养女的韩世珍,自然不能叫女儿受了委屈,于是她卖惨道:

“昨天清芷疼的一夜没睡,怪可怜的,说起来,清芷毕竟是妹妹。”

言外之意是你这个做大嫂的先动的手,要道歉,也是做大嫂的先道歉。

赵牧言才不会低这个头,她伸手扶着额头,哎呀喊了一声。

京商差点就笑出声来。

随后对上赵牧言的眼,赵牧言对他说:

“京医生,你还不赶紧替我妹妹检查一下伤情。”

京商还真挺身而出了,他走到江清芷身边,询问:

“清芷妹妹,你觉得哪儿不舒服?”

赵牧言指着江清芷的屁股说:

“我错把妹妹当成了贼,不小心踹了她一脚,喏,踹的屁股,难怪我们所有人都坐着,唯独妹妹站着,想必伤的不轻。”

京商当时就变了脸色。

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被这小丫头片子给戏弄了。

他很无奈的看向江逾白,见江逾白伸出了一根手指头,他加了两根,江逾白点头。

于是京商没打算拆穿赵牧言的小把戏,反而询问江清芷:

“清芷妹妹可有受伤?”

就算受了伤,她也得忍着啊。

更何况她的确毫发无损。

总不能真的扒光了裤子让京商检查吧。

见江清芷摇头,京商下了定论:

“这么看来,的确是少奶奶受委屈了,那额头上的伤不好好养着的话,怕是要留疤。”

赵牧言自己都差点笑场,她委委屈屈的看向江逾白:

“早知道偷你的心要被关禁闭的话,我就不偷了,江逾白,现在我把你的心还给你,你别关我禁闭好不好?”

哈哈哈哈。

好一招扮猪吃虎。

京商退到一旁,坐等看好戏。

为了逼真,赵牧言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疼得她眼泪都来了,可怜兮兮的向江清芷道歉:

“妹妹,对不起,都是大嫂不对,大嫂不应该踹你,以后你哥的房间,你随时可以进来,像昨天这样的误会,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好一招以退为进,既顾全了大局,又提醒了江逾白。

这让江潮生不得不替赵牧言问一声:

“清芷,好端端的你去你大哥房间里做什么?”

江清芷有口难言。

她喜欢江逾白很多年了,昨天本想在卧室里摆一条道具蛇吓一吓嫁进江家的赵牧屿的,听说赵牧屿胆小如鼠。

可谁知嫁进赵家的不是那个软弱好拿捏的赵牧屿,反而招惹了赵牧言这么个不好惹的小霸王。

见江清芷沉默,江潮生训斥道:

“你也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以后别随便出入你大哥的房间,他毕竟是有家室的人。”

说完他便走了,把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了韩世珍处理。

韩世珍肯定是向着自己女儿的,于是说和道:

“好了,既然误会都解释清楚了,大家也都挺忙,各自散去吧,这一天天的都是些什么破事。”

其实到此为止,赵牧言已经心情舒畅了。

但江逾白不肯罢休,他对韩世珍说:

“妈,这事恐怕不能就这么算了。”

韩世珍看着这个娶了媳妇忘了娘的儿子,恨铁不成钢的问:

“那你还想怎样?”

小说《新婚夜,我成了首富老公的偷心贼》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