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门为书友推荐精彩小说的网站

蝉声且送阳西最新章节,蝉声且送阳西免费阅读

热门新书蝉声且送阳西 是由著名网文作者雨落竹冷所著的奇幻仙侠类型小说,主角是宁不凡叶辰。书中主要讲述了:姜格脸色古怪,只觉得这宁公子实在非常人所及,刚刚还剑拔弩张,廖廖几句话之后,两人便勾肩搭背像极了失散多年的兄弟相认。“此行凶险异常,愚弟不忍叶兄身陷囹圄,还请叶兄快快离去,倘若身后匪人追来,愚弟拼了身……

蝉声且送阳西最新章节,蝉声且送阳西免费阅读

《蝉声且送阳西》 免费试读

姜格脸色古怪,只觉得这宁公子实在非常人所及,刚刚还剑拔弩张,廖廖几句话之后,两人便勾肩搭背像极了失散多年的兄弟相认。

“此行凶险异常,愚弟不忍叶兄身陷囹圄,还请叶兄快快离去,倘若身后匪人追来,愚弟拼了身家性命也要护叶兄安然无恙。”

宁不凡脸上展露坚毅之色,像极了即将赴死的凄凉侠客。

叶辰眉头一皱,冷哼一声:“看来宁老弟还是没有把为兄当做兄弟,区区数百匪徒,哪里奈何得了我,若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打扰你我兄弟团聚,我自一剑扫之。”

说罢,他双指并起向数十步之外的榆树一点,“轰”一声,两人合抱才能丈量的巨物被分为两半,倒在溪流里,溅起无数水花。

握草,宁不凡眼皮狂跳,这特么竟然是个玄幻世界。

尤其是刚刚这人还打算拿剑砍他,他颇为惊心的看着那片惨景,脖子凉嗖嗖的。

“这是什么仙术?”他咽了口口水,心有余辜。

“这是内气,一品入脉境武者引气入体,熟练运用,自可达到这般如臂使指。”他说着双指尖又冒出一股乳白色尖锐气流。

姜格还算平静,她贵为天风皇室,自然也见过这般武者,父皇身边那个形影不离的老太监也是这般品级,老太监出手次数不多,倒也看不出二人孰强孰弱。

只不过面前这位约莫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如此年纪便可达到这般高度,实在是令人惊叹,他曾说过,仵世子阳还略强于他,不愧是曾经的天机榜首。而如今挤下仵世子阳的新任天机榜首宁公子,想来也有她所不知道的非凡之处,这就是不可知之地,凌驾于世俗之上真正底蕴的冰山一角吗?心中隐隐有恐惧滋生,幸而不可知之地的人手从不涉及朝堂,若是真正步入俗世,只怕各大王朝无一能挡。

宁不凡心思倒没那么深沉,他本想就将此人留在身边,只是没有什么借口,此前那番话语只是为了试探一下他这位便宜兄长的真正心思,听闻他这般说道之后,内心一定,果然,练武的大多都是铁憨憨。

“宁兄尚未一品入脉?”叶辰觉得宁老弟实在拗口,转而开始之前的称呼。

“……”

入脉是个什么玩意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入脉,他轻笑摇头:“不曾入脉。”

“也是,我似宁兄这般年纪也只是贪恋俗世荣华,只二品闻道境,各类武穴趋于大成,尚未圆满,宁兄也是这般境界吧。”叶辰不以为然,含笑揶揄。

“……”

宁不凡沉默回想起他会的那些招式,试探问道:“二品闻道可以轻易战胜一条发疯的大黄狗吗?”

“……”叶辰一脸见了鬼的神色。我跟你说入品境界,你跟我说大黄狗?莫不是我之前被这人模人样的家伙给骗了,他随即问道:“那宁兄可曾入三品地坤境?练剑之人入三品可以木剑斩石。”

宁不凡拔出佩剑,思索着要是一剑过去能不能把石头斩断,好像…也不行?怕是一剑过去,剑毁人伤吧,陈晨雕刻的半残木剑虽说只是个装饰品,却藏着他心里的江湖,毁掉不太好,若无把握还是不可轻易尝试。

“叶兄,就没有再往下的境界了吗?”

叶辰扶额叹息,满头黑线:“原来宁兄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不入流低等剑客。”

入品则入流,若连三品都未入,统一称为不入流。

“哼!”宁不凡身子前倾,目中含有星辰,他不屑道:“叶兄未免太小看宁某了,村西头李婶婶家的红额凶残大公鸡不知多少丧命在宁某之腹,若不是叶兄你,我隐藏这么多年的秘密却是不会轻易告诉别人,以免被人追杀。”

叶辰大为震惊的看着一脸傲然的宁不凡,口中不知该说出什么,竟是有些哑口无言。

他原以为这位柳村唯一入世行走如同仵世子阳一般,也是文武双全之才,此前听闻十步一杀之名更是生出切磋之意,谁曾想这位天机榜首竟然只是不入流,也是,天机榜只是评选世间智计超绝之人,且不论武艺。

叶辰感觉一切都索然无味,进入了贤者模式。

“叶兄,谁说我只是不入流,但是张大爷说过我乃是万年罕见的剑道奇才,我如今只是初入江湖,若干年后,教那天下都晓得我宁钰不凡十步一杀之名。”

说着,他将半残木剑寄在腰间,满怀希冀的看向叶辰。

“嗯,宁兄有此大志,为兄深感欣慰,只是宁兄如今头上不仅有个天机榜首之名,更有柳村入世行走之名,若是游荡俗世败于江湖侠客之手,未免太损我不可知之地天赐者之名。”

“也罢,我与宁兄一见如故,结拜之情已定,便陪宁兄走一番江湖,闲暇之时也能教导宁兄几手剑招,虽说与入品有所差距,教训一些江湖不入流武者也倒足够,颇有自保之力。”

“那可真是,太麻烦叶兄了。”宁不凡心中好笑,表面却做推辞之色。

“无妨,”叶辰摇头一笑。

宁不凡欲拒还迎,留下了这个便宜打手,他往江北的地方转过身去,略做思索。

姜国公主身份虽说尊贵,但是对一些老狐狸般的政客来说,公主身份除了和亲,别无用处,此前几番行刺大概皆是为了他这位传说中的天下第一才子,本不想招惹麻烦,绕过天风去往别国安定下来后再去寻找父亲消息,没想到这位便宜兄长的到来使原定计划发生了些许变动。

父亲最后的踪迹在万京,因此万京才是最有利寻找父亲的地方,看来,不想招惹麻烦也不行了,刚出来就被几百人袭击,他便隐隐感到天风国内有一个幕后黑手想要借他的身份做些什么。

不会妨碍他的事情,便也罢了,他自一笑了之,若是当真有人阻挠,也该把那些隐藏在幕后的人拉出明面上来透透气。

“回江北城。”他说。

小七在地上连爬带滚嗷呜两声。

姜格拍拍它的头。

宁不凡牵上黑马。

叶辰双手抱肩。

一行人整装待发。

天风国,万京城.

在一处待客的大厅中,坐在主位的是一个银衣锦袍,清新俊逸的翩翩少年,此时他品着面前还散发着热气的香茗,叹声道:“这万京城的紫叶茶还是不如我常喝的西荆子,”随即将这茶丢在一旁,随意道:“姜兄,来,我请你喝我平日最喜爱的西荆子。上茶。”身旁一个下人连忙低头应和,走出门去。

“许兄倒是会享受。”坐在旁边的是应在天风边境与大燕僵持的姜承,此时他身着金色玄甲,佩剑在怀。他把弄着面前的茶杯,抽出佩剑,剑锋散发出彻骨的冰寒。

他将茶水洒在剑刃,轻吹口气:“只是可惜,倒是没有告诉过许兄,我一向是不喜爱喝这些茶水的,姜某平日饮用的要么是烈酒,要么是鲜血,不知今日许兄所谓的西荆子能否让我尽兴?”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客厅中的空气似是凝结。

许姓少年轻笑一声摇摇头道:“都说姜承领兵十万如今在天风边境与燕国剑拔弩张,谁曾想,在今日,姜兄却已经率领数百奇兵包围了我江家,莫非,姜兄要造反?造反之前还要杀我立威?”

“造反?若要杀人立威我何不去杀朝廷三公,杀你区区一个江家少主?”姜承将剑收入鞘中,他觉得这话有些可笑:“父皇御天之后,皇位必然是我的,我为何要造反?我这次回来只是要与某些不识大体的人一个认错的机会罢了。”

“认错?若是那些人不认错,该当如何?”

“杀!”

“若是那些人痛哭流涕悔不当初,又当如何?”

“杀!”

许姓少年耸耸肩,摊开双手无奈道:“看来那些幕后之人怕是要联合起来弹劾殿下了。”他不动声色的将称呼改为了殿下。

“胆敢将手伸到我小妹身上,设机伏杀,无论是谁,焉能不死?不死,又岂能消我心头之恨!”“砰”一声,这位天风国常年戍边,征战天下的大皇子将茶杯狠狠摔在地上,把端茶刚进门口的下人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捧着茶板的身子微微颤抖。

“你下去吧。”许姓少年叹口气,向下人摆手。

下人惊慌的站起身来把两位主子的茶具奉上,躬身弯腰连忙退去.

“殿下,先喝茶。”

小说《蝉声且送阳西》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