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门为书友推荐精彩小说的网站

求宰了暴君后,我变成了一棵草小说免费资源

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宰了暴君后,我变成了一棵草》 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痴语长心,主角是陆离。书中主要讲述了:看师侄们从正午打到太阳落山,陆离也有些撑不住了。耷拉着眼皮,心心念念连云峰的玄土大床。终于,最后一场结束,戴黎挥袖将无缘内门的弟子送出山外,又照例说了一番漂亮话。“逍遥内门,乃是逍遥老祖所创……”“逍……

求宰了暴君后,我变成了一棵草小说免费资源

《宰了暴君后,我变成了一棵草》 免费试读

看师侄们从正午打到太阳落山,陆离也有些撑不住了。

耷拉着眼皮,心心念念连云峰的玄土大床。

终于,最后一场结束,戴黎挥袖将无缘内门的弟子送出山外,又照例说了一番漂亮话。

“逍遥内门,乃是逍遥老祖所创……”

“逍遥内门,藏书万卷,数量乃修真界之最……”

“进了逍遥内门,就相当于踏上了……”

把逍遥内门吹得天上有地上无的,顺利的勾起了新弟子们的无限向往。

忙完,他冲着陆离二人勾了勾手指头,“诺,现在是你们俩的时间了。”

“开始了开始了!”观天鉴前,无数人乏意尽去。

比武台搭在山谷正中央,高约七尺,严明提剑跃上,动作潇洒利落。

陆离看了看有三个自己高的台子,丈量了下自己的腿长,想着那些不甚熟悉的术法,还是决定老老实实从旁边的石梯上去。

小小短腿,看得人一阵着急。

“你说她登天梯的时候咋那么快呢?”

“该不会是怕了吧?”

等陆离晃晃悠悠地上了台,严明睁开眼,静待人气息平稳。

握剑抱拳,没有过多的废话,就一字,“请。”

陆离安抚住如擂鼓的心跳声,深吸一口气,也回礼,“请。”

话落,声寂,却不见严明有何动作。

想来是念及他修为高出她两层,有意让她先手。

抢占了先机,这是好事,但陆离丝毫不敢大意,小手轻拈,五张符箓顿时出现在手中。

主峰的看戏三长老大惊:“唉!我给离丫头的是元婴级的灵符!”

随便拿一张都能把严明轰个残废的!

会出事!

拔腿就要冲下去,被掌门元吾一手止住。

三长老急吼:“你拦我干啥啊你?”

“年纪大了眼睛也不好使了?她拿的可不是你给他的那些。”元吾颇觉无语,扶额,“你看那符上的灵气,明显是她自己画的。”

“况且,元婴级别的符咒,离丫头也没法用啊。”

就刚筑基那点灵力,别说一张,半张都用不了。

三长老凝神一看,“嘿!还真是!”

默认了自己眼睛不好使的事实,脸上与有荣焉:“想不到离丫头还会这个,唉,不错,这个我能教。”

“几张破符而已,谁不会啊,就你能教?”

“……”

台上,陆离五符齐出,贴地而行,没入严明脚下。

霎时,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碧藤和火光乍起,另有泥土绊脚跟,将严明牢牢锁在其中。

“想法不错,可惜威力不够。”戴黎坐在高台,翘着二郎腿说风凉话:“就这些,可困不住修为高出自己两层的剑修。”

这些陆离也明白,在符咒发出的一瞬,她身形爆退,趁藤蔓遮挡严明视线之际,咬破指尖,在台上轻轻划了一笔。

同时,那边的严明也破开了五符,足点一点,便冲着陆离过来。

皓袖虚静,纤尘不染,绛袂灵动,寸迹不留。

他的身形很快,但他的剑,更快。

早前便从邈尘处听得,严明所习,乃缥缈门剑法,运剑讲究轻、快二字。

彼时陆离还不懂这轻是有多轻,快是有多块,但现在她体会到了。

快到她看不见。

连看都看不见,要如何躲?

陆离只能贴了两张小神行符在脚,狼狈地拉开距离,如此,却也免不了被剑气所伤。

进退两难,最糟糕的状况了。

“咦,严家小子这剑甩的倒是漂亮,只可惜废招太多。”戴黎不知从哪儿捞来个酒葫芦,灌一口下肚,“哦,是缥缈门的剑法啊,那没事了。”

他们门派就靠花架子吃饭了,一把剑甩的飞快,生怕让人看见。

不够快意。

在他眼里漏洞百出的剑法,陆离却是应付的极为吃力。

他看着摇了摇头,扁着嘴道:“老五这眼光不行啊,收的关门弟子也不咋地嘛。”

您老也不想想他俩,一个是才刚筑基的灵虚,一个是已经在筑基呆了五年的剑修唉?

三长老听这话听的怪气的,直接传音念话给他骂了一顿。

戴黎摊手:“她自个儿修行不够,还能怪我咯?”

又是一道剑气袭身,狠狠地抽在陆离背上,她被这力道直接打的侧翻出去。

一口鲜血喷出,伤口之下,点点绿色飞快流动。

身为一株灵芝,别的不行,治疗这事她是真的行。

但再怎么行也没伤的快,这样下去迟早会被耗死。

瞥了瞥指尖,咬破的伤口沾满了灰尘。

还不够啊……

只能兵行险招了。

握紧拳头,她猛地回身,调转方向,迎向剑光的源头。

“她不要命了?!”

严明见状瞳孔猛地一缩,想稍缓招式,却见面前人影唰的一下就不见了。

是移行符!在背后!

出于自卫的本能,严明祭出杀招,万千光华收束于剑尖一点,顷刻间,锋芒毕露!

糟糕!收不回来!

严明急喝:“躲开!”

陆离未曾炼体,若硬吃下这招,非死即残!

“躲开啊!”歧云峰二人也大呼。

但陆离没躲。

在杀招即将突破她的身体时,她陡然拿出两张符,不过这两张所需的灵力显然不是她能负荷的,她才驱动一张,丹田便近枯竭。

罢了,一张也行。

陆离脱力,倒翻落地。

那道刺向她的剑芒被挡住了。

符咒被剑光撕扯粉碎,散落的碎片化作点点晶莹,又重新聚集起来。以破符的点为中心,散出一个菱形球体。

剑光先被分解,又折射到各处,千万缕剑光在球里来回,璀璨夺目,最终沿着一个方向没入石台。

陆离瘫坐在地上,身上没一处完好的地方,她对面的严明也没好到哪儿去,被自己的招式打得鲜血淋漓。

她根据镜子的特性捣鼓出来的折灵符效果确实不错,就是可惜范围太大了,不分敌我。

还好在原地留了张护体符,护住了心脉。

陆离将保命的玩意儿从屁股下拿出来,吹了吹上面的灰,上面的符文才消去一把。

唉,还能用一次。

“胜……胜负已分?”内门弟子惊讶于那个不知名的球状阵法,说话还有些磕巴。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严明师兄虽然硬扛了一招,伤势看着骇人,但尚能行动,且灵气也充足。

可陆离却是真正的油尽灯枯了,身体破碎,丹田也被抽空。

江潮平喃喃:“应当是……分了吧。”

陆离仰头,直视严明,粲然一笑,“严师侄啊,胜负已分。”

内门弟子们不解:“她怎么还在笑?”

依据约定,她输了是要滚出逍遥内门的啊。

她怎么还笑得出来?

严明握剑的手紧了紧,这跟他计划好的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他哑着嗓子:“你……”

“我。”

那个伤痕累累的小姑娘,突然用尽全身的力气站起来,“我说,是平局哦。”

开什么玩笑?!

小说《宰了暴君后,我变成了一棵草》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