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力荐小说推荐网
一个专门为书友推荐精彩小说的网站

完整版《王爷,王妃带着三宝种田去了》txt下载

热门小说王爷,王妃带着三宝种田去了 是作者元家夜猫子所著,主角是苏锦明玦。书中主要讲述了:村正看着哭的撕心裂肺的秦大娘,也是毫无办法,这年头每家都不容易,想帮也帮不了。叹了口气,要是那个养女还在,至少还能帮衬一二,如今…这孩子白养喽,果然女娃子就是靠不住。门口围了一圈村民,见到村正出来……

完整版《王爷,王妃带着三宝种田去了》txt下载

《王爷,王妃带着三宝种田去了》第5章 重生的男主 免费试读

村正看着哭的撕心裂肺的秦大娘,也是毫无办法,这年头每家都不容易,想帮也帮不了。

叹了口气,要是那个养女还在,至少还能帮衬一二,如今…这孩子白养喽,果然女娃子就是靠不住。

门口围了一圈村民,见到村正出来,忙上前打听情况,得知苏大郎残废了,皆是唏嘘不已,这苏家的天算是塌了….

这一家子老弱病残也是集齐了。

几个妇人连忙互相使着眼色,这幸亏没上门说亲,原先看中了苏家二郎,至少还是个童生,也能有几分体面,想结个亲的人家,这会子瞬间打消了想法。

暗自庆幸着,这要是把女儿嫁进去了,哪还有好日子可过。

一个骨像高壮塌鼻小眼的妇人,扛着锄头,看着那么多村民围在自己家门前,顿时心中一跳。

忙大步跑上前粗声粗气的问道:“怎么了,你们都围在我家门前干啥子?”

话音刚落,便清晰的听见了自家婆婆的哭喊声,妇人一愣,不等答话,猛地推开前面的人,冲进了家门。

“娘,怎么了?你哭什么?谁欺负你了?看我不一锄头锤死他!”说着恶狠狠的举起手中的锄头,看向四周。

待从半开的房门中看到自家汉子伤了一只腿躺在床上那刻,脑子嗡的一下,仿佛晴天霹雳一般。

“咚”锄头应声落地,卢氏眼泪夺眶而出,悲声哭叫道:

“当家的,你这是怎么了?出门时还好好的,怎么就,怎么就…老天啊,不给人活路了!”

苏家的变故苏锦一无所知。

吃饱喝足的她才想起来昨晚好像有个系统什么的来着….

试着叫了声“系统?”

“哎~在!我在呢~”系统2250萌萌哒的眨眨眼,欢快的应道。

这是昨晚那个小哭包?听声音这简直判若两统。

系统2250经过一晚上的思量,看着空荡荡的积分,它抽了抽鼻子,认命了。

努力的回忆着之前那些前辈系统的告诫,一定要给宿主留下好印象,被嫌弃的往往都没有好下场。

据它们统子界小道消息,会卖萌的统最受宿主喜欢呢~

它已经不是昨天的它了。

…..

“启禀王爷,那处匪窝属下们到时,已是火光冲天,里面的匪徒无一生还,至于傅青灵,据来报,已秘密被带回承恩公府,并无大碍。”

左一疾步上前回禀,说罢便恭谨的退至下首等候主子指示。

虽不知自家王爷为何会突然对一窝盗匪这么关注,并且还知承恩公府的千金深陷其中,这不待前去营救,人就自己回来了,怪,属实怪异。

心里虽是嘀咕,面上却不敢显露。

“哦?找个知情人,问清原委。”明玦神情微秉,抿着薄唇,眼中带着深思。

这是出了变故?

承恩公府是他的外祖家,也是现任皇后傅后的母族,上一世的傅青灵惨死在外,被寻到时早已…

年迈的承恩公面对自小悉心教养长大的孙女这般惨死,一个悲恸哽了过去,便再也没有醒来…

自此承恩公府仿佛被阴霾笼罩再也没有剥开之日,直至皇后被废,满族下狱…

明玦紧了紧拳头,微垂着眼睑,黑色的瞳孔布满幽深,周身凝聚着阴沉的气息。

…….

连着赶路几日,总算在三日后赶到了位于延州府下的封源县,这一路有系统可以说说话,倒也不那么无聊。

“宿主,你真的打算以后都留这种田啊?”系统不死心的再次问道。

“当然了,我这种大女子最适合种地了,一锄头下去又准又狠…”

系统:“….”自闭

苏锦按照原身的记忆一路找到了下溪村,远远便能看到村里燃起的炊烟。

安静又祥和。

然而此时的苏家却是不太平,隔着门便能听见里面的嘈杂,附近时不时还有村民伸头来看,却无人敢靠近。

不大的院子里挤满了手持木棍的壮汉,目光一边打量着苏家这群老弱病残,一边不时的用木棍敲打威胁道:

“今儿爷不能白跑一趟,你们若是再拿不出银钱来,那便把这间房契留下,人嘛就全给我丢出去,选吧。”

秦氏平时为人泼辣,却也只是普通妇人,这会看着这一群面色不善的汉子时,早已脸色惨白,只顾着闷头掉泪。

造孽啊,大儿子被他们打断了腿,现在连最后的房契都保不住,这以后要怎么活,造孽啊!

卢氏一面搀扶着婆婆,一手颤抖着紧握锄头,像是在为自己寻找最后一点勇气。

当家的断了腿本以为已经是最大的噩耗,谁知没两日便有几人登门要债,说是苏大郎在外欠下了赌债,才被废了腿,如今债也还是要还。

可卢氏却不信,她的男人为人最是老实敦厚,平日里也是木讷少言。

说他去赌她是万万不会信的。

事后她也问了已经清醒的苏大郎,却也问不出所以然,只是一个劲的说自己没有。

但是这些人拿出的借据手印又做不得假,二十两银钱,这是在要她的命啊。

现在这个家别说二十两,便是二十文也是拿不出来的,苏大郎的腿日日要上药,已经用去了家中仅剩的银两,真真要把人往死路上逼。

几个汉子等的不耐烦了,厉声喝道:“给我砸,拿不出钱,把地契留下,人滚蛋。”

说着几人纷纷举起了棍子开始肆乱,只听嗷的一声

一个十岁左右的黑瘦男娃,从偏房夺门而出,像只小牛犊子似的冲向那群壮汉,嘴里叫嚣着:“我让们欺负我娘,我打死你们。”

后面闻声,一个三岁的女娃扶着门槛嗷嗷大哭,她娘让他们留在偏房不要出声,可是..可是,她怕,她好怕。

几个赌坊汉子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早已没了耐心。

现在看着哭闹的孩童,更是眼神凶恶,狠狠地啐了一口,一脚就把面前的男娃踢翻了过去。

暴躁的怒喝道:“钱是你们欠的,还不起就不要赌,现在赌输了却想赖账,你当三爷我是跑来跟你们闲聊呢,也别怪爷不讲人情,只要地契,屋内的东西你们可以带走。”

一屋子破烂玩意,给他还不稀罕呢。

走近的苏锦,听到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心瞬间沉了下来,也大致明白了原委。

小说《王爷,王妃带着三宝种田去了》第5章 重生的男主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